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58章 動.亂內幕

永恒圣帝
     ?

    鎮妖城,坐落在妖獸山脈對準人類領地的主要出口。

    因為地理環境的需要,并且妖獸山脈的特殊存在,經過數以百年的演變發展,逐漸發展成妖獸山脈一帶領域中最大最主要的城鎮,有著大量傭兵團、商人、冒險者常年駐扎城鎮中,車水馬龍,極其熱鬧。

    前段日子中,因為妖獸山脈中出現了可怕的妖獸嘶吼聲,懷疑是媲美武神境的超級妖獸在發狂,也疑似是妖獸動。亂的伊始,導致戒備森嚴了許多,數十萬大軍陳列山脈前,嚴陣以待。

    甚至王都還派出了一位武神境的超級強者,鬧得妖獸山脈一代城鎮中人心惶惶,不少人都爭相離開這片危險之地,唯恐動。亂開始之后,殃及池魚。

    盡管如此,但是鎮妖城這座古城還是保持著一貫的繁華熱鬧,生機勃勃,每日仍舊有著數之不清的冒險者前來,大量的傭兵團、商隊出入來往。

    妖獸動。亂的傳言一點都沒有減去這座佇立此地數以百年的古城繁華。相反有著更多的人前往此城,不僅僅只是夏風國,甚至還有著來自于其他國度的冒險者。

    造成這一切的自然就是動。亂之后的巨大利益。

    或許妖獸動。亂對于許多人來說是一場災難,畢竟歷史上每一次出現都造成了生靈涂炭,尸山血海,傷亡嚴重。但是相對而言,對于不少人來說同樣也是一場機遇,可以憑借著這一場災難獲取不少的利益。

