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28.第28章 神秘炎老

永恒圣帝
     古戒之中,居然飄出了一道蒼老的身影,一衣白袍,慈眉善目,一副慈祥的模樣,白發如雪,正是溫和地看著自己。

    葉晨目瞪口呆,饒是想過這枚古戒可能是什么樣的至寶,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居然還會有著一個人飄出來。

    不對,應該是一道元神或者是神魂體的顯化,因為這個老者沒有身軀。

    不過這個老者的突然出現,還真是讓葉晨嚇了一跳,在地攤上買了個古戒居然出現了一個人。

    不過他的神色同樣變得凝重起來了,因為能夠將元神體或者神魂體從身體寄托到其他物品上,都證明了此人的非凡,而且是絕對非同一般。

    元神是精神力進化的更高級別,只有達到武神境之上,才能夠凝練出來。

    而神魂體,則是更在元神之上。

    但是一般來說,能夠脫離肉殼的元神體,都代表了此人生前的強大。因為一般的元神體脫離了肉殼之后,沒有身體氣血的滋養,沒有肉殼的穩固,很容易消散天地,除非強大到了某一種地步。

    而神魂體則是超脫在元神體之上,可以凝聚出神魂的,無一不是諸天萬域中屹立在頂尖層次上的一列人。

    眼前的神秘老者,難道也是……

    他忍不住深深地看著老者,眸光閃爍不停,難道他真的喚醒了一個可怕的絕世人物不成?

    眼見葉晨見到自己的出現稍微吃驚之后就顯得鎮定下來,這讓白袍老者略有些吃驚,這份心性未免過于妖孽了一些。

    一般人,哪怕是那些修煉多年的老怪物看到自己的突然恐怕都要吃驚一番,但是此子的神色未免太過鎮定自如了一些吧。

    “小家伙,你的心性很不錯,看到老夫的突然出現居然都能做到面不改色,同齡人之中,你恐怕都算得上最拔尖的一列。”

    葉晨笑了笑,沒有說話,但是接下來白袍老者的一句話讓他目瞪口呆——

    “小家伙,想不想成為絕世強者,如果想就拜老夫為師吧!”

    看著慈眉善目的白袍老者相當認真的話,葉晨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居然要讓他成為徒弟。

    若是對于一般人來說,恐怕真的是一個大機緣,畢竟老者的存在本身就代表了一切,生前絕對是一位超級強者,哪怕只剩下魂體,但都是一代宗師級人物,有著豐富的經驗,可以指導得任何人成為真正的強者。

    只是很可惜,葉晨前世也是一位年輕至尊級強者,見識與經驗都無比豐富,足以擔任其他人的老師了,自然無需他人去教導他。

    只是他不由問道:“老先生,敢問一聲何方神圣?”

    “何方神圣?”老先生撫著發白的長長須子,呵呵笑著,頗有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令人敬仰:“名號早就忘記了,現在只記得姓炎而已。雖然弄成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反正還能夠教導一下徒弟。另外說一下,你的血液很不錯,居然能夠喚醒老夫,謝謝你的血液。”

    葉晨恍然,難道這般容易就從古戒中喚醒這樣一個神秘人了,原來還是他圣體血脈的緣故。但是面對著白袍老者的招徒,他還是搖了搖頭:“抱歉,炎老先生,小子已經有了師尊。”

    他的師尊,前世今生就只有一個,那一位逝去的老頭子,無論是誰也代替不了。

    炎老頓時一臉錯愕,他要收徒弟居然被拒絕了,這還真是第一次。

    要知道天下間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成為他的徒弟都不能成功,現在主動開口想要招徒,卻遭到拒絕了,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他忍不住問道:“小家伙,你真的不愿意成為老夫的徒弟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你是誰?”

    “我是——”炎老突然住嘴,而后急忙改變了話題,似是有所忌諱,而后拍著胸膛認真道:“小家伙,別的不敢保證,但是只要你答應成為老夫的弟子,老夫可以對天發誓,保證可以讓你成為一代絕世強者。你師尊是誰,讓我去跟他說說,可不能白白誤了你的一生。”

    他是什么樣的人物,僅僅只是透過血液,他就知道葉晨自身的潛能,絕對是一個難得的可造之材。

    尤其是感受到葉晨體內血液的特殊性,隱隱之中蘊含著一股神秘而強盛的力量,如同一頭遠古真龍蟄伏潛藏,一旦激活復蘇了,那么眼前這個少年體內的潛能也等于得到開發,將來成就不可限量,這也是他最為看重的地方之一。

