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33章 家族審判

永恒圣帝
     ?

    當——

    大鐘敲響,響徹全府。

    整個城主府上下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訝然地看向了中央樓閣那鐺鐺敲響的古鐘。

    這不是普通的大鐘,而是家族審判的鐘聲,只有家族中出現了重大罪孽之徒,需要審判才會敲響的審判之鐘。

    而審判之鐘,已經足足幾十年不曾敲響過了。

    上一次敲響審判之鐘而被審判的人,據傳因為受罰而已經死去了。

    今日敲響了審判之鐘,不知是誰這般倒霉,即將接受家族的審判。

    紅磚碧瓦的豪華院落中,盤膝靜修的葉傲抬起雙眸,遙望審判之鐘,突然有著一絲不好的預感浮現心頭上。

    旁邊夏薇一臉的憂色:“夫君,我怎么感覺有種不妙的感覺,難道是因為晨兒嗎?”

    葉傲握住妻子的柔荑,道:“不用擔心,晨兒一定不會有事的。”

    ……

    寬闊的大廳上,因為審判之鐘的緣故,早已聞訊而來了密密麻麻的族人,一個個族人圍在大廳上,此時聚集了數以百人的大廳卻顯得格外地安靜,落針可聞。

    大廳上最高處居中,有著一張寶座,為家主寶座。稍下方一些則是三張長老寶座,再下就是家族重要主事者的座位。

    大廳兩側上,各有一排上座,則是安排給旁支重要人員的座位。

    其他人只能夠站著,不可坐下。

    主座之上,一家之主、一城之主的葉傲儼然端坐其上,身材魁梧高大,眉宇中流露著掌權者的威嚴,不怒而威,但是此時看著站在大廳中央的葉晨卻是深深皺起了眉頭。

    稍下方的座上,夏薇更是俏臉充滿了憂色,玉手緊緊拉住了身邊環兒的小手,兩人都不明白葉晨到底犯下了什么罪過,竟然要進行如此嚴肅的家族審判。

    家族審判,從來都是充滿了嚴肅,一旦真的被審判了,葉晨可就真正兇多吉少了,哪怕就是身為家主的葉傲都不能夠左右決策,至少也要被囚禁。

    雖然葉晨說了不用擔心,

    但葉子媚小臉上仍舊充滿了憂色,貝齒輕咬紅唇,小手心都有些出汗了。

    要不是家族審判期間不可越了規矩,不然她就上前央求爺爺為葉晨出頭。

    唯有葉正陽冷笑地看著這一切,尤其是葉子媚對葉晨的一切種種舉動,更是讓他心中充滿了妒火,恨不得殺了葉晨。

    因為葉子媚是他內定了家族媳婦,誰也不可褻瀆。

    嚴肅的廳堂上,一片肅靜沉寂,誰也沒有開口說話,氣氛很是壓抑,一道道目光或是不屑,或是錯愕,或是吃驚,或是輕蔑,或是擔憂……諸般種種,皆是落在了廳堂中央的少年身上。

    只是葉晨雖然備受眾人的矚目,但神色波瀾不驚,無驚無懼,平淡處之,一切都顯得這般地風淡云輕。

    這等沉穩心性,不論是強行裝出來還是自身具備著,都足以令人點頭。

    修道者,天賦很重要,但是心性同樣很重要,甚至有些時候比起天賦顯得更為重要。

    心性往往決定一個人的成就。

    哪怕就是三位敵對的長老,看到葉晨的鎮定表現,都不得不點頭認可,但越是如此,越是忌憚莫深。

    “三位長老,不知我兒葉晨到底犯了何錯,居然要進行家族審判這等地步?”

    大廳上,一片肅靜,主座上葉傲打破沉寂,第一個開口。

    家族審判到底代表了什么,他這個家主比起誰都要明白,一旦真的被審判,等若被整個葉家都判出遺棄了,關禁起來。

    雖說他與三位長老一直都不和,但是為了這點不和弄到這一步上,已經是觸及了他的底線,無論如何都不可容忍。

    “家主莫要著急,葉晨到底犯了何錯,自會說出來。若是真的犯下了大錯,那么也應該審判懲罰,以儆效尤。”三位長老心里冷笑,尤其地見到葉傲的臉色更是冷笑不已。

    雖然葉傲是家主,整個葉家的最大權勢者,但是三位長老也僅僅只是遜色一籌而已,絲毫不懼。

    而起看到葉傲吃癟,正是他們心中所愿。

    “好。”

    雖然只有簡單一個字,但是任誰都能夠聽得見葉傲話中的怒氣,一股可怕的威壓緩緩流溢出現,彌漫開這片大廳,頓時許多人都感受到莫大的壓抑,仿佛要喘不過氣來。

    莫說是葉華這些后輩子弟了,就算是一些高層主事都第一時間臉色蒼白起來了。

    三位長老也微微色變,深深看了葉傲一眼后,而后大長老陡然一喝,如春雷炸響,驚震滿堂:“葉晨,你可認罪?”

