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13章 辱人者,恒被辱之!

永恒圣帝
     葉晨調戲了一把環兒,惹得小丫鬟臉紅耳赤,秀氣的小拳頭不斷揮舞,在她羞惱的目光之下哈哈大笑地沖出了房間,前往俸祿堂。

    在偌大的城主府中兜兜轉轉了大半圈后,葉晨終于來到了一座寬倘而威嚴的房間,其上牌匾上俸祿堂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清晰可見。

    俸祿堂,就是每個月發送葉家族人月俸的地方。

    一般情況下,家族中只要族人年滿十二歲,家族就會每個月發放相應的月俸,有些人多,有些人少,不可能一視同仁,因人而異。

    一些家族重視或者有著貢獻的族人子弟,如被寄托厚望、有著修煉天賦的子弟,每個月的月俸自然多,而相反者則是顯得少。

    葉晨雖然從天才跌落為了廢人,將來家主之位也注定會被剝奪,甚至不能夠擔任家族的重要職位。但是作為當代家主兼且洛楓城城主的親子,家族就算再如何摒棄都不可能無視,也不可能徹底打壓,每個月依舊會發放十五枚金幣。

    這樣的月俸,哪怕放眼在這一代葉家年輕一輩中,都稱得上中上等級別了,讓得不少同輩族人羨慕妒忌。

    來到俸祿堂上,早就有不少的族人子弟在排隊領取月俸,稀稀拉拉,能有幾十人之多,有老有少,主要以年輕一代居多。

    葉晨沉默不語地跟隨著排隊,在最后方,并沒有其他人發現到他的出現。

    高大的紅檀木桌子后,俸祿堂的人員正在盤算著理應發放的月俸,將一袋錢幣遞給了最前方的十五六歲少年手中,那少年打開錢袋一看,忍不住哀嚎起來了:“我的娘啊,今個月只有五個金幣那么少,哪里夠我花啊。”

    其他族人也陸續接過了錢袋,發現月俸都不多,大多都是在五枚金幣到十二枚金幣之間,甚至連四枚金幣的都有。

    一般來說,兩枚金幣足夠普通人家一個月的費用,但是對于平日間大手大腳慣了的家族少爺可是少得可憐。

    這個時候,俸祿堂突然一陣騷亂。

    唯見得門口出現一位青年大步走上前,他生得格外英俊,身材挺拔,大概二十歲左右,并沒有排隊,直接走上紅檀木桌處。

    但是沒有人有怨言,相反紛紛讓開兩側退開,望向青年的目光都充滿了敬畏。

    “看,是葉正陽表哥來了,他是這一代我們葉家的有數的杰出子弟,又是大長老的孫子,這個月月俸應該超過八十枚吧。”

    “有八十枚金幣那么多嗎?我這個月才只有八枚金幣而已。”

    “八十枚也算多嗎?這算少了,上個月都已經領到了八十四枚了,這個月肯定更多,說不定能有過百枚金幣。”

    葉正陽的出現立時引起了其他族人的竊竊私語,不少人都透出了羨慕與崇拜的眼神,羨慕之聲響不絕耳。

    在葉家新生一代后輩子弟中,葉正陽是少有的幾位杰出子弟之一。

    僅僅二十歲而已就是后天九重大圓滿了,只差一步就能夠成為先天的小天才,雖然比不上楊家的天之驕女楊怡,但也被譽為三年之內才成為先天的子弟,被家族寄托相當大的厚望。

    這時,葉正陽從俸祿堂長老手中接過一個錢袋子,重甸甸、飽滿滿的一大袋,僅僅看上去就知道絕對不少八十枚金幣了,比起其他人多得多。

    “不愧是葉正陽表哥,月俸真多,我們加起來都沒有他那么多呢。”

    其他族人都投以羨慕的目光,一陣陣地驚嘆。其中一位族人更是忍不住詢問:“葉正陽表哥,

    不知這個月您的月俸是多少?”

    聽到有人詢問,其他少年少女都忍不住八卦地豎起耳朵傾聽。

    葉正陽搖了搖頭嘆了一聲道:“這個月比起預想中少了一些,只有一百枚而已。”

    雖然聽上去似是有些失望,但是神色之下分明就是有著得色,月俸一百金幣,不說整個葉家年輕一代中最多也差不多了。

    果然,周圍的眾多少年少女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露出震驚與羨慕的神采,尤其是那些生得嬌滴滴的花季少女更是難掩火辣辣的目光。

    似得葉正陽這樣生得英俊、實力高強又是有著擔當家族長老司職爺爺的優質男生,可謂是每一個女孩子的夢中情人。

    “不愧是葉正陽表哥,是我葉家年輕一代最強的人,一個月的月俸比起我一年都要多。”

    “葉正陽表哥長得英俊,實力又是高強,二十歲就后天九重了,怕且過不了多久就能夠踏入先天境了,必然成為我葉家年輕一代第一人了。”

    “什么話,葉正陽表哥現在分明就是我葉家的年輕一代第一人了,將來更應該是家族的繼承人,比起那個廢人葉晨強得多了。”

    聽著人群中傳來的一陣陣羨慕聲,葉正陽臉頰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幾分,虛榮心,這是很多年輕人都無法抗拒的誘惑。

