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四十章,你怎么在警察局?

從1994開始
     小上午,天氣悶熱。

    鄒艷霞隔窗對外張望了一番,起風了,幾顆芭蕉樹扇著莆葉在小菜園子里搖搖晃晃。

    矮空中黑云密布,時不時“啾”一聲的燕子飛的很低,看來如天氣預報說的一樣,晴了好幾天后又要下雨了。

    緊著來到陽臺,細細摸了摸昨晚晾在外邊的衣服,沒干過堂還有點潤,女人心里念叨,外邊有風,看來還的敞一會,等下雨了再收不遲,不然陰干可能會有味道。

    心里這么想著,手上的木夾子夾衣服動作也不停歇,不過還沒等衣服弄完,卻有開鎖聲從客廳方向傳來。

    大長腿擱著衣服立在原地,視線情不自禁的往門房處看,等了幾秒見林義從外邊鉆了進來。

    女人立馬扔下衣服不管,走進客廳就細聲細氣地問,“你怎么回來這么早,吃過早餐了嗎?我給你去做。”

    “接到你電話就趕回來了,不用做,吃了腸粉的。”林義把雙肩包扔木地板上,揪了揪悶得慌的領子,就圍著女人走了一圈,下一秒立時皺眉道,:

    “我才出去個把來月,你怎么瘦了這么多?”

    大長腿噘著嘴頓時不干了,片了他眼,就刻薄說,“你哪只眼睛看我瘦了,你是在外邊看胖女人看多了吧。”

    “嘿~,我還不信了。”林義托著長音嘿了一聲,忽的伸雙手對著女人橫腰一抱,緊在懷里輕輕掂了掂,頓時不滿開口,“還說沒瘦,感覺都輕了好多。”

    突兀的橫臥在半空中,驚呼一聲,大長腿本能的抵住林義胸口,紅個臉小聲撒歡,“沒瘦就沒瘦,就是你在外邊抱胖女人太多了。”

    林義臉一黑,心道蘇溫哪里都是盈盈一握,手感剛剛好,哪里胖了?自己經常埋頭在她懷里不想起來...

    不顧女人的羞怒,對著她屁股輕輕一拍,就抱著往門口走去。

    來到樓梯拐角處,林義最后礙于風化、也礙于懷里這人的抗拒,還是把大長腿放了下來。

    不過卻也不給對方耍賴的機會,拉著她來到書店一樓倉庫,往磅秤一指,“來,站上去。”

    大長腿丟了記衛生眼,勾個嘴不樂意,“我又不是豬,還用磅秤稱。”

    這話聽的林義一樂,掃了眼周邊的人就附耳威脅,“給你兩個選擇,自己上?還是我抱你上?”

    見右手腕被抓著,逃不掉,也拗不過,女人抿著薄薄雙唇,最后還是不情不愿站了上去。

    “96斤都不足,還說沒瘦呢。”林義把了把磅秤碼子,最后側頭問,“你這個月干了什么?怎么一眨眼功夫瘦了3斤多?”

    “我這168的身高,96斤也不算瘦啊。”感受到身邊這人看似責怪卻是關心的語氣,大長腿稍微偏頭就崴手指俏皮地說:

    “白天要幫某人在書店做苦力掙錢,晚上陪金妍和冷秀搖呼啦圈練身子,有時候還得給冷秀喂招...”

    我呸喲,林義揮手打斷就沒好氣說,“還喂招,我看你兩是給冷秀當沙包吧。”

    說著說著,林義就想起了一件事,“冷秀呢,不是說要和孫念大戰一場的嗎?

    結果怎么樣?”

    提到冷秀,想起那場一邊倒的決斗,大長腿憋著臉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不過最后還是彎著嘴角笑了。

    這幅樣子引起了林義的強烈好奇,最后在威逼利誘下,林義跟著大長腿在校內租房見到了那個喜歡嘰嘰喳喳的廈門女人。

    瞅見林義進來,剛才還在屋里指手畫腳跟金妍說個不停的冷秀哇哇一聲就把頭往沙發里埋。

    不過這難不倒林義,費九牛二虎之力翻過來就夸張地嘖嘖嘖:

    “哦個天呀!這還是冷秀嗎,

    確定不是一條打腫臉充胖子的肥豬?”

    逮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使勁奚落一番,林義頓時心情大好,感覺這兩年斗嘴被“欺負”的場子一下就找回來了。

    吃午飯的時候,林義還不忘落井下石,“這孫念下手也特狠了,竟然硬生生把你修理的胖了一圈,吃飯都咕嚕嚕像個豬一樣...”

    被恓惶了一中午的冷秀,此時終于爆發了,只見她抬頭挺胸,筷子一擱就說,“林義你給本姑娘說清楚,世界上有這么好看這么靈氣的豬?”

    林義瞥一眼,大笑著從女人房間里拿出一個圓鏡對著冷秀當面一照,就毫不客氣的譏諷道,“來,往里瞧瞧,往里瞧瞧。還靈氣,我看你就是一個蠢豬,明知山有虎,卻偏向虎山行,被胖揍了還有逼臉在這嘚瑟了嘿...”

