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三十七章,多帶幾萬塊

從1994開始
     陽娟秉承了家族“死要面子”的基因,一桌子9人15個大硬菜,豐盛的根本吃不完。

    好幾個菜明明都只吃了一小半或夾了幾筷子,但就得撤了,因為桌子的空間實在有限,得給新來的大菜騰地方。

    有個湘菜式的大片牛肉,一桌人除了林義外都不喜歡吃,說是有孬氣。這不,后面來了一盤燒鵝,馬上就把這盤牛肉換下去了。

    林義眼巴巴看著大片牛肉端走,心里那個郁悶,暗忖牛肉不孬還配叫牛肉么?

    難道一定要用各種配料去鮮才對胃口?

    要是這樣子,那些吃肥腸的不得都去死喲,誒,跟一群沒品味的人吃飯落不得好,林義最后只能這么安慰自己。

    林義和雷君吃飯前在一起叨逼,吃飯的時候還是一起有說有笑的。

    不過人家一點也沒有成功人士的范,吃起東西來比林義狠多了,不算壯實的身子是真能填,一口氣干了三大碗米飯,一杯酒,兩杯飲料。

    ...

    吃完酒宴,林義摸摸渾圓的肚皮起身準備和林凱、以及林旋丈夫玩幾把撲克,消遣消遣。

    沒成想林家大伯和大姑父這時聯袂找了過來,二話不說拍拍他肩膀就給叫到了一個酒店房間。

    “那二流子呢?怎么就他媳婦來了,他又死哪去了?”

    開門見山不帶磨嘰的,大姑父鐵個臉就問陽華丟下媳婦一家人去了哪里?看來是氣得不輕。

    還說她親妹夫這么濃重的日子都不來捧場,嘰里呱啦的一大堆煩惱,一大堆恨鐵不成鋼。

    林義坐在那里左耳進右耳出,安靜聽完就撿好話說了一籮筐。

    但效果甚微。

    后面看大姑父出口成章的不消停,依然在那里喋喋不休說這個二流子不務正業。

    沒法子,聽煩了的林義只得裝著漫不經心來了一刀猛的,“大姑父,現在國家的政策核心是發展經濟,鄧大青天曾說過: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所以您不能只看工作形式而不看結果,

    像華哥年紀輕輕的,身價卻頂普通人好幾輩子的財富了,這怎么說也...”

    說著說著,看到大姑夫臉色有點尷,林義眼皮一斂,目的達到了,也就識趣地選擇轉移話題。

    ...

    兩老這次叫林義過來的重點是問他關于“那不靠譜的父親”的事情。

    對此,林義穩當穩當坐好,然后手一樣干脆擺明車馬說,“您二老難得來次深城,就趁機到這邊住段時間吧,散散心旅旅游的同時,順便也幫我出庭做個證,早點把這事情了結掉。”

    一邊說一邊觀察兩人的神色,見他們沒大的反應后,林義又加尖說,“我現在鋪的攤子是越來越大,保不準哪一天就天下皆知了。

    到時候要是那兩個來招“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賴皮招式,那樣可對我的官司、我的聲譽都不利。

    您兩老可是我最親的長輩了,我也就掏心窩子放句話在這里,我是絕對不會提供一分一毫去給他養婊~子、養野崽的。”

    林義把“婊~子”、“野崽”這詞咬的比較重,目的就是暗暗提醒兩位盡力幫自己,畢竟那孫玉梅一家子和他們可是一點血脈親情都沒。

    拋開陽華的這檔子拎不清的,大姑夫每逢大事都比較冷靜,聽完后只是靜默了片刻,就表示認可。

    而林家大伯就不一樣了,被林義激一下,立馬咬牙切齒的怒罵,“他要是癡心妄想地敢向你伸手要錢,看我不打斷他狗腿...”

    這話聽的林義心里暢快,只是暗道可惜,林家大伯已經老了,每次喊打喊殺也追不上人。

    面對著共同敵人,三人細細商議了一番,最后大姑父提醒道,“你現在的工作重心就在深城,官司放這里打,傳出去會不會影響你的名譽?影響你公司的生意?”

