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8.第8章 缺了個暖床丫鬟

永恒圣帝
     “天都學府地級學院……特招生!?”

    葉晨的話語震驚滿場!

    沒有人不震驚,哪怕就是神秘的老者此刻都一陣地恍惚。

    若說夏風學府是夏風國的修煉圣地,那么天都學府,就是整個天都大陸的修煉圣地,沒有之一!

    這是一個讓得幾乎整個大陸的無數天才都為之向往的修煉圣地,無論大大小小數百王侯國,還是霸主般的三大帝國,凡是天才人物,第一選擇加入的勢力就是天都學府。

    因為天都學府乃是千古傳承的古老勢力,有著龐大得讓無數王侯國羨慕妒忌的修煉資源,其歲月沉淀的深厚底蘊,讓得這個修煉學府般存在可以媲美三大帝國的龐然勢力。

    天都大陸上,每一個人都以加入天都學府為榮,與之相比起來,夏風學府隨所是夏風國一等一的修煉學府,但只是相對于夏風國來說,放眼在整個天都大陸上,相比起天都學府的影響來說……差太多了,幾乎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想要進入天都學府,很難,每一年每一個諸侯國平均下來都只有那么一兩人,因為僅僅只是入學的最低標準,在十七歲之前必須達到后天第八重。

    這一點就阻攔住了無數向往天都學府的人,這一步,難以登天!

    與夏風學府一樣,天都學府有著天地玄幻四大學院,天級為最,地級次之,黃級最差。

    其實天地玄黃四大學院是天都學府流傳出來,夏風學府只是模仿而已。

    但是夏風學府的所謂天級學院精英弟子,放眼在聚集了整個大陸幾乎所有修煉天才的天都學府中,恐怕最多只能算是玄級而已。

    這就是一國學府與一大陸學府的差距,猶如天壤之別。

    只是曾經的葉晨,卻是讓天都學府地級學院都為之破格錄取的絕世天才。

    這一點,壓蓋了夏風學府所謂的天級院弟子不知道多少倍。

    幾乎所有人都忘記了昔日的葉晨是何等驚艷的一位絕世天才,驚艷得讓天都學府這等大陸圣地都要忍不住拋出橄欖枝。

    無論是葉家還是楊家的人都是一陣恍惚。

    天都學府地級學院弟子,是何等崇高的身份,甚至比起夏風學府第一人都要顯得矚目。

    楊怡也是一陣恍惚,她有些復雜地看著眼前這位少年,

    十三歲的先天!

    這個夏風國史上都是最年輕的成就先天記錄者,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就算在附近的幾個王國中都引起了相當巨大的轟動。

    就算比起她這位天才都要提前了足足四年時間成就這一境界,目前的成就相比起來也是遠遠不如,這份驚艷的成就卻是出自于這個方才受盡了世人嘲諷的少年身上。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虛歲才十六歲的后天三重廢物少年當初是如何做到十三歲成就先天的驚艷記錄。

    他破了整個夏風國的記錄,引起了不知道多么巨大的轟動,甚至走進了那一條神秘的王者古路中。

    無論她再如何出眾都不得不承認當初的少年,有著這份風采。

    可惜,這些都只是當初。

    楊俊恍惚片刻后,突地冷笑:“曾經的你的確是,但是現在的你一文不值。葉晨,試問而今的你可還有與怡兒比肩的可能性嗎?哦,我忘記了,你只是一個只有后天第三重的廢人而已。”

    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卻也是一個不得不承認的現實,當初的葉晨,的確是如此驚艷絕代的少年天才,可惜現在的他——只是一個廢物。

    只是葉晨眼神還是這樣地平靜自然,靜靜地看著楊怡,但這一次提出了一個要求:“楊怡,你可敢與我打賭?”

    “打賭?”楊怡柳眉一挑,“你想要打什么賭?或者說現在的你有什么資格跟我打賭?”

    這是一句相當氣人的話,但卻是事實,葉晨是廢人,而楊怡卻是前途光明,兩人根本不在同一個起跑線上。

    “就賭我的命,你覺得如何?”葉晨平淡地說了一句話,卻讓全場的人再一次驚住了。

    竟然賭命了!

