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13.第113章 指點還是教訓(第一更)

永恒圣帝
     “可惜了……”

    就在眾人都在驚呼與贊賞的時候,一道與眾不同的聲音突然響起,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

    藥鼎后方,手握清神丹的黃衣少女雙雙俏顏上本來歡喜的神色都微沉下去了。

    當順著目光看向了說話之人的,赫然發現這是一個黑衣的少年,生得眉清目秀,體態修長,是一個俊朗的少年,只是搖頭之間透著一股惋惜之意。

    所有人顯得錯愕,這個少年到底是誰,竟然當著多人的面前說可惜,這是對雙雙小姐煉制出的丹藥的一種不滿評價嗎?還是當場落她的面子?

    感受著眾人看過來的目光,葉晨這才反應過來,頓時摸了摸鼻子尷尬道:“抱歉,一時口快,說出來了。”

    一時口快說出來了……

    眾人無語,這分明就是對于雙雙小姐的一種質疑。

    黃衣少女清冷的眸光落在了葉晨身上,姣好的臉顏上閃過了一絲不愉,淡漠地道:“剛才,你說什么可惜了?”

    看著少女帶有著淡淡冷漠的眸光,葉晨明白自己惹禍了,必然惹得這個少女十分不滿。

    畢竟這位少女也是一個小孔雀,容貌俏美,煉丹天賦相當出眾,同齡人無人出其左右,且煉制出的的確是一品上等丹藥,自是感到驕傲無比,突然間被人嘆息說是有些差了,自是不滿。

    不過既然都開口了,葉晨便繼續道:“丹藥雖是一品上等,只不過是勉強躋身于一品上等,因為小姐你煉丹到了最后的時候,或許有些心急,道火太猛了,以至于出現了一絲瑕疵,導致本來是真正一品上等的清神丹變成了而今的勉強一品上等,所以我才說了一聲可惜。”

    呆了,所有人都呆住了!

    雖然聽到葉晨這般毫不客氣地道出來,在場的煉丹師細細一想也覺得少年所說之話大有道理,但是少女來歷非凡,這般當眾地指出來,分明是當眾教訓少女,等若得罪了對方,恐怕少年的下場不太妙。

    不得不說這個少年膽子真的不小。

    雙雙臉色都微沉下去,這個年紀只與自己相仿的少年到底算是哪根蒜,也敢是當眾教訓自己。盡管聽上去頗有道理,但是這般當眾被說出來,讓得她的顏面有些掛不住,忍不住清冷道:“你是誰?我不記得丹心宮還有你這么一個煉丹師?”

    意思之下,是指葉晨擅闖丹心宮內殿。

    話中的意思葉晨自然也聽出來了,只得攤攤手:“抱歉,我不是丹心宮的煉丹師,只不過是順路過來找人而已。”

    “你要找誰,此乃丹心宮內殿,非是我丹心宮的煉丹師以及重要人物,不可擅闖。”雙雙冷聲道。

    葉晨搖了搖頭,道:“我是來找李云的,想找他商量一點事,他不在丹心宮中嗎?”

    聞言,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寒氣,目瞪口呆。

    誰不知道現在李云大師乃是丹心宮的幾個主人之一,真正的二星煉丹師,平日間見到誰不是恭敬地尊稱一聲大師,這個少年可好,竟然這般不敬直呼李云大師的名字,而且還說要找他,未免過于膽大了一些吧。

    “咦,這個少年為什么看上去有點熟悉呢?”有一位煉丹師忍不住道。

    “我也覺得似曾相識。”另一位煉丹師也如此道,但只是有些面善,卻認不得到底是誰。

    “對不起,李云大師很忙,沒有預約是不會見人的,下次麻煩你還是預約一下。要是沒有什么事就請你出去吧,這里不歡迎無關人等。”雙雙冷冷地道,言下之意就是不歡迎葉晨,讓他趕緊滾蛋。

    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另外說一下,下次膽敢擅闖內殿,就不僅僅只是請你出去那么簡單了。”

    話中的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葉晨摸了摸鼻子,感情自己還真被當成了亂闖的瘋子了。讓他有些無語,看來只得掏出李云當初給自己的那一面丹心宮令牌證明了。

