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四十四章,東邊林子

從1994開始
     林義收拾一番,先是打電話問陽華和刀疤他們到哪了。

    得到的回復是也才剛剛起床,等吃個早餐就會開車來書店門口接他。

    雙方約定好時間,林義掛完電話就給武榮打了過去。現在是山里蘑菇叢生的季節,根據以往的經驗,武榮父母肯定會上山采摘的。

    想到難得一見、且味道極美的雞樅菌,林義就耐不住心癢癢,思忖今年還沒嘗鮮呢,趁大長腿回去之際,要她帶點過來才行。

    嘟...嘟...嘟...嘟...

    “喂,儂個?”響了四聲,接聽電話的是武榮奶奶。

    “奶奶,是我。”

    老人家聽出是林義的聲音后,不帶猶豫地、轉身就朝外邊坪里換解放鞋的孫子大聲喊,“介幾,介幾,儂電話,儂電話。”

    武榮抬頭問,“哪個打個?”

    老人家大聲回答,“儂呢同學,上村的儂呢同學,快點哩,電話冒掛個。”

    “哦,來了。”聽到是林義找他,武榮左腳穿個解放鞋,右腳赤光光的就跑了進來。

    ...

    林義問,“武榮你起這么早,是要去山上采蘑菇嗎?”

    武榮回答說,“是、是啊,你要是還遲點打電話,我就已經匯合艷霞她們三個上山去了。”

    “你見著她們三個了?”

    “見、見到了,昨天我從邵市打完暑假工回來就見到了。”

    “那感情好,你要多費點心思照顧下她們。

    尤其是那兩個城里姑娘。從小細皮嫩肉嬌生慣養的,估計遇到毛蟲、針樹葉和蛇就會大驚小怪,加之對山里的地形沒任何經驗,容易出事...”

    “知,知道,我爸媽也會一起去、去個,不用擔心。”

    “叔叔阿姨也去嗎,那我就放心了。”林義囑咐一通,然后又問,“同往年相比,今年山上的蘑菇多不多?”

    武榮回答道,“還好,我媽說,去年是撇年,導致今年的蘑菇特別多。”

    說完,武榮就問,“你要幾斤?”

    “呀,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蘑菇?”

    武榮頓時吭哧吭哧赤紅個臉大笑,“往年這個時候你只要在家,不是慫恿我進山一起采蘑菇,就是在我家蹭蘑菇。”

    回想一下不堪回首的過往,自己還真是這樣沒有節操,從小就焉壞焉壞的鬼門堂多,林義頓時無言以對。

    不過林義是誰,臉皮厚的很,打個哈哈就把剛才這茬忘得一干二凈,“給我來個兩三斤吧,你們用油初步處理一下,找個塑料糖罐密封好讓艷霞帶過來。”

    “好。”說完蘑菇的事情,武榮看林義要掛了就急急忙忙講,“先別掛,我、我、我這有個事要、要和、和你說.。”

    林義有點好奇,又有點好笑,“你、你、你什么事情啊,急成這樣?您慢點,您慢點,氣順了再說,反正咱不急著投胎,有時間。”

    聽到小伙伴打趣,武榮罕見的沒跟著笑,也沒反駁,而是沉默片刻就緊緊握著電話出聲,“昨天回家前,我去一中了。”

    “邵市一中?”

    “對。”

    “好事啊,經常回母校看看不容易忘記初心...”嘰里咕嚕一陣,林義眼珠子一轉,就又玩笑說,“那你有沒有去小樹林?刻在樹上的“米珈”二字還在不?”

    要是放以前,對這話題武榮肯定會就重避輕,但是這次卻默默地開口了,“去了,米珈的名字還在,但沒兩年前清晰了。”

    “是吧,嘖嘖...,等我有時間也去小樹林逛逛,拜訪拜訪您的大作。”

    武榮面紅耳赤的一聲不吭,等到林義說完了,就無聲無息來了一句,

    “我,我也覺得你應該去小樹林看看。”

    “我?”林義笑說,“你還真的讓我看?”

