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72.第72章 遇故

永恒圣帝
     “我想找李云,讓他出來見見我吧。”

    葉晨平靜地說道,然而說出來的話讓接待小姐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這個不過十六七歲的清秀少年,居然敢在直言叫李云大師的名字,而且還是在丹心宮中,膽子真大,難道真不怕死嗎?

    她忍不住皺了皺好看的秀眉,眉宇中有著一絲不愉,李云大師是什么人物,可是現在丹心宮中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尤其是前一陣日子中更是成為了二星煉丹師,地位可是在整個夏風國中了除卻了那一位宮廷首席煉丹師之外,可以排在最前列。

    這樣的二星煉丹師,足以讓得任何人都敬畏,現在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孩卻敢直呼李云大師的名字,分明就是不尊不敬。

    接待小姐的聲音當場冷了下來,道:“抱歉,李云大師很忙,可否有預約?”

    葉晨搖了搖頭,他只不過是順便想起來而已,哪里有什么預約。

    見此,接待小姐的臉色更冷,這般不尊敬李云大師,又沒有預約,這不是搗亂么,當場就冷聲道:“沒有預約是見不到李云大師,麻煩下次先預約吧。”

    葉晨眉頭微皺,倒也沒想到只是見李云一面而已,竟然這般地麻煩。

    只是他身上根本沒有什么信物,突然想起了那一張紫紋金卡,本來就是李云的,或許會有效果。

    現在也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再不行他就打算硬闖這座丹心宮了。

    正當打算取出那一張紫紋金卡的時候,突然一陣如蘭馨香拂來,伴隨而至的是一道驚喜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公子,是你,你也來了。”

    有些熟悉而悅耳的女孩聲音響起,葉晨有些疑惑,轉身一看,便看到了一位清麗脫俗的美人兒。

    少女十七八歲的青春年華,秀發如云,插戴著幾根玉釵,只著一襲薄荷青衫,亭亭玉立,略施粉黛,顯得美麗脫俗,在整個丹心宮大廳中都若一朵嬌艷綻放的海棠般矚目,吸引來了眾多目光。

    只見這位少女正是驚喜地看著自己,美麗的大眼黑白分明,清澈得如蘊一汪清泉,盈盈淺笑,略顯調皮道:“公子,難道你不認識小女子了嗎?”

    少女,正是薇薇安。

    葉晨微微錯愕,沒想到居然在丹心宮中遇上了薇薇安,當初妖獸山脈一別之后,本以為不會再遇見這個少女,沒想到這才幾天過去而已,就在丹心宮中遇見了少女,不得不說這是一種緣分。

    相遇葉晨,薇薇安自是無比高興,如葉晨一樣想法,本來也以為想要再見到對方一面很難,畢竟對似得葉晨這般年紀輕輕就可以屠殺先天妖獸的少年,絕對是大勢力中培養出來的天之驕子,有可能是來自于夏風國之外,一旦分別,從此便再也難以見面。

    怎料得這才幾天而已,因為辦事來到丹心宮卻意外遇上了對方,真是緣分,妙不可言。

    這份偶遇的緣分,讓薇薇安這位嫻靜端莊的美麗女子都美眸含笑,顧盼生輝。

    葉晨同樣也笑了,既然再見,便是緣分,道:“自是認識,只是沒想到會在這里遇上你而已。”

    見葉晨難得含笑說話,薇薇安的心情顯得更是輕松愉快,道:“我們是前來拜托丹心宮一位煉丹大師煉丹的,莫非公子你也是求丹嗎?”

    所謂求丹,就是請求丹心宮中的煉丹師進行煉制指定的丹藥。

    “也差不多吧。”反正都是找人的,葉晨模糊地一筆帶過。

    薇薇安很聰明地沒有繼續深問下去,其實能夠在這里遇見葉晨已經很開心了,彼此也似得朋友般閑聊,反正葉晨也不急在一時找李云。

    “公子,真是謝謝你,上一次讓給了先天妖獸給我們,獲得了學府高層的褒獎了。”薇薇安盈盈淺笑地道謝,雖然被坑了二十萬金幣,但是因為成功帶回來了一頭先天妖獸的妖軀,且還是先天巨鱷的妖軀,學府都重重厚賞了薇薇安等人。

    加上賣出了先天巨鱷的血肉,拍賣給王都中的那些王孫貴族,價格跟葉晨坑來的二十萬倒也差不了多少。

    想起這一件事,葉晨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居然坑騙了對方二十萬金幣。

    “薇薇安,薇薇安——”

    一位生得英俊高大的青年男子大步走過來,身穿高貴華服,連呼了薇薇安兩聲。

    見到來人,薇薇安忍不住皺了好看的柳眉,道:“華少爺,叫我有什么事嗎?”

