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五十章,愛情郵局

從1994開始
     看林惜財要開口,刀疤和葛律師等人很識趣,一下子一嘩啦全部去了外邊

    順便還把外面聽墻角的人給趕走。

    他們不擔心林義會出事,有陽華在,再來幾個林惜財也出不了事。

    見眾人出去了,林惜財很得勁,頓時腆個臉對林義說,血濃于水,我們可是血親,可是父子。

    俗話都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肉不離骨,骨不離肉,打斷筋了還連著根...

    瞅著林惜財不要臉的巴拉巴拉一大堆,林義就權當聽了一次戲,末了說:

    “既然是父親,那你就要有個做父親的樣,我賭博欠了人家3萬塊錢,你先把這個窟窿幫我填了。

    之后,咱再講講什么叫父,什么叫子,什么叫父子。

    別讀書讀了一籮筐,連個父與子這么簡單的兩字都給玷污了。”

    聽到要錢,還是三萬塊,林惜財不干了,一臉痛惜的指責,“你年紀輕輕的不學好,怎么去賭博了,我自己都吃飽飯,哪來的錢...”

    “那還不是跟你學的?”林義瞟了一眼,不急不躁地開口,“你83年打牌輸了3000多,你自己算算輸了多少年的工錢?

    你拋妻棄子,到外面養婊子,哦,現在還在養婊子,生野崽,破壞人家家庭,就連我爺爺奶奶留給我的3000元都被你偷走了。

    你自己摸摸良心,這還是人干的事?”

    說著,林義側頭問陽華,“你說說一個正常的、有點良知的人會這么干么?”

    陽華歪歪嘴,“你小子真是連基本常識都不清楚了。我老爺子不是經常嘴邊掛著一句評價他的話么:這是一個連豬狗都不如的畜生。”

    聽到林義和陽華一唱一和諷罵自己,誣陷自己偷走3000元,林惜財氣的當場就想發飆,但怒火升到到牙關時,咬咬牙又退回去了。

    良久,林惜財裝著很無力的樣子解釋,“那3000塊我可沒...”

    不知怎么的,本來有很多話要數落一番的林義,突然不想和這種人嗶嗶了。

    頓時就打斷說,“先給錢,之后我們再算算咱們之間的賬。”

    林惜財斬釘截鐵地說,“錢沒有。”

    林義不以為意,“3萬沒有是吧,那就4萬。”

    林惜財咬牙憋著氣道,“我一分錢都沒有,你們倆有出息了就把我的命拿去。”

    看到林惜財裝的這么硬氣,林義和陽華對視一眼,很想笑。別個不知道他是什么貨色,他們兩個還不知道這人什么秉性么?

    典型色厲內荏的軟腳蝦,毛次貨,外強中干,中看不中用。

    陽華不想跟他虛頭巴腦浪費時間,決定給他點顏色瞧瞧。當即起身來到門口,對外邊的刀疤吩咐:

    “去,你們把裁縫店給我砸了,布匹給我用剪刀剪了。砸完裁縫店就去砸水果店,給我小舅好好演示演示什么叫爛棍。”

    刀疤聽到陽華的指令,二話不說,帶著4個人蹭蹭蹭的、干脆利落的下了樓。

    林惜財開始還不信,以為陽華只是做做樣子。但看到刀疤帶人離去后,瞬間心急如焚,也一陣風似的跟著跑了出去。

    跟來的林惜財一開始始終不相信陽華手下的人敢真砸,但看到刀疤等人當著自己的面撬鎖,當著自己的面動手開始砸店、毀布匹的時候,傻眼了。

    有那么一瞬間想拼老命,但接受到刀疤的兇狠眼神后立馬慫了。

    于是開口勸,開口求情,開口威脅...,

    后來見勸不動,威脅也不管用,林惜財氣急敗壞的、又一陣風似的跑了回來。

    一進門就對陽華憤怒的說,

    “快要你的人住手!”

