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52.第52章 與武神敘話

永恒圣帝
     溪河邊上,葉晨正在優哉游哉地烤著肉,身處于危險的妖獸山脈中沒有一點緊張,相反很享受著生活,這個時候,一位人族武神突然走出現,映入了他眼簾之中。

    不得不說這是一位相當英偉的男子,四十出頭,身材高大魁梧,神色堅毅,臨危不亂,是一個相當有魅力的男子。

    只不過此刻的他與昨夜相比,則是顯得狼狽上許多倍了。穿戴在身上的黃金戰甲早已是破破爛爛,出現了不少的窟洞,痕跡道道,不復此前的璀璨矚目。

    甚至手上持掌的那一件戰劍都出現一道道豁口,近乎折斷,身上更是有著大大小小不少的傷口,鮮血如流,胸腹之間更有著一道傷口更是深可見骨,相當嚴重。

    很顯然,與八角青牛那一戰之中,強如這位武神都遭受了可怕的創傷,現在是負傷而來的。

    但也足以證明了他的強大之處,能夠從八角青牛那里全身而退。畢竟同境界中,妖獸因為肉身緣故先天要強大得多,血氣旺盛,導致了妖獸的真正可怕之處。

    見葉晨居然認出了自己的身份,人族武神稍顯驚愕,道:“這位小兄弟,你可認識我?”

    葉晨搖了搖頭,很老實道:“只不過不久之前遠遠見到你與八角青牛一戰而已,弄了那么大的動靜,想不認識你都難了。”

    人族武神恍然大悟起來,沒有一點武神威嚴,也沒有高高在上,將葉晨視為下等人看待,相反顯得落落大方,平易近人,沒有架子。

    相對于是武神,他更像是一位普通的大叔,得到葉晨的允許后,徑直盤坐在篝火旁邊,哈哈笑道:“沒想到居然被小友你看到了,真是尷尬,之前還表現得那么地強勢,那么矚目,現在卻這么狼狽,不過能夠活下來已經很不錯了。”

    對于這位武神平和的性子,葉晨頗有一番好感,抱拳道:“不知武神大人如何稱呼?”

    “小兄弟莫要這樣,武神大人這個稱呼在下不敢接受,出門在外一般大家都稱呼我一聲安陽武神,小兄弟你要是不介意,可以稱呼我一聲安陽大哥。”安陽武神呵呵笑道。

    安陽武神?

    葉晨心里默念了兩聲,心頭略顯凜然。

    他曾經看過關于夏風國的武神志,這是一本記載著夏風國所有武神的書籍,包括古往今來史上所有的武神境存在,資料比較詳盡。

    只是,武神志上根本沒有關于安陽武神的任何記載資料所在。

    真正的原因只有三點——

    其一,安陽武神根本不是夏風國的武神,而是其他地方的武神強者,故以武神志上并沒有關于他的記載。

    其二,安陽武神是新晉的武神,因為還沒有來得及更新武神志,故以沒有記錄,而且葉家中的武神志也多年不曾更換了,要是新晉武神,沒有關于安陽武神的記載也理所當然。

    其三,他是潛藏的武神強者,不為人知的底蘊力量。畢竟一個勢力再如何強大,只要不是絕對強大無敵,總會隱藏一部分不為人知的力量,作為一種底蘊,存在于暗中,不到關鍵的時刻不會告之于世。

    這種底蘊,對于天下間絕大多數勢力而言,都會選擇這樣做,不可能所有力量都公諸于世,除非是愚蠢到極致。

    畢竟底蘊終究能夠震懾敵人,不敢貿然進攻,一旦被人知道了所有底蘊,了解到一切,那么攻占一個勢力就顯得簡單上許多倍了。

    其四,安陽武神根本就不是叫安陽武神,而是另有稱號,只不過是欺騙葉晨而已。

    只是葉晨何許人也,前世的豐富閱歷以及經驗,就算是強如武神境存在都不可能在他面前進行欺騙,他能夠看得出一個人的心靈。

    安陽武神告之稱號的時候神色平靜,相當自然,不存在著欺騙成分。而且戰力足夠強大,可以與武神境妖獸一戰,非是新晉武神可以達到這一點,故而可以排斥一半。

    如說是某個大勢力中的武神也不像是,那么只剩下了一點,就是來自于夏風國之外的武神強者。

    一位來自于夏風國之外的武神強者,還有自稱來自于武神殿,這一切都顯得樸素迷離了,讓葉晨有著部分的猜測,不由得深深地看了一眼安陽武神。

    “那么就恭敬不如從命,安陽大哥。”葉晨沒有拒絕,笑道:“小弟葉晨。”

    “葉晨?”安陽武神突然驚疑地看了一眼葉晨,想起了一些事情,直接問道:“小兄弟可是洛楓城的那一位葉晨?”