    大長老本就是葉家中僅次于葉傲的高手,又是身居高位,權勢施威之下,莫說是年輕一代的后輩子弟,就算是其他家族高位的主事陡然膽戰心驚,心神恍惚。

    只是葉晨神色不變,根本無懼大長老的氣威壓迫,冷淡回應:“請問大長老,我犯了何罪?”

    事到臨頭還能夠保持如此鎮靜的表現,不得不說此子心性當真非凡,就連三位敵對長老都為之凜然。

    同時想到了當初眼前此子的驚艷成就,十三歲的史上最年輕先天境高手。

    若非兩年前那件事,驚采絕艷的天賦,處事不驚的性子,這一切的一切都必然會讓此子邁向更高的成就。

    武神境不是難事,甚至有可能達到與一國老祖同樣之高的至高成就——天神境。

    只是可惜了,世上沒有如果……

    若非此子是敵對的家主一脈子嗣,哪怕就算是是不能修煉的廢物,他們都會很欣賞。

    但事實偏偏對方就是,為了子孫后代,他們不得不出面了。

    “哼,到了現在還不認罪是嗎?”大長老深深看了葉晨一眼后,而后冷哼,“好,老夫今日便列舉你的罪名——”

    “罪錯有三。”

    “你未經允許,擅自闖進并蓄意破壞演武場的秩序,干擾了族人的修煉,影響他們的進修,這是其一。”

    “在這期間,你挑釁并且無故毆打葉華,將他打成重傷,更是當眾羞辱,犯了族規第十三條,同族子弟不可自相殘殺。這是其二。”

    “葉正陽出面善意阻止,但你知錯不改,挑釁離間,甚至還想出手對付葉正陽,這是其三。”

    “每一條都清楚列名,在場的所有族人都有目共睹,人證物證俱在,難道你還不認罪嗎?”

    三條罪名施加葉晨身上,大長老聲色俱厲,不怒而威,不容他人反駁。

    一番話下來,有道有理,讓人忍不住點頭,一時之間無法反駁。

    廳堂另一邊上,頭部包扎的葉華更是在哭訴:“求三位長老給我一個交待,葉晨他百般羞辱我,還當場毆打我,我可以對天發誓,這一切都是真的……”

    葉傲當時并不在場,對于事情的真相并不清楚,但是根據心腹報上來的講述差不多,只是其中的意思卻是歪曲扭解了,讓他神色變了又變,沉了下去。

    他眸光冷冷地掃向了三位長老,怒色溢出,這三個老家伙,為了對付他,不惜歪曲事實真相,陷害他兒葉晨,果然是卑鄙。

    他有心為葉晨開口,但這時,卻見到了葉晨朝他微微點頭,打了個安心的眼色,心知葉晨想到了辦法應付,便不開口,靜觀其變。

    一旦葉晨真的出事了,他大不了出手,他為整個葉家乃至洛楓城第一高手,一旦出手,在場之中也就三個老家伙可以稍微牽制他,但是他一心想走,誰也阻止不了。

    另一邊上,夏薇、環兒都充滿了憂色,緊張地看著這一切,為葉晨感到擔憂。

    這時,二長老也開口了,道:“葉晨,勸你還是趕緊認了罪錯,主動認罪,從輕發落,最多只是關押兩三年而已。但要是拒不認罪,罪加一等,可不僅僅只是關押那么簡單了。”

    “葉晨表弟,不是為兄說你,勸你還是最好認罪,不然家族審判可不是簡單了事。”葉正陽開口了,一副好心為人的模樣,但是眼神充滿了戲虐地看著葉晨。

    只是葉晨看了不看他一眼,完全不放在眼里,讓葉正陽惱怒,這到底是什么態度,這廢物當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不成嗎?

    隨即他冷冷一笑,冷眼旁觀看著這一切,就算是得瑟也不可能得瑟下去,得罪了他葉正陽是沒有好下場的。

    葉晨笑了,充滿了冷意,道:“為何要認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三條所謂的罪錯根本就不成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不曾干擾過演武場上其他人的修煉,只是恰好經過,葉華強行出手,我被迫還手而已,這是其一其二的原因。至于其三,是葉正陽主動脅迫,我何曾挑釁。”

    大長老冷哼:“可有人為你作證?”

    說罷,他冷然的眸光掃了在場的其他族人子弟一眼,所有人都紛紛低下頭來,不敢正視對望。

    葉晨神色微沉,這三個老家伙果然是想要陷害他,不過他是什么人,一代至尊的重生者,怎會懼怕了。

    炎老都飄出來了,忍不住搖頭笑了:“這就是所謂的家族,群營結黨,內斗紛爭。為了一派私利,居然陷害其他族人,嘿嘿,小晨子,你要怎么應付這些人。”

    葉晨翻了翻白眼,對于“小晨子”這個稱號相當不感冒,不過他自然不是沒有辦法應付,正欲開口,然這時一道倩影出現在眼前,正是葉子媚。

    淡淡的馨香拂面而來,葉子媚橫在葉晨面前,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揚起好看而嫵媚迷人的俏顏,與大長老對視,道:“我可以證明葉晨哥哥不是那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