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58.第58章 忠告(第二、三更合一)

永恒圣帝
     這個價錢一出,在場之中幾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猛地吞咽了一把口水。

    二十萬金幣,這可是一筆堪稱天文數字般的價格,沒有幾個人聽到后還能夠保持鎮靜自如。

    “不可能,這未免過于獅子大開口了吧。”夏風學府的其他人反對。

    “對,簡直就是搶劫一樣,哪里能夠這樣的。”

    二十萬金幣,這筆金錢過于巨大了,就算是雪狼傭兵團的所有人都無比動心眼紅。

    薇薇安貝齒輕咬紅唇,別有一番嫵媚動人的姿態,輕聲道:“公子,這未免有些為難小女子了,二十萬的金幣這個價格難道你就不覺得太高了么?你難道就認為失去了先天妖丹的先天妖獸,能夠值這樣的價格么?”

    面對這般嫵媚狀態之下的薇薇安,一般人還真不好意思卻狠心要二十萬金幣。

    可惜葉晨并不是一般人,紅粉骷髏,韶華易逝,對他而言,女色根本無法起到任何作用。他的神色一如既往地淡漠,道:“價格就在這里,愿不愿意不是我的問題,而是你們的問題,隨便你們,反正我無所謂的。”

    看著葉晨全然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薇薇安就忍不住柳眉微撇,盡管身邊的伙伴都在勸說她不要花費巨額購買,但是想到了先天妖獸的強大,終究還是咬牙之下點頭了,道:“公子,我們答應了。”

    “不要——”

    “薇薇安小姐,這萬萬不可!”

    所有人都在驚呼,尤其是雪狼傭兵團的眾人,更是沒想到這個薇薇安竟真的答應下來,須知道二十萬金幣對于任何一個勢力而言都是一筆豐厚的錢財,誰會是傻乎乎地拿出來,只為了交易一具失去了先天妖丹的先天妖獸尸身,這未免過于離譜了。

    只是薇薇安朝他們都搖了搖頭,二十萬金幣雖然很昂貴,但是并非不可行,先不說先天妖獸的血肉可以賣出不菲的價格,而且學府的任務是要求獵殺一頭妖獸山脈中的先天妖獸,憑借他們一行人都太難了。

    相對于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二十萬金幣雖然昂貴,但是并非不可接受,而且任務成功后,學府必然會給予豐厚的獎勵,屆時并非就是損失。

    葉晨都略顯詫異地看了一眼薇薇安,倒也沒想到她居然真的答應下來,有些將信將疑地問了一句:“你確定要買?”

    薇薇安點點頭:“公子,我們要買,就要先天巨鱷吧。”

    本來是想要狂暴山地熊的,只不過都已經被葉晨剝開了皮毛,再要來已經沒意思了。而且狂暴山地熊腦袋都被打爛了,反而先天巨鱷只是鱗甲破碎了好一些而已,真正來說還是比較算完整的。

    “如何付賬?”薇薇安問道。

    葉晨想了想,道:“你可有紫紋金卡?”

    微微詫異地看了一眼葉晨,便道:“原來公子還有紫紋金卡,這倒是方便多了。”

    她取出一張紫紋金卡,能有兩道紫色紋痕,讓葉晨眸光微凝,透過這張二紋金卡可以看得出來,這位薇薇安小姐絕對不是一般的女子,有著很大的來歷,否則不可能擁有二紋金卡,甚至比起李云還要高出一籌。

    思索間,葉晨的紫紋金卡同樣取出來,薇薇安紫紋金卡對準葉晨的金卡一劃,兩道金光閃現,只見葉晨的金卡上多了兩顆金星,代表著二十萬金幣進賬。

    而今紫紋金卡上共有四顆金星,其中一顆較前三顆黯淡一些,代表著不足十萬金幣,不過卡上的金額已經達到了驚人的三十七萬金幣之多了。

    薇薇安眸光快速地掃了一眼葉晨的金卡,也知曉葉晨的金額,只是葉晨看著薇薇安的紫紋金卡時候,更是微微吃了一驚,劃賬了二十萬金幣之后,竟然還有這五顆燦爛的金星,即使至少還有著五十萬金幣之多。

