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93.第93章 人生過客(第二更)

永恒圣帝
     崩碎的演武廣場上,不少學生都充滿了猶豫,雖然他們都是來自于各地的天才,但是舍卻了天級學院的那些精英學生之外,三大學院的學生都是先天之下的修者而已,實力并不算強大,去到妖獸禍亂的鎮妖城中,并沒有多大能力可以保護自己性命周全,恐怕更多是成為妖獸的腹中食物。

    想到這一層后,不少人都選擇了退縮,但沒有人責怪他們,因為明知道實力不行還為了一時意氣趕赴沙場,不是有勇氣,那是愚蠢。

    對于這些人的退縮,太子殿下并沒有生氣,但不僅只是三大學院的學生,就算是天級學院中的好一些精英學生,竟然都選擇了退縮,這讓他很失望,冷聲一哼:“都是些沒用的廢物,連上戰場殺妖都不敢,將來何以敢成為一代真正強者?”

    那些退縮、猶豫的天級學院精英學生臉上都一陣青色一陣白色,好不難看,但面對著太子殿下的質問,偏偏就是無話可說。

    葉晨都忍不住搖了搖頭,還是所謂的天級學院精英學生嗎?不過是一群沒膽匪類而已,當然這都只是一部分而已,不能一概而論。

    如十三王子、李虎、華少陽等人都選擇了參加,紅衣女子還有薇薇安兩位女子同樣如是,甚至有相當一部分的地玄黃三院學生同樣毅然選擇了趕赴鎮妖城戰斗,要保家衛國。

    “葉晨,今晚見!”

    太子殿下很冷漠,他的眼內只有葉晨這一位對手,朝他點點頭留下這樣一句話后,轉身離開,身如疾風,一步七八丈,幾步之間就遠去了身影,徹底消失在眾人眼前了。

    “葉晨,我先行回去,今晚再見!”十三王子亦道,紅衣女子則是跟隨著十三王子一并離開,讓葉晨若有所思,似是明白到了一些事情。

    至于夏芒、李虎乃至是楊怡等人都是灰溜溜地離開了,一言不發消失。

    最后,葉晨也離開了,但沒有前往丹心宮找李云,因為他知道,妖獸動、亂的出現,萬眾矚目的拍賣盛會多半是不能夠如期舉行。

    可惜了,他已經準備好了足夠的本金去參加拍賣,沒想到臨時發生了妖獸動、亂。

    說實在,他挺好奇所謂的神靈秘寶到底是何方寶物。

    離開之后,葉晨獨自一個人在夏風學府中閑走,可以說,他已經很久都沒有嘗試過這樣空閑的時刻了,上一次空閑的時候,是陪著葉子媚的時候。

    到了最后,他沒有去重力塔修煉,來到了學府中一方美麗的小湖旁邊青蔥草叢上,仰天躺了下來,嘴里咬著一根狗尾草兒,懶洋洋地曬著太陽,享受著難得的空閑時光。

    炎老出現,看著懶洋洋的葉晨,道:“你這小子倒是樂得清閑,妖獸動亂開始了,你這小子還是罪魁禍首,現在倒好,整個夏風國都處于恐慌之中,你這個背后最大黑手卻在這里享受陽光浴。”

    葉晨淡淡地道:“黑不黑手現在倒不重要,無論我們出不出手,這枚骨片遲早都會被人盜走的,妖獸動亂遲早還是要發生,只不過最后落入手中的人是我,而不是其他人而已。”

    炎老揚了揚眉宇,道:“你是說武神殿?”

    “武神殿這個組織很神秘,應該是可以媲美三大帝國一大學府的超級勢力吧,就算不是也相差不多。這枚寶圖骨片內蘊著天大的秘密,武神殿不會善罷甘休,遲早都會動手搶奪了它。甚至我懷疑,這一次的妖獸動亂提前半個月發生也是因為武神殿或者類似的勢力暗中做祟的緣故。”

    葉晨分析,他認為妖獸山脈之所以提前半個月時間發動這場史上最可怕的動亂,是因為武神殿的人暗中出手了,懷疑夏風國得到了骨片。但沒有交出來,通過挑釁的方式逼迫得夏風國交出來。

    至于為何不明面上借助武神殿的威勢威迫,恐怕是有著某種顧忌,不得如此。

    炎老沉默了,葉晨的分析很有道理,事實很有可能正是如此。

    而后他道:“小晨子,你去參加這一場動亂,難道是因為……”

    葉晨緩緩一笑,點了點頭承認了,讓炎老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家伙膽子還真大,這樣的念頭都有,簡直想要找死。

    躺著躺著,葉晨精神迷糊起來,緩緩昏睡起來,竟是毫無警覺地入睡了。

    不知道過去了到底多長時間,夕陽西下,葉晨終于醒來,只感覺有種淡淡而怡人的芬芳撲鼻而來,頓時就明白了,身邊來了一個女孩兒,而且還是一位熟人。

    他眼眸微微睜開,看著身邊,一位婉柔恬靜的少女正抱膝坐著,薄荷青衫,素衣長裙,清風拂來,帶起了青絲拂面。

    仿佛心有所感,少女看向了葉晨,明眸淺笑,百花綻放,拂起青絲,輕聲道:“公子,你醒了。”

    “薇薇安,你怎么來了?”葉晨看著少女有些疑惑。

    薇薇安笑道:“只是過來走一走,看一看這熟悉的學府,沒想到看到公子在這里曬太陽睡懶覺,難道公子你一點都不擔憂妖獸動、亂么?”

