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四十五章,出發珠海(感謝竹昱大佬盟主)

從1994開始
     (感謝竹昱美男的盟主!

    通話結束。

    接收到聽筒里傳來的急促嘟嘟聲,右手握著紅色電話的武榮矗在原地茫然無措。額頭上也不知不覺冒出了細密的汗水。

    真是惆悵。

    對,就是惆悵。

    昨天從邵市一中的小樹林回來以后,武榮就輾轉難眠了一夜。整個晚上昏昏沉沉的只睡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而且這半個小時還是一種半睡不醒的狀態。

    真是要了老命。煎熬過后,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訴自己的小伙伴。

    也不知道告訴林義后,他會不會做對不起另一個小伙伴的事情。畢竟...

    武榮剛才一時腦抽,沖動告訴完林義后就后悔了。以至于后面穿解放鞋、拿長把鐮刀、背竹簍都沒了一點氣力。

    恍恍惚惚,行尸走肉似的跟在父母后頭一起邁出了家門院墻。

    踏著水泥石板,趟過門前水渠的武榮母親忽的問,“小義這么早給你打電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武榮像失魂了一樣,沒反應。

    “介幾?”

    “沒,沒有,他說要三斤蘑菇。”看到自家母親停下來瞅著自己,武榮從冒冒失失里趕緊回過了神。

    “三斤蘑菇是不是少了點。”走在前頭背個竹簍的武榮父親這時候接茬。

    “他只要雞樅菌,不要其他雜七雜八的山蘑菇。”武榮補充道。

    武榮父親,“......”

    武榮母親,“......”

    看著父母被噎的說不出話,武榮瞬間心情好了點,心想以林義這么刁嘴的人,您二老應該清楚,吃東西肯定是先挑好的吃得。

    走了一段小路,一家三口趕到匯合的十字路口時,大長腿三人已經等在那了。

    再次見到艷霞,武榮剛好起來的心情又開始了七上八下,低個頭后悔不已,暗忖不該告訴林義的。

    這時候他心里第一次祈禱那片桂花林長快點,長快點,再長快點...

    ......

    相機放在書房,跟著林義進來的米珈第一時間就被書房的排墻給吸引了。

    書房很大,一面墻壁是酒架,上面堆滿了各種白酒、紅酒。

    而其他三面墻壁則是由古香古色的精致書架拼起來的。

    注視了一小會上面擠滿擠滿的書本,被墨香縈繞的米珈壓住心頭的小小好奇,慢走過去隨手抽出一本細細翻了幾頁就問:

    “你這里有多少藏書?”

    林義也跟著情不自禁環視一眼三面書架就自豪的說,“大概有1300多冊。主要覆蓋經管、人文社科、生活、心里學、歷史和法律方面等等書籍。”

    “應該花了不少錢吧?”

    “還好,我自己經營書店,差不多都是以成本價購買的。”說完這話的林義都覺得自己太假了,很多有年頭的書籍擺在架子上一眼就能看出來頗有價值。

    這些都是刀疤和禹芳這些書店經營者,為了迎合林義這位老板的口味,用了幾年時間前后在市場上淘換的。

    尤其是禹芳,這位學姐平時本本分分、兢兢業業,看起來是一位上進心很強且有責任心的女人。

    但是人家無形中拍起馬屁來,卻一點兒也不輸給別人。

    才接手書店九個月不到,陸陸續續就已經送進來200多冊比較有收藏意義的圖書了。

    每次林義感謝說:學姐,辛苦你了。

    馬不停蹄、差不多跑遍了整個羊城的禹芳這時候就笑著表示:都是學弟老板有福氣,每次進貨都能偶遇到不少好書。

    ...

    米珈用拇指輕輕棱完一本,放回去又隨機抽出一本,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林義問,

    “這里的書你看過多少?”

    看過多少?

