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三十六,再次遇到

從1994開始
     還有一個禮拜就要開學了,林義琢磨著要不要趕時間去趟京城。

    半年多不見那禎,其實也怪想念的。

    不過老天并沒給他動身的機會。因為深城的陽娟來電話了,通知去參加她老公36歲的生日宴。

    結束通話,把手機擱茶幾上,林義思慮著以自己的身份要封個多大的紅包合適。

    除了紅包外,還買點什么禮物好。

    蘇溫從門口接過沈珂買的新鮮西瓜,洗凈、切好、裝盤,坐下就柔聲開口,“又不是30、40、50、60、70這樣的整壽生日,怎么36歲生日這么濃重,還要大辦酒席?”

    林義接過一沙西瓜咬一口,涼涼的,清甜,又不自覺咬一口,嘴巴塞滿塞滿含糊著說,“我這姐夫的老家是瀟湘益陽的。他們那邊不流行整歲生日,習俗里36歲是一生中最重要的生日,最濃重,得大辦。”

    “這樣的習俗倒還真是頭一次聽說。”

    林義笑了笑,“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是覺得難以理解。不過這還不算什么,他們那邊的土葬才特別。”

    聽到這話,輕吐著黑色西瓜籽的女人眼睛睜大幾許,顯然也是有幾分好奇。

    “我姐說,她婆婆去年死的時候,是和她公公合葬的。而她公公早在十多年就死了,硬是又把墳挖開一個口子合葬在一起。”

    蘇溫停止了吃西瓜的動作問,“是特例?還是都這樣?”

    “好像都是。死了后夫妻要合葬在一個坑里,聽說這樣對死者、對活著的家人都有利。”

    講到這,林義就問,“你是和我一起回內地呢,還是在這邊呆一段時間?”

    女人沒怎么想就回答說,“我還得呆一段時間,湯成集團最近有幾個戰略會議要開,得去坐坐場子。

    另外別墅裝修設計圖還要等幾天才能出來,確認完設計圖才能回去。”

    “行,那你在這邊多注意休息。”

    ...

    次日,林義先是給去美國開辦投資公司的于思明踐行。

    接著又溫馨的同蘇溫告別。

    離開香江前,林義私下里囑托刀疤和葛律師去跟8克拉紅鉆的事情。

    不過葛律師表示沒空,現在必須騰出手把一切精力放在官司上,問可不可以派他的徒弟去。

    林義也能理解葛律師的忙碌,腦海里想像了一番他那有點男人婆的女徒弟,當即就說,“那就她吧。”

    ...

    陽娟兩口子的酒席是在羅湖一家大型商務酒樓舉辦的,里面主打湘菜、粵菜和海鮮。

    遞了個一萬的紅包,說了一番喜慶的話,林義還沒來得及喝杯茶水就被林旋急急呼呼拉到了一個角落。

    只見這姐姐泛著迷人笑眼圍繞林義轉了一圈,就先問身體好不好?接著問和那禎的感情怎么樣了?然后又問事業順利嗎?和富士康的官司能不能打贏?

    聽完林義的一一做答,林旋最后問,“蘇溫什么時候才能從香江回內地?”

    “那邊的工作比較多,還要幾天。”隨意說了一通經濟危機上的事情,林義就好奇,“你找她有事?”

    “是有點事。前段時間我看到一個條件不錯的青年才俊,想介紹給蘇溫認識。”

    這姐的話,讓林義心里感覺有點怪,安靜觀察了一下對方,就不動聲色地說,“聽你這意思是打算給她做媒了?”

    “是有這想法。你看她一家就三個女人,一老一少的身體都還不怎么好,而蘇溫也是年紀輕輕的就守活寡,哎...”林旋真情實意的唉聲嘆氣一番,末了接著講:

    “而我作為她的好友兼閨蜜,有責任和義務為她的家庭幸福增磚添瓦...”

    “得了吧,

    您所謂的為人家幸福增磚添瓦就是幫人尋一個男人?”林義緊巴緊巴打斷她的話,心里在想,要不是你是我姐,憑你說這話我立馬就把你噴的狗血淋頭。

    林旋瞅了自家弟弟一眼,勾著笑道:“可不就是尋一男人么?這么美的相貌、這么好的氣質、這么可人的身子不給男人用,擱著也是純屬浪費。

    再說,如果蘇溫有了男人,家里就有了主心骨,有了頂梁柱。以后也不會有人惦記她的美貌了。

    當然最主要的就是她可以不用再獨守空房,有了男人的滋潤,她的美才能持續的更久,不會那么老的快。”

    誰敢惦記她的美貌,老子不敲死他,林義心里惡狠狠地這么想著,但表面卻露出不置信的神情,來了個靈魂拷問:

    “你有這么好心?這還是我那善妒的旋姐?

    如果世界上有誰最希望蘇溫快速變老變丑,那你肯定是其中一個。

    呢,呢,看你什么表情...別急著否認...

