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27.第27章 拜我為師,帶你絕顛!

永恒圣帝
     地攤上,一枚古舊的漆黑戒指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枚戒指真的很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屬于那種丟在地上也沒有人會撿起來的東西。

    但就是這樣一件戒指,卻讓葉晨觸動了,感受到一絲絲的不平凡。

    他剎那間目露湛然精光,站在那兒默默地凝望了好片刻之后,就搖了搖頭。

    沒有了前世至尊法力的他,根本不可能洞察到黑色古戒中的真正秘密,只能夠憑借至尊直覺感覺而已。

    熾熱的目光轉眼即瞬,很好地掩飾了下去。葉晨伸手抓起戒指旁邊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上,朝著清瘦的攤主道:“這把匕首怎么賣?”

    攤主是個小老頭,看上去挺老實,但是目露精光,顯然跟先前那個肥胖攤主都是一樣精明的男子。見了葉晨信手取起了匕首,便搓搓手嘿嘿笑道:“小兄弟,不得不說你的眼光真好,一下子就發現了真正的好東西。”

    “其實不瞞你說,這把匕首可是在下手上最好的寶物。別以為看上去短小,但其實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刀,舉世難得。更是來歷不簡單,乃是一位強大的先天強者曾經用過的匕首,價值非凡。不過既然小兄弟看到了,我便心疼一下,打個折扣,只要一千金幣而已。”

    周圍的人頓時聽得咋舌,這哪里是什么先天兵器,分明就是一個普通之極的匕首,最多只是鋒利一些,一千金幣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

    這攤主的老板分明是看著葉晨年輕,想要坑一把,真夠黑心。

    葉晨皺眉道:“雖然是削鐵如泥的寶刀,但未免也太貴了,居然要價一千金幣。”

    攤主趕緊道:“小兄弟,這可不貴了,要知道每一件先天強者的兵器都遠遠不止這個價錢,要不是看著小兄弟你有眼緣,我絕對不會給這個價錢,完全是我吃虧了。”

    “這樣吧,我身上只有三枚金幣,你要是愿意就跟我交易吧,要是不愿意也就罷了。”葉晨很干脆道。

    這下清瘦攤主可是目瞪口呆,雖然預料到所謂的匕首不可能賣出一千金幣,但是三枚金幣的落差未免太離譜了吧,他急忙道:“小兄弟,不帶你砍價那么狠,這樣吧,三百金幣,這可是掉肉價了。”

    “三枚金幣。”葉晨依舊不急不緩說道。

    “三十金幣可好?真的不能夠再砍價了。”攤主咬咬牙道。

    “四枚金幣!”葉晨加價了,可是只加了……一枚金幣。

    尼瑪的,這不是搗亂嗎,攤主臉都黑了,都有趕人的沖動了,但是當目光落在葉晨胸口前的那一個金色的古字“葉”上,頓時臉色大變,分明就是葉家嫡系子弟方有的文字。

    在這洛楓城中,葉家可是最大的地頭蛇,沒有人膽敢得罪,尤其是嫡系弟子,更是誰敢得罪,找死不成。

    再仔細一看,分明見到人流之中有著三名格外魁梧的大漢,對于自己有著明顯的敵意,讓攤主越發地感到不安,心里惴惴不安,不會就那么倒霉吧。

    他再看著葉晨淡定自然的神色,也只有葉家的重要人物才能如此,只好咬牙道:“可以,可以!”

    說完后仿佛感覺到自己的不妥之處,故意皺眉道:“這幾天我手上缺少資金的流動,見小兄弟你手頭上也并不闊綽,就四枚金幣成交吧。”

    葉晨隨手從地攤上再拿了幾件不起眼的物品,包括古戒在內,道:“順便再花一枚金幣買上幾件物品吧,本少爺看得挺喜歡的。”

    聽到這一聲“本少爺”,攤主更加確信了,見了其他物品都是不起眼,他也不甚在意,趕緊道:“好的,小兄弟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葉晨屈指輕彈,五枚燦燦的金幣出現,彈了過去攤主,完成了交易。

