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100章 何為誅天!

永恒圣帝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武神殿的第十八神老張百龍恭敬地向古殿行拜大禮,一絲不茍,絲毫不敢怠慢。

    僅從禮節上葉晨就為之色變,能夠讓得一位天神強者這般恭敬,古殿中的存在必然是超越天神。

    難道獸神真的超越其上,成就了神靈境!?

    然而張百龍說出來的話讓葉晨乃至炎老都臉色出現變化了。

    “武神殿第十八神老張百龍求見鴻天大圣,殿主大人讓在下向大人問好,欲要共商誅天之事!”

    誅天!?

    何為天?高高在上,至高無上,當即為天。

    對于“天”的理解,恐怕世間上沒有多少人比起他知道得更清楚,因為前世的他,曾經戰過“天”!

    雖然他并不認為這個天都大陸上有人能夠誅天,只不過此地的“天”恐怕是另有所指,但是膽敢如此稱呼,足以證明著這件事的事關重要。

    古殿空幽,許久都沒有半點聲音傳出來,唯有幽深的殿宇大門,仿若是無底深淵,將血河與精神力光點都猛然地吞噬,一去不復返,充滿了可怖。

    而古殿中,無形中釋放開來的氣機更加可怖了,讓得第十八神老都感受到了窒息。

    “鴻天大圣!”

    張百龍再一次傳音,但是古殿始終都沒有半點的回應,讓他咬咬牙,都有種沖動闖進去。

    這個時候,山岳上方突然有著一股磅礴的妖威出現,驚顫著虛空,山岳上的云霄都被蕩散了不少。

    若非此地非凡,恐怕群山萬壑都要震顫起來,大地龜裂,因為這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存在。

    隨即銀光閃現,古殿前出現了一頭渾身皮毛銀亮的猿猴王,能有十丈至高,渾身毛發銀亮閃耀,氣威逼人,

    竟是一頭天神境的猿王。

    甚至給予葉晨的感覺,比起夏風學府的府主大人都要強大。

    葉晨雙眸微微瞇起來,心中隱隱有了猜測,而后第十八神老的話語證明了他的猜測,只見張百龍朝猿王抱拳,道:“別來無恙,獸神,銀猿王!”

    果然如此,葉晨便知道眼前這一頭銀猿王就是傳說中的獸神了。

    銀猿王人立而起,冷冷道:“你們武神殿還有臉過來?盜取了我妖獸山脈的神靈骨片,栽贓嫁禍夏風國,也是卑鄙了。”

    第十八神老搖頭否決了,道:“銀猿王你誤會了,雖我武神殿另一內派有心染指妖獸山脈的神靈骨片,但是并不在我武神殿手中,這一點可以對天發誓。”

    “不是你們難道還是夏風國嗎?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盜取我山脈的神靈骨片。”銀猿王冷喝。

    張百龍嘆道:“銀猿王,我知你必然不信,雖然神靈骨片至關重要,但是我武神殿也不可能為了一枚骨片得罪你妖獸山脈,得罪鴻天大圣,你說是不是。”

    銀猿王神色這才稍緩過來,朝第十八神老微微點頭,道:“主人還沒有到蘇醒的時候,還在沉睡中,不能回應。”

    聞言,葉晨眸中精光閃爍,銀猿王都是都只是鴻天大圣的靈寵,恐怕這鴻天大圣是一位神靈強者吧。

    藏身在暗中,他看了下去。

    第十八神老沉聲道:“銀猿王不用擔心,這一次殿主大人讓在下前來,自然是做足了準備,帶上一道神靈法旨,可溝通沉睡中的鴻天大圣,共議誅天之事!”

    銀猿王點點頭,沒有阻止,這件事關乎甚大,計謀多年,不容有失。相信沉睡中的鴻天大圣都不會拒絕。

    張百龍取出了一道法旨,錦布綢緞,繪刻有著一道道神秘的道痕,此刻法旨打開,懸于虛空中,嘩啦啦地舒展開來。

    法旨獵獵作響,綻放開無限光芒,更有著一則則玄奧無限的大道神痕出現,在虛空中閃爍著熠熠生輝。

    轟——

    法旨頓時綻放開了無與倫比的大道威壓,鋪天蓋地,壓滿了茫茫山岳,山岳在此人面前都要顫抖。

    隱約之間有著一道模糊的人形光團浮現,立身在虛空中,如似九天之上的至尊神靈臨塵,威壓九天十地,可讓諸天萬靈都要臣服下來。

    神靈!

    這一刻,第十八神老張百龍頓時跪拜下來了,甚至銀猿王都要在這股威壓之下懾服了,不敢抬頭平視,心生敬畏,這是源自于生命層次上位者對著下位者的威壓。

    神靈之威,不可揣測!

    同時也讓得他人心驚,僅僅只是神靈書寫的一卷法旨已然恐怖如斯了,若是本尊降臨,豈非是更加強大?

