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第4章 始現霸氣

永恒圣帝
     早就聽聞過城主葉傲是個臭脾氣的石頭,只是沒想到今日楊家幾人前來,屁股還沒有徹底坐熱,葉傲就開言趕客。

    這番話引得滿堂一驚,楊家的人更是色變,他們上門而來,立刻就被掃地出門,傳了出去,楊家都必然名譽盡失,面子算是丟光了。

    然而,楊家的人還沒有開口,葉家的一位老者就率先開口了,道:“葉傲,你雖為我葉家的族長,但是你也要明白,這葉家并非你一人長老,還有著我們幾位長老。而且楊家的人前來就是貴客,這般趕客出門,傳了出去我們葉家的顏面還需要嗎?”

    看著這位發須皆白的老者怒目冷喝,葉晨知道,這是葉家的大長老,地位權勢都很高,雖然比不上家主,但也僅次于而已。

    聞言,葉傲冷哼一聲:“哼,葉偉,你應該知道楊家的人膽子不小,引誘我兒子將清靈丹偷了,送給這女娃子,還害得他關押了半個月,最后還差點為此自殺,現在還敢找上門來,難道不是來看笑話嗎?”

    楊家前來的其中一位黑袍老者是家族長老,在楊家有著很大的話語權,聞言立刻抱拳呵呵笑道:“千城主您誤會了,這不過是小輩之間的過錯而已,小孩子不懂事,搗弄出了那么大的麻煩,我們也過意不去。這不老夫知道事情后馬上就帶著怡兒過來道歉嗎?怡兒,還不趕緊給城主大人道歉。”

    楊怡上前盈盈作輯,禮節完美得無法挑剔,道:“葉叔叔,這一切都是怡兒的自作主張,與家族無關,希望葉叔叔原諒怡兒,怡兒愿意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葉傲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但是眼神很冰冷:“楊怡小侄女,你能夠將清靈丹還回來嗎?”

    對于楊怡,葉傲相當憤怒。在心里,她心機重重,明知葉晨不能修煉,備受眾人排斥,卻故意接近他,親近他,讓他失去防范,藉此騙去信任,最后誘騙葉晨借機盜取葉家的清靈丹,甚至還害得葉晨為此自殺,差點亡命歸天。

    如此有心機的女孩,就算生得再漂亮,再有禮貌,葉傲都憤怒。若不是顧忌長輩身份,早就是給她一點教訓了。

    “對不起,千叔叔,清靈丹怡兒已經服用了,不過怡兒可以用別的東西來補償。”楊怡將一口精致的白玉瓶遞出,早有下人上前,將玉瓶接過去,送上了葉傲的手中。

    葉傲接過來,打開一看,有著淡淡的藥香噴薄而出,聞之令人醒腦提神,一看就是非凡品,玉瓶中有著五枚青色之中帶有點點綠斑的丹藥躺在瓶底,誘人心神。

    “這是……筑基丹!?”

    葉傲吃驚,筑基丹乃是筑實道基的靈丹,是以珍稀丹煉丹制出來的丹藥,對于筑基有著很好的作用。

    道基,對于任何一個修煉者來說都是極其重要的,越是扎實的道基,雖然并不代表著日后的成就多么地高,但是至少以后的修煉道路不會過于崎嶇,相對顯得平穩得多。

    只是想要煉制出這樣的丹藥,必須要有煉丹師方可。而煉丹師則是一種有著久遠傳承的古老職業,當世稀少,因為煉制出的丹藥對于修行者的境界突破、至于道傷、延長壽命都有著莫大的妙處,故而煉丹師備受天下人的尊崇。

    玉瓶中的筑基丹,正是煉丹師煉制出來。

    筑基丹每一枚賣出去都是價值不菲,而且在洛楓城中有價無市,引起轟動。

    僅僅這一口玉瓶中,筑基丹就有五枚之多,可以說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不說價值連城也相差不多了。

    葉傲驚疑地看著楊家的人,沒想到居然送來如此珍貴的筑基丹。

    這等手筆,就算是葉家都相當肉痛,何況是楊家,怎會突然之間就取出如此厚重的禮物。

    恐怕是為了和解兩家之間的關系,也明白到清靈丹的重要性,故而取出五枚筑基丹來賠償。

    楊怡甜甜一笑,笑顏清純之中又是嫵媚動人,頗有幾分美艷天下的魅力,引起了葉家不少年輕子弟的目光,道:“千叔叔,這五枚筑基丹,算是我們楊家賠償給葉家的歉禮,還請收下來。”

    一旁,家族中其他幾個長老雙眼發光,若是有了這筑基丹,對于孫輩來說有著很大的妙處,可以重新筑基,對于將來的成就更高。

    而且還有五枚之多,對于他們來說,可是遠要比起僅僅只有一枚的清靈丹好得多,可以給更多人進行筑基,尤其是他們的孫輩。

    葉傲眉頭微皺,雖然很想為兒子報仇,但是他同樣也是一家之主、一族之長,同樣也要為家族考慮,五枚筑基丹的價值絕對是稱得上重要的。

    只是這五枚筑基丹真的只是為了賠禮道歉那么簡單嗎?