    林義也學著嘴皮子一掀一開難得犀利一回,頓時把冷秀氣的嚯嚯大叫,倒是讓旁邊這兩貨樂不可支了一中午。

    吃過飯,幾人陪冷秀去附近小診所換了藥,其實也沒什么藥可換的,就是扎一針,外敷點紅花油,目的是讓紅腫快速消下來。

    中年男醫生一遍敷藥,還一邊唏噓,“夏季的蜜蜂是越來越厲害了...”

    ...

    下午一點時分,袁軍夫妻來了書店三樓,一起來的還有一個牛仔背包。

    起身接過大長腿倒的涼茶喝一口,袁軍就打開背包從里往外掏錢,“這是一年來屬于你的那份紅利,33萬。”

    林義沒有第一時間去清點錢,而是接過桂嫂子,也就是袁軍老婆的賬本細細查看了起來。

    一年一次的賬單核對,林義要么大方到懶得看。要看就不會只做做樣子,而是認認真真核對。

    林義靜靜翻著薄冊,嘩啦的翻頁聲里,大長腿和袁軍夫妻在邊上喝著茶,吃著水果安心等待。

    差不多過了半個小時,林義把賬本一合,擱茶幾上就試探問,“你們今后有什么想法?”

    夫妻倆對視一眼,袁軍就直爽的說,“我來就是請你支招的。”

    不錯,看來還拎得清。林義心里對袁軍夫妻的態度甚是滿意,“其實也沒什么招,簡單的很,趁著有錢、競爭對手少的黃金時期趕緊開分店。”

    “我們也想過開分店,但沒多大把握。”看著日進斗金的烤肉店,袁軍老婆早就有過開分店的想法。

    但是她限于農村人的眼見和守城思想,對開分店是躍躍欲試卻又猶猶豫豫,兩夫妻這次來就是希望從林義這里獲得信心來源。

    林義觀察了會兩人,心中頓時有數,同時也是有幾分得意,看來自己的成功光環還是閃耀到了這兩人。

    于是也不藏著掖著,把自己幾十年的所見所聞傳授了一番。

    比如店面選擇什么地段,員工怎么招聘和培訓,日常管理和財務會計,甚至連服務意識和店員統一著裝禮儀等等都耐心講了一通...

    看到兩人在本子上記錄的認真,林義抿了口涼茶潤潤喉就又說,“其實烤肉店和超市一樣都屬于第三產業,服務行業出了品質外,最看重顧客的體驗。

    這樣吧,我等會掛個電話給超市那邊,讓他們幫著派人來提高一下飯店員工的服務意識。

    不過你們要記住一點,他們最多配合著你們進行紀律規范,而真正餐飲行業的精髓都要靠你們自己去摸索。

    同時你們也不要固步自封,有時間就要抽空去羊城深圳,甚至滬市、京城或香江等大城市的餐飲名店去逛一圈,借鑒借鑒人家的模式和經驗,舉一反三,做到多學習、多思考...”

    又是叨逼叨逼一陣,末了涉及到分店股份的時候。林義和他們有了分歧。

    袁軍夫妻一直認為自己能有今天,都是靠林義的扶持。不然兩人還過著邵市那種茍且營生卻又要遭受別人打罵的凄慘生活。

    尤其是林義墊資醫藥費等于直接救過袁軍老婆的命。

    所以不論林義怎么講、怎么畫餅都沒用,兩人始終認一老理,堅持以后所有新店的股權結構都不變。

    還是林義占50%,袁軍夫妻25%,關平25%...

    不過林義最終還是沒能接受,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而且為了更長遠的利益,為了這份難得的人與人之間的情誼。

    他堅持主動示好,在利益矛盾還沒出現之前主動稀釋掉一部分股權。

    但是碰到這種知恩圖報、且一根筋的夫妻,林義也有點哭笑不得,也有點沒辦法,“人家都是爭著趕著往錢眼里鉆,你們倒好,給你們讓利都不要。

    這樣子,我們也別爭來爭去浪費時間了,雙方都各退一步。

    新店以后我占45%可以了吧。至于勻出來的5%你們和關哥看著協商,有結果了通知我一聲就行。”

    看到袁軍赤紅著臉還要爭,林義當即pia個臉說,“行了,就這樣決定了。”

    說著,林義瞟了眼茶幾上的一堆錢,順過三扎就吩咐,“我收三萬,剩下的30萬你們拿回去開新店,錢的用處不用每次都通知我,只要把每筆開支做好細賬就行。”

    “好吧。”袁軍老婆看了自家這個一根筋的男人一眼,點頭應允了。

    ...

    把兩夫妻打發走,林義順手拿過一扎放電視柜下面的抽屜里,當做鄒艷霞平時買菜、買米、買電器、交水電費等零碎花銷。

    整理抽屜的東西時,林義問,“你小舅多大了?”

