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39.第39章 十萬

永恒圣帝
     李云大師駕臨葉府,讓葉府上下的所有人都受寵若驚。

    葉傲早已上前,抱拳呵呵笑道:“李云大師,真是榮幸,榮幸,我等沒想到您能大駕光臨寒舍,真是令我葉家蓬蓽生輝。”

    三位長老都一臉的和顏悅色,神色斷然沒有絲毫的倨傲與不耐煩,很是尊敬。

    “見過李云大師!”

    身后,一眾葉家族人都紛紛恭敬地作輯行禮,向李云大師問好,絲毫不敢怠慢。

    而年輕一代的后輩族人中,更多的是以一種敬畏、羨慕的目光看著李云大師。

    煉丹師,那可是真正尊貴的人物,無論在何時何地都身份重要,比起先天境高手都要尊貴的存在,平日間難得一見。

    沒想到今日這位李云大師居然親自上門了,雖然不知所為何事,但也足夠榮幸了。

    在場之中也唯有葉晨沒有行拜,只是遙遙看著李云大師,神色淡漠地點了點頭,沒有絲毫的尊敬之色。

    李云大師頓時一顫,立時明白了這位葉晨就是自己想要尋找的神秘黑袍人千先生的聯系人,臉有喜色涌現。

    只是這一幕,無人見到,而葉正陽見到葉晨不行拜作輯,存心找茬的他哪里會放過這等機會,頓時冷臉呵斥:“葉晨,你這廢物是成何體統,見到了李云大師還不急急拜禮,愣在那里作甚?”

    面對著葉正陽的借題發揮,借機鬧事,葉晨皺了皺劍眉,道:“聒噪!”

    葉正陽被氣得臉色漲紅,但是顧慮到李云大師在場,沒敢發怒,只是狠狠地刮了他一眼,將心中的怒火壓制下,以待他日好生對付。

    其他族人都相當駭然,這葉晨雖然妖孽,但是膽子還真大,沒看到李云大師還在么,居然還這般地狂妄自大,真是不夠死。

    大長老適時開口,笑了笑道:“李云大師莫要見怪,老夫等幾人正要家族審判這小畜生,若是有所怠慢了,莫要見怪。”

    “夠了!”葉傲大喝,盯著三位長老冷哼:“你們三個老家伙也夠了,一口一個小畜生,當真是過了。”

    只是三長老冷笑:“沒有過與不過,只不過是在陳述著事實而已。”

    “哦?”李云大師驚疑地看了一眼葉晨,道:“不知這位可是葉晨?”

    眾人錯愕,沒想到李云大師居然還認識這廢物,大長老趕緊道:“大師你說得不錯,他就是葉晨,若是得罪了你的地方,可以提出來,我們葉家絕對會嚴肅處理,哪怕他是家主的親子都不會輕易饒了,你大可放心。”

    李云大師不答反問,饒有興趣道:“不知葉晨到底犯了何事?”

    雖然驚奇李云大師的詢問,但是三位長老還是很盡禮儀地回答,將此前判定下來的罪名都一一道出來,末了還道:“李云大師你且放心,我們一定會嚴肅處理了葉晨。”

    “處理?”這時葉晨冷冷一笑,掃了他們一眼:“你們三個老家伙也是夠了,什么時候我的罪名也是你們說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哼,葉傲,你這廢物兒子真是沒教養,沒看見老夫等人正在待客么,哪里榮得了他這樣的后輩插嘴。”大長老冷哼,再給葉晨添加上了一條罪。

    “說夠了嗎?”葉晨淡淡地瞥了大長老一眼,漫不經心道:“如果說完就閉嘴,不見客人在場,滿嘴胡言亂語,成何體統,還是家族的大長老,我看你一把年紀都活到了狗身上了。”

    愣!

    所有人都在發愣,葉晨那神態,那表情,分明就像是一個長輩在呵斥著晚輩,將兩者之間的身份完全調換過來。

    這算是什么,到底誰才是長輩,誰才是晚輩。

    “你——”大長老怒容滿臉,正想要教訓葉晨一頓,然而后者并沒理會他,而是朝李云大師道:“李云,你終于來了,是否帶來了千先生所需要的藥材?”