    夏薇第一時間花容色變,焦急萬分:“晨兒,你到底說什么渾話,楊怡侄女,你可不要當真,他只是隨便說說的而已。”

    就連葉傲以及三位長老還有楊家的其他人都驚住了,但是不少人在皺眉,為此搖頭,認為葉晨一時被氣瘋了,竟然焦急地要用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去賭博,這是何等愚蠢的事情。

    楊怡同樣被驚住了,但是搖頭道:“本小姐的命比你的命要貴重多了,我不賭。”

    這番話讓葉傲、夏薇、環兒這些關心葉晨的人松了一口氣,但是下一刻,葉晨的話再次讓他們的心吊起來:“既然如此,就賭清靈丹。要是你贏了,清靈丹就無需你們楊家償還,要是你輸了,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就可以了,就這么簡單。”

    “萬萬不可。”這時葉家大長老開口了,冷冷地道:“清靈丹事關重大,不是你一個廢物可以決定得了。

    “不錯,葉晨你現在沒資格拿清靈丹來賭博。”其他兩位長老都贊成大長老的話。

    只是葉傲直截了當道:“賭了,若是輸了,清靈丹的價值我會償還。”

    葉傲話一出,葉家的三大長老頓時失聲不語了。

    “謝謝爹。”葉晨感激地看著葉傲,若非父親的出手,恐怕真的很難得到三位長老的同意,但是父親肩上背負的責任更難了,他不可讓父親失望。

    “你想要怎么賭?”楊怡很謹慎,并沒有立刻就答應。

    “賭法很簡單,九個月后將會是天都學府的招生試煉之日,如果這一次試煉之中,我葉晨輸了,不能進入天都學府中,那么清靈丹就無需你們楊家償還。”

    “若是我贏了,你就答應我一個條件。”葉晨淡淡地說道,但是說出來的話語卻是叫人聽了心里發顫,這小子是瘋了嗎?

    不少人都搖頭一嘆,這家伙必然是被打擊得瘋了,一個只是后天第三重的廢人,九個月后如何能夠通過大陸第一圣地天都學府的招生試煉,那可是就算夏風學府的天才精英都難以進入,這不是瘋了又是什么?

    隨后,葉晨看著楊怡美麗動人的俏臉蛋兒,道:“你敢賭嗎?”

    淡淡幾個字,卻是叫人心顫。

    不想去理會葉晨的挑戰,但是對方的態度卻又像是睥睨輕蔑著她,讓楊怡很憋屈,明明對方才是廢人,自己是天才,為什么看上去卻像是截然相反。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之下,楊怡咬咬銀牙當即回應道:“好,既然你愿意賭,我若是不答應也只會顯得自己小量。只要你勝出了,莫說只是一個條件,就算你讓我為奴為婢,給你當暖床的丫鬟,我楊怡在這里也答應你了。”

    面對著這樣的賭約,楊家的幾人只是冷眼旁觀,沒有反對,他們并不認為葉晨有能力通過天都學府的招生試煉,這一切到了最后只會是對方自取其辱而已。

    不過這樣更好,清靈丹的事情也可以一筆勾銷了,真是多得了葉晨這個廢物。

    在他們眼里,葉晨只是一個修煉廢人,就算是能夠修煉,短短三個月之內想要達到天都學府的招生標準也是難上加難。因為天都學府的招生測驗規格很森嚴,非是一般人能夠達到。

    就算是此前不曾突破的楊怡來說,也不過是堪堪達到門檻而已。

    至于葉晨,根本不可能!

    “好,既然楊小姐答應,為了公平公正,我們在此立下賭約書。環兒,筆墨紙硯拿來——”葉晨高聲道,環兒快速地取來了筆墨紙硯,遞了上前。

    將毛筆蘸上研墨,葉晨揮筆如毫,在白紙上快速地書寫下一行行清秀的字跡:“今我葉晨、楊怡在此立下賭約,若是九個月后我葉晨不能考進夏風學府,愿意以性命相抵。而若考進,楊怡則要承諾我葉晨一個任何條件。若是違背者,天打雷雷劈,生女世代為娼,生兒世代為奴!”

    而后,少年咬破了自己拇指,鮮血溢出,重重地在賭約上按下了一個血印。

    隨后,楊怡也咬破手指,以鮮血為引烙印下了自己的印記,一式雙份,雙方各自保存一份。

    “自今日起,賭約正式成立!”

    一切結束,葉晨頭也不回地離開大廳,但是臨走前最后一句話再次讓全場驚呆、落針可聞——

    “楊怡,九個月后我很期待,畢竟當了少爺那么久,我還少了一個暖床丫鬟。”

    “我覺得,你的樣貌跟身材,還勉強湊合,你還是洗好身子,準備暖床吧!”

    第二更送到,下一更或許要到凌晨,但是明天還是有兩更,第三更不算明天,大家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