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三十四章,搞定

從1994開始
     花了一小晌午填完“盈泰地產公司”的相關文件,把后邊的瑣碎交給葛律師辦理后,林義和蘇溫在一家茶樓見到了約好的房產經紀人。

    姓黃,名剛,叫黃剛。

    中年人,個子不高。雖然打扮的很用心,但還是給人一種油膩感,這可能和對方的微胖體型、以及皮膚的光澤度有關。

    根據黃剛的簡歷和自我介紹,他是一位從業了7年的香江地產經紀人。

    由于這是招聘盈泰地產的負責人,林義不敢打馬虎,就提問,“詳細說說你的經歷?”

    為了得到這份工作,黃剛也是拼了,“我是1990年入行的,那一年,香江政府在4個月內先后頒布13項打擊炒樓的措施。

    如規定樓盤登記時每人只可登記一次限購一個單位,向買賣樓花者征收樓價的2.75%的印花稅,促使銀行降低按揭貸款最高比例等,但依然無法制住樓市上升的趨勢。

    大概是在1992年3月底吧,香江各區主要大型屋村成交價升至每平方米4萬港元以上,到1994年第一季度,售價升至每平方米5萬港元以上。

    直至今年樓市泡沫破裂前,房價足足增長了4倍,尤其是今年6月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一般中檔住宅的房價要每平方米8萬港元左右,豪宅價格更是高達每平方米20萬港元。

    瘋狂的樓市引來了一大批炒家,當時地產圈子里流行一句話:HighTech就揩,LowTech就撈(高科技虧本,炒樓賺錢),投機炒樓被當成最快捷的發達致富通道。”

    黃剛說,為了賺取更多的傭金,他經常從早上9點忙到凌晨一點多。但回報也豐厚,有時候促成一單樓宇交易就能獲利數萬,那時他身邊一個剛入行的地產代理都能月入幾萬。

    同時,當時政府對地產代理并沒有過多的規管,代理們不僅賺傭,還會炒樓。自己炒,與炒家合作一起炒,有時這個月買,下個月賣出,轉手就能賺十幾萬。

    “那真的是一種遍地黃金的感覺。”黃剛回憶,以前做地產代理,不僅天天“魚翅撈飯”,還有不少炒家會請代理去夜總會夜夜笙歌,“有舞齊齊跳、有樓齊齊炒、有錢齊齊揾”。

    但越漲越高的房價就像一個逐漸膨脹的彩色泡沫,

    沉浸在巨大喜悅,數錢數到手抽筋的炒家和代理商們都沒有想到,猝不及防地,這個泡沫“嘭”地一聲...

    破了。

    講到這里,黃剛一臉沮喪,說自己這些年辛辛苦苦掙來的錢短短兩個月就打了水漂,還欠了一屁股債,生活壓力非常大,可以說是苦不堪言。

    ...

    時間如白馬,過得很快,在林義和蘇溫兩人交互提問、黃剛作答中,不知不覺里,兩個小時忽的就這樣過去了。

    到得最后兩人商議一番,考慮到盈泰地產只是在房地產行業守城,而不是蓄意進取,以黃剛的本科學歷和從業經驗,應該能夠勝任。

    商量完畢,林義向黃剛伸出右手,“黃先生,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被錄用了?

    看到林義伸過來的右手,以及在旁邊露出淡淡笑容的蘇溫,黃剛猶自不敢自信!

    剛過去的這段時間里,這兩人的尖銳問題可是把他刁難壞了,360度無死角把他慘虐了一遍。

    他內心一度感覺糟糕透頂,要不是礙于職業習慣強撐著,早就沮喪離開了。

    有那么一瞬間,在經濟危機中備受打擊、很多次想過自殺的黃剛精神都有一絲恍惚。

    但此刻...

    熱淚盈眶的黃剛恨不得立刻沖回家對妻兒子女說:不用怕,不用擔心,阿爸又找到工作了!又找到工作了!可以掙錢還債了!下個月就可以給你們買肉吃了...

    “合作愉快!”心里經歷了萬重山的黃剛,說出合作愉快的時候難免有一些激動,也有一種說不出的如釋重負。

    確認了今后的合作關系,三人心態放松的喝了一會兒茶。

    在此期間,林義跟黃剛詳細介紹了盈泰地產的情況,以及囑咐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后...

    就寫下一個電話號碼對黃剛說,“這是葛律師的聯系方式,等會你就去找他,幫著盡快把盈泰地產后面的手續落實,讓它早日運轉起來。”

    接過便簽,黃剛迅速看一眼,小心翼翼地揣在兜里就說:“好,我保證20天之內就讓盈泰地產正常運轉起來。”

    “行,你有這個信心就是好的,20天后我等著你給我個驚喜。”勉勵一番,林義就談起了私事,“你是在香江搞地產的,熟悉這里的樓市,我拜托你一件事,幫我找一個好點的房產供我自己居住。”

    聽到這話,黃剛不解,這么有錢的人在香江都沒落腳點嗎?

