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31.第31章 不屑為敵

永恒圣帝
     作為家族年輕一代目前的第一人,后天第九重的強大人物,葉正陽有資格擔任其他年輕一代的修煉指導師。

    不遠處上,葉家的一些重要人物都在,甚至有著主事權的一位長老,看著葉正陽都忍不住滿意地點點頭。

    葉家這年輕一代之中,葉正陽的確最是優秀的一位后輩,年紀輕輕就是后天第九重,他日晉升先天也不會久遠。

    在場的所有少年少女都目光火熱地看著葉正陽,這般帶有著崇拜、仰慕的目光讓葉正陽相當受用,當下臉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幾分。

    虛榮,是每一個年輕人都難以承受的誘惑。

    只是葉正陽那一雙目光,不時地有意無意落在演武場內那位鶴立雞群般的美麗少女身上,帶有著點點的火熱與占有欲。

    此女,赫然就是葉子媚。

    在葉家中,雖然都是族人,但是大多都是血緣關系疏遠得五六輩了,相當稀薄,因此允許家族內通婚。

    而葉子媚為家族中最美麗的少女,而且天賦聰穎,又是二長老的寶貝孫女,自然備受著家族少年的喜歡與愛慕,其中甚至包括著而今第一人的葉正陽。

    身為家族年輕第一人他有著難以企及的優越感,早就將葉子媚視為自己的媳婦看待,而且三位長老彼此之間的關系密切,更是讓他感覺得理所當然。

    可惜,面對著葉正陽這般帶有著火熱的目光,葉子媚可謂是維持著一貫的高冷,并不待見,更沒有其他少女看向葉正陽的崇拜與愛慕。

    甚至對其火熱的目光微微皺起了柳眉,下意識地躲開了。

    身邊幾位同樣美麗的少女忍不住道:“子媚,我看葉正陽表哥對你有意思,他是家族年輕一代的第一人,長得英俊瀟灑又實力高強,更是大長老的孫子,你和他簡直天生一對。”

    “是啊,我也很想有個像葉正陽表哥那樣的好男人可以在一起。”

    “葉正陽表哥那么優秀,難道你就一點也不喜歡他嗎?”

    身邊的女伴都在議論紛紛,但是葉子媚搖了搖頭,不知為何,腦海中總是浮現起一位清秀少年的身影。回過神來,頓時整張臉蛋兒有些熏紅。

    這一幕看得身邊的女伴都有些錯愕,難道葉子媚——思春了?

    “當然,一般的理論很難理解,我們大可以實踐一下。你們且看好了。”葉正陽走到一塊足有兩米高的巨石前,他有心要在葉子媚面前展現出自己的真正實力。

    想要征服一個女人,強大的武力往往就是最簡單直接的辦法。

    簡單而直接的一拳轟出去。

    轟地一聲巨響,巨石被一拳轟進石體內。

    “這是普通的一拳,只有一千兩百斤力道,一般的第六重修者都可以打出。但是同樣的力量,使用了武技之后——”葉正陽突然騰身閃挪到另一塊同樣巨大的巨石前,整個人都氣勢都變,渾如一頭蓄勢待發的猛虎,一記虎爪直接轟出,隱隱之中更是伴隨著一聲虎嘯。

    轟——

    兩米高的石頭直接被轟碎,沒有絲毫的懸念,看得所有弟子都雙眼發光,鼓掌大聲喝彩。

    遠處,幾位家族主事均是不由得大為點頭,道:“葉正陽這孩子真是不錯,現在才二十歲,不但已經是后天九重了,而且還將虎嘯拳練得如此醇熟地步,踏入先天恐怕都不會久遠了。”

    “不錯,虎嘯拳雖說只是后天武技,但是想要修煉到這等爐火純青的地步,真的不容易。”

    三長老含笑道:“不錯,葉正陽資質很不錯,我們葉家這一代的最杰出之人。不出兩年,我葉家將又會出現一位先天高手,而且還是二十出頭的先天高手。”

    很顯然,對于葉正陽,葉家的高層的期望都很高。

    三位長老更是一脈相連,故此對于葉正陽更加看重。

    “葉正陽資質不錯,可還不是第一人。可惜啊,要是葉晨他沒有……”突然一位年長的主事輕嘆一句,充滿了可惜。

    三長老雖說對于葉晨不太待見,但也流露出可惜的神色。

    當初的葉晨何等驚采絕艷,十三歲的先天,遠超葉正陽不知道多少倍,若是長此下去,莫說只是武神之境,即便是傳說中的天神境恐怕也不在話下。

    如果他天賦還在,那么將來的葉家恐怕就會成為稱霸夏風國的龐然大物了。

    可惜世上沒有如果……

    另一方面上,演武場外,葉晨同樣也在點頭。

    武技,顧名思義,是一種技巧,但是可以將力量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遠要比起單純的力量強得多。

    有無武技的區別,有時候真的很大,甚至可以做到以弱擊強。

    不過族中這些武技對于他來說沒有多大的意義,或者他根本不屑一顧吧。

    葉晨只是看了一眼就邁開步伐離開,但是這時候,一聲大喝傳來,引起了演武場中所有人的紛紛矚目:“葉晨,你給我站住。”

