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06.第106章 天都諸神靈

永恒圣帝
     轟——

    妖獸山脈的最深處,陡然沖起了一道粗若山岳的血氣巨柱,貫穿了茫茫霄漢,蕩散了漫天云霄,將整片天空都染成了一片赤紅如血。

    茫茫血氣在滔滔翻滾,更是伴隨著無盡的威壓在涌現,威壓九重天,震顫了群山萬壑,方圓萬里都能夠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威壓,在肆意地釋放開來。

    仿佛之間,如似一尊至高無上的神明在下凡,威震人世間般。

    “什么!”

    妖獸山脈之外,鎮妖城上空盤坐的府主大人再也保持不了鎮靜,身形搖顫,差點就從虛空中抖下來。

    一切都只因為那股血氣,那股威壓,太過于龐然無匹了,堪稱如淵似海,讓他這等天神境存在都要為之感受到深深的驚顫,如似螻蟻面對著巨龍般。

    這哪里是什么天神境的血氣與威壓,分明就是至高無上的主宰之境——神靈!

    難道最深處的獸神已然達到了神話傳說中的神靈之境不成?

    當想念至此,府主大人都露出了駭然之色,一旦獸神成為了這樣的存在,夏風國還如何抵擋這一場妖獸動亂。

    “好生強大的威壓,前所沒有!”

    “比起府主大人的威壓還要恐怖得多,難道是傳說之中的無上神靈嗎?”

    鎮妖城內外無數人都要為之駭然,更要在這股無量威壓之下徹底臣服下來,沒有一個人能夠承受得住。

    若說府主大人的威壓就似是大海般浩瀚,那么這股突然爆發的威壓就如同星空般無窮無盡,不可承受。

    即便遠在這么多里之外,依然難以承受。

    “神靈……之境!”

    太子殿下不想臣服下來,渾身真元澎湃涌現,竭力地抵擋,渾身都在急顫著,差點就要承受不住這股威壓跪倒下來,最后還是承受下來了。

    但渾身是汗,雙眸卻湛然地看向了妖獸山脈那茫茫無邊的滔天血氣,有著震驚,但更多的是堅定。

    他能夠在力量之碑上打出七彩光霞,潛能與實力都被證明,號稱神靈資格擁有者,將來若有所機緣,有可能會成為天都大陸的無上神靈之一,無敵天地。

    此刻見證了真正的神靈威壓之后,他更加堅定了這一條路,將來必然要證得神靈之位。

    “好強大的血氣,好恐怖的威壓,超越在天神境之上,難道是鴻天大圣已經……”

    離開妖獸山脈不久的第十八神老張百龍此刻都充滿了駭然,震驚地看著妖獸山脈的方位上。

    他為天神境強者,同樣能夠感受到那股無匹威壓何等地浩瀚恐怖,超越了所有的一切,唯有武神殿主方可媲美。

    而那個方向中的神靈……也唯有鴻天大圣!

    鴻天大圣不是身受嚴重道傷了嗎?為何現在卻能夠爆發開如此恐怖的大道威壓,讓人難以置信這一切。

    同樣,遠在數以千里的王都之中,正在處理國事之中的王國老祖這一刻陡然色變,第一時間沖上天穹上,遙望妖獸山脈那個方位,浩瀚的血氣染紅了半邊天際,無量的神靈威壓在蕩漾,遠在數以千里亦可清晰感受到這一切。

    此時此刻,他忍不住駭然失色:“神靈……怎么可能,我夏風國豈不是就要徹底滅亡嗎……”

    就連他都感受到了絕望,神靈乃是主宰著茫茫天都大陸沉浮的至高存在,這等存在一旦出手,夏風國都只能夠彈指間灰飛煙滅,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本來以為妖獸山脈最深處的獸神是天神高階已經了不起了,但是這股血氣與威壓,非是神靈境存在不可擁有。

    難道上蒼真的要讓整個夏風國都滅亡不成嗎?

    茫茫天都大陸中,雖然百國林立,更是勢力無數,但是古往今來,幾乎沒有改變的都是矗立在中央之地的三大帝國一大學府。

    這四大勢力乃是真正的神靈創建,更是一度極度輝煌鼎盛過,各自統率過浩瀚大陸一段時期。

    雖然創建勢力的神靈都已經在歲月之中逝去了,三大帝國一大學府也不再是大一統大陸,但是仍舊長盛不衰,矗立在最為肥沃與靈氣豐沛的大陸中央,繼續雄霸大陸。

    這一刻,四大超級勢力中,都驀然各自有著一雙實質化的眸光在眺望著大陸西方,那是夏風國所在的方位上。

    “好生強大的血氣,難道我天都大陸再誕生了一位神靈了嗎?”