    這個少女不簡單啊……

    一筆交易完成了,葉晨賬戶上多出了二十萬金幣,達到了三十七萬金幣之多,成為了一個富豪。

    葉晨也沒想到這位薇薇安說買就買,當場劃賬,簡直就是財大氣粗,令他忍不住多看了對方一眼。

    交易完成,先天巨鱷的身體自然也就成為了薇薇安一行人的所有物。至于他們如何帶走,則不在葉晨的考慮之中。

    以薇薇安為首的夏風學府一群精英子弟,乃至李維帶領的部分雪狼傭兵團人員都將先天巨鱷的身體團團包圍,畢竟這也是先天妖獸的肉身,盡管在缺少了先天妖丹之后價值大大下降了一大截,但仍然稱得上是珍貴。

    一行人看著先天巨鱷的頭顱表面鱗甲已經崩碎了,血肉模糊,薇薇安、李偉等人摸了一下,發現巨鱷頭顱軟綿綿一片,全然沒有堅實的顱骨,深深為之駭然。

    葉晨那一腳,看似隨便一跺,但是實則內蘊著恐怖的力道,就算是最為堅硬的頭顱骨都被那一腳踩碎了,可怖的勁道直接碎裂了先天巨鱷的腦袋,成為了模糊的腦漿。

    越是了解,越是駭然與葉晨的實力,簡直就是一個比起先天妖獸還要兇猛的人族少年。

    “薇薇安小姐,我們應該如何運回去?”一位青年詢問,其他學府男女都忍不住看向薇薇安這位核心人物。

    先天巨鱷軀體巨大,能有四丈長,重達數以千斤,想要運回去實在有些困難。

    薇薇安沉默了半響,而后看向了雪狼傭兵團的團長李偉,道:“李團長,麻煩你了。”

    李偉先是一怔,而后明悟了過來,點點頭,當場答應下來:“薇薇安小姐您請放心,我雪狼傭兵團一定會為您安全將先天巨鱷運送到指定到的目的地。”

    薇薇安點了點頭,道:“李團長你們大可以放心,酬勞一定不會少了你們的,這一點可以我的名義來發誓。”

    “薇薇安小姐您誤會了,在下從來都沒有小瞧過您的信譽。”李偉急忙搖頭,但也笑顏逐開,知道又有大收入了。

    似得薇薇安這樣的大主顧,總是出手大方,這一趟運送費可不低了。

    這個時候,葉晨并沒有理會這些人的舉動,只是取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只是一劃,寒光崩現,就干凈利落地將狂暴山地熊一只手切開,剩余的放進了炎老的古戒之中,沒有一點忌諱。

    “空間器物!?”一直分神留意葉晨的薇薇安忍不住大吃一驚。

    空間器物,乃是能夠存放物品的異度空間,想要煉制出來這樣器物并不簡單,必須要熟悉空間一道的武神境強者方可煉制出來,而且需要極其不菲的材料。

    只是空間一道的武神強者很稀有,哪怕尋遍了整個巨大的天都大陸恐怕都屈指可數這一類人,更別說煉制出來的材料何等真系,導致了空間器物的珍貴性。

    不曾想到這個神秘的少年身上居然擁有著這等珍稀的空間器物,而且可以裝在狂暴山地熊偌大的身軀,必然還是高等級的,因為一般情況下空間器物能夠撞下一立方米已經很了不起了。

    越是了解下去,這個少年身上的迷霧越多,無論是力壓先天妖獸的強大戰力還是身上的種種非凡之處,都讓人越發地感到敬畏,感到深不可測。

    對于空間器物的暴露,葉晨根本沒有一點忌諱。

    顧忌,只是弱小的時候才會有所顧忌,但是當一個人足夠強大的時候,就可以無所顧忌了。

    雖然葉晨還沒有成長到這一步,但是至少面對著這些人已經足夠了。

    他用匕首迅速剝去了熊爪上的皮毛,只剩下肉骨,血肉筋骨全都分開來,一片片晶瑩的血肉落下,閃爍著芬芳的光澤。

    狂暴山地熊不愧是先天妖獸,常年被天地靈氣的流淌滋潤著,血肉晶瑩,全然沒有半點血腥氣味。

    葉晨當場搭了一個篝火,烈火熊熊燃燒,一口鼎爐取出,架在篝火上,火焰熊熊,倒下甘洌香甜的泉水,將切開成細片的狂暴山地熊熊掌全都扔進去,直接開始了燉熊掌。

    奢侈!