    咱姐弟兩就算不是彼此肚子里的蛔蟲。但也差不離了,你那點小心思瞞得過別人,可蒙不了我。”

    看到自己的不堪被無情戳破,林旋張了張嘴想要維護下自己的清譽,但是感受到林義那雙“我看透了你樣”的黑白分明時。

    眼睛一瞇,下一秒頓時眉開眼笑地坦誠道,“你說的對,要是擱以往吧,我還真希望她快點變老變丑。不過呢,現在嘛...”

    說著說著,只見林旋輕輕一笑,忽的附耳過來,“姐告訴你個秘密,有人跟我說,蘇溫在外面找了野男人。”

    轟!

    突然,大晴天的有一道炸雷猛地劈了過來,瞬間把林義整的暈乎乎的。

    這一剎那,林義心思百轉千回,把平時都懶得用的腦細胞都調用了起來。

    難道是刀疤和沈珂透的口風?

    不應該呀,這兩人和林旋不太熟悉,犯不著得罪自己這個強力大金主而去討好無關緊要的人。

    難道是華哥這個口沒遮攔的?想一想也被否定了,華哥脾性自己知道,雖然無賴卻不是個嘴碎的人,更何況自己還沒告訴他這事。

    再說了,雖然同樣是大家庭的兄弟姐妹,但能入得了華哥法眼的也就自己和林凱。

    其他的兄弟姐妹吧,哪怕就是一母同胎的那幾個哥哥妹妹,說句搓心窩子的話,陽華都覺得關系就那樣,這是一個全憑喜好決定親疏關系的“二流子”。

    所以華哥哪怕知道了,也不會輕易出賣自己的。

    那到底是誰呢?

    難道這姐姐接觸過孔教授了?

    也不對,孔教授雖然知道女兒懷孕了,但以這老人的清高和護犢子,保護自己女兒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到外邊去說。

    立在原地快速思索了一番,林義立馬有了兩個判斷。一是這姐在胡亂詐唬人,二是她聽到了什么風言風語。不過根據她今天的反常和急急切切,林義更傾向于后者。

    有了基本猜測,林義看林旋的眼神就不一樣了,登時就說,“別聽風就是雨,都這大人了,在外邊也是個穩重得體的,怎么到我這就八卦的不像樣呢?”

    看林義認真了幾分,林旋立馬確定其潤跟自己說的是真的,當即眉開眼笑地開始了奚落:

    “我是真的沒想到啊,天女一樣的蘇溫最終還是背叛了他丈夫,我為他感覺不值呢,才葬身大海幾年啊,自己苦苦追求的愛人就找了個野男人,給他帶了綠帽子。”

    林義蹙眉,“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別陰陽怪氣的行不行?”

    林旋聞言如花一樣的燦爛了,霎時盯著林義長吁短嘆,末了來了句,“我怎么覺得你在袒護她吶,那野男人不會是...”

    說著,林旋罕見的扮個小女生狀,假裝捂著嘴巴,瞪圓眼珠子低聲驚呼,“那野男人難道是...呸呸呸,我呸...,你難道把蘇溫那個了?”

    林義臉一黑,到現在要是還不明白這姐姐在惡搞自己那就真的白癡了,“是我又怎么樣?你還能把我吃了不成?”

    林旋當即撫掌笑了起來,“果然是咱林家的精華啊,年紀輕輕就繼承了小叔的看家本事,將來期待你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一天。”

    “你們是什么時候勾搭上的,是在邵市的城南公園還是更早?”

    ...

    逮著奚落一番,見林義固執的不理睬,林旋緊跟著笑吟吟說,“你不說也沒關系,吃完酒席我就去香江,得去好好會會她。”

    林義頓時不干了,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你去見她干鳥?”

    林旋把下巴擱他肩頭,戲說,“被人橫刀奪愛過后,一口氣不順了十多年,得去找回場子哎。”

    “橫刀奪愛?你能不能要你點臉?人家需要不?”林義嫌棄地推了她一把,“你這樣子,我得告訴姐夫去。”

    林旋不以為意,伸個手抓了一把,“他看得開的很,才不會為了一個死去的人和我計較。再說了,他當初死皮賴臉纏我的時候,是知道這事的。”

    林義,“......”

    真是女人心,海底針。

    上到王公貴族,下到黎明百姓,平時再怎么精致、再怎么注意分寸的女人,總有一個克星,總有一個過不去的坎兒,總是有斤斤計較、綿里藏針的時候。

    碰到這種“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上古難題,林義也懶得理會,不過離開前也不忘記找回場子:

    “真是活久見呵,平時外人眼里大氣端莊的你,每次遇到蘇溫都是方寸大亂。誒,這么記仇,我也是為你憂愁,在這一點上,你不如她。”

    對此,達到了目的的林旋不予理會,笑吟吟拿出手機,找到蘇溫號碼當即撥了過去。

    接通,林旋就率先開口,“弟妹...”

    電話那邊的蘇溫聽到“弟妹”二字,精神一下就恍惚了,至于林旋后邊說了什么,一概沒聽清。

    ...