    大陸中央之地的天穹上,有著數道模糊的身影突然出現,每一道都朦朧不可見,流溢出恐怖的威壓,周遭的虛空都被壓塌成空了。

    但是他們都壓制住了,不然一旦全面地釋放開來,整個大陸中央浩瀚領土都能夠感受打得到。

    “不,這股威壓有些熟悉,似曾相識……”一人皺眉這般說道。

    “沒錯,我也感受到了,這股威壓的確似曾相識,是一位故人的。”另有人贊同。

    “這個方位,這股氣息,難道是——鴻天大圣!?”有人吃驚道。

    眾人都想起來了,但是有人道:“不可能,我方才讓座下一位神老帶領我的神靈法旨前去,感受過鴻天大圣的氣機,很萎靡,是否可以誅天一戰也難說,道傷很可怕,已經蔓延了全身,我還正想找諸位商議一下解決辦法,鴻天大圣的戰力不可或缺。”

    此人,正是武神殿主,一尊當時無敵神靈。

    此前分明借助神靈法旨感受過鴻天大圣的氣機,道傷極其嚴重,但是現在卻爆發開如此恐怖的血氣,與此前一幕有所相駁。

    “既然如此,為何會有如何強盛的血氣與氣機在爆發,分明是屬于鴻天大圣的氣息,舍他無誰了。”眾人隨后都確認了。

    天都大陸上的神靈不多,屈指可數,彼此都相互接觸過,氣息很容易認出來,就算多年不曾與鴻天大圣來往過,但也感受得出來。

    “難道是說鴻天大圣詐傷不想參與誅天之戰?”有神靈道。

    “不可能,誅天之戰關系甚大,鴻天大圣早就參與,道傷的發作也與其有關。而且傾巢之下,焉有完卵,這一點想必他也清楚,而且若是詐傷,他何必釋放血氣呢。”

    一尊神靈開口,他渾身被萬千道痕匯聚成的瀑布遮掩住,猶顯得強大,說出來的話也極具說服力,一時之間其他神靈都在點頭稱是。

    “我覺得都天圣主此言不差。”

    “我也覺得。”

    最后,這尊道痕瀑布加身的都天圣主道:“好了,這一切暫且不說,隨后我等各自派出一位天神前往妖獸山脈帶上神靈法旨拜訪便是,而且聽聞那里有一個小國名為夏風國,屆時即將舉辦一場拍賣盛會,疑似有著神靈級秘寶出現,我懷疑這件秘寶不簡單,甚至有可能涉及到了那些種族。”

    說到后面,幾乎所有神靈都臉色變得沉重起來,雖然對于這些將他們世世代代囚禁在天都大陸成為牢獄世界的種族相當驚怒,但是也深深明白到這些種族的可怕之處,否則也不會有著一代代神靈前仆后繼趕往外界之后的身死道消。

    對于那些種族,他們忌諱莫深。

    也不會有著這近萬年來秘密策劃的“誅天”!

    “近日來我等都不要隨便走動,我想那些種族已經初步了解到了部分誅天計劃了。”都天圣主肅色道,“這段時間盡量一切如常,以待誅天之日。”

    “好!”

    隨后,虛空中一道道神靈身影消散,這都不過是他們的一道神念分身而已,并非本尊之身。

    與此同時,妖獸山脈最深處,無盡的神靈威壓肆意地釋放開來,鋪天蓋地,群山萬壑都在驚顫,更有著一座座山脈在開始出現了驚人的崩解,轟隆隆作響。

    尤其是古殿之中,一座座殿宇都崩塌了,恐怖的威壓在肆意地彌漫,更是主要在壓向了神秘的黑袍人身上,讓對方一身黑袍獵獵作響。

    一雙冰冷的眸光透過了世界之心碎片落在了黑袍之下的葉晨身上,充滿了異樣的冰寒。

    黑袍之下,一截清秀的下巴露現,葉晨抬首與鴻天大圣對望,不驚不懼,淡漠一笑:“鴻天大圣,剛恢復了就想要與我一戰,是想要驗證一番自己的實力嗎?如果你想,在下不介意與你一戰。”

    話語落下之后,一股毫不遜色于鴻天大圣的茫茫神靈之威在爆發。

    神靈,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