    林義心想我要是告訴你,兩輩子加起來,至少看過600本以上,估計你會不信。

    粗粗算了算重生過來的時間,林義就說,“從邵市書店到這里,幾年下來大概挑著看了80多本吧。

    其他的都是用來裝飾門面的,我喜歡被書海包圍的那種靜謐感。”

    米珈想了想邵市書店的開業時間,到現在差不多剛好三年整。

    80多本,那么每年必須讀26本有多,也就是說平均下來一個月2本或3本。

    這個答案有點出乎米珈的意外,卻也感覺在情理之中。

    米珈心想:這也是為什么自己這些同學還在花父母的錢,而他卻早早已經有了一份家業的緣故吧。

    難怪他高二下學期開始成績下滑的那么快,以前作為一個小集體還會為他擔心,生怕他沒大學上了。

    但現在看著這個書房,以及腳下的書店。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著,林義把書桌左邊的一個抽屜拉開,從里面拿出尼康單反相機和傻瓜機。

    就說,“兩副相機,你自己選一副。”

    單反相機和傻瓜機放在一起,對于有志于在攝影上更進一步的米珈當仁不讓的選了單反。

    收拾完,兩人下樓吃早餐。

    米珈心心念桂林米粉,說這東西日本吃不到,這回要好好享受一回。

    林義也跟著要了一碗,同時還向店家叫了一小碟花生米,一小份醬牛肉。

    吃到中途的時候,伸個筷子夾著一塊醬牛肉的米珈忽然漫不經心的問,“你和艷霞大學畢業后,會馬上結婚嗎?”

    “en...,應該不會那么快吧,大長腿還想著考研呢。”林義吸溜吸溜了幾根米粉,心想自己這個情況怎么可能這么快結婚啊。

    ...

    晨清夏日忙;停足喂皮囊。二兩黃瓷碗;三鮮紅肉香。汗鼻椒干辣;抹嘴鹵濃漿。粉短瓊湯滿;盤空鄉意長。

    這家早餐店的桂林米粉名副其實,潔白、細嫩、軟滑、爽口,讓米珈吃的甚是欣喜。

    當然,林義也跟著滿意。

    都說桂林米粉的核心風味是那股氣味和高湯,其次就是鍋燒。

    嗦嗦嗦~,小口嚼著爽脆的鍋燒,林義突然想起了在東京給她慶祝生日的場景,頓時作死的充滿了好奇。

    伸個頭就問,“當時你爸媽是直接進屋了?還是被你攔在了外面?”

    果然,提到這事,行云流水般吃著米粉的米珈滯了那么一下,然后又埋頭專心致志的對付碗中餐。

    不快不慢細細品了三筷子,米珈抬頭瞅一眼還在好奇望著自己的林義。

    頓時就帶著淡淡笑意盯著他的眼睛說,“我們認識了這么多年,沒想到第一次開口求你幫個忙,你竟然半路跑了。”

    聽到舊事重提,林義眨巴眨巴眼開啟了賴皮模式,“有嗎?不能啊,我不可能是這種人,你信我是這種人嗎?你肯定是記錯了。”

    米珈望著他眼睛,抿笑不語。

    “好吧,這你不能怪我啊,我有點怕你媽。”不信服的對視了兩分鐘,林義又一次敗退了。

    不過好在他優點多,臉皮厚,對不好的事情達到了過目就忘、充耳不聞的境界,末了不忘八卦一句:“那他們直接進去了沒?”

    “嗯。”應了一聲,米珈繼續低頭對付桂林米粉去了,顯然是不打算給林義繼續刨根問底的機會。

    ...

    早餐還沒吃完。

    袁軍開著一輛新買的面包車來了。這次他憑借那幅生人勿近的死人臉,被林義光榮的邀請去珠海助拳。

    林義看向走過來的袁軍,招呼道:“吃早餐了沒?”

    袁軍輕微點頭,“吃了油條包子。”

    “那你先坐會兒,我華哥他們也快過來了的。”

    林義看了眼左手腕的電子表,離6:00還差7分鐘,“你這效率倒是扛扛的,但我怎么感覺你這車不像新車啊。”

    “新車太貴了。”說完這話的袁軍感覺有點不好意思,當看到林義一臉便秘的表情時,連忙又補充一句,“這車也不錯的,有八成新。”

    林義嘴角抽了抽,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說好,竟然還在買二手車,“多少錢買的?”

    “3.6萬。”

    林義翻個白眼懶得繼續問了,這又是一個摳門的守財奴。

    心想要不是自己經常用他的小面包,估計袁軍還會開著之前那輛搖搖晃晃的破車不會換。

    時間就是個賊,無聲無息竟然走到了06:21。

    看到人還沒來,把耐心耗盡了的林義只得拿出手機問詢問,“你們什么情況,怎么還沒來?”

    陽華頓時牢騷滿天,“你小子別嚷嚷,還沒來的緣由多了去了。

    比如爆胎了,中間換輪胎去了。比如看到一輛極好的公交車,排隊試駕去了

    比如看到一個山洞,到里面藏2個億去了...”