    陽娟的老公,姓曾名慶云。上面有四個成家立業的親姐姐,所以兩邊娘家拖家帶口這次來的親戚比較多。

    林義本來想隨便找個疙瘩角落吃一頓應付了事,但架不住曾慶云的熱情,最后還是趕鴨子上架來到了第二主桌。

    “林義,好久不見。”林義屁股剛落凳,還沒來得及細細打量同桌,卻忽的聽見旁邊一個和煦的聲音向他打招呼。

    “好久不見,聽說你要高升去京城了?”林義轉頭,竟然發現雷君就坐在隔壁,頓時喜笑顏開的恭喜一番。

    所謂的高升就是雷君即將出任金山軟件的總經理一職。雖然這個任命還沒對外界公布,但在IT行業卻是一件傳的沸沸揚揚的大事,不是秘密。

    畢竟這年頭金山軟件的江湖地位擺在那,這是一個推出了wps辦公軟件,且敢與世界巨頭微軟叫板的牛逼存在,想讓人不注意都難。

    對此雷君倒也不避諱,笑笑就開口相邀,“趁還沒到飯點有些時間,我們去那邊坐一坐?”

    “好。”

    跟著來到餐廳的一個人少的角落,一落座雷君就溫文爾雅的抽出兩只中華煙,“來一支?”

    林義也不客氣,接過煙,在火機一陣piapia聲響中,兩人開始了吞云吐霧。

    可能是因為幾年前就街邊一起吃過飯、喝過酒、扯過淡的緣故,也可是能因為兩人都在事業上大展宏圖的緣由,各色的人見的多了也大氣了,林義和雷君再次見面一點也不顯生疏。

    不生疏的后果就是,導致話匣子一打開,兩人就開啟了熟稔的叨逼叨逼模式。

    一開始兩人談的話題都局現在IT領域。

    比如林義主動吹捧金山的軟件怎么好用怎么為國爭光。

    而雷君也談及了影響甚大、如日中天的優盤。

    期間,雷君求證問,“小道消息說優盤的發明是你提供的idea?這可真是個了不起創意。”

    林義沒正面回答,吸一口煙,反而抱怨道,“我這么低調的少年也被摸出來了嗎?”

    這話讓雷君會心一笑,“你應該出去走走,在有心人眼里,你的名字可是如雷貫耳。”

    “得了吧,你這個如雷貫耳可讓我聽的膽戰心驚,怕是有人在惦記我吧。”

    江湖上有一種傳言:說步步高電子之所以在IT界享有如此盛名,就是靠優盤發的家。

    而說到優盤的創意來自步步高電子的幕后大老板;而實踐者卻是趙國順,后者是蔣華親自從聯想挖來的墻角。

    因為挖角件事。在眾多不良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步步高電子和聯想互生齷齪,過去的幾個月里,兩家公司在報紙上、新聞發布會上已經公開互罵了好幾輪。

    尤其是得知步步高電子準備進入PC電腦和筆記本市場后,聯想的急先鋒楊-美帝良心跳的最歡,兩家公司就此你來我往,真正的戰爭還沒打響,就已經來了一波唇槍口劍的大預熱。

    不過這后面到底有沒有柳大老板的授意,眾人的看法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雷君問,“聽說你們在研發電腦,什么時候可以上市?”

    “快了。”說到電腦,其實步步高學生電腦在教育部的推動下早就上市了,成績還算可以。但畢竟是小眾產品,沒引起太大波瀾,“到時候電腦上市了,你可要捧捧場啊。”

    ...

    聊著天,侃著牛,兩人說到了北極光微電子同富士康的官司,后來又把話題轉移到了股市上。

    林義問,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次你掙了多少?”

    雷君說,“20萬股本,幾個月時間掙了40萬。”

    “厲害。”林義由衷稱贊一聲,就笑著打趣,“60萬可以在京城買好幾套房呢。”

    誰知雷君搖搖頭說,不打算買房,而是計劃把這60萬全部捐給母校武大。

    這么大方的?林義bulingbuling眨巴眼,忍不住問,“你現在每月工資多少?”

    雷君又散出一支煙,“一萬出頭。”

    林義不說話了。

    可能是猜到了他的想法,雷君伸個打火機把林義的第二支煙點燃,接著又把自己的也點燃,然后吐一口煙霧就解釋說:

    “股票賺錢太容易了,會讓人斗志偏移,我想把它捐了,集中全部注意力在金山的事情上。”

    好吧,這次林義是徹底不會了,前期就敢捐出全部身家的大佬也是就此獨一份。

    兩人聊了很久,看似沒談什么實際,可卻方方面面談到了,這是兩人的第一次思想交流和碰撞。

    兩人最大的收獲就是散場時互相交換的手機號碼。

    最后起身去吃酒席的時候,林義心里還在揣測這曾慶云和雷君關系應該是非常要好的,不然前者也不會把自己賣的這么徹底。

    林義心里明白,雖然自己的存在在一定范圍內可能不是什么秘密,但也不會弄得普遍皆知。

    ps:前天更了11000字,48小時過去了追訂才38,弄得三月沒動力呀。

    謝謝大家的打賞!很感謝很暖心呀。

    求訂閱,月票,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