    葉晨仰著天,曬著暖洋洋的太陽,淡淡道:“有什么好擔心的,既來之,則安之,反正無論我擔不擔心,都改變不了什么。”

    薇薇安先是一怔,而后失笑,不愧是公子,果然非同一般。

    就這樣,一男一女二人在湖岸邊草叢上,彼此無語,但此時無聲勝有聲。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薇薇安忽然站起來,道:“公子,可否愿意陪薇薇安走一走?”

    葉晨看著少女一如既往的薄荷青衫,亭亭玉立,站在那兒似得一株清新漂亮的蓮花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恍惚間似是看到了一道深入靈魂般熟悉的影子,忍不住吐聲道:“晨兒……”

    只是定神過來,卻不再是曾經那個繞人心間的少女,頓時有些黯然。

    “晨兒?”薇薇安疑惑,葉晨回過神來后淡淡一笑:“因為我叫葉晨,爹娘習慣叫我晨兒,所以自言自語了一句而已。”

    真的只是自言自語嗎?薇薇安卻心里黯然,她分明見到了少年喊著這個名字的時候,眸子深處有著一抹令人心顫的溫柔,這是她從來都沒有見過的。

    應該是葉晨公子喜歡的人兒吧。

    薇薇安神色微微黯然,葉晨對于這方面素來遲鈍,不明所以,拍了拍少女的螓首,道:“薇薇安,怎么了?”

    少女頓展笑顏,搖了搖頭:“沒什么,公子你多心了。”

    兩人一并走在了學府中的一方小湖岸上,小湖碧波蕩漾,岸上種植滿了垂柳,清風拂來,陽光明媚,看上去似是一處情人幽會的場所,讓薇薇安頓時臉色羞紅,再看看身邊偶爾朝她微微一笑、充滿了陽光的少年,更是嬌羞不已,低下了螓首。

    這一刻,她希望這段路永遠都走不完。

    兩人就這樣走著,只是葉晨略顯尷尬,因為他根本找不到話題,最后薇薇安看著傻傻呆呆的少年,忍不住抿嘴一笑,便若春風拂面,明媚動人,明眸淺笑百媚生,讓少年都忍不住看呆了。

    “公子,您——”

    薇薇安話還沒有說完,葉晨就打斷了她的話,道:“薇薇安,以后就叫我名字葉晨吧,這公子公子的,我不太習慣。”

    薇薇安臉頰羞紅地點點頭,無話找話道:“公——葉晨,我真沒想到你就是葉晨。”

    “這并不奇怪,畢竟以前的我丹田被廢,修為盡失,一夜間從天才成為了廢物,又有多少人覺得我還有機會爬起來呢。”對于以前的經歷,葉晨一點都不忌諱,或者只不過是未覺醒的自己,覺醒之后可以坦然面對著這一切了。

    薇薇安點點頭,便沒有了話語,而后突然道:“葉晨,謝謝你,要不是你的出面,爺爺也不能得救,而我也會……”

    葉晨打住了她的話:“我們是朋友,幫助也是應該的。”

    “朋友……只是朋友而已嗎……”薇薇安有些失神地喃喃自語。

    對于薇薇安的話,葉晨略微苦笑地搖了搖頭,他又何嘗不知道薇薇安的情感,或許是真的有些喜歡自己,這一點從丹心宮中眾人面前親了自己就可以知道。

    活在這世間上,女子都是矜持嬌羞的,絕不會輕易表露情感,更別說是親與吻,無疑就是表達內心情感。

    只是他不能輕易接受這一份情感,因為心中早已被幾道倩影占據滿了,其他人難以插足了。而且他并不想傷害薇薇安,他終究要離開夏風國,乃至離開天都大陸。

    他們兩人,只不過是人生中的過客,有些事情,還是需要今早解決。

    最后,葉晨毅然轉身離開,薇薇安只是呆呆地看著少年離開的背影,眸子上水霧彌漫,有著淚珠兒落下,打濕了胸前的衣襟。

    此時此刻,她明白了葉晨的意思,只是不甘心……

    夜色漸深,力量之碑下的演武廣場下,端木長老出現了,正是那一位要前往鎮妖城的夏風學府武神境存在。

    而破爛的廣場上,與早前密密麻麻的數以百道身影相比起來,則是顯得稀疏得多,只要數十道身影而已,一半以上都是天級學院的精英學生。

    見到這一幕,端木長老忍不住微嘆一口氣。

    太子殿下走向了葉晨,一向嚴肅的他也露出一抹笑意:“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葉晨輕輕一笑,卻故意沒有面對身后正以幽幽眸光看著自己的少女。

    “出發吧。”端木長老道,而后渾身一震,光霞遮天,帶著這一眾弟子沖天而起,前往鎮妖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