    喝聲之人,正是在演武場中修煉武技的葉華,自從上一次被葉晨在俸祿堂中當眾羞辱之后就滿心肝的火氣,一直想找葉晨的晦氣。

    只是這四個月中一直不見到對方的身影,葉晨的別院又被家主下了嚴令不可擅闖,讓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現在終于看到了葉晨偶然經過,哪里容他離開,頓時忍不住大喝一聲。

    伴隨著喝聲的落下,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三長老還有幾位注主事一怔,看著突然出現的少年有些錯愕,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葉子媚更是忍不住明眸望去,精致動人的小臉上頓時有著點點的笑意緩慢地溢開。

    他來了……

    只是一直關注著葉子媚的葉正陽,此刻的目光更是顯得陰冷起來。

    “看,原來真的葉晨這個廢物,沒想到他也來了。”

    “來什么,沒看見他沒敢踏進演武場中么。他根本沒有那種資格。”

    “嘿嘿,你們可不知道四個月前葉晨可是在俸祿堂羞辱了葉華一番,今天葉華可是想出手打葉晨一頓。”

    “真的嗎?葉晨可就可憐了,聽說葉華一個月前就突破到了后天第六重,實力強大了很多。上一次葉晨不過是僥幸而已,現在正面交手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

    演武場中,一眾少年少女議論紛紛,但是沒有任何人看好葉晨。因為在印象中,他只是一個后天第三重的廢物,而且丹田破碎,無法修煉,而葉華前段時間更是突破到了第六重。

    無論如何,葉晨都不是葉華的對手。

    場中眾人的議論紛紛葉華更是聽在耳里,嘴角揚起一抹得色的笑容,今天他要在這里狠狠地教訓一頓葉晨,讓他明白到四個月前當眾得罪自己的后果。

    葉晨停住腳步,皺起劍眉:“有事?”

    “葉晨,既然來了,那么就跟我決斗,你是個男人,難道不敢和我決斗嗎?”葉華陰笑道,用著激將法。

    對于這一幕,三長老以及幾位主事都沒有阻止。

    雖說葉華以及突破了第六重,而葉晨還只是第三重,看上去很是欺負人,但是對于當日葉晨在大廳上面對楊家的做法讓他們都有些不滿,故而也需要略作懲戒一番,以儆效尤。

    “葉華,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葉晨哥哥現在只有后天第三重的修為,而你前段時期突破了第六重,分明是想要欺壓葉晨哥哥,你不覺得羞恥嗎?”這時,葉子媚站出來,少女火辣修長的曼妙身姿引來了所有人火熱的目光注視。

    見到是葉子媚出言,葉華神色微變,對著這位少女,他可不敢囂張,當下有些恭敬道:“子媚小姐,這是我跟葉晨之間的一些私人恩怨,與你無關,還請不要插手。”

    這時葉正陽也開口了,陰沉的臉孔面對葉子媚立刻變得陽光滿臉,頗有幾分鄰家大男孩的陽光,道:“子媚啊,既然是葉華表弟跟葉晨表弟之間的私人恩怨,我們還是不要插手為好。”

    這般陽光笑顏,又是生得高大英俊,兼且修為非凡,頓時贏得了不少情竇初開少女的愛慕火辣辣的目光。

    只是葉子媚退開了兩小步,皺起柳眉道:“葉華分明是想要趁機欺負葉晨哥哥而已,什么私人恩怨,這些年來的膽子也太大了,這事我必須要插手。還有,葉正陽表哥,以后還請叫我全名,我不習慣別人喊我名字。”

    葉正陽臉色頓時微變,陰沉了許多,卻沒有說話。

    另一邊,葉華臉色同樣大變,他雖然前些日子突破了后天第六重,但不可能是后天第七重的葉子媚的對手,頓時看向葉晨大喝:“葉晨你這個廢物,難道連跟我決斗的膽量都沒有,只會站在女人的背后嗎?”

    “白癡,哪里涼快哪里滾,本少爺才沒有那么多閑工夫跟你這種小屁孩玩!”

    拋下一句讓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與葉華臉色憤怒的話語之后,葉晨頭也不回直接抬步離開,根本不理會。

    這樣被當著那么多族人面前被這般近乎羞辱般地拒絕,讓葉華臉色鐵青,相當難看,當即三步并作兩步沖上去,并且一拳頭呼嘯迎上去,大喝:“葉晨,我說了讓你站住。”

    葉子媚見此,正欲出手,但是葉正陽恰好站出一步阻攔住她的去向,讓她臉色微變。

    只是這個時候,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之下,葉晨一個閃電般的轉身回旋踢,直接踢在葉華的小腹上,一腳直接踢飛十幾米外,摔倒塵埃中,痛得滿臉通紅,雙手抱住肚子整個人身子都卷縮起來。

    葉晨好整以暇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不屑道:“滾一邊去,就這點實力也敢跟我決斗,簡直是浪費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