    尤其是家主之位,洛楓城主之位,家族中年輕一代誰不想繼承,他自然在內。

    甚至可以說,家主之位他已經認為內定給自己了。不過他并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只是擺了擺手道:“各位弟弟妹妹,家主之位乃是有能力者方可擔當,我雖然修為也算不錯,但是還年輕,對于家主之位還沒有資格擔當,莫要隨便說亂說,免得惹人口舌就是不好了。”

    “葉正陽表哥你謙虛了,將來家主之位不是你擔當又是誰。”

    “對啊,葉正陽表哥不但英俊瀟灑,而且二十歲就后天大圓滿了,距離先天都只差臨門一腳,將來肯定是我葉家的下一任家主。我們葉家可是靠葉正陽表哥你來帶領走向輝煌了。”

    族中的少年少女都急忙紛紛開口表示,這般阿諛奉獻,更讓葉正陽臉上的得色多了幾分,根本無法掩飾,擺擺手笑道:“各位弟弟妹妹見笑了,不要這樣說表哥,不可亂說。”

    “噗——”

    排在隊伍最后面的葉晨看得忍不住笑了出聲來,這家伙也太不會裝了,分明很想,但是有偏偏要說成不想,見過裝逼的人,還沒見過這樣裝得這樣暴露的人。

    這一聲笑聲尤為響耳,讓人錯愕,當順著聲源看到竟然是隊伍最后的人是葉晨在笑的時候,更顯驚愕。

    這樣取笑葉正陽,未免膽子太大了一些吧。

    葉正陽更是不由得劍眉一皺,神色微微陰沉下來,但是沒有開口。

    作為葉家年輕一代修為、地位排在最前列的他,一向優越感都很強,尤其是面對著只是后天第三重的葉晨,更是如同貴族看待乞丐,充滿了倨傲與輕蔑,根本不屑于和帶給整個家族恥辱的廢物開口說話。

    而且他明白到,有些時候即便不用他開口,自會有人替他開口的。

    果然——

    “葉晨,你在笑什么?”一個與葉晨差不多年紀的少年站出來,指著葉晨鼻子冷哼呵斥:“難道你是在質疑葉正陽表哥沒資格擔當下一任家主之位嗎?”

    一句話,就將葉晨推到了葉正陽的對立點上,所有人都忍不住投去了異樣的目光。

    就連葉正陽也饒有興趣,將視線投了過去,想要看看這個家族廢物如何備受族人的侮辱。

    葉晨認識眼前這個少年,叫葉華,與他同歲,是家族一位外戚管事的獨子,自幼備受寵溺。不過自己因為有個好爹緣故,哪怕修為不如他,但每個月領到的月俸都比他多不少,惹得他妒忌眼紅,因此每每都會尋機會針對著自己。

    記憶中這兩年內被針對了許多次,這一次也不例外。

    面對著葉華的指鼻子呵斥,葉晨只是皺皺眉頭,但沒有生氣回罵。

    兩世為人,前世的年輕至尊,不朽神國的開國主宰,一切的一切都讓他遠要比起表面成熟得多,心境修為很好,怎會隨便因為這些事情而立刻生氣。

    在他眼里,無論葉華還是葉正陽都不過是小孩子家家,他根本犯不著降低身份去爭吵,聳聳肩道:“我可沒有那個意思。”

    只是他的退讓被葉華認為是懦弱縮退的行為,一向都對于葉晨妒忌的他怎會放過這個可以讓葉晨當眾出丑的機會,譏笑道:“算你這個廢物識相,葉正陽表哥可是我們葉家的修煉天才,不是你這種連修煉都不能夠的廢物可以相比的,將來一直會是葉正陽表哥擔當家主之位。”

    葉晨懶得理會對方,徑直上前走到柜臺要取這個月的月俸。與其爭論,不如快點取走月俸更實際一點。UU看書 www..

    但正是如此,被其他族人所輕蔑不屑。

    而今就算是一個普通族人都能夠隨便侮辱他了,只能說這個廢物太窩囊了,要不是還有個擔當家主、城主的老爹,早就被貶出葉家,發配邊疆了。

    葉晨不想惹事,不代表其他人不主動惹事。葉華見葉晨不開口,認為他龜縮了,臉上的得色更濃,上前徑直將葉晨剛領取的月俸錢袋一把搶到手上,惡狠狠道:“就憑你這個廢物也能夠每個月取到十五枚金幣的月俸,要不是因為你老爹你有什么能力。”

    “給回我。”葉晨伸手要回來。

    只是葉華退開一大步,露出一抹陰冷的笑意:“要取回來也可以,只要你跪在地上狗吠三聲,我就給回你,說不定大爺我看得開心還能夠賞你幾個銅板買狗飯吃哦。”

    周圍的族人子弟都沒有阻止,相反哈哈哄笑起來,都想要看看葉晨趴在地上狗吠那一幕是如何滑稽可笑的。

    邊上的葉正陽也饒有興趣地雙手抱胸看著葉晨,對于家主兒子學狗亂叫,他自然樂在其中了。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聲陡然響起,葉晨揚起狠狠扇了葉華一記耳光的手掌,看著捂住臉滿臉驚愕與憤怒的葉華,冷冷地道:“不跟你吵是懶得理你這種無聊人,你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不成。在我眼里,連只狗都比你懂得做人。”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下,少年冰冷的話語,瞬間響遍俸祿堂。

    UU看書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UU看書!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