    武榮握著電話的手青筋畢露,啞著桑子的說,“不是看我的。”

    “什么意思?”武榮今天接二連三的反常,林義有點回過味來了。

    擱以前,自己要是這樣取笑他,早就害臊的裝鴕鳥了,今天竟然一個勁的強調自己該去小樹林看看。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沒有直接給答案,武榮自顧自說,“西邊林子,靠墻的第十三顆桂花樹。”

    瞧武榮說的認真,林義當即也收斂了笑聲,“你看到什么了?”

    “沒、沒什么。”

    “狗幾把東西,不說是吧?

    “......”

    “行啊,那我讓大長腿回邵市的時候去看一趟。”

    武榮急忙阻止,“別,別讓她去。”

    武榮一而再再而三的古里古怪,林義沉默了,畢竟兩世相處了幾十年,對他還是非常了解的。

    靜了一會,林義慢慢開口,“我記得你刻的名字在東邊林子吧。”

    武榮干澀著沒否認,“是東邊。”

    “是不是不能讓其他人看?只能我自己去?”

    武榮又嗯了一聲,然后補充說,“對、對。”

    “行吧,我知道了。”

    掛完電話,林義一秒一秒的盯著手機屏幕愣神,直至亮光逐漸消失了也沒理出個頭緒。

    本想讓林凱順道去看看,但想了一番武榮剛才的話,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

    夏日的早上5點過,對有些人來說是最好睡覺的點;但對于習慣早起的人來說,已經是天大亮了,可以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咚咚咚...”,“米珈...”

    “咚咚咚...”,“米珈...”

    睡夢中,米珈迷迷糊糊聽到有人在敲房門,伴隨著還在喊自己名字。

    昨晚睡得比較晚,又前所未有的喝了兩瓶啤酒,加之想著雜七雜八的心事煎熬到大半夜,清晨這個點正是米珈最貪床的時間段。

    不過朦朧中聽到熟悉的聲音,米珈掙扎著還是醒了。

    掀開薄薄被子迅速下床,對著梳妝臺上的鏡子用手順了下因睡覺而散亂的青絲,又簡單整理一番睡衣才向房門走去。

    旋轉擰鎖,門開...

    米珈望著外邊穿戴利索的林義,頓時問,“你這是要出去辦事嗎?”

    打量了一番像畫一樣好看的女人,UU看書 .uukanshu 林義點點頭,“昨晚臨時決定了今天去珠海那邊辦點事,由于昨晚那時候太晚了,怕吵醒你就沒及時跟你說。

    你呢,今天是跟我們一起去那邊走走,還是留在家里等我回來?”

    “你們?”

    “嗯,除了我,還有表哥堂姐和幾個朋友。你要是去的話,正好可以和我堂姐作個伴。”

    透過窗戶看了眼外邊天色,米珈左手扶著門框想了想,就看著林義眼睛問,“你今天會回來嗎?”

    “不一定,順利的話可能回來;要是不順利的話可能要在珠海呆一晚上。”

    這次米珈不猶豫了,“那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那行,你抓緊時間洗漱,我和他們約好的時間是6點。”

    “好。”說著,米珈又把房門關上,開始準備換衣服起床。

    整理一番,各自帶了一套換洗衣服,臨出門時,米珈叫住了林義,“你有相機嗎,我的相機隨著行李箱一起丟了。”

    “有。”

    說到相機,愛好攝影且技術還不錯的金妍有三部。一部佳能單反相機,一部尼康單反相機,還有一部傻瓜機。

    林義曾問過金妍:你怎么有錢到這個地步,竟然一個人買了三部相機,還讓不讓人活。

    金妍回答說除了傻瓜相機是她自己初中時買的外,其他的都是長輩送的。

    而這次三女去邵市游玩,只帶走了一部尼康相機。剩余的兩部因為害怕放租房不安全,就暫時寄放在林義這里了。

    ps: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