    不想聽他沒完沒了的聒噪,臉黑的林義強行打斷說,“閉嘴吧,到底還要多久?”

    陽華說,“這誰知道呢,也許下一秒,也許是明天,到了你就看見了。”

    啪嘰說了一通,人家還牛皮的把電話掛了。

    十五分鐘彈指即逝,又忍著等了幾分鐘,當林義拿起手機準備再次詢問情況時,一行三輛皇冠終于開到了跟前。

    看到陽華竟然在開打頭的車,林義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感情是你在開車,你怎么就沒點逼數呢,自己開車什么水平不知道嗎?”

    陽華本想對噴幾句,但看到走過來的米珈后,頓時不理他了,扭個頭就對著人家一陣猛瞧。

    為了能凸顯效果。

    這個二流子看一眼林義,就看一眼米珈,接著就往書店三樓瞄一眼,如此不厭其煩的循環往復了十來遍。

    那賤笑賤笑的表情擺明了寫著:有奸情呀!

    懶得理他,是真的懶得理他,因為林旋從后面的車里下來了,一見面這對兄妹好像有默契一樣,視線在林義和米珈身上逛了幾圈。

    心碎的林義輕輕推搡了她一下,同時主動介紹說,“這是米珈...”

    不過還沒等林義說完,陽華和林旋對視一眼就發揮了小時候經常用的調皮話,異口同聲揶揄道:

    “我認得,我知道,我曉得...”

    “我認得,我知道,我曉得..”

    林義,“......”

    米珈,“......”

    葛律師,“......”

    刀疤和袁軍,“......”

    互相叨逼叨逼一番,三輛皇冠一輛面包即刻出發。

    和預見的一樣,林旋一見到米珈就把人家拉到了同一輛車,還指名道姓讓林義當司機。

    同米珈聊了一路的林旋,中途趁米珈去加油站上廁所的空擋,逮著機會就問林義:

    “你和米珈現在是什么情況?”

    “還能是什么情況,同學加朋友啊。”

    “你覺得姐會信嗎?”

    “信不信都隨你,你弟弟我還沒那么大魅力,這可是米珈。”

    “擱以前吧,姐還會斟酌這話的合理性,但現在我算是看透了。我們林家男人天賦異稟,自帶優秀基因,那蘇溫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林義白眼一晃,識趣的抬頭雙眼望天,不接茬。

    見他不搭理,林旋笑著不依不饒,“我昨天去了趟香江。”

    從內視鏡瞄了她一眼,林義嗯了一聲。繼續不做聲,靜待下文。

    林旋問,“蘇溫是不是懷孕了?”

    林義無語,一瞬間就猜透了她的想法:蘇溫有沒有懷孕,這姐應該是猜測階段,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現在是想利用米珈在場的形勢威逼他說實話。然后回頭好奚落蘇溫。

    明白了她的小九九,林義頓時笑呵呵說,“這次去見蘇溫,是不是又在言語上吃虧了。”

    林旋不反駁,但也挽尊了一句,“一聲弟妹,我就立于不敗之中。”

    ...

    花了好幾個小時,四輛車晃晃蕩蕩終于摸進了珠海市中心。

    匯合了早先打前站的兩人,林義問,“這幾天情況摸清楚了嗎?”

    “摸清楚了,您父親...他們一家三口...”接二連三說錯話,范小雨急得有點舌頭打卷了,但在眾目睽睽之下,還是硬著頭皮說完:

    “他們三個在香洲汽車總站附近的老城區。

    林惜...林老板開了個裁縫店,孫玉梅在市場旁邊擺了一個水果攤。

    她的女兒在讀小學一年級,星期六星期天一般跟著在孫玉梅在賣水果。”

    裁縫店?幾年不見,這便宜父親難道又學了一門新手藝?

    林義一時也摸不清頭腦,但也知道這人從小就手腳靈活,很多東西一學就會。

    比如殺豬,最初在集市上看一次人家殺就敢嘗試了...

    但還是不敢置信,“裁縫店?你確信嗎?沒看錯?”

    范小雨堅定的回答,“我觀察了半個月天,也拐著彎問過周邊的鄰里,不會錯的。”

    說著說著,范小雨遞過來一疊資料,上面記載了他半個月來的收貨。

    ps:感謝竹昱大佬的盟主!

    跪拜!

    再跪拜!!

    再再跪拜!!!

    哎呀,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