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7.第7章 婊子與牌坊

永恒圣帝
     “我原諒你……”

    葉晨也像是看得心動了,突然沖上前,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之下,狠狠地將少女溫軟無暇的嬌軀抱在懷中,緊緊環住了那條水蛇蠻腰,近距離地聞到了那股清新的少女處子芬芳,是如此馨香迷人。

    這等妙人,幾乎可謂是每一個男人的夢中情人。

    他也清楚地感受到了懷中少女在被自己抱著時候的一剎那僵硬。

    就在這個時候,楊俊暴喝聲也隨之響起:“混蛋,趕緊將怡兒放開。”

    所有人都驚住了,被葉晨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萬萬沒想到他竟然當眾之下將楊家的小公主這般近乎輕薄地抱在懷中,讓他們大跌眼鏡。

    楊怡自然羞怒,被這樣當眾抱著,近乎有著肌膚之親,更是感受到對方傳過來的熾熱男子氣息,讓她難堪與厭惡,體內積聚的力量即將噴薄,就算這個時候出手打傷葉晨,相信葉家的人也無話可說,只會責罵葉晨的膽大妄為。

    但就在這一刻,葉晨突然松開了楊怡,毫無留戀,后退了兩步,再一次出乎了她的反應之外,紅潤小嘴微微張開,吃驚地看著對方。

    葉晨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有著戲謔與漠然:“楊怡,請問一聲,戲演夠了嗎?”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楊怡心覺不好,但下意識地詢問:“葉晨,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葉晨微微一笑,但是笑容中充滿了寒意,令人此心顫:“什么意思難道你自己還不明白嗎?不過我在這里只想好好地奉勸你一句,做人千萬不要太過分,要適可而止。既想當婊子就不要立牌坊,這樣只會讓人更加討厭。”

    他淡淡的笑語響徹大廳,但是話語一而再,再而三地驚人,引人側目。

    “你——”

    楊怡俏臉上盡是冷色,粉拳都緊握在一起,緊緊地盯視著葉晨。

    在場的人都是錯愕于葉晨的語出驚人,竟然這然地去說楊怡,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楊俊心儀楊怡,追求許久,怎容得他人這般辱罵楊怡,尤其是葉晨,更是拍案而起,暴怒大喝:“葉晨,你這個廢人說什么話,有種再說一次。”

    “我說她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葉晨道。

    “你——”楊俊怒不可解。

    葉晨風淡云輕道:“你什么你,不是你讓我再讓一次的嗎?”

    楊俊語塞,沒想到這葉家廢人這般地伶牙俐齒,出乎了他意料之外,讓他一時無話反駁。

    楊長老臉色徹底沉下來:“葉城主,這就是你們葉家的待客之道嗎。”

    葉傲抬頭雙眼看向上方,道:“我什么也沒有看見。”

    楊長老氣歪了,還有這樣做父親的,護犢子也護得太要命了吧。他哼了一聲,想要放些狠話,但是感受到了葉城主冰冷的目光之后,像是一碰冷水從頭上澆下來一樣,不敢再語了。

    “葉晨,你憑什么這樣說我。”饒是楊怡再有心計,但也只是一個雙九年華的少女而已,而不是活了一甲子歲月以上的老家伙,歷經的世事還不算多,被這樣地去說沒辦法保持平靜。

    “我說錯了嗎?”

    葉晨淡淡地道,眼神由始至終都顯得那么平淡自然,那么風淡云輕,看著楊怡的雙眸,仿佛能夠洞穿她的一切秘密,讓她下意識地躲避目光,略有些慌張道:“你,你要干什么?”

    “呵呵,連與我這樣的廢人對望都不敢,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葉晨呵呵一笑,但是聽在楊怡耳里怎么都感覺是戲謔,急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葉晨道:“楊怡,你我就無需轉彎抹角了,你當初接近我也不過是借機騙取我的信任,讓我為了你盜取我們葉家的清靈丹,這一切始終都在你的算計之內,事實上像你這樣的天之驕女也不可能會喜歡我這樣的修煉廢人,事出反常必有妖,當初我只是太單純,沒有發現而已。”

    “不過這些都算了,我不再計較了,經一事長一智,在某些方面上我還真得謝謝你的幫助,不然我也不會真正醒悟。但是你也莫要以為我還是當初被你糊弄的傻小子,現在你還想耍這些無聊的小把戲,騙取我的同情心,這不是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又是什么?”