    每一場的妖獸動。亂之后,伴隨著人類的損失慘重,同樣有著無數的妖獸身死倒下,永遠地死去,留下珍貴的血肉尸骨在此,這就是天發橫財,不勞而獲。

    只要賣出去,就是天大的財富。

    幸運的,甚至可以得到先天妖獸的血肉乃至是珍貴的妖丹,這才是真正的天發橫財。

    自然,伴隨著極大的財富面前,還有這巨大的危機,只有成功活下來的人,才能夠得到這樣的財富。

    巨大的利益往往吸引著無數人,正是這個原因,導致著天下間無數的冒險者不但不離開,相反不要命地涌進這座古城中,只為了最后活下來的利益。

    伴隨著密密麻麻的行人、車流涌進鎮妖城中,其中就有著一個孤單而年輕的身影,隨波逐流,進入了城中。

    此人,就是葉晨。

    一襲黑袍加身,

    隨著其他聞訊而來的冒險者,共同走進了這座處于風雨飄搖的鎮妖城中。

    自從告別薇薇安一行人之后,葉晨在妖獸山脈中逗留了三天時間之后,終于選擇了離開。

    因為他感受到山脈中有種壓抑的氣氛在逐漸清晰涌現出來,這是動。亂即將發生的伊始表現,大量的飛鳥都在快速地離開,一聲聲妖獸嘶吼聲不斷地響起。

    而且這是源自于他的直覺,不會出錯。

    妖獸山脈如安陽武神所言,即將要發生可怕的妖獸動。亂,而且不會太長時間,一切都在悄然間來襲。

    在山脈中越呆下去,到了后期,哪怕是他都會有危險,因為殺死的妖獸越多,身上的殺戮氣息越發地嚴重,會讓山脈深處那些超級妖獸都有可能察覺到他的存在,對他出手誅殺。

    雖然他不怕,但會很麻煩,故而他選擇了離開。

    自然,這三天時間中,又有著先天妖獸死在他的手上。

    離開妖獸山脈之后,就遙遙見到了這一座首當其沖的鎮妖城,黑色的城墻能有百米高,高聳巍峨,巖石堅硬,這是歷年來不斷地修繕加固而成。

    為了防御妖獸動。亂,夏風國從來都是不遺余力。

    前方廣闊的平原上,足足三十萬重裝大軍在此集結,黑壓壓的盡是一片人頭,在烈日之下練兵,揮灑汗水,準備一戰。

    更有不少軍團在平原上開設陷阱,建立緩沖帶,遙指妖獸山脈。

    葉晨遠遠地繞開這些軍隊,從妖獸山脈中直接走向鎮妖城不是一件好事,會受到軍隊的盤問,盡管他不懼,但也不想麻煩加身。

    從另外一條道路上進入了鎮妖城中,其中也想要了解目前的情況。

    此前雖然在妖獸山脈中,但是不完全得知情況,唯有到了外界,才能夠知曉更多的消息,關于夏風國如何抵御妖獸動。亂。

    雖然三十萬重裝大軍在集結,駐扎鎮守,但葉晨相信著不可能是夏風國唯一的手段,因為這個在歷史上千年來發生過多次大規模妖獸動。亂的王國比起任何人都要清楚,僅憑三十萬重裝大軍不可能完全抵御妖獸動。亂,一頭超級妖獸一出,就將會造成難以預料的可怕的破壞力。

    妖獸動。亂中,絕不會缺少武神境那一層次上的超級強者。

    夏風國,必然還會有著后續的手段還沒有施展出來,只是隱而不發,伺機出手而已。

    步行進入這個城市,街道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兩側樓房都是開設有一些店面,有酒樓飯店,有客棧居住,也有販賣各種武器以及一些妖獸藥材皮毛。

    盡管這里很繁盛熱鬧,但很少有人敢生事,據傳鎮妖城的城主是一位即將臨近武神境的超級強者,他嚴令下去,若有生事者重罰,連一些國內著名的大勢力大門派都不敢隨便惹事。

    不僅是因為城主的強大實力,而且更因為夏風國,這樣一個大國,一怒之下甚至可以覆滅叛亂的勢力。

    駐扎在此的數十萬大軍同樣也是一種震懾。

    葉晨登臨上城中一座比較高規格的酒樓上,喊上小二要上最好的酒水佳肴,便獨自一個人品嘗,更是眼觀八方,耳聽四野,打聽著關于妖獸山脈中的種種消息。

    酒樓這種人流密集的地方,往往是聚集了三教九流,同樣也是收集各種信息的最好地方,往往能夠得到許多有用的信息。

    “唉,又是一場妖獸動。亂,到時候都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死,每一次都是這樣。”附近桌子上,一個白發蒼蒼的黑衣老人搖頭一嘆,盡管餐桌上滿是美味的酒菜,卻是愁容滿臉,食之無味。

    他是鎮妖城的原住民,在這座古城中生活了很多年了,幾乎祖輩都在,有著感情,不愿這座古城遭受到妖獸動。亂的毀壞。

    老者面前同樣是一位蒼老的老人,一襲錦緞黃衣,倒是與黑衣老人態度不一樣,顯得無所謂:“歷史上每一次妖獸動。亂都伴隨著極大的傷亡,古往今來都是如此,無法改變,有什么好嘆息的。”

    桌子上不止他們兩人,還有著好幾個老人,顯然都是相熟,在此地吃飯閑聊,談及妖獸動。亂的事情。

    葉晨注意力放了過去,側耳傾聽。

    “咦,這一次即將發生的妖獸動。亂很奇怪,難道你們就不覺得么?”黃衣老者道。

    “為什么奇怪?”其他人不解。

    “難道你沒留意么?歷史上幾乎每相隔一百五十年才會發生一次妖獸動。亂,這基本上已經成為了慣例,但是現在距離上一次發生妖獸動。亂才一百零八年而已,還有四十二年的時間才對,為什么這一次提前發生了。”

    “對,提前了足足四十二年,這一點很奇怪。”

    “這種事很難說,不過根據得到的內部可靠消息,這一次的妖獸動。亂有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妖獸動。亂。”其中黑衣老者突然說道,引起了葉晨的關注度。

    “為什么?”其他人都大吃了一驚,史上最可怕的妖獸動。亂,豈非是比起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嚴重得多。

