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三十三章,雞扎

從1994開始
     《烏合之眾》是勒龐的名作。

    林義花三天時間細細讀了兩遍,才明白劉元生為何要送這本書給自己了。

    通篇下來,林義覺得這本書讀的是人性,比任何股票書更準確、更有意義、更有啟發的社科著作。

    理解了人性,特別是群體中的人性,才能深刻的理解股票市場。讀了這本書做底子,延伸下去就能讀懂諾獎經濟學家希勒的非理性繁榮、動物精神,再進一步就能理解索羅斯的金融煉金術...

    清晨,把書合上,林義靠著床頭閉上眼睛回味了一會兒。

    等到再次睜開眼睛時就把書遞給旁邊的蘇溫說,“這本書值得一讀,你也可以抽時間看看。”

    “好,”女人接過書翻了翻,隨即就把它放到床頭柜上,準備把手頭這本書讀完再去品它。

    接著張眼望了望窗外,天已大亮,隱隱約約還可以聽到外邊密集的吵鬧聲,顯然不早了。

    頓了頓,感受了一番小男人的耳鬢廝磨,蘇溫垂著眼皮有點呼吸不暢地說,“我們該起床了。今天中午得去注冊房地產公司,下午我約了一個房產經紀人。”

    “嗯,”林義嘴里雖然甕聲甕氣地嗯著,腦袋卻沿著女人的玲瓏鎖骨一寸一寸往下去了。

    這...

    蘇溫沒法,純凈的雙眼搭了搭正在拱得歡的小男人,只得移了移身子,小側身把豎靠著的枕頭放平,整個人也隨即躺了下去...

    ...

    啊額哦...唔...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林義吃了一早上蟲,淋個澡,洗漱一番,全身通透,清神氣爽的,滿足。

    早餐是蘇溫帶的路,女人說有一個地方,她聽聞很久了。之前忙于瑣碎,就算偶爾有時間卻林義也不在身邊,一來二去的拖到現在都沒去成。

    說到早餐,舊時代的香江,因為社會窮困,人民只有辛勤工作,遲睡早起,一個人打幾份工是生活常態,這也導致了吃早餐和宵夜的人和地方特別多。

    慢慢的,

    這種早餐現象形成了一種風氣,以非物質文化的形式流傳了下來。

    蘇溫今天要去的地方要經過彌敦道。跟在后頭,林義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竟然有好幾家茶樓開在大廈頂層。

    沒有冷氣,格子窗花,暈黃的太陽隔窗射入,照在滾水和煙卷發出的霧上,成一道道的光。掛在墻角的鳥籠中發出的嗚聲,和點心妹的叫賣聲混雜在一起,成為了黎明香江的華爾茲。

    瞅著這一幕,林義感覺像得到了寶貝似的,心里由衷的感懷。心想在21世紀可就沒有這樣的歌仔唱咯,因為工作的繁忙和生活的壓力,大家寧愿多睡一點,很多人連晨曦都沒見過。

    沿著三號干線走,前往赤鱲角方向,在青衣大橋下,兩人差點迷路了。

    還好蘇溫的包里隨身攜帶了香江地圖,兩人湊在一起,分析了一番,才繼續上路。

    中間路過一個小區門口的時候,發現一堆人正聚在一起圍觀什么,還不停交頭接耳、指指點點。

    林義的八卦之火也是熊熊燃燒,拉著女人也是往里頭探了一下,哦,原來是個尋狗啟示。

    本以為是個普通的尋狗啟示,但看到最后,林義同蘇溫也像周邊的吃瓜群眾一樣,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

    只見上面寫著:本人的狗丟了,我知道是小區里的人做了手腳。希望你主動歸還,不然本人時間多的是,會和你爸、你媽、你、以及你妻兒子女沒完沒了。

    下面是回復:

    第一個回復是“?”,問號歪歪斜斜的,這應該是一位熱心腸的過路小朋友寫的字。

    還有下一張回復,就有意思了的:你家狗,被我家狗強上了,現在,在坐月子。母女平安。

    “哦哈哈哈...”一個中年大媽看完是這么笑的,那魔性的嗓音把周邊的人又逗的跟著會心一笑。

    看完熱鬧,兩人買了瓶飲料繼續趕路。

    過街,趟水,彎彎繞繞的,兩人花了差不多三十分鐘才到達,好在大清早不塞車,也好在路途沒有想像中那么遙遠。

    八點鐘的流浮山已是各路人馬麕集,從大陸方向來的漁船接踵而至,操一口吐味粗話的漁民,忙忙碌碌地分揀著混雜的各色魚類、貝類、蝦類和海藻。

    赤著上身,胳臂上充滿刺青、或大腿卷筋的人們把一車車的活魚推到貨車,再轉散到各個賣場。

    兩人感覺新鮮,踩著慢節奏晃了好大一圈,發現這里有個現象特別好,在流浮山販賣的海鮮竟然并不亂提高價錢,豐儉由人。

    蘇溫問林義,“你想點吃什么?”

    林義四處瞅了瞅,回答說,“我覺得都好,都挺有食欲。”

    蘇溫莞爾一笑,“那你今天有特別想吃的沒?”

    聞言,林義盯著她眨巴眼,說,“我特別想吃的,今早已經吃了。”

    蘇溫垂了下眼皮,面色微紅的不再搭理他,自顧自的開始挑美味。

    買一斤九蝦,一條海里釣的黃腳鱲,再來三四只奄仔蟹。

    看衣服光鮮的林義操著一口標準港話,賣海貨的漁民以為兩人是香江市中心來的有錢人,本著一回生、二回熟的生意經,大媽熱情的推薦了一個地方:

    “往前面走三十米有個海灣酒家,做出來的口味是最地道的。你們拿貨過去,老板娘肥妹就會幫你蒸的完美。”

    老板娘肥妹號稱肥妹卻一點也不肥,高挑的身材,小麥的膚色,簡簡單單的打扮,有一種另類的樸素,一種另類的美。

    在各路野漢子的土味情話里和口哨聲中,一路俏笑著回葷話的肥妹來到了兩人跟前。看了眼林義手上的海貨,就洋溢著笑容問:

    “到這里做嗎?”

    林義把海鮮遞過去就笑說,“有勞了,大家都說海灣酒家做的好吃,今天慕名而來。”

    “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喲,兩位請里邊坐,我馬上就去安排。”接過東西,引導兩人來到一張干凈桌子處坐下,肥妹就打算轉身去廚房。

    這時蘇溫說,“聽說你們家的雞扎不錯,給我們上一小盤。”

    “好嘞~”肥妹眉開眼笑的應一聲,轉頭就朝廚房里的自家男人喲喝,“9號桌來一份雞扎。”

    等到肥妹離去,林義就低聲問,“我看了下,這里的菜都沒辣椒,沒辣椒的雞雜不腥死了?能吃?”

    亮了林義一眼,蘇溫低頭展開從門口順來的報紙,努力忍著笑意不接茬。

    在他不滿的嘟囔聲里,雞扎上的很快,看著竹碟里邊面色金黃的卷餅,林義又好奇了一句,“雞雜還能做卷餅?”

    這下蘇溫是徹底忍不住了,無聲無息笑了小會兒,才告訴小男人,“這是用豆腐皮做的,里面包裹了鮮竹、花膠、冬菇、雞肉等餡料。”

    女人介紹完,就拿了一個遞給他,“你嘗嘗,雞扎在這地兒名氣很大的。”

    林義痞痞地瞟了眼,不接,就那樣伸嘴咬了一口,嚼吧嚼吧幾下,味蕾果然炸裂,“嗯,好吃,真是鮮香美味!”