    “31歲了。這次是二婚,以前的小舅媽6年前得腎病死了。”

    “你們今晚什么時候的火車?”林義之所以這么快就從深城趕回來,是因為大長腿家的小舅要結婚了,她得趕回去喝酒。

    同去的還有金妍和冷秀這兩女人。她們說沒見過農村生活是什么樣子的,很是好奇,也是逮著這次機會要去瞧瞧。

    不過林義知道,身邊這女人之所以想回去趟,其實她小舅結婚只是個導火線,主要還是想家了的緣故。畢竟有大半年光景沒見家里親人了,也是念叨的緊。

    “晚上6點過的火車。”大長腿把三張臥鋪票攤開,算了算時間說還有5個小時。

    “行,我們去買點東西。”說著,林義把一扎錢放入書房的保險柜里,另外一萬均分成四份。

    一份硬塞給了大長腿,一份放自己錢包,其余兩份都塞到背包的不同位置。這樣做是避免被扒手惦記了,來個一網打盡。

    老樣子,林義堅持給鄒父鄒母一家四口各買了一套衣服和鞋子,最后在海鮮市場還買了些比較貴重的干貨。

    期間冷秀頂著個豬頭嘰里呱啦,“喲呵呵,你們這是早就見了父母哇,畢業就要結婚生娃的節奏哇,嘖嘖嘖...”

    相比冷秀的聒噪,金妍就規矩多了,最多睜個眼看看笑話,更多時候都是爽朗笑著給林義兩人提供參考意見。

    買完衣服,三女人就張羅著到火車上吃的零食。

    這次人家看有林義這個大款搶著付錢,虛情假意客套一番,就歡呼著使勁薅羊毛,說要把暑假白做事的工資給買買買回來。

    傍晚,商量到哪里吃晚餐的時候,幾人出現了分歧。

    林義想到家里吃大長腿做的菜,一個月不吃也是有點饞了。

    對于林義的任何要求,在外人面前鄒艷霞從來是順從的,不會反對的。安靜到廚房逛了一圈,提個菜籃子就準備去買菜。

    但才走到客廳就被人攔住了。

    只見冷秀唆使道,“還做什么呀,去烤肉店吃啊,反正某個壓榨我們血汗錢的資本家有錢,吃一頓又吃不窮他。”

    說著,冷秀還一個勁給端坐在沙發上、正翻看雜志的金妍擠眉弄眼,希望她為這頓大餐也出一份力。

    但金妍笑看林義一眼,又把頭低下去了,不搭理。

    見狀,冷秀直呼金妍是個“沒用的女人”,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但人家也不氣餒,只見她爍起嘴皮子就使了個殺手锏,“林義你還是不是好丈夫喲,逛了一天都累死了,你看她這胳膊這小腿這胸脯...不心疼你家艷霞的嗎?

    反正你也認識烤肉店老板,會給你打折,咱去那吃啊。”

    聽了冷秀生冷不忌的話,本來還想堅持堅持的林義一下就敗退了,“那行吧,就去那吃吧。”

    說完這話,林義收拾一番準備起身的時候,硬是愣住了。

    大長腿干凈利落轉身回廚房放菜籃子就算了,畢竟在家吃飯她是最累最忙的那個。

    但令人無語的是,沒想到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金妍也是把雜志迅速一合,笑著起身去門口的動作比誰都快。

    見狀,林義好氣又好笑追問道,“合著就我一個人想在家里吃是吧,UU看書www. 但我想在家吃個飯也有錯嗎?”

    迎來的是嘻嘻哈哈和三雙眼睛,以及開門聲。

    ...

    林義雖然在家里被幾人聯合無聲無息給欺負了,但晚餐是吃的真愜意,根本不用自己動手烤肉,大長腿基本把他那份包圓了。

    有時候心疼自己的女人,林義也會偶爾打打秋風,瞅著冷秀和金妍的烤肉快好了的節點,筷子像閃電一樣迅速出擊,一塊、兩塊、三塊...

    就這樣無窮無盡的送到了林義嘴里,甚是得意。

    吃過晚餐,袁軍開個面包車把幾人送到火車站,看著幾人檢票上了車,看著幾人把行李放好,看著幾人在臥鋪間里安定下來。

    隔著車窗,林義再次囑咐,“到了邵市火車站,我明哥會來接的,跟著吃過飯后,他會安排車送你們回下村。”

    “好。”靜靜看了會林義眼睛,大長腿輕聲嗯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汽笛響了,火車走了,從火車站擠出來的林義兩人此時也是徹底松了一口氣。

    不過好景不長,當面包車在返程的路上開到一半左右時,林義那安靜了一下午的手機又開始忙碌了起來。

    看電話區號應該是羊城本地的。

    但是一接聽,那邊傳來的熟悉聲音卻讓人有點懵圈。

    足足過了好幾秒,林義才不敢置信地問,“你怎么在羊城警察局?”

    ps:本想發一萬字的,但后面的感覺沒寫好,打算大修改或重新寫,嗯,大家晚安。

    不過晚安前記得支持呀!!!

    一定支持呀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