    糟了!

    廳堂中所有人都是色變,李云大師何許人也,身為煉丹師,高高在上,身份尊貴,哪怕就是葉傲這等城主也不敢隨便得罪,也不敢直呼名字,葉晨這等直呼名字,并且態度不尊不敬,難道就不知道會得罪了李云大師嗎?

    得罪了一位煉丹師的后果會是什么?根本不敢想象。

    就是作對的三位長老都狠狠地捏了一把冷汗,葉傲更是趕緊上前,打了個哈哈求情道:“李云大師莫要見怪,小兒他只是一時口快……”

    只是話還沒有說完,接下來的一幕讓他以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只見得李云大師神色并沒有絲毫不愉,相反點點頭,謙和含笑道:“葉晨小友,老夫已經采集到了部分藥材,還有一部分藥材需要回到王都才能夠購置,現在準備先交給一部分千先生。”

    目瞪口呆!

    在場的人除了目瞪口呆還是目瞪口呆。

    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被一個后輩直呼名字,怎么看上去李云大師一點也不惱,相反還發自內心地滿臉笑容,這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

    傳說每一位煉丹師不都是很高傲的嗎?

    葉晨旁若無人道:“你交給我便是了,我會轉交給千先生的。”

    “好。”李云大師點了點頭,身后三名隨從趕緊將帶來的三個珍貴的玉盒遞呈上前,打開一看,頓時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目露精光。

    唯見得每一個玉盒中都橫陳著一株株藥香四溢的靈寶藥材,全都是真正珍貴無比的靈藥,而且藥齡不低。

    可以說,這些靈藥的價值不下于數萬金幣,哪怕相對于整個葉家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了。

    葉晨簡單地看了一眼,道:“不錯,藥齡只老不嫩,體表無損,玉盒保存,讓靈氣內蘊不溢出,保存得很好,能夠讓煉丹成功幾率不減,很不錯,我會轉述給千先生的。”

    李云大師吃驚地看著葉晨,本以為葉晨只是那位千先生一位比較相信的中間人而已,但是這份眼力與煉丹知識,卻是讓他吃驚,簡直非同一般。

    只是相對于李云的吃驚,其他人更是震驚地看著葉晨,為什么李云大師會把這些價值數萬金幣的珍貴藥材給葉晨,所謂的千先生又是何方神圣?

    第一次,眾人覺得葉晨似乎比起平日間的廢人印象要顯得神秘上許多倍。

    然而讓他們震驚的事情還遠不止這些,下一刻,李云大師道:“葉晨小友,不知紫紋金卡可在你這里?”

    葉晨直接取出紫紋金卡,道:“你有何事?”

    看著那一張金光閃閃之中帶有著一道紫色紋痕的金卡,所有人都呆了,那不是傳說中只有少數人才有資格擁有的紫紋金卡嗎?

    這可是有錢都不一定得到的神秘金卡,僅僅透支金額就能有十萬金幣,更是代表著一種身份的象征。

    就算是葉傲都不曾擁有這等紫紋金卡,葉晨的紫紋金卡又是從何而來。

    越是想下去,葉晨越是讓人感到震驚。

    “果然,千先生將紫紋金卡交給你了。”李云一點也不吃驚,相反感覺得理所當然,因為眼前此子表現出的種種足以令人側目,必然是神秘的千先生所信賴的人。

    他取出另一張紫紋金卡,對著葉晨手中的紫紋金卡一劃,一道金光閃現,沒入后者金卡中,李云道:“葉晨小友,請轉告千先生,今日李某便要回去王都購置其他靈藥,暫時不在洛楓城中,剛才劃過了十萬金幣,是留給千先生有所急用。若是千先生有時間,可以前往王都找我李某人,必然好生招待。”

    十萬金幣!?

    李云的其他話眾人忽略了,但是十萬金幣卻是如驚雷般在耳畔邊炸響,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