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29.第29章 護道十年(第三更)

永恒圣帝
     “抱歉,你的身體,老夫要了。”

    炎老道,盡管身影虛幻,但是流溢出的威壓卻恐怖得難以形容,僅僅覆蓋方圓三丈內的空間,但是威壓彌漫之處,虛空出現了扭曲。

    這是當修為達到了極其高深之后才能夠擁有的表現,就連虛空都能夠隨意地扭曲,甚至破碎虛空,立地飛升。

    哪怕就是傳說中的武神強者都沒有這份能力。

    在這股威壓之下,虛空扭曲,空間禁錮,葉晨完全無法動彈,只能夠眼睜睜看著這一切。

    若非炎老有意,不然這股威壓之下,葉晨絕對會在瞬間形神俱滅。

    葉晨瞳孔一縮,這等力量,絕對是天神境之上的禁虛手段,也就是說,眼前的炎老,哪怕就是元神之體狀態下,實力都不次于天神境的絕世強者。

    他第一次色變了,因為他目前不再是前世至強無敵的至尊千月,而是只有后天第七重的修為而已。

    面對著媲美天神境的炎老,就算是覺醒了前世的記憶,但也沒有辦法可以應對。

    因為后天和天神境之間的差距太大了,猶如天壤之別,不可同日而語。

    豐富的戰斗經驗在這巨大的差距之下,完全沒有效果,因為相差太大。

    葉晨第一次露出苦澀的笑容,看著站立在虛空中的神秘炎老,感到了不知道多少年不曾感受過的絕望在心間流溢。

    難道他才重生了四個月時間,就要再一次死去嗎

    他真有種罵娘的沖動,這經歷太坑爹了。

    “小家伙,你不用擔心、既然奪舍了你的身體,那么你的親人好友老夫都不會虧待你。”炎老說了一句,而后渾身通體都散發著一團團朦朧的輝芒,神曦流溢,流光溢彩,走向了葉晨,整個人徹底沒入了他的體內。

    轟——

    葉晨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強大至極的元神力量沒入了自己的體內,如瀚海般龐然巨大,充塞著四肢百骸,正在開始迅速掌控著自己的身體,徹底地進行奪舍。

    對此,他卻是絕望而沒有辦法,無能為力。

    因為這股力量太過強盛宏然了,如淵似海,無邊無盡,遠勝于他不知道多少倍,就算是洛楓城第一高手的葉傲前來,也不過是等若螻蟻而已。

    若是前世自然不懼,可惜這已是,覺醒的時間太短了,只有短短四五個月的時間而已,不足以他真正地強大起來。

    否則也不會這般地無助,空有前世的諸般記憶而無能為力。

    突然,他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弧度,難道好不容易猜得到的重生機會,就這樣消失了嗎。

    他很不甘心,卻也是無何奈何,皆因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了……

    葉晨默默閉上雙眸,不再反抗,也無力反抗,等待著炎老奪舍自己成功的那一刻到臨,腦海中閃現過一幕幕畫像,前世今生皆有……

    只是下一刻,令人錯愕的是,那股強大的元神力量如潮水般消散退卻了。

    砰——

    只是一聲悶響后,炎老整個人都被彈出了葉晨的身體之外三丈。

    這樣一幕,讓得兩人都同時一陣錯愕,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尤其是炎老,方才已經大幅度掌握了葉晨的先天圣體了,但是就在那一刻,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涌現,直接將他彈出來。

    “這是怎么一回事?”

    炎老驚疑不定,咬了咬牙,再一次沖入葉晨的體內,可惜……再一次彈出來。

    他不相信,連續地沖向了葉晨,欲要奪舍,可惜連續四次都失敗了。

    “怎么可能?”炎老驚撼不已,他感覺到葉晨身上仿佛有著一道無形的墻體在隔絕著這一切,讓他無法沖入這位少年的體內。

    葉晨最初也是驚疑,但是感受到眉心中的溫熱感,頓時明白過來,肯定是月之印記的作用。

    這一枚伴隨著自己前世今生的神秘印記,讓黑色古戒中的神秘老者都無法奪舍自己的肉身。

    摸挲著微微閃耀的月之印記,葉晨突然松了一口氣,盡管不知道月之印記的來歷,但是他明白,有著月之印記,他就無懼任何人的奪舍。

    哪怕對方遠遠強大于自己。

    這位炎老雖然能有媲美天神境的絕對力量,但是很可惜,僅僅局限于元神力量,而恰好,元神力量無法作用于他身上,被月之印記克制住。

    看著目瞪口呆的炎老,葉晨突然戲謔一笑,坐在一張椅子上,翹起二郎腿,優哉游哉道:“老先生,怎么了,累了么?不用擔心,小子就坐在這里,讓你一次次地嘗試,直到你奪舍成功為止。”

    炎老哪里不知道葉晨的戲弄心思,卻只能苦澀一笑,搖了搖頭,看來這具先天圣體,自己是不可能成功了。

    雖然以他的力量也可以奪舍其他身體,但是一般的圣體他根本瞧不上眼,也承受不住他虛幻身體沛然至強的力量,唯有先天圣體可以承受,哪怕就是虛弱,但是一旦復蘇了血脈絕對能夠承載住。

    因為斗戰圣體是天下間最強的戰體之一。

    炎老輕嘆一口氣,朝葉晨笑了笑,道:“抱歉,對不起,剛才過于沖動了。”

    終究是個老怪物,對于太多的世事都看得相當地淡,心知不可能成功之后,他也不再奢望所謂的僥幸,直接承認與道歉。

    “然后呢?”葉晨劍眉一挑道,他可不會就這樣放過對方的。畢竟他可是差一點就沒命了。

    炎老沒好氣:“臭小子,老朽都不奪舍你了,難道你還想要老夫給你賠禮道歉不成?”