    因此,對于葉晨,他同樣也相當看重,希冀收為弟子,欲要教導出一位絕世強者。

    當問及師尊問題的時候,葉晨立刻沉默不語,這是他心中的秘密,不可能告訴任何人,尤其是一個陌生的老者。

    而且他感覺到眼前這個老者是一個非凡之輩,雖然只剩下一道虛影,但是還是很強大。

    但是第一次見面,他不可能過于相信眼前這位神秘的炎老先生。

    “不愿意說么?”炎老皺皺眉,搖頭道:“小家伙,雖然老夫不想說你師尊,但是他未必適合作為你的老師,因為你血脈非凡,身上潛藏著一股很強大的力量,需要去復蘇。但是現在的你應該也有十六歲,這才后天第七重,這份修為未免太差了一些。”

    “若是你拜在老夫門下,老夫有把握讓你體內的血脈徹底復蘇過來。”

    “你要明白,一旦你身上的血脈復蘇之后,潛能也將會伴隨著開發,能夠使你修行路上事半功倍,可以走得更加遙遠。”

    炎老循循善誘地說道,以他的眼力,早就看穿了葉晨的修為。而今以成為超級強者作為誘惑,引誘著葉晨成為自己的弟子。

    葉晨突然道:“老先生,你可知道小子身上的是什么血脈?”

    炎老搖了搖頭:“我不太清楚,不過你的血脈潛能很強大,汲取你的鮮血的時候,老夫能夠感受得到。”

    葉晨有種懷疑,眼前這個老者可能知道他是斗戰圣體血脈,不由得咬破手指,灑出了幾滴血液,遞與炎老一看:“老先生請看看。”

    雖然炎老乃是一道虛影,但是鮮血卻可以被他虛抓起,懸浮在身前,仔細看了片刻,頓時神色大變,駭然地看著葉晨:“斗戰圣血?怎么可能,難道你是先天圣體!?”

    由不得他吃驚,這種體質根本不可能存在,萬古以來斗戰圣體都只有后天修煉而成,這是亙古不變的事實。

    但是眼前這滴血液深處流轉的黯淡金霞,卻是表明了血脈的身份性。

    血液雖然平緩無奇,但是隱隱透著一股無敵的霸道,唯有斗戰圣血才有著這樣的特殊性質。

    炎老忍不住微微倒吸一口涼氣,吃驚地看著葉晨。

    本來認為眼前少年的血脈很非凡,或許是諸天萬域中某種強大的體質,但是沒想到非凡到這一步,會是先天圣體。

    古往今來每一位斗戰圣體的成就者,一旦徹底成長起來,都必然成為諸天最強的存在之一。

    而眼前這位少年竟是先天圣體,一旦成長起來,豈非更加驚人。

    想到了這一點后,炎老看向葉晨的眸光更加熱切了,這簡直就是天生的良才美質,尋遍諸天萬域都難尋多少可以與之媲美者。

    炎老看著葉晨,道:“少年,你可知道你是什么體質?”

    然而葉晨的回答讓他大吃一驚:“知道,先天圣體。”

    炎老頓時吃驚不已:“你一個小城鎮中的小家伙,怎么也知道斗戰圣體?”

    由不得他吃驚,斗戰圣體乃是諸天萬域中號稱禁忌一脈的存在,曾經名震諸天萬域。

    但這種訊息只是針對于真正的修煉界而言,似得這樣的小城鎮中,怎么可能會知悉。

    葉晨自是不可能將自己轉世重生的秘密說出來,笑了笑,沒有回答。

    炎老深深地看了葉晨一眼,這個小家伙,恐怕要比起眼前看上去更加不簡單。

    突然,他升起了一股貪婪之意,雙眼火熱無比,充滿了占有欲。

    雖說眼前這是一個可塑之才,一旦培養起來就是一位絕代天驕,但是在他眼中同樣也是一具無上寶體,可以奪舍。

    他已經在古戒之中沉睡了許多年時間了,雖說有心將自己的一生所學都傳授下去,但若是能夠奪舍成功,他就有可能掌握這具先天圣體,重新修煉到生前也并非不可能,甚至更進一步。

    這份欲望,比起傳授一生所學更加顯得重要,幾乎毫不掩飾。

    葉晨清晰地感受到了,立即色變,道:“老先生,你想要干什么?”

    “小家伙,對不起了。”

    炎老神色緩緩沉下來,此刻的他,早就不復先前仙風道骨的出塵超然,虛幻的身上有著一股恐怖的威壓在徐徐蔓延開來。

    所過之處,虛空都被扭曲了,極端恐怖,恍如一尊神明臨塵。

    若非限制了威壓范圍,不然一旦徹底釋放開來,葉晨絕對有理由相信,頃刻間整座洛楓城都承受不住而湮滅。

    這就是眼前這位神秘老者的真正威能。

    言老的眸光落在葉晨的身上,充滿了熾熱與貪婪,輕輕的話語,讓葉晨的心徹底沉下來了:“抱歉,你的身體,老夫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