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61.第61章 賤人

永恒圣帝
     夏風城,天都大陸西北大域夏風國的王都,如同國名一般的稱號。

    這是昔日前朝王國的王都,曾一度繁榮耀天下,后來被夏風國攻占,取而代之,成為了新國夏風國的王都。

    隨后經過上千年的演變與發展之后,這個飽受過戰火摧殘的都城重新成為繁華的國都,哪怕放眼在整個遼闊浩瀚的西北大域上,都是相當有名的都城之一。

    王都中常駐居民能有數以百萬之多,由于是位于西北大域上一條著名而橫跨大陸的大江瀾滄江邊緣上,交通樞紐所在,水路便利,商業很繁盛。

    王都四面都有著大門,更有著一條條小道匯聚成的平坦大道,直入城中,車水馬龍,好不熱鬧繁華,無不盡顯這個都城的勃勃生機。

    “這就是夏風國的王都么?果然與這一世的記憶中沒有什么兩樣……”

    通往東門的平坦大道上,奔波了兩天時間的葉晨正騎著一匹六蹄駿馬緩緩走向王都。

    相隔數十里遠遠眺望著坐落在遼闊大地上的那一座巨大的王都,占地廣闊,漆黑的城墻以黑巖堆砌而成,顯得高聳巍峨,能有百米之高。

    遠遠看上去便似是一頭可怕的黑色兇獸趴伏在大地上,在蟄伏著,一旦蘇醒過來,將會展現驚人的聲威。

    不愧能夠成為一國之都,不說其規模,但從這股無形的威壓,就讓得人震撼,不敢異動。

    這就是王都的城勢,予人一種堅不可摧、無法撼動的感覺。每一個王朝大國的王都都基本如此,氣勢上充足,令人不敢攻占,從氣勢上先行壓倒人。

    葉晨感知敏銳,能夠感受到王都中有著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在隱而不發,蟄伏其中,那是一位位真正的強者,可以用臥虎藏龍來形容這一座王都。

    沿著大道走進城中,只見得街道上盡是一派繁榮,修者彼此來往,也有凡人在流連。

    王都中街道上建立了一座座奢華的酒樓招待宴請各地的修者,賭坊、拍賣行等應有盡有,呈現出一種勃勃的生機。

    葉晨一路走來,兩年之后再游王都,與記憶中相比起來,仍舊是充滿了繁華熱鬧,絲毫沒有受到最近的妖獸動。亂影響,行人無數,車水馬龍,熙熙攘攘。

    不過他沒有逗留多長時間,尋了個酒樓吃了頓餐食,稍作安頓之后,第一時間就是前往了夏風學府。

    夏風學府位于王都東南方向,即便在寸土寸金的王都之中,學府的占地面積仍舊相當廣闊,足足占有整座王都的七分之一的面積,能有上百里遼闊。

    甚至學府中有一部分在城外延伸出去,依山而建,實際面積比起想象中還要廣闊得多。

    一座座豪華高大的建筑林立而建,比比皆是,盡顯學府財大氣粗,僅僅只是一扇大門,就能有五丈高大,鏤紋雕刻,金碧輝煌。

    大門的四個門衛都是后天八重的強者,這等人物放在一般城鎮中都是一方人物了,但是在夏風學府上只能算是守衛大門,可想而知夏風學府的能量了。

    葉晨來到學府面前,看到夏風學府,這一世的記憶不斷地涌現出現,讓他了解甚多,也有些感慨。轉頭一看,看到了不少的年輕人在徘徊,看著夏風學府的目光充滿了渴望、火熱。

    夏風學府,雖然遠不如位于大陸中央的那一座修煉圣地天都學府那般出名,舉世矚目,但是作為夏風國內的高等修煉學府,得到夏風國的大力支持,同樣也是整個夏風國的修煉圣地,備受無數人的渴望。

    一旦獲得資格進入其中修煉,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上來說都有相當大的好處。即便不能修為一代強者,但日后畢業出來之后,都將會受到各方面勢力的拉攏。

    這一點,是無可置疑的。

    只可惜,對于這些年輕人來說,他們看向夏風學府的目光相比于希望來說,更多的是一種黯然。

    因為夏風學府不是隨便任何人都能夠進入,只有通過學府設置的嚴格招生試煉后,方有資格進入其中,否則不可進入。

    很顯然,這些在徘徊的年輕人就是無法通過招生試煉的那一類人。

    葉晨微微一笑后,隨后邁步正要走進去,只是這個時候兩側的門衛卻是伸手擋住了他,神情嚴肅道:“請出示學生令牌。”

    “學生令牌?”葉晨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個夏風學府進個大門都要學生令牌。

    一見他發怔的模樣,兩側的門衛都立時沉下臉來,喝道:“既然不是學府學生,請立刻離開,不得阻擋學府大門之路,影響其他學生出入。”

    葉晨摸了摸鼻子,顯得很無語,炎老哈哈大笑,還是相當罕見可以見到葉晨吃癟的模樣。

    “呦呦呦,難道又有人想要偷偷跑進我們夏風學府不成?”這個時候,一道難聽的聲音響起,腳步聲一陣,轉頭一看,卻是幾個衣著華麗的貴族少爺從旁經過,看著被門衛攔截在前的葉晨一陣輕蔑不屑的笑聲,完全將他當做是鄉下人看待。