    “哦?”葉晨哦了一聲,手中握著這一枚黑色古戒,似笑非笑道:“老先生,先不說你不可能奪舍得到我的身體。現在我突然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而且很想去做。”

    “什么事情?”炎老心里突突一跳,不知為何,看到這個少年的笑容總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說——”他玩弄著手中的黑色古戒,戲謔一笑:“如果我上茅房的時候,突然不小心將這一枚戒指掉進了茅坑中,你覺得會怎么樣?”

    “我@#¥%……&*”

    炎老先是目瞪口呆了好片刻,然后饒是他這樣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不死聽到葉晨的話后都忍不住叫罵出來。

    黑色古戒等若他的棲身所,可以容納他的元神,是他住的地方。要是他住的地方掉進了茅坑中,陷入那些惡心的黃白之物中,就算是對他根本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心理作用可大得很,尤其是他這等人物更是如此。

    修為達到了他這等層次上,都是高傲而不可褻瀆的,要是古戒真的掉進茅坑中,估計連死的心都有了。

    “小子,要是你膽敢這樣,老朽第一時間殺了你。”

    炎老惡狠狠地威脅,要不是他的力量無法傷害葉晨,否則哪里容得了這小子在他面前唧唧歪歪,直接一巴掌給大成形神俱滅。

    “呵呵,老先生不要罵人,這可不是什么好道德,我說的只是假設而已。不過你應該也知道,人嘛,總會出錯,萬一掉下去也與我無關,你說是不是。”葉晨呵呵一笑,對于老家伙的反應感到很滿意,誰叫這老家伙剛才差點奪舍了他好不容易重生得來的身體。

    要是不好好報復一下,心里也很不爽。

    好半天之后,炎老終于忍不住了,神色慍怒,咬牙切齒從嘴中吐出一句:“小子,你狠,說出你的要求吧。”

    聽言,葉晨會心一笑,不再戲弄炎老,簡單而直接道:“很簡單,為我護道十年。”

    “不可能。”炎老同樣很直接,高高在上地俯視著葉晨,道:“老朽憑什么為你護道?”

    “就憑你棲身的古戒在我手上,你應該也不希望這枚戒指被我很不小心地掉進茅坑中的吧。”葉晨將“很不小心”四個字咬得很重。

    威脅!

    赤裸裸的威脅!

    炎老看著笑嘻嘻的葉晨,真想一巴掌拍死他,但是忍下來,深呼一口氣,道:“一年!”

    “十年。”葉晨仍舊道,“一年都不能少。”

    “一年。”炎老同樣很強硬,“大不了一起死。”

    “好,你還是住茅坑吧。”葉晨長身而起,轉身走向了茅坑的方向,讓炎老恨得牙癢癢,這個混蛋小子,存心是逼他答應下來。

    但是不得不答應,要是在的在茅坑中出來,他還怎么活。

    “好,老朽答應了。”炎老氣得牙癢癢。

    “請發下天道誓言吧。”葉晨要求。

    所謂的天道誓言,則是在天道的約束之下的誓言準則,一旦違背了誓言,將會遭受到天道運轉規則的反噬。

    哪怕就是真正強大的存在可以抗衡得住天道反噬,但是后果也絕不好受。

    葉晨相信哪怕是炎老這樣的超級強者,一旦遭受到天道誓言的反噬也絕不好受,甚至灰飛煙滅。

    “天道誓言?你瘋了,老朽不可能發下這樣的誓言。”雖然不知道葉晨是如何得知天道誓言這樣的誓約,但是他不可能發下這樣的誓言,等于束縛了己身。

    葉晨聳聳肩道:“老先生,你的話恕在下信不過,還是天道誓言最為有效。既然你都愿意答應下來,那么天道誓言也應該不懼反噬,難道你把你的承諾當成是耳邊風嗎?”

    “你……真是好樣的。”炎老氣得牙癢癢的,無奈之下只得發下天道誓言。

    隨后他冷哼道:“小子,雖然老夫愿意為你護道十年,但是你不可能走向真正的強大之巔。先天圣體雖然是諸天萬域中數一數二的最強體質之一,但是你要明白一點,這種體質沒有正確的修煉辦法,等若廢體,這一生中恐怕都取不了多大的成就。”

    “你說的是斗戰圣法么?”葉晨道。

    炎老驚疑地看了葉晨一眼,“沒想到你這小子居然也知道斗戰圣法。不錯,斗戰圣體號稱萬域最強戰體之一,但是只有斗戰圣者一脈傳承的斗戰圣法方可讓你的圣體血脈徹底復蘇并且強大起來,不然缺少了這一種修煉功法,先天圣體反而會成為限制你前進的束縛。”

    “只不過你要明白,想要這一種傳承很難,甚至近乎不可能,除非你能夠找到斗戰圣者。只是每一代斗戰圣者都是萬域無敵的人物,諸天萬域何其之大,根本不是你想要找就能夠找得到。”

    “倒是可惜了這萬古難得一見的先天圣體……”

    即便很不待見葉晨,但是炎老對于先天圣體都感覺得相當可惜,因為這一種體質理論上根本不存在,但一旦存在必然驚世。

    可惜需要斗戰圣法來復蘇血脈,否則血脈等若束縛。

    只是葉晨突然一笑:“誰說我沒有斗戰圣法……”

    少年淡淡的話語,瞬間讓炎老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