    陽華瞥了眼,翹著二郎腿搖啊搖地看向林義。

    林義只說了三個字,“先給錢。”

    那個氣,林惜財抓起座機準備報警,不過看到陽華那玩味的眼神后,又放棄了,這可是連命都敢搏的死爛棍,報警嚇不到他。

    要是真把內部事情外部化,以陽華的性子,林惜財知道自己這輩子都別想安穩,于是急吼吼的沖孫玉梅咆哮:

    “快去拿錢啊,還愣著干什么,難道你還真想我們的裁縫店水果店被砸啊。”

    聽到這話,每逢大事就六神無主的孫玉梅一溜煙似的跑進了臥室。

    4萬塊錢到手。

    林義還有些不敢置信,這兩人竟然在家里藏了4萬現金,真是心大。

    派人把裁縫店的人叫回,又讓葛律師同林惜財私下暢談了一番,林義一行人才連夜離去。

    出了門,林義就對葛律師說,“這邊的事情就麻煩你了,等開庭的那天我再過來一趟。”

    “好,交給我就行。”

    ...

    驅車回到酒店,林義當即抽出一萬五給刀疤,“弟兄們每人一千,剩下的帶他們吃點好的,買點東西帶回家。

    同時留幾個人在珠海持續給孫玉梅兩人施加壓力,等法院判決結果下來了,他們再回深城。”

    刀疤應了聲“好”,轉身就安排人手去了。

    ...

    回酒店的動靜比較大,把還沒睡的林旋和米珈給驚了過來。

    林旋推開門進來問,“事情辦好了?”

    陽華搶著回答,“有咱這樣的人物出馬,不好也得好,只差法院流程了。”

    ...

    次日清晨,陽華敲開林義房門就叫嚷著要來個珠海一日游,要他管吃管住管美女。

    說什么先去本地最好的老字號用餐;說什么白天就去海濱游泳,看三角褲美女;說什么晚上去酒吧找良家談談人生...

    叨逼叨逼一大堆。

    拗不過,林義只得跟著去。

    連帶昨天逛了一天的林旋和米珈都沒能幸免,都被拖拉硬拽走了。

    洗漱完,出酒店。

    根據本地人的推薦,一行人驅車來到了桂山魚巷。

    據當地老人講:桂山魚巷的特色在于其海鮮都產自珠海桂山島,號稱是“珠海章紅魚生第一家”。

    魚現點現殺,處理得很干凈,沒有腥味,而且魚片切的很薄,是珠海老字號的海鮮酒樓,生意一直很火爆。

    陽華這個好出風頭的一進門就學電視劇里的做派。大聲張羅著讓老板來三桌最貴的、最好的菜,直到把圓桌擺滿為止。

    這幅土豪作風硬是把見多識廣的老板唬住了,心想哪來的這么一奇葩。

    不過人家心里雖然這么想,但生意人該有的精明一點不落,嘴皮子一張一合就不停的、挑最貴的菜介紹。

    前后不到八分鐘,每桌點了12個菜,老板笑容滿面的走了。此時真的是感覺到了有錢人的不差錢,豪氣!

    中間,陽華痞氣的對林義說,“別心疼,錢不夠我們再去趟你親爸家。”

    林義,“......”

    眾人,“......”

    菜上的挺快,價格雖然貴,但老字號該有的色香味都全了。

    陽華等一干漢子吃的很奔放,狼吞虎咽,舌頭都差點嚼爛進肚子里了。

    林旋也連連稱贊好吃,說今天來的值。同時還不忘對林義這個弟弟表達拳拳之心,說在京城要這么胡吃海喝一頓可得心疼好幾個月。

    至于米珈,有點矜持,吃的最多的不是主菜,反而是蛤蜊湯。

    看樣子對海鮮不是特別新奇。想來也是,在日本留學,米珈日常里最多的就是各類海味了。

    林義也覺得味道不錯,但也僅僅不錯,感覺還是比不過香江流浮山的海灣酒家。

    吃過飯,林義結賬付錢的時候也體會了一把什么叫貴,十多個人一頓飯竟然吃了好幾千大洋。

    ...

    前生多少次徜徉在情侶路上,

    讓自己放空,和愛人漫步。

    林義習慣了它的蜿蜒綿長,

    也習慣了這座城市的美,

    仿佛它一直就是如此閃耀。

    20年崢嶸歲月,20年風云激蕩。

    改革開放

    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

    也讓珠海從昔日落后的邊陲小鎮,

    一躍成為現代化花園式海濱城市。

    林義走在這條沒有“漁女”陪伴的情侶沙灘上,看著海,想著野貍島、愛情郵局燈塔。

    這次跨越了幾十年時光的重生之旅。

    滄海依舊,卻不在桑田…

    見到大海,興奮的陽華一干人迫不及待的找地方下海了。

    就連林旋也不例外,此刻正在泳衣店里想著選哪一款泳衣好。開放一點的?還是保守一點的?