    無論是夏風學府的精英弟子還是雪狼傭兵團的人都目瞪口呆,見過奢侈的,還沒有見過這么奢侈的。

    敢拿著先天妖獸的血肉進行燉煮,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沒多少人膽敢這樣做,畢竟這是先天妖獸的血肉,并不是有錢就能夠買得到,屬于有實力才有資格嘗食。

    哪怕夏風學府的那些天級學院精英天才,恐怕都沒有幾個人能夠吃得起,太奢侈了。

    只是看著鼎爐中燉煮的熊肉,有著無比誘惑的香氣在氤氳四溢,聞之頓時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動,一陣陣地吞咽口水,恨不得沖上去搶吃。

    不愧是猛人,平日間世人談之色變的先天妖獸都成為了燉煮的肉食,香氣真濃,太過誘惑人了。

    要不是知道葉晨的真正實力有多么地恐怖,在場的人才不顧顧忌那么多,早就一擁而上,搶光了再算。

    薇薇安也大吃一驚,被葉晨的強悍舉動嚇了一跳,還真是一個猛人。

    只是聞到鼎爐中燉煮的熊肉香氣,饒是她這樣出身非凡的大小姐都微微吞咽了一把口水,實在是太誘人了。畢竟這樣的肉食不是想吃就能夠吃到,更多的還是要憑借運氣,除非自己達到了葉晨這樣足以獵殺先天妖獸的實力上才有資格。

    鐵鍋中,葉晨灑下了一些珍貴的材料,不乏著靈藥,將熊肉中的神性精華燉煮得越發地香氣噴薄,聞者都要大流口水,根本止之不住。

    葉晨轉頭看了薇薇安一眼,道:“你想吃嗎?”

    薇薇安一怔,沒想到葉晨主動開口了,但也點點頭,道:“可以吃嗎?”

    “嘗嘗這一塊熟了沒有。”葉晨取出一雙玉筷,直接從鼎爐鍋中夾起了其中一塊熊肉,塞進了薇薇安的紅唇中,道:“味道如何?”

    夏風學府幾個青年男子臉色微變,葉晨這番舉動分明是有些輕薄了,這樣夾著肉塊送入薇薇安小嘴中,如似情人間的親密舉動,讓他們心有怒氣。

    似得薇薇安這樣美麗大方,天賦、背景皆是非凡的女子,乃是他們這些人所愛慕的對象,而今竟然被人當中輕薄,怎會是不怒氣。

    雖然心有驚怒,但是面對著連先天妖獸都能夠生生打死的葉晨,他們就忍不住心里發咻,不敢有所舉動了。

    而被葉晨突如其來、如同情人般親密舉動弄得發怔的薇薇安,嬌嫩的雙頰上浮現了兩抹迷人的紅暈,哪里能夠想到葉晨這般地膽大,當眾之下這般為自己喂食,又不是情人。

    只是當看到葉晨清澈無暇的目光之后,便知道對方只是無心之舉而已。

    薇薇安輕嚼肉片,感覺肉片香甜可口,入口多汁,富含芬芳,唇齒留香,衷心道:“真不錯。”

    葉晨點點頭,自己也夾起一塊肉片嘗了一下,味道的確很不錯,便朝薇薇安道:“你若是想吃便隨意吧,就當是買了先天巨鱷另外的福利。”

    薇薇安一怔,也不推辭,只是遲疑了半響終究還是開口了,道:“公子,可否多給小女子一些,我那些伙伴們……”

    “隨意吧。”葉晨自然知曉薇薇安同樣記掛著夏風學府的其他伙伴,也不阻止,任由她的夾肉,反正量對方也不敢吃太多。

    而且二十萬金幣的價格超乎了那具先天巨鱷軀體許多了,他不介意分一些熊肉給他們品嘗。

    聞言,薇薇安大為歡喜,取出一個精致的玉碗,夾了不少熊肉,最后得到葉晨的允許之下,更是取來了一個盆子,滿滿地要了大半盆子,香氣芬芳四溢,一眾精英子弟分吃。

    雪狼傭兵團的團長雖然有所意動,其他雇傭兵同樣意動渴望,可是誰也不敢開口,因為這個神秘的少年并沒有主動開口,他們根本上前開口,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吞咽著口水,再品嘗自己帶來的粗糙干糧,一陣陣地苦澀。

    這就是做人的區別了。

    一頓酒足飯飽之后,夏風學府所有人都是唇齒留香,享受了一頓一輩子都難忘的熊肉盛宴。

    同樣,葉晨一言不發默默收起了所有道具,轉身就要離開了,這個時候,一陣怡人的芬芳撲面而來,正是薇薇安。

    她輕移蓮步,臨近了葉晨的身邊,清麗的發絲隨風飄揚,道:“公子,你要離開了嗎?”