    葉晨劍眉微皺,但沒有說話。兩世為人,心性沉穩,犯不著為了這種無謂人爭執,權當是聽狗吠就好了。

    這些貴族少爺雖然面對葉晨態度不屑囂張,但是看向門衛的時候還是很直接地取出了學生令牌,是黑鐵令牌,前面是夏風學府的標志,后面則是一個“黃”字。

    夏風學府分為四大學院,分明是天地玄黃四大等級,同樣學生令牌也有劃分,分為四種。

    天級學院為黃金令牌,地級學院為白銀令牌,玄級學院為青銅令牌,黃級學院則是黑鐵令牌。

    這些人手中的黑鐵令牌就是黃級學院的令牌。

    雖然只是黃級令牌,但是取出來的剎那,學府周圍的年輕人都投去了羨慕的目光,尤其是那些在此徘徊的年輕人,更是如此,甚至帶有著熾熱的溫度。

    天地玄幻四大學院中,盡管黃級學院只是處于最末尾序列,但夏風學府是什么地方,乃是整個夏風國所有年輕一代精英的集中地,全國數十萬年輕人中才只有他們這些人有資格進入夏風學府中而已,哪怕只是能夠進入黃級學院,都能夠代表著他們的地位。

    所以他們有資格在那些連夏風學府都不能進的人面前驕傲。

    感受著一道道羨慕妒忌的目光落在身上,幾位貴族少爺都相當享受著這樣的目光待遇,無形中可以增長他們的虛榮心,讓他們得到大大的滿足。

    這種感覺,是金錢無法帶給的,只有實力才能夠得到的。

    “都看到了吧,這就是真正夏風學府學生才擁有的令牌,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擁有的。”最先開口對葉晨不屑的貴族少爺冷笑道,他身穿一襲白衣華服,金紋鑲嵌,一副出身高貴的模樣,神色顯得相當倨傲,期待著眼中視為低等人的葉晨對之投向羨慕、妒忌的目光。

    只是讓他們失望的是,葉晨的表情由始至終都顯得平淡無奇,仿佛夏風學府學生這一身份對他來說跟街邊上的大白菜并沒有什么區別,讓幾人感覺失望之余也感覺像是受到侮辱一樣,臉色都忍不住沉下去。

    白衣少爺抓著黑鐵令牌在葉晨面前晃了晃,冷哼道:“小子,難道你沒有看到這是什么令牌么?這才是夏風學府弟子真正的令牌,一個什么都不懂的鄉下人就不要胡亂闖進夏風學府這等重地,可不是你們就能夠隨便闖得進入的。”

    面對著白衣少爺近乎炫耀般的晃動令牌,葉晨還是淡淡地掃了一眼,根本不屑一顧,也不想理會這些在他眼中只能算是小毛孩的幼稚家伙,徑直走向了門衛處。

    葉晨這番舉動更是惹惱了幾人,讓他們自尊心都受創了,猛然地站出來,阻擋住了葉晨的去處,不讓他再上前。

    葉晨腳步停下來,劍眉微皺,有著一絲不愉:“讓開。”

    “讓開什么。”白衣少爺冷笑不已,就攔著葉晨不讓他前進,道:“小子,剛才本少爺不是警告過了你嗎?夏風學府不是你這種下賤的人可以隨便進入的地方,識趣點還是趕緊滾開,不要再礙眼,也不要沾污了學府,明白嗎?”

    “對,吳少爺說得一點都沒錯。”

    “這個家伙也不知從何而來,怎么一點規矩也沒有,難道就不知道夏風學府這等神圣地方不是他們這些鄉下人就可以隨便進入的嗎?要是真的進入了,豈不是污染了學府不成。”

    吳少爺的身邊,幾分同樣衣著華麗的少爺附和著吳少爺的話,一致對外,埋汰著葉晨。

    葉晨眉宇皺得更深了,道:“我只說最后一遍,讓開”

    “讓開?讓什么開?”吳少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甚至輕蔑,看著葉晨,顯得倨傲而不屑:“你在說什么,為什么我就沒有聽到呢。小子,本少爺不是說過了嗎?這里是夏風學府,不是你這種鄉下人能夠隨便踏入的地方,要是再有下一次,本少爺就帶人揍——”

    砰地一聲,吳少爺話還沒有說完,一記拳頭就狠狠砸在他臉上,頓時整個人都倒飛出十幾米之外,鼻子塌了下去,牙齒飛出了五六顆,鮮血橫流,滾在地上嗷嗷大叫。

    “叫你讓開偏就不讓開,真要我出手打才愿意滾,見過賤人,還沒有見過像你那么賤的人,真賤!”葉晨冷冷地道,驚住在場的所有人。

    PS:建議早點休息,不要等了,剩下來的三更注定很晚,現在還在加班中,這一章也是上班忙中偷閑修改的。幸虧昨夜寫出了三章大概內容,回去就是等著修改而已,嗯,要說的就只有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