    “沒錯,就是我。”他沒有否認。

    安陽武神頓時顯得一臉的驚嘆:“果真是你,早就聽聞過你的大名了,十三歲就成就先天境高手,驚采絕艷,可謂是破了整個夏風國有史以來最快成就先天境的記錄,不說后無來者也是前無古人。傳聞小兄弟你修為被廢了,丹田碎裂,不可修煉,不過現在看起來傳言有假。”

    對于葉晨的名頭,整個夏風國內又有誰能夠不認識,甚至放眼附近數個國度都是略有耳聞。

    畢竟當初可是十三歲就成為先天境的絕世天才,這一件事曾經轟動了整個夏風國乃至附近數個王國,甚至驚動得天都學府那等整個大陸的修煉學府都要動心,欲要破格招攬他成為地級學院的一員弟子,可見一斑。

    古往今來都沒有多少個能夠達到這一步,何況只是出自于一個小城的城主家族而已,更是顯得非凡。

    葉晨微微一笑,不可置否,也不打算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深聊下去,將一串烤制得金黃流油的肉串遞給他,道:“安陽大哥,難道那一頭八角天牛真的強得那么可怕嗎?”

    安陽武神渾不在意地接過來,根本沒有檢驗葉晨有沒有下毒,張口就咬了一口,邊吃著邊回答:“小友,不瞞你說,這頭八角青牛的確很強很厲害,妖獸本來同境界上天生強于人族,八角青牛更是異種妖獸,血脈非常,八角可噴薄雷電,近攻又是這么地可怕,血氣強盛,想要傷害它真的不容易。”

    “之前我曾與它一戰,雖然我沒有戰勝它,它也沒有戰勝我,但是全力一戰之下,我身負重傷了,而它即便有著傷勢但相對而言身體來說還是沒受到多大影響,真正來說或許還是我落敗了……唔,葉晨小兄弟,你做的烤肉真的很不錯,令人唇齒留香,真好吃。”

    撕咬下幾大塊烤肉之后,安陽武神忍不住地直接上前撕下了一只碩大的烤豬腿,大口大口地撕咬起來,只感覺烤肉美味無比,肉液鮮嫩美味,唇齒留香,淡淡的香氣在嘴里久久不散,讓人流連忘返,忍不住大口連續咬了幾口。

    對此,葉晨只是淡淡一笑,不可置否,又問了一句:“難道你全力出手也不能夠傷害得了八角青牛嗎?”

    對于這一人一妖葉晨都沒有真正地接觸過,只是遠遠觀看過兩者之間的一戰,但從感知而言,真的不知道孰強孰弱。

    不過眼前看起來,或許是八角青牛更為厲害一些。

    安陽武神微微一笑,道:“若真正來說,我有能力可以殺死了這頭八角青牛,但是前提就是我也要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這是并不劃算的交易。而且我的目的并不是想殺死八角青牛,除非要徹底撕破臉皮,得罪整個妖獸山脈。”

    雖然在與八角青牛一戰的時候他落了下風,但是想要殺死八角青牛并非不可能,這是一種底牌。

    每一位武神強者都有著屬于自己的底牌,不到關鍵時刻不可能動用。

    葉晨若有所思,突然問了一句:“敢問一聲,武神殿如何?”

    安陽武神先是詫異地看了一眼葉晨,似乎疑惑他怎會知道,不過想起之前他見過自己與八角青牛一戰,自己有所提及,便了悟,沉默了片刻后才開口道:“只能說兩個字,很強!”

    “有多強?”

    “難以估量。”安陽武神以這四個字評價,“我就說一個事實,七百年前,在天都大陸東部有一個名為天木國的王朝,天都大陸一百零八王國中,可以排在前三十之列,比起你們夏風國都要強得多,但就在七百年前一夜間覆滅了,你知道為什么嗎?”

    葉晨神色微變,有種凝重:“被武神殿覆滅了?”

    安陽武神眸光閃爍,道:“不錯,是被武神殿覆滅了,以一種摧枯立朽的手段橫推覆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