    “不得不說,你真的很無聊。”

    他冷冷地嘲諷,嘲笑著楊怡的把戲。

    靜!

    絕對的靜!

    楊怡抬起螓首,紅潤小嘴微微張開,吃驚地看著眼前這個一如既往熟悉面容的少年,只不過那張清秀帶著些稚嫩的臉龐上沒有了以往的天真單純與卑微,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從沒有過的自信與淡定自然,讓她都有些晃神。

    隱隱之間像是看到了一位有著蓋世風采的絕世男子在出現,讓人仰望與敬畏。

    這些天來,這個昔日圍繞著她轉的少年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何予她的感覺簡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徹底地改變了,不再卑微,不再懦弱,而是自信有度,勇而無懼。

    這還是當初整天圍繞著她旋轉的那個廢物少年葉晨嗎?

    不說是他,就算是葉傲以及妻子夏薇這一雙父母雙親都感覺到兒子的變化,由內而外地發生變化,一種喜人的變化。

    楊家那位神秘的老者一直都沒有開口說話,但是看到了葉晨的表現之后,眸子中罕見地閃過了一抹震驚,難以置信這就是世人口中的廢人少年。

    這等自信,這等氣勢,超越了同齡人不知道多少了。

    楊俊神色都冷下來了,道:“葉晨,我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有著一定的見識,口才也不錯,能夠辨別出筑基丹的好壞,但也僅僅如此而已。”

    “有些事情你需要明白,這個世界中始終都是實力為尊,并非尖牙利嘴就了不起。你有著一個當城主的老父親,但可以庇護得了你一時,卻不能夠庇護一輩子,他終歸會老去,且等你真正十六歲成年禮之后,恐怕你就徹底失去葉家繼承人的身份,最多只能擔當一些要職,僅此而已。”

    “但是怡兒天賦出眾,服食了清靈丹之后,現在已經是先天了。前幾天我楊家收到國都送過來的請帖,已經破格晉升為帝國夏風學府天級院的一員了,三個月后將趕赴學府中進修,將會接觸更高層次上的修煉,他日會變得更強大。而你只能一輩子都停駐原步不前。”

    “今日你這番措辭或許大快人心,也逞得了一時的威風,但未來也有可能落下一輩子的惡果。”

    葉家的人頓時臉色一變,就算是葉傲以及三位長老都是臉露驚色。

    十八歲的先天強者!

    年紀輕輕就是一位先天高手,這般天賦,莫說是小小的洛楓城了,哪怕就是整個夏風國,甚至整個天都大陸無數人中,都算得上出類拔萃。

    而夏風學府,更是是夏風國王室主辦的一所著名學府,與夏風國開國時間一樣長久,有著整個國家最豐富的修煉資源,最好的修煉導師,最全面的修煉法門,比起一些勢力都要好得多。

    夏風學府,歷來都只招收帝國的精英子弟,非是真正杰出的少年俊才不可進入,門檻很高。自然也有一些帝國真正權貴可以花費大量錢財走后門而入,但畢竟至少少數。

    對于整個夏風國來說,只要進入了夏風學府,走出來的人幾乎可以說必然是一國的棟梁,備受世人的尊重,各方勢力的拉攏。一些佼佼者甚至可以走出帝國,邁向更高的天空,翱翔展翅,耀眼矚目。