    歷史上每一次妖獸動。亂都讓成千上萬人死,傷亡慘重,要是爆發一次最大規模的妖獸動。亂,豈非會死去更多人不成。

    這一次不得不引起其他人的重點關注了。

    “這是我兒子告訴我知道,他是大軍中的副將,無意中聽到的機密消息,你們可千萬不能夠泄露出去。”黑衣老者似是有所忌諱,先是小心翼翼看了周圍一眼,得到了眾人的應承這才繼續低聲道:“聽說這一次妖獸動。亂的根本原因是因為妖獸山脈中有一樣至寶被盜取了,導致那些妖獸之王發怒,懷疑是我們人族所為,這才發動妖獸動。亂。甚至聽說真正動。亂開始后的時候,會有傳說中超越武神境的獸神出現,也不知是真是假。”

    其他人頓時色變,想要反駁,但是黑衣老者的兒子乃是三十萬大軍中的一位高等將領,經常跟隨在將帥身邊,因此往往能夠得到可靠的情報消息。

    這樣一來,這件事十有是假不得了。

    但越是如此,越是令人感到擔憂。

    “要是這種獸神出現,那就是天大的災禍了,誰能夠匹敵,難道請來一尊無敵的天神嗎?”

    一桌老者都充滿了憂色,擔憂著這一場史上最為可怕的妖獸動。亂會將鎮妖城這個歷經了數次大動。亂的古城都夷為平地。

    畢竟這一次妖獸動。亂不僅僅只是武神境的超級妖獸將會出現,真是連傳說中的獸神都有可能現身。

    獸神,那是超越了武神境之上的妖獸霸主,它的強大超乎了世人的預料之外,也不知幾許強大。

    相傳,這等存在一旦出手,哪怕就是舉手投足之間,都能夠輕易地摧滅千軍萬馬的大軍,將方圓成千上萬里的遼闊大地夷為平地都不是難事。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具備著超越凡塵級的神明力量,不然也不會被尊以“天神”的稱謂。

    若是夏風國沒相應的天神強者出手,這一次妖獸動。亂恐怕會成為史上最為可怕的一次,將會對于整個夏風國都造成難以估量的破壞與損失,難以挽救。

    旁邊桌子上,葉晨的神色徹底沉下來,本以為妖獸動。亂已經足夠可怕了,沒想到還有可能發展成為史上最為可怕的妖獸動。亂,天神境的獸神都有可能出世。

    這一切,都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他下意識地想到了炎老古戒中的神秘骨片,這到底是記載著何方神藏的寶圖碎片,竟然惹得妖獸山脈的存在都如此看重。

    而后又想到了武神殿,一個古老而神秘的超級勢力,可以比肩三大帝國一大學府的地下勢力,也曾派出安陽武神前來奪取骨片。

    很顯然,這一枚骨片的來歷,妖獸山脈、武神殿都有可能知釋到底通往何方神藏的。

    只是很可惜,這枚骨片終究是被葉晨得到手了。

    不過這一切在眼前都不是主要的,最為重要的還是應付妖獸動。亂的到來。他無懼這一切,炎老這個神秘老不死在身邊,為他護道,無論如何都無需擔憂著生命危險,但是遠在洛楓城的家族,都讓他有些擔憂了。

    了解到了足夠的消息后,葉晨付出酒錢,轉身離開,第一時間就執筆書信,將知道的簡要內容寫出來,許下重金讓人日夜兼程,送往千里之外的洛楓城中。

    他希望父親能夠做好相應的防范,不然這一次妖獸動。亂,真的會相當可怕,可能會毀了整座洛楓城。

    不過他相信夏風國不會無動于衷,必然會有真正的超級強者出世,阻擋這一尊來自于最深處的霸主級獸神。

    見著葉晨眉宇中帶有著憂色,炎老突然道:“你是不是想要回去洛楓城中,防范這一次妖獸動。亂?”