    這話倒讓林義愣了下。

    雖然自己不怕斷絕父子關系的事情傳出去,但總歸也不是什么值得宣揚的美事。

    尤其是北極光微電子和富士康在深城中級法院大鬧的檔口,關鍵時刻這事情說不定就會被有心人利用,生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好了。

    雖然自己站在道德制高點。但也架不住麻煩,也架不住這個世界總是歪曲的無中生有。

    想通這點,林義就說,“那把官司放珠海打吧,我去找找關系,速戰速決爭取一次性解決掉。”

    “我看行。”

    “可以。”

    去珠海打官司,兩老沒意見,不約而同的表了態。

    意見統一過后,三人又說了點村子里的二三事。

    講著講著,林家大伯又聊到了陽雅姐妹的悲慘下場,唏噓不已的同時還一個勁的鄭重囑咐:

    “你有錢了一定要學會自我修養,學會低調做人高調做事,千萬不要去碰黃賭du。”

    “也千萬別學你那死鬼爸,四處弄女人,搞得家不像家,讓人在后面閑言碎語。不好聽。”

    聽到這語重心長的話,林義老神在在的怔了怔,黃賭du自己肯定不會去碰的。

    可女人問題嘛。哎喲,那您真的是沒資格說,莫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您在隔壁鎮還有個20多歲的私生女呢。

    林義心里算算時間,距離事發應該還有一年左右,等到人家難產大出血、需要獻血的時候,那位相好的女干部為了女兒的生命,迫不得已又會來找您的。

    前生這事情可鬧得很大。你說說人家女兒難產,人家父親卻突然發現女兒不是自己的,又因為吃公家飯只有一個獨生女,年紀又那么大了不能生了后果會怎么樣?

    哎喲嘿...,到時候可以買幾個西瓜,搬個矮凳...

    心里一陣膩歪,但林義表面上還是得畢恭畢敬,做一個誠誠懇懇人。

    期間大姑夫也罕見地表態,“你小子是我看著長大的,也算我一手拉扯大的,雖然現在事業順風順水,但千萬不能驕傲自滿。”

    一本正經的講到這里,大姑父頓了頓就繼續模模糊糊地說,“你也知道我以前是從哪里退下來的。而現在香江又回歸了,你在心里時時刻刻要有一桿秤。”

    大姑父的話林義聽懂了,但默然沒做聲。

    后面又聊到了給爺爺奶奶修繕墳場的事,林義本想一口氣把費用承包了,但也只是想想卻沒說出口。

    以自己對這兩位的了解,給長輩修祖墳這么神圣的事情,那肯定是不會占后輩便宜的。

    林家大伯說,“我請風水先生看過,農歷九月初八是個黃道吉日哥,可以動土。”

    林義點點頭,問,“一共需要多少錢?”

    大姑夫搭嘴道,“買水泥、開山石、砌石墻、立碑、人工費用加運輸費用,大概需要2500塊錢樣子。

    你出850,到時候多退少補。”

    林義說行,也不二話,當即就掏錢把分子給了。

    閑話談完了,兩老商量著滋點小酒,還準備讓林義作陪。

    不過當那亮白亮白的五糧液從包裝盒里拆出來時,怕了白酒的林義假裝出門接電話。

    跑了。

    閑的無事,去了一趟林凱房間,發現王成對的牌局早開了,壓根沒自己份。

    林義有點不死心,輪換著在每個人旁邊無聲無息矗立了會,卻發現沒有一個人有眼見地主動問“林義要不你來打?”

    哎,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喲。

    從酒店出來,街頭亂逛的林義一出門就趕上了一場熱鬧,一男一女兩個攤販正在斗嘴。

    先是互飆臟話罵對方己身,接著是翻著花樣問候對方祖宗十八代。

    男的罵:草泥馬,艸你祖宗十八代女人。

    女的也不弱,梗著脖子順口就來:艸你爸,艸你祖宗十八代男人。

    這話一出,圍觀的群眾頓時忍不住哈哈哈大笑,有的甚至還大聲吆喝喝,“蓮花誒,你別艸他了,來艸我吧。”

    這可把女人惹到了,叉腰對著周邊的一群大老爺們也罵了一句,“艸你們祖宗十八代男人,艸得尸骨無存。”

    “哈哈哈...”大家還是在笑,卻也沒人回嘴,不以為意。

    兩攤販罵了會街,罵著罵著那男人詞窮了,根本不是對手,后面怒火沖天忽的直接跑過去動手。

    男人女人打架,女人天生不對稱。這也一樣,只見這女人被人扯著頭發幾下就拖倒在了地上。

    看著突發的暴力,一些圍觀的人站出來打算去勸架。

    但是用不著他們,只見地上被拖行的女人“汪汪”的幾聲大叫,不知哪里來的大灰狗利箭一般從角落里沖了出來,duang地一聲一躍而起,直接咬著男人的腰腹作死的往外拽,幾下幾下,男人的白色短袖就染滿了血。

    過程很不堪,男人最終在地上疼的打滾,豆大的汗珠在慘白的臉上如泉水般往外冒。

    口里還不忘哎喲熏天地喊,“我個ya兒,我個ya誒,我個ya兒,我個ya誒...”