    人形光團只具人形,但神芒模糊,看不清面目,澎湃神光籠罩了己身,顯得無比超凡入圣。此刻正面向了古殿,神威蓋世,道音驚天:“鴻天道友,為何還不愿蘇醒。誅天之戰不日即將來臨,萬載布局,只待這一刻,我等需要你的出手,力助我等一臂之力!”

    誅天之戰,難道真的要征戰天嗎?

    這里的“天”指的是否另一個不同理解上的“天”?

    這一切都讓葉晨乃至炎老充滿了好奇,想要知釋這一切秘密。

    古殿恢宏,空寂無聲,但是此刻吞納漫天精神力光點與無數生靈精血的舉動都停緩下來了,許久之后方才傳出來了一道聲音,顯得蒼老:“武神殿主,恕我難以參加這一次誅天之戰!”

    “為何?”

    武神殿主人形光團上爆發開無盡威壓,張百龍跟銀猿王都承受不住而肌體欲裂了,一座座漆黑的山岳乃至山岳都在震顫,盡顯神靈之威,在逼問:“鴻天道友,你為我天都神靈之一,理應明白到這一次誅天之戰是何等關系甚大,布局萬載,而今才終于要到臨了決戰階段,是歷代前賢嘔心瀝血才最終留下這樣具備著成功可能的時代。”

    “每一位神靈的力量都是至關重要,不可或缺,你的存在,對于這一場戰爭有著極其重大的作用,難道你還想看到天都大陸億萬生靈永世被囚禁在牢獄之中嗎!?”

    牢獄?葉晨深深記下了這個關鍵詞,眸光閃爍不停,片刻后臉色微變,心中已然有了部分猜測。

    只是這一切都需要證實。

    “武神殿主,你誤會了,非是我不想一戰,而是心有余力而力不足。”面對著武神殿主的質問,古殿中的神靈露出了一絲疲倦與無。

    “為何?”

    “因為我身上的道傷幾乎要壓制不住,即將爆發了。”古殿神靈傳出一聲苦笑,“你也應該明白到,當年那一戰,與那些天外大魔大戰,我曾留下可怕的道傷。本來這些年中想借助沉睡延緩當年道傷的發作,但是負責鎮壓的天外大魔這些年中一直都掙扎、對抗,讓我道傷數次差點爆發,現在不過是一直壓抑住,這些年中小猿為了阻止我傷勢復發,更是不得已發動動、亂,吞納無數生靈的精血與精神力延緩,否則道傷發作,我有可能不存在世了。”

    武神殿主臉色微變:“竟有這回事!?”

    他似乎也清楚著鴻天大圣身上道傷,道:“那現在那頭天外大魔如何了?”

    “被我鎮壓在鴻天山下,以前打算著借助歲月的力量來磨滅它,但現在這頭天外大魔不知為何,力量似乎得到了恢復,越發地掙扎得厲害了,遲早會讓我道傷全面爆發,最后我有可能因道傷而形神俱滅。”

    這是一則壞消息,哪怕就是武神殿主此時此刻都臉色大變,有著深深地吃驚,不曾想到鴻天大圣的情況已然是嚴峻到了這等地步上。

    這可是一位被凡人視為屹立在九天之上的無敵神靈,蓋世無雙,本應可主宰著整個天都大陸的沉浮才是,但是現在沒想到也落到了這般田地之上。

    武神殿主沉默了許久,最后道:“鴻天道友,你知道誅天之戰更是關系甚大,是歷代前賢一起的努力,萬載布局的一戰,不容有失。而你的存在不可或缺,關于你身上的道傷,不用擔心,我與其他道友會盡可能想辦法,為你道傷恢復。”

    古殿中的鴻天大圣同樣許久才回復一句:“好,既然武神殿主開口了,我自當義不容辭。”

    “好,現在為你延緩道傷。”武神殿主說了一句,而后整個人形光團都爆散開了,無限的神光沒入了古殿之內,許久之后鴻天大圣的聲音傳出來:“張百龍,替本座多謝武神殿主,本座的道傷有所延緩了,屆時若是不死,必然一戰。”

    “大圣之話,在下自當會傳給殿主大人。恕在下不打擾,這就告退!”張百龍行拜大禮之后,UU看書.uukanshu.com 轉身離開,銀猿王送張百龍離開。

    鴻天山下,再無空寂無聲,唯有巍然山岳聳立在此,亙古長存,永恒不倒!

    “小晨子,你真的要這樣做嗎?”炎老道。

    葉晨緩緩地吐了一口氣,眸光堅定,道:“炎老,你需要知道,有些事情不可不做。而且,對于這片天地,我也很好奇,需要問個明白。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嗎?”

    炎老沉默了,顯然也想要知道答案。

    折返回來的銀猿王陡然感受到了一道異樣的氣息出現,讓它一驚,什么時候來了一個神秘生靈,它居然一點也不知道,忙是喝道:“是誰,趕緊給我出來。”

    轟——

    一股恐怖的威壓陡然爆發,整片最深處都在震顫起來,銀猿王的身影在倒飛,落在古殿前,一道修長的黑袍身影走出現,威壓諸天,聲音炸響群山萬壑:“鴻天大圣,何為誅天!?”</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