    葉晨應了一聲,根本沒有隱瞞,真的到了這個必要,他會第一時間內趕回去洛楓城中,就算無法阻擋這一場災難,但也能夠帶領著父母、環兒、葉子楣這些重要的人離開,躲開這一場災難。

    炎老略有欣慰地看著葉晨,他看得出來,葉晨雖然看似淡漠無情,不近女色,有著前世的性格所然,但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好男子。

    他笑了笑,道:“這一點你無需擔心,離開洛楓城之前,我在你父母身上留下了一道神念,可以護佑你父母,且一旦洛楓城出事了,我會第一時間內知道。”

    葉晨微微一怔,他根本不知道炎老居然還留有了后手,以炎老的能耐,一旦父母出事了,可以第一時間破空回去,根本無須擔心父母的安危,讓他心里有著感到在流淌,道:“炎老,謝謝了。”

    炎老哈哈一笑:“謝什么謝,畢竟你是我要護道的人,還是以后復活我的人,這一點應該的,我可不像你父母出事了,影響你的向道之心。”

    葉晨不再說什么,像他這種人,不會輕易將感激之花掛在嘴邊,更重要的還是日后的實際行動進行報恩。

    接下來幾天中,妖獸山脈中有著極其可怕的壓抑氣氛在鋪天蓋地彌漫開來,壓滿了整片天穹。

    無盡的烏云遮瞞了蒼穹,黑壓壓一片,遮天蔽日,烏天黑地,沒有半點陽光照耀大地。

    整座鎮妖城中的無數人都能夠感受到那股壓抑的氛圍,像是空氣都要被抽盡一般,喘不過氣來。

    所有人都心驚膽戰,感覺夏風國有史以來最為可怕的妖獸動。亂不日即將爆發了。

    城外面對妖獸山脈的方向中,三十萬重裝大軍日夜都在駐扎鎮守,嚴陣以待,一個個陷阱早就是快速地設置好了,更有著緩沖帶在修整出,可以第一時間緩沖妖獸動。亂的最開始猛烈攻勢。

    另外,有著一路路大軍從邊疆快速地趕往妖獸山脈之下各大城鎮中。

    雖然妖獸山脈主要沖出之地是鎮妖城,但是其他城鎮同樣會成為妖獸動。亂的破壞地,需要派出各路大軍前往馳援。

    一切的一切都在嚴陣以待著,氣氛充滿了緊張與壓抑。

    但是妖獸動。亂還沒有徹底開始,最近兩天,妖獸山脈中甚至連妖獸嘶吼聲都減少了,變得安靜得令人壓抑。

    葉晨不時地出現在城中的最高地,遙望漆黑的妖獸山脈,每一次都見到了山脈中恐怖的血氣在沖霄,隆隆長鳴,如斯遠古沉睡的兇獸在蘇醒般,恐怖無邊。

    大戰很快會爆發了。

    夜漸而深了,烏云遮天,明月不顯,城中盡管燈火通亮,但是并沒有了往日的氣氛,這一切都因為妖獸山脈的可怕壓抑氣氛導致。

    人心惶惶!

    葉晨進行靜修,UU看書 .uukanshu.com 對于他來說,這一切都仿佛毫無關系一般,根本不作理會。

    夜色漸深,靜修中的葉晨陡然睜開了雙眸,從居住的客棧中騰空而起,立身在客棧的頂端,眸光湛然閃耀,遙望數十里之外的妖獸山脈。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突然炸響了寂靜的夜空,回蕩在空曠的平原中,比起春雷還要響亮了無數倍,驚醒了無數人的睡眠。

    城里城外,無數人紛紛醒來,離開了房間,到了最高處,皆是遙望著妖獸山脈那個方向,只見到那里突然有著無盡的光芒在照耀,照亮了千里江山,亮如白晝,恍如太陽橫空。

    山脈之中,一聲可怕的妖獸嘶吼聲響震天地——

    世人駭然,史上最可怕的妖獸動。亂開始了!?

    ps:寫順手了,又是兩更合一,算是第一二更,還有第三更,不過可能會晚到凌晨,這里就提前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