    前后反差太大,這幅窩囊樣哪有之前的威武。

    幸好圍觀的群眾反應不慢,也幸好從男人手里解脫的女人也是及時叫回了狗。不然以這狗后來瞄準男人脖子的架勢,可能很危險。

    警察來的很快,救護車也不慢...

    男人女人都被帶走了,一起走的還有好幾個見證者和那條狗。

    看了場變質的熱鬧,林義卻也沒什么感慨,根據周邊人的竊竊私語,罵架是男人開的頭,動手也是他開的頭,有這下場那是活該。

    繼續慢騰騰走了段路,后面走累了,就隨意尋了個長椅歇息,這時旁邊一個有點知性的女人在街邊打IC電話說:

    “深城經濟發達、城市整潔、商品多元、生活富足,都穿的很時尚。公路上的小汽車穿流如梭,我勸你也來吧,別在小縣城里守著一個工人過一輩子...什么,你怕什么...以你的美貌,這邊隨便找一個男人不比一個生產線上的造紙工強...孩子不要了啊,給他啊,你帶孩子怎么另嫁人...”

    聽了一會兒,林義聽不下去了。心里道聲可惜,這女人外表看起來挺不錯的,卻沒想到干得出這種事。

    古人都說,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

    這是造孽啊!

    給這女人碎碎念完緊箍咒,走著走著的林義腦子里突然滿是那禎和大長腿。

    先是給那禎打了個電話,這次做了十分保證說“十一”一定過去,這位才給了自己好臉色。

    那禎笑瞇瞇說,“十一你再不過來,我就把替你收的古董都賤賣了。”

    這話林義是不信的,但還是假裝害怕道,“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咱們以后結婚、生子、帶孫子、以、養重孫、以及曾孫都得靠這些寶貝,不為我著想也得為后代想想不是?”

    “嘁...”嘁一聲剛準備傲嬌一番,那禎的眼角余光卻發現老楊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后側,靜了一下就把座機的免提打開:“我沒錢用了。”

    沒錢用了,林義馬上就想起了之前的戲言,當即就說,“沒事,把小紅唇準備好,吻一次給一萬。”

    “好。”那禎懶懶散散說了聲好,然后又漫不經心囑咐,“記得多帶幾萬,咱一次吻個夠。”

    說完也不等那頭的林義回答,就把電話摁掉,接著暼了眼旁邊氣得不行卻又強忍著的親媽,伸個懶腰迷迷糊糊就走出了房間。

    臨走時還不忘提醒,“老楊,天色不早了,該做晚餐了,今晚我想吃酸辣魚,小義給你示范過的,還記得做吧。”

    聽著這氣死人的話,目送寶貝女兒又慢慢悠悠的躺倒了葡萄架下,腦海里想象一番那臭小子和禎寶接吻的場景,護女狂魔楊龍慧一瞬間怒火中燒。

    但又不能明著去干涉,自己的女兒自己清楚,很多事情都有主見的很,根本不聽勸。

    再說了,楊龍慧從小到大,從來就沒對女兒甩過臉,究其原因還是舍不得。

    呆在原地瞅了會安靜看書的女兒,楊龍慧想了想就抓起電話打回家,接通就對丈夫說:

    “坐火車來次京城要20多個小時,不容易,我還是呆段時間再回來,你在家把屋看好了。

    雞鴨鵝一天要觀察一次,現在大熱天看有沒有害病。豬草要是沒時間去外面弄,就去地里殺紅薯秧吧;魚塘也要按時搭理。

    打禾要是實在忙不過來,UU看書 .uukanshu 就喊幾個人幫忙...”

    耐著性子聽自己老婆說完,那祝嗆一口旱煙,說了一聲曉得個,然后又問,“那你什么時候回來?”

    “禎寶說想吃我做的菜,讓我過了十一再回來。”

    那祝說闊以,“那你就多呆會兒,多做些好菜給禎寶吃,她愛酸辣吃魚愛吃啤酒鴨,你可以適當多做幾次。”

    提到酸辣魚啤酒鴨,楊龍慧臉一垮,透過木窗格子瞄了眼外邊就低聲問,“那個酸辣魚怎么做的,你給我講一遍。”

    “當時小義不是示范過幾次嗎?你就記不得了。”

    楊龍慧現在聽不得小義小義,當即就氣憤道,“你個死人,你用豬腦殼想想,我會向那臭小子低頭嗎。”

    “婦人之見。”那祝反抗一聲,也是慢慢說起了步驟來。

    ps:求訂閱,求票票,求打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