    葉晨點頭應了一聲。

    薇薇安無聲沉默了半響后,突然開口,道:“公子,敢問一聲高姓大名?”

    只是葉晨搖了搖頭,道:“這一點你無需知道,我等不過是萍水相逢而已,名字是什么無需知道,或許從此再也不會見面。”

    葉晨的拒絕出乎了薇薇安的意料之外,不知為何,她眸底深處閃過了一抹自己都不清楚的黯然。

    最后,臨分別之際,葉晨突然道:“你們還想要繼續在妖獸山脈中逗留下去嗎?”

    薇薇安聽著葉晨主動開口,小臉頓時綻放笑容,顧盼生輝,別有一番動人風韻,道:“先天妖獸的身體得到了,不打算長久留下來,采摘幾株靈藥,然后會在這幾天中離開。”

    葉晨道:“給你們一個忠告,最好離開妖獸山脈得越早越快,不然以后撤退起來就會很麻煩了。”

    薇薇安臉色大變:“為什么?”

    “因為即將就要發生最為可怕的妖獸動、亂,屆時都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生靈涂炭,所以勸誡你們還是早日離開更好。”

    妖獸動、亂!?

    所有人都臉色大變!

    妖獸動、亂,歷史上每出現一次都代表了一場天大的災難,禍及無數人,造成一場場恐怖的生靈涂炭。

    動、亂之時,妖獸山脈中將會有著無數的妖獸瘋狂地沖向人類城鎮中肆虐、破壞,造成生靈涂炭,尸山血海,堪稱天災級別的大災難。

    每一次的出現,都是巨大的損失,哪怕夏風國常年數十萬重裝大軍駐扎在此,負責鎮壓抵抗妖獸動、亂,但是仍舊會有著極其嚴重的慘重傷亡,并非虛言。

    可以說,這是整個夏風國都最為談之色變的事情之一。

    無論是夏風學府精英還是雪狼傭兵團的人,此時都聞之色變,有著駭然,更有甚者嚇得臉色都蒼白起來了。

    薇薇安見葉晨不似作假,便忍不住問道:“公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葉晨道:“這一點你們無需知道,相信不相信隨便你們。”

    眾人雖然不想相信,但是葉晨這等高人不似作假,也不必然弄虛作假欺騙他們,因為根本沒有這個必要。

    只是一想到妖獸動、亂這四個字的時候,不少人都忍不住驚恐發顫,仿佛已經預見到了可怕的尸山血海一般。

    “忠告已給,至于是去是留隨便你們。”葉晨拋下一句話之后徑直大步離開了,直至身影完全消失在眾人眼前。

    “怎么辦?”

    其他人不由得問起薇薇安,在夏風學府一行人中她是領軍者,雪狼傭兵團又是被她所雇傭的,此時此刻,一切都要聽她命令。

    薇薇安道:“事到如今還是趕緊離開妖獸山脈,這位神秘的公子應該不是說假,也沒必要說假,反正留下來也沒有必要了,先天妖獸的軀體已經得到了,可以回去學府報告任務完成了。”

    這個決定得到了眾人的一致同意,或許歸根到底來說還是因為葉晨的一席話。

    妖獸動、亂對于他們的沖擊實在太大了,他們當中不少人都恨不得第一時間就離開妖獸山脈,唯恐妖獸動、亂下一刻就降臨了。

    “事不宜遲,盡早離開!”

    薇薇安道,立馬就帶上一行人搬運著先天巨鱷的妖軀往著妖獸山脈之外快速離開。

    遙遠的一棵參天大樹上,葉晨默然屹立樹尖上,遙遙相望離開的薇薇安一行人,久久不語……

    (更新晚了一些,因為靈感來了,寫出了兩更,合在一起更新,先償還一章,還剩下三章,順便求免費的推薦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