    有了這枚古戒,葉晨心中欣喜,自感是一件非凡之物,回到府上值得好好研究一番。

    離開了地攤,葉晨再無打算閑逛商業街的閑心,只想要回去府上好好研究古戒,他感覺可能會研究出很非凡的東西。

    從張山店鋪取回了藥材之后,他直接回到府上后,徑直在自己院子中,葉晨第一時間取出了那一枚古戒出來,放在手中仔細地研究起來了。

    古戒真的很平凡,通體漆黑無奇,沒有任何奇怪的紋路,如同一枚黑鐵繞成圈子的簡單戒指而已。

    但是偏偏這枚古戒給他一種相當奇怪的感覺,感覺這有可能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

    “奇了怪了,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葉晨自言自語,他將漆黑的古戒放在掌心仔細地觀察著,甚至催動著體內的內勁力量,依照著前世的一些原理進行,但是古戒樸素平凡,沒有一點的異象出現。

    一般來說,一些寶物受到能量的催動就會煥發出神秘的一面。

    但是眼前這枚古戒卻是與眾不同,沒有任何的波動出現。

    不過他的直覺告訴他,這枚古戒不簡單,這是源自于前世的至尊直覺,達到了前世那一步,往往已經可以冥冥中通靈,直覺敏銳到可以預知未來的發生。

    盡管轉世重生,但是敏銳的直覺還在,而他的直覺從來都不會出錯的。

    他嘗試著用力捏動古戒,但是古戒雖看上去平凡,但是堅硬得難以置信,以葉晨數以千斤的可怕力道竟然都無法讓古戒產生任何的變形。

    “若還有著前世的修為,倒也不用這般地無計可施了。”

    葉晨暗嘆,看著這枚黑色古戒居然無計可施,靜靜地躺在床上。

    這個時候,小丫頭環兒端著茶點進來,看著少爺正盤坐床上凝著眉宇,似是有著煩事在心頭,忍不住問了一句:“少爺,你在看什么呢?”

    “環兒你過來一下。”葉晨頭也不回道。

    環兒依言走了過去,“少爺,什么事?”

    “環兒,你覺得這枚戒指怎么樣?”他指了指床上的黑色戒指道。

    環兒看了一陣子,搖了搖螓首:“很普通,是不是黑鐵做成的戒指,少爺你要來這枚戒指干什么用的?”

    葉晨突然拉住了環兒的小手,直接拿著戒指往環兒纖秀的手指套上去,摸挲著下巴,很是認真地點頭:“環兒,從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環兒很是不解地歪著腦袋兒,天真可愛地問道:“為什么?”

    “環兒,我把戒指套在你什么指上了?”葉晨不答反問,似笑非笑。

    環兒看了看白嫩嫩的小手:“無名指。”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嗎?”

    “不知道。”

    葉晨哈哈大笑,拉過環兒直接湊上去捏著小丫鬟俏嫩嫩的臉蛋兒:“戒指戴在中指上代表是成親了,環兒,從此以后你就是少爺的人了,趕緊從了少爺吧。”

    環兒先是一怔,然后俏臉通紅一片啊的驚呼,趕緊將手上的古戒扔出來,掩面跑了出去:“少爺你真壞,環兒才還沒有成親。”

    調戲環兒,讓葉晨心情特別好,忍不住哈哈長笑三聲。

    這個時候,他靈機一來,突然想起了還有一個辦法還沒有施展,那就是——

    滴血認主!

    在修煉界中,真正的強大法器或者一些秘寶,都需要鮮血來認主,從而通過血脈關系來開啟,無可置疑,這枚神秘的漆黑古戒有可能就是需要這樣的滴血認主。

    葉晨咬破指頭,一滴流轉著晦澀金霞的鮮血落下,滴在了古戒之上。

    頓時,古戒有著氤氳光華在流轉,伴隨而來的,一道溫和的聲音響在葉晨耳畔邊——

    “小家伙,想不想成為絕世強者,如果想就拜老夫為師吧!”

    他的眼前,出現了一道白袍身影,正在笑呵呵地看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