    蘇溫喂了他一口,卻也不慣著,把雞扎攤放到林義碟子里,自己也開始張羅一個吃了起來。

    幾大口,幾大口,狼吞虎咽的把雞扎吃完,林義就愁壞了,“一個籠子里面才兩個,完全不夠吃,要不再叫一籠?”

    女人靜靜看了他眼,繼續細嚼慢咽的忙活自己的。

    ...

    海灣酒家的辦事效率很高,沒等太久,九蝦和四只奄仔蟹就上菜了。

    色澤金黃,看起很不錯。林義伸個筷子,迫不及待的嘗鮮...

    嚯,好吃!

    不過今早,也可以說成是小晌午,最值得回味既不是雞扎,也不是蝦蟹,竟然是味道極好的黃腳鱲,真是香噴噴的鮮美之氣漫延迂回,縈繞鼻端,令人口欲大增。

    尤其是把魚汁澆在排骨飯上,哎喲,羨慕死那些移民到外國的人了。

    這么好吃的澆汁排骨飯,難怪身邊這女人不主張再叫一份雞扎了,舒服。

    ...

    吃飽喝飽,兩人就匯合葛律師一起商議注冊房地產公司的事情。

    林義問葛律師注冊這類公司有什么講究沒?

    葛律師說還真有。他說香江房地產公司最注重彩頭,公司名字里邊要有吉祥寓意才好。

    其次不要有多音字和偏字在里邊。

    最后葛律師說這類房地產公司起名忌用不吉字。說到這一點時,葛律師表情非常嚴肅,顯得非常忌諱和慎重。

    看林義一臉迷糊,葛律師就給他說了一件事。

    葛律師舉例講:我記得那一天,應該是1987年2月18日。

    那一天《參考消息》轉載了一條題為“為討吉利,港督正名”的消息:“港府與倫敦方面向世人宣布,香江第27任總督魏德巍爵士改名為衛奕信,他會在4月19日下午抵港履新,陪同他赴港有包括其夫人及18歲幼子。

    在情人節即滿52歲的新港督根據普通話讀音改為‘魏德巍’,被不少港人批評改錯名:魏與魏雙鬼出格,魏諧音危,象征不吉利等。

    新港督于是根據港府提供的意見,決定采納改名建議。而港府發言人解釋采用上述新名字,主要是粵語發音與他的英文名字更為接近。

    而衛奕信這個名字代表了信任與保衛,而奕又指神采奕奕。

    ...

    林義和葛律師嘚吧嘚吧商量了一連串,后面兩人都把視線轉向了一側安靜旁聽的蘇溫。

    因為有方源資本的取名前科在,兩人對她莫名的信任,或者說以他們那點國學知識不敢班門弄斧。

    感受著兩人投來的目光,蘇溫也沒推辭,神態自若的思慮一番就取了個名字:“那就叫盈泰地產吧。”

    蘇溫解釋說:“盈飽含四個意思:一是表示充滿。《詩·周南·卷耳》:“采采卷耳,不盈頃筐。”

    二是月光圓滿曰盈。

    三是盈盈也有美麗的樣子。多指人風姿儀態。《玉臺新詠·古樂府·日出東南隅行》:“盈盈云府步,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冉冉府中趨。”

    四是代表天地盈虛。滿與空,《易·豐》:“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與時俱進的意思。

    泰:一指泰山,五岳之首。

    二指平安,安寧,如“泰然自若”,“身體康泰”。

    三指卦名,“地天泰”,解釋為:天地交而萬物通,引申為暢通、和順、太平。

    四指“大中之太”,有極、最的意思。如稱某行業的最大成就者為泰斗。

    蘇溫慢條斯理的一口氣說完,兩男人在一側有些汗顏。

    瞧瞧什么叫文化人,這就是。什么叫腹有詩書氣自華,什么叫美貌與才華集一身,這就是。

    ...

    ps:明天開始加快節奏,最近太太太太那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