    但他不敢問,也不可能問,而是說,“喜好別墅還是公寓,有什么特別要求嗎?”

    “別墅還是公寓?”對這個問題,林義都無所謂,也不避諱黃剛在,直接側身把問題拋給了蘇溫。

    女人想了一番,別墅的特點是冷清、安靜和保密性好,這些比較符合自己的心性,也適合自己同小男人的關系,于是沒有太多猶豫就做了決定:

    “自帶園子的別墅吧,但不要二手房,最好能看到大海。”

    蘇溫說完,黃剛看了眼林義,見他也是贊同,就應允一聲“好,等我消息”就離開了。

    ...

    1997年8月上旬,香江恒生指數持續走高,在萬眾矚目中,破了一路的歷史記錄。

    在這個烈火烹油的時段里,從黃剛收集到信息中,林義發現:香江房產大亨施永青還忙于布局內地市場;而李嘉誠則在一片漲價中無聲降價套現,從房市里來了個大撤退。

    明面上看,股市、樓市都還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此時大多數自詡聰慧的社會精英都沒想到,一場巨大風暴已經悄然靠近,隨時準備致命一擊。

    ...

    星期三,臺風壓境,又是一天大雨傾盆。這是林義非常喜愛的天氣。

    在包場的大戶室里,看完最新時事新聞的林義把報紙一丟,起身走到蘇溫身邊坐下就問:

    “布局好了?”

    “已經準備就緒,就看索羅斯他們什么時候進場打壓恒生指數了。”女人怕林義看不明白,對著電腦遂一一給他講解自己同戈薇的聯手布局。

    安靜聽完女人的謀劃,林義在心里也不得不感嘆。雖然自己前生在股市里也是浮浮沉沉了很多年,有虧有贏,且總體上還是贏多輸少。

    但從一些角度來看問題,林義發現自己的金融水平還是沒有科班出身的專業。

    這讓林義心里也忍不住在想,娘希匹的,金融天賦真的有這么重要嗎?

    有這么大差別嗎?

    中間林義擺正姿態就迷糊的地方向蘇溫請教了一番,最后側頭問,“你這次最低的目標是多少?”

    “不少于25%的股份。”說這話的蘇溫語氣雖然很柔和,面色也非常平靜。但里面卻透著殺氣騰騰、理所當然的氣勢。

    再次瀏覽了一遍恒生指數大半年來的走勢,結合記憶中的大勢,林義不得不為湯臣集團默哀三秒,如果歷史軌跡沒變,機遇就在眼前。

    日子一天一天過,林義每天不是收集索羅斯的信息,就是盯著大盤,生怕出現誤差導致蘇溫投入的11.5億人民幣錯過了時機。

    吃嘛嘛不香,睡覺也不夢到女人了,從早到黑,神經一直是緊繃的...

    還好到最后老天開眼了,沒有辜負林義這些天的默默祈禱,那話怎么說來著,該來的還是得來。

    從7月份泰國放棄固定利率,到8月初索羅斯狙擊香江,短時間內,香江金融危機全面爆發,股市連番跌停,跌破9000點大關,跌幅一度達48%。

    恒生指數的斷崖式下跌,香江經濟也是跟著急轉直下,地產市值大幅下挫,房價高位回落,跌幅超五成,從美夢中驚醒的地產大亨們,開始了史上難熬的日子。

    短短半個月時間,報紙上最多的字眼是“負資產”,失業、破產、妻離子散、燒炭、跳樓的戲碼天天上演。

    正應了街頭流行的一句話,以前餐餐“魚翅撈飯”,如今“咸魚白菜都無得食”。

    看到這副慘狀,黃剛一時間驚嚇到肝顫,慶幸沒有鬼迷心竅攬太多樓上身,也慶幸離場了,更慶幸現在有了新的工作,很是滿足。

    但他的一些同行們或許就沒有那么幸運了。因為伙同炒家攬了太多樓,最終都沒有在金融風暴中走出來。

    貪心的后果很嚴重,從早到晚,從黑夜到白天。這些人一茬接一茬的從樓頂上飛了下來。

    或者一頭扎進了海里。

    短短十多天,黃剛的手機就被打爆了,一些朋友是訴苦,一些是破產失業了試圖來他這里尋一份事做,還有一些是借錢。

    但是,黃剛接到的更多的電話是喪事通知,讓他去參加葬禮。

    ...

    在黃剛經歷波瀾壯闊的心路旅程時,林義同蘇溫守在大戶室也是過了一段驚心動魄的日子。

    8月25日,下午三點,林義從外邊餐廳按蘇溫的喜好買了兩份外賣回來。

    一進大戶室,就見蘇溫一臉喜色的迎了過來,微微仰頭溫笑著說,“小男人,成了!”

    “真的?”林義嘩啦一聲,手里的外賣不值錢似的往地上一掉,一把激動的攬過女人,“快說說,掙了多少?”