    看到米珈選擇在沙灘上堆沙,踏浪。

    林義問,“你不下海?”

    米珈面帶淡淡的微笑看著他,說不習慣。

    秒懂,林義幾乎是秒懂。米珈雖然出國留學了,骨子里卻是一個比較傳統的人。還是和這年頭大部分女人一樣,不喜歡在大庭廣眾之下太過暴露。

    當然了,米珈本來就生的好看,走哪都有人時不時瞟幾眼。要是真穿個泳衣下海,估計她自己會被各色目光看的不舒服。

    看到林義坐在沙灘上也沒打算去換泳衣,米珈就試探著問,“你是不是不太會游泳?”

    “不是不太會,而是壓根不會。”林義活了幾十年了,卻對不會游泳也是耿耿于懷。

    按理說,農村里出來的男孩子基本都會游泳。小時候在河里野慣了,游泳是一個增進小伙伴感情的必備技能。

    但林義例外,8歲以前沒大孩子敢帶他下河,人家覺得太小了不安全。

    8歲以后好不容易下次河,卻差點被淹死,有了心理陰影后再也不敢輕易下去了。

    仿佛感受到了林義的窘迫,米珈笑著邀請,“要不陪我去一趟愛情郵局?”

    林義有些詫異,半轉過頭看著她說,“你昨天和我姐不是去了么?”

    “昨天沒寄信。”

    “今天帶信了?”

    “帶了。”

    林義頓感好奇,不要臉的來一句,“寫的什么?能給我看看不?”

    米珈盯著林義眼睛看了幾秒,就笑著說,“要看也可以,不過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

    “寄完信,請我去游樂場玩一次。”

    “這么簡單?”

    “這么簡單。”

    林義當即手一伸,“成交。”

    米珈也不猶豫,打開隨身包就從里面掏出了一封黃褐色掛號信。

    接過信封,林義有點不確定的問,“最后問一次,真能看?”

    米珈嗯了一聲。

    信里面只有一張素白的手寫紙,打開,上面竟然只有一句話:我從來不想獨身,卻有預感會晚婚。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的靈魂。

    讀了兩遍,林義眨巴眨巴眼說,“我感覺看懂了,又感覺沒看懂。說實在的,有點虧。”

    米珈笑著拿過信紙,折好放入信封里,“走了。”

    林義無奈的又復述一句,“好虧。”

    愛情郵局其實很簡樸,但人來人往的追愛者賦予了它浪漫和溫馨。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祈誠的把信封一寸寸塞進去,米珈在海風里立了會,就問林義,“第一次看到這個郵筒,你是什么感覺?”

    這話算問對了,林義前生帶那禎來過這里,也帶大長腿來過這里。當時兩個截然不同的兩女人,卻選擇了同一個動作,和自己十指相扣,緊緊相依。

    當即感慨說:

    “年輕的時候嘛,總覺得說不清道不明的、時密時疏的關系最迷人,后來才發現這種關系也太好找了,遍地都是,最難得的,最珍貴的,是長情。”

    ...

    開車來到游樂場,林義問她想玩什么。

    摩天輪?大轉盤?旋轉木馬?碰碰車?水上樂園?...

    沒想到這些都不是,她說這些昨天都玩過了。

    林義無語,“你既然玩過了,還來干嘛?”

    米珈無聲笑了笑,勁直帶著林義來到了一個打氣球的地方,指著那些絨布玩偶說,“昨天在這里打了十塊錢,一個玩偶都沒打到。你幫我。”

    林義暈了:“就這?”

    米珈看了他眼,就伸個手指著純白色的絨布兔子說,“我記得你槍法不錯,幫我拿下這個。”

    林義瞄了眼,就問老板娘怎么個打法?

    老板娘回答說,“一塊錢21發子彈,送一發。”

    林義遞過一塊錢說,“來一塊錢。”

    ps:昨天那章被你們噴懵逼了,所以父子結局的3000字,硬是被我刪到800多字。

    今天狀態極差,本來不更了的,但這月最后一天了,有始有終吧。

    有點不在狀態,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