    每一年,夏風學府面向千萬人口的帝國都僅僅招納五百學員,每一個名額都可以讓無數人爭得頭破血裂,可謂是萬中無一也不為過。

    夏風學府有四大學院,天地玄黃分別,天級最強,黃級最差。

    而天級院更是夏風學府最頂尖的修煉之地,聚集了整個夏風國最頂尖的天才。

    楊怡成為夏風學府天級院一員,足以說明了她的潛力、天賦,只要順利進府修煉,將來走出來,必然會是楊家一位極度重要的人物,甚至可以帶領楊家走向更高的輝煌,打壓而今稱霸洛楓城的葉家。

    “糟了,為了這小子竟然得罪了能夠進入夏風學府的天之驕女,以后肯定會被打壓的。”

    幾位長老都變色了,看向葉晨的目光充滿了憤怒,要不是因為葉晨,何至于落到這般田地上。

    當看到了葉家諸人難看的臉色后,一直被葉晨言語上打壓的楊怡微微揚起了螓首,露出了一截雪白如玉的玉頸,高傲得像一只天鵝,有著得意。

    她斜眼看向了葉晨,想要看看這個三番四次在話語中壓得她無法可說的少年臉上的表情是何等精彩,何等難看。

    但是讓她錯愕的是,少年清秀的臉龐上,神情一如既往地淡然自若,淡淡地看著這一切,像是這一切都與他無關般。

    不僅僅是她,就是楊家的其他人看著葉晨淡然的表情都有種錯愕,這小子未免太鎮定了一些吧。

    不過楊俊則是認為,這小子純粹是被嚇呆了而已,不然怎么會是這樣鎮靜呢。

    可惜他們并不知道葉晨心底在冷笑,什么夏風學府天級院,他壓根聽都沒有聽說過,只不過是一個小國的學府而已,而他前世貴為年輕至尊,高高在上,就連諸天萬域中至高無上的修煉學府——萬域府,這樣的真正龐然大物都要爭搶他,眼光何等之高,自然不會將一個小國的學府放在眼內。

    “楊侄女不愧是楊家的天才,能夠被夏風學府天級院破格錄取,也是理所當然的。”葉傲沉聲道,只是拳頭都緊緊握起來,他怎會不清楚,夏風學府天級院到底代表了什么,這一切恐怕都是因為服食了清靈丹的緣故吧。

    清靈丹具備著讓人突破大境界的奇效,雖然只有三分之一的成功率,但是顯然楊怡成功了。

    這般年紀輕輕就成為了先天境高手,尋遍整個夏風國都是很矚目,若是以前葉晨還是天才的時候也就罷了,但是現在……

    他看了看楊家神秘的老者,又是看向了兒子葉晨,還有楊家其他的人,拳頭終是無力地松開了。

    他很想為葉晨出頭,但是作為一家之主、一族之長,卻不得不顧及家族。

    楊怡現在貴為了夏風學府天級院的學員,必然受到夏風學府的重視,一旦出手必然牽涉甚大。且這個楊家的神秘老者也很不簡單,恐怕也是夏風學府的人物。

    這時,葉晨笑了,道:“楊怡,是不是覺得進了夏風學府就很了不起,高高在上,可以徹底地俯視我這個廢人了嗎?”

    楊怡還沒有開口,楊俊就搶先開口了,不屑道:“難道還不能夠嗎?他日怡兒注定會高高在上,成為帝國的一方人物,帶領著整個楊家都走向更高的位置。而你,現在丹田被破碎后,恐怕就連修煉都不能夠,注定泯然一生,俯視你也是理所當然。”

    葉晨突然道:“夏風學府天級院很了不起嗎?”

    聞言,幾乎所有人都驚呆地看著他,是不是又瘋了,夏風學府可是代表著整個夏風國的榮譽,而天級院更是最頂尖的天才方可進入。

    楊家神秘老者眉頭大皺,冷聲道:“少年,你不可侮辱夏風學府。”

    楊俊嗤笑:“果然是廢物,夏風學府可是你這樣的廢物無論如何都高攀不起的地方——”

    “可我曾經是天都學府地級學院的特招生!”葉晨打斷楊俊的話,說出來的話陡然震驚滿堂。

    今天三更,這是第一更,三千八字,少有。可能有些嘴戰多,但是今日結束,希望多多投推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