    正在他猶豫的時候,葉晨推門而入。

    “父親,母親,孩兒進來了。”葉晨朝主座上的父親母親作輯道了一聲后,帶著環兒緩緩地走進大廳中,早有下人搬來了座椅位于夏薇的旁邊,他心安理得地坐下來。

    在場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這個不速之客身上,輕蔑、驚疑、嘲笑、吃驚,幾乎所有情緒都有,但是葉晨顯得很平靜,坐在了母親旁邊。

    楊家的人見到葉晨的到來之后,神色有所變化,而那一位長相頗為英俊,右眼角帶點痣的年輕男子名為楊俊,也是這一代楊家的杰出后代,目光中含有著不屑與輕蔑,高高在上,并不放在眼內。

    而反觀楊怡,見到葉晨出現之后,秋水似的眸子深處閃過了一抹厭惡,而后就迅速地隱藏下來,恢復平靜。那張清純之中帶有著點點嫵媚的小臉上突然有著哀傷,一臉地自責:“對不起,葉晨,我不是有意,對于傷害了你,請你原諒我,給我一次機會。”

    這般惹人生憐的模樣,又有誰能夠不動心,當初的葉晨為之沉淪了太多次了。

    葉晨渾不在意地笑了笑:“沒事,我沒放在心上。”

    只是在別人看來,葉晨不過是再一次陷入了楊怡的迷惑之中,葉家中有后輩子弟忍不住出聲冷笑了:“怎么了,葉晨你還想要再追求楊怡小姐么?還嫌之前不夠衰么?”

    葉晨的為情自殺,早就成為了整個葉家的一個天大笑話,而今被人提起,都是取笑著葉晨。

    其他葉家的長老高層都是冷眼旁觀,對于葉晨為情自殺,他們最是瞧不起,尤其是一個廢人,若非是家主親子,早就是掃地出門了。

    葉傲憤怒,拳頭都緊緊握住,但終究是家主,不好多說,而葉晨的母親以及環兒礙于規矩也不敢多說些什么,只是葉晨默然不語,也被其他人誤以為默認了,逃避了。

    因為此前的葉晨每一次受到其他人的侮辱斥罵廢人的時候,也是這樣沉默,是這樣的逃避。

    當下的一幕,與昔日一模一樣。

    因此,楊俊看向葉晨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濃濃的不屑與輕蔑。

    楊怡眸子深處閃過一抹冷笑,同樣認為這個曾經為她自殺的少年再一次被迷住了,但是看向葉晨的臉龐表情時候,由始至終顯得淡然無波,沒有往常見到的怯意與懦弱,更像是……不在乎!

    這是真的嗎?楊怡微微吃驚,她感覺到眼前這個少年與以往有所不同了,不是在逃避,而更像是真正的不在意,引起她的幾分關注。

    葉晨臉不改色,眸子深處始終都是一片波瀾不驚,朝著主座上的葉傲笑了笑,道:“父親,可否讓孩兒看看筑基丹?”

    葉傲還沒有說話,三位長老就開口了,呵斥:“葉晨你就別搗弄,這些楊家賠償給我們葉家的筑基丹,每一枚都很重要,要是被你弄壞了怎么辦?”

    “葉晨你這個廢人,不能修煉就不要隨便亂看亂摸,要是弄壞了,可不再是關押半個月那么簡單了,就連你父親都胡不了你。”

    其他葉家的后輩子弟戲謔地嘲笑,全然沒顧楊家的客人還在。

    身邊的母親夏薇和環兒很想為葉晨說話,但是面對著三位氣焰霸道的大長老,最終還是動了動嘴唇不敢開口。

    砰——

    突然一聲拍桌聲平地響起,如雷般響耳,嚇了所有人一跳。

    只見那個從天才神壇跌落后,總是顯得懦弱、自卑的少年身影,此刻眸光似電掃過了三位長老,冷喝道:“大膽,現在葉家是你們三個老家伙做主還是我父親做主。他還沒有說話,你們也敢插嘴,膽子可真大,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罔顧家族規矩,是想要造反了嗎?”

    這一刻,少年罕見地呈現出王者霸氣的一面,直面呵斥長老,驚震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