    “3460多萬港元,以及湯成集團33%的股份。”

    “厲害呢,我的女人。”林義對這個戰果很是滿意,一把攬緊懷里的女人,腦袋pia的一聲猛扎了下去。

    一時間里,興奮的兩人相互摟著,口齒相交,緊緊相容...

    還好蘇溫是個理性的,被林義短暫的帶偏了下,很快就恢復了清明,輕輕咬了口豬舌頭就把林義給推開。

    “小男人,你要是在公共場合再這樣子作踐我,以后都不會讓你碰了。”

    “別介啊,我剛才是激動,人一碰到好事就上頭的那種激動。再說了,你以后還得給我生兒子呢,不碰怎么行!”

    林義裝委屈的樣子,蘇溫視而不見,向后攏了攏青絲,隨即繞過他走出了大戶室。

    “誒,等等,我請咱女兒去吃一頓好的。”林義臉皮厚,一下子又轉身追了出去。

    留著一攤子外賣在地上顧影自憐。

    ...

    幾天后,黃剛送來了一摞別墅資料,讓兩人挑選。

    林義掃了個大概,然后眼睛一閉,就一股腦兒給了蘇溫,“有你在,我都懶得秀我那天可憐見的品味了。”

    蘇溫輕輕一笑,接過資料就認真斟酌了起來。

    良久,女人挑出三份攤到林義跟前,“這三棟你更喜歡哪個?”

    這次林義睜開眼認真看了一遍,發現這三棟別墅都位于香江西貢這塊區域,頓時有點詫異,這地方也算的上香江有名的富人區,但他個人認為比太平山頂別墅和淺水灣還是差了點。

    “你是幫我省錢呢?還是太平山頂別墅和淺水灣你一棟都沒看上?”

    “省錢只是一方面。主要還是那邊一般都是老房子,我不喜歡。”

    兩人相處久了,彼此都熟悉,蘇溫也不藏著掖著,直接坦誠了自己的想法。

    太平山頂別墅誰不喜歡呢?

    但太貴了,就算香江現在處于百年不遇的經濟危機下,那漫天要價還是讓人望而卻步。

    很明顯,蘇溫清楚知道小男人的身價,現在正是用錢的關鍵時候,花一大筆冤枉錢耗在太平山頂別墅,性價比相對有些低。

    四目相對,正如女人看懂了他,他也明白蘇溫的心思。不多說,選了一份她剛才花費注意力最多的別墅圖紙,林義起身牽起女人的右手就往外邊走。

    兩人看中的圖紙是位于香江西貢的一棟半山海景別墅。大概有420平,三層樓,面向大海,風景特別好。

    尤其是夕陽下,海灣、淺灘、黃沙顯得很是有一股子味道。

    整體以現代美式為主,融入傳統的中式元素之后家味十足,進門就很有親切感。

    周圍的風景很是秀麗,有山有水,鳥語花香,空氣還帶著一股子泥土味,特別清新。

    走了一遍,林義輕聲問,“喜歡嗎?”

    蘇溫靜靜地看著大海方向,“喜歡。”

    “那就這了?”

    “好。”

    既然決定買了,兩人又細細轉了一圈,真是越看越滿意。

    轉了一圈,林義回到前廳就對等待的黃剛說,“1500港萬有點貴了,你問問對方能不能便宜一點。”

    要擱平時,這個價格肯定是中規中規沒的挑。

    但現在可不是平時,經濟危機之下,香江第一個倒霉的就是房地產行業,要知道人家李嘉誠都要大肆降價套現,林義就不信這房價沒得談。

    黃剛也是職場老油條了,一看自己老板這態度,就知道滿意這里,但是對價格有微詞。

    這讓黃剛有點摸不清了。一時也不知道自家新boss是真的不滿,嫌棄價格貴了;還是在故意考驗自己。

    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但不論哪種,黃剛都不敢打馬虎眼,拿起手機走到一邊就開始和開發商作死的討價還價。

    ...

    等了大概20分鐘,黃剛滿頭大汗的回來了,一進來就說,“開發商正在往這邊趕,等會...”

    林義蹙眉,沒等他說完就打斷,“開發商我們就不見了,你價格談了多少?”

    看林義這個態度,UU看書 .uukanshu.com 剛才還燥熱難當的黃剛此時直冒冷汗,也不敢怠慢,馬上回答說,“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對方讓步到了1380萬港元。”

    林義沉吟了一陣,抬頭問,“你有把握砍到多少?”

    “1300萬港元。”這個價格不是亂報的,黃剛說出這數字時也是根據自己多年的從業經驗做出的判斷,他有信心經過一番軟磨硬泡搞定開發商。

    “1300萬港幣。”喃喃自語一聲,林義就和側身女人對視一眼,然后對黃剛開口,“那你留下來搞定對方吧,到時候給我電話。”

    ...

    回到文華酒店,林義和蘇溫就別墅裝修的事情進行了討論,兩人很是默契的崇向極簡風格,裝修費用初步預定180萬。

    同時兩人決定在香江買一輛代步車,中意的是奧迪A6L。

    ps:e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