    “薇薇安,他是什么人,你認識他的嗎?”華少爺橫在兩人中間,擋在了薇薇安身前,冷冷地看著葉晨,隨后道:“不過我建議你最好不要認識他。”

    葉晨能夠感受到,這個青年對自己似乎有著相當大的敵意。

    再一看他看向薇薇安的眼神中,分明帶有著愛慕與占有的欲望,頓時明白了過來。

    很顯然,這個華少爺把他當成了情敵。

    薇薇安秀眉皺得更深了,道:“華少爺,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我要認識什么人也要經過你的允許么?”

    “薇薇安,你要明白,你是真正的大家閨秀,乃是貴族,認識的人應該也是貴族,不能夠跟一些不識大體的下等人攀關系,這樣只會有失身份。”

    華少陽看了一眼葉晨說道,很顯然,所謂不識大體的下等人指的就是葉晨,讓他相當地無語,果然美女都是不好招惹的,不然身邊的狂蜂浪蝶絕對會把你往死里踩。

    這個華少爺也是好樣的,為了抬高自己,故意把他踩成那樣子。

    只是聞言,向來溫和恬靜的薇薇安都當場沉下臉來,喝道:“華少陽,你真是夠了,這樣侮辱我的朋友,太過分了。還有,我跟你只是彼此相識的人而已,還談不上朋友的關系,請你不要直呼我的名字,麻煩下次叫我全名楊薇薇。”

    薇薇安只是少女的別名而已,真正名字是楊薇薇。

    能夠讓得向來都脾氣溫和的薇薇安這樣說狠話,很顯然,這個華少陽已經讓她很生氣了。

    華少陽臉色變了又變,沒想到薇薇安居然這般地維護一個外人,而且還是一個男人,讓他相當妒忌。

    “薇薇安……小姐,你要明白我這是為你好,因為這個窮小子根本不識大體,剛才在這里直呼李云大師的名字,這是大逆不道,而我們需要谷德大師的幫忙煉制一種丹藥,谷德大師現在可是李云大師的弟子,我們萬萬不可得罪李云大師。難道你要為了這小子得罪谷德大師嗎?”華少陽最后道。

    薇薇安臉色微變,卻沒有反駁。

    這一次前來丹心宮,他們是想請求谷德大師為他們煉制一種特別的丹藥。

    谷德大師是丹心宮中的煉丹師,煉丹能有三十多年了,雖然還只是一星煉丹師,還有些不好伺候,收費高昂,但是煉丹經驗相當豐富,只要給足了費用,煉制的丹藥基本上都是品質上佳。

    且這一次,薇薇安他們就是想要煉制一種比較珍貴的丹藥,這種丹藥整個丹心宮中也只有谷德大師煉制過,有經驗。

    而谷德大師乃是李云大師的弟子,他們自然也不敢是得罪李云大師了。

    最后,薇薇安明麗的笑顏上黯然失色,有些尷尬地朝葉晨笑了笑:“對不起了公子。”

    葉晨見微微臉有難色,自然知道她不是真的所想,只不過是很為難,倒也不見怪,道:“你忙你的,我沒關系。”

    “謝謝公子。”薇薇安報以感激一笑,雖然還是很難看,但是顯然緩和了不少。

    華少陽則是朝葉晨冷冷一笑,充滿了得色,讓葉晨忍不住搖了搖頭,真是幼稚的家伙,他倒也不好意思跟這樣幼稚的家伙爭嘴。

    這個時候,一個滿臉油膩的小老頭突然出現在眼前,一身不得體的華服,酒肚子圓鼓鼓的,將衣服都高高地鼓起來了。他的出現,讓丹心宮大廳上不少人都投以尊敬的目光。

    此人,正是谷德大師。

    他徑直來到了薇薇安的面前,淫邪的目光在薇薇安身上游離了好幾圈,尤其是********的部位上,更是多了好幾圈,這才道:“你就是楊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