    正要從身上掏出李云當初給自己的丹心宮令牌的時候,突然一道寬懷的笑語聲響起來:“嗯,很不錯的藥香,一聞上去就知道是一品上等丹藥,雙雙你這小丫頭果真是天賦非凡,竟然真被你煉制出來了。”

    一道身影大步走了進來,錦衣長袍,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正是李云大師。

    “見過李云大師。”

    “李云大師,您來了。”

    人群中響起了一陣恭維的聲音,李云淡漠地朝其他人點點頭,算是示意過。

    李云大師的出現,黃衣少女雙雙的臉色一改微沉變為了雀躍,一蹦一跳都來到了李云大師的身邊,像是只美麗的小精靈般活潑,笑嘻嘻道:“老師,您終于來了啦。”

    “你這個寶貝徒兒煉制一品中等的丹藥,為師怎么能夠不來呢。”李云大師捏了捏少女俏挺的瓊鼻,呵呵笑著,言語之中充滿了溺愛。

    “恭喜李云大師得到了一個天才弟子,可喜可賀。”

    “雙雙小姐這般年紀輕輕就能夠煉制出一品中等的清神丹,天資超絕,他日說不定還能夠成為三星煉丹師呢,李云大師可是收了個天才弟子了。”

    “真是恭喜李云大師你了。”

    人群之中,響起了一陣陣的阿諛奉獻的聲音,黃衣少女雙雙臉上的得色更重了,雙手將煉制出的清神丹送到了老師眼前,笑嘻嘻地驕傲道:“老師你看看徒兒煉制的這一枚清神丹如何?”

    “好好好。”李云大師呵呵一笑,接過清神丹,略顯滿意地點頭:“不錯,小小年紀就能夠煉制出一品上等,的確不錯。不過雙雙你可要注意一點,煉制的時候是不是過于著急了,本來這枚清神丹可以成為一品上等,只在最后階段道火猛烈了一些,以至于藥效流逝了一些,出現了一絲瑕疵,導致本來是真正一品上等的清神丹變成了而今的勉強一品上等,有些可惜了。”

    聽言,不僅僅只是雙雙錯愕,就是周圍的人都相當驚愕,因為這番話似曾相識,不正是剛才黑衣少年所說的一模一樣嗎?

    頓時,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了少年,雙雙更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個神秘的黑衣少年。

    若說是這個黑衣少年所說之話還有些不太可信,但是她的老師是誰,可是真正的二星煉丹師,整個夏風國都只有屈指可數五個人而已,就連他都這般說了,就是證明少年所說之話不假的。

    這個黑衣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問題所在。

    “你們都在看什么?”李云大師有些錯愕,當順著眾人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看到了是一襲黑衣的葉晨,先是吃了一驚,而后哈哈笑著迎上去道:“我道是誰,原來葉晨小友你來了,真是有失遠迎。”

    葉晨搖了搖頭,略顯苦笑道:“想要找你還真有些困難,一進來就被人當成是瘋子,馬上就要被請出去了。”

    “是誰,也敢將我的貴客請出去?”李云皺眉,只是當看到了自己的寶貝徒弟有些尷尬羞紅的神色的時候,頓時明白了過來,哈哈干笑道:“葉晨小友你可不要生氣,我這徒弟也是不知道你的身份才這樣的,你可莫要見怪。”

    雙雙看著面對自己老師還能夠顯得風淡云輕、泰然處之的少年,雙頰浮現嬌羞的紅暈,猶如火燒云一樣,嬌艷迷人,有些尷尬,但雙眸更是在發亮,道:“難道你就是老師經常提起來的葉晨哥哥。”

    “哥哥?”葉晨有些驚愕,顯得被這個稱呼所沖擊到了,但是看到了少女顯得嬌羞的神色,忍不住苦笑道:“我應該就是了。”

    周圍傳來了一陣陣的驚呼聲,原來這個黑衣少年還真跟李云大師認識,而且關系似乎還不是一般般的熟悉。

    “我想起來,之前大廳上谷德本來想要調戲楊家的那個小公主薇薇安小姐,最后不就被一個少年給搗壞了嗎?就是這個少年。”

    “我也想起來,因為這個少年,谷德甚至被李云大師趕出師門,逐出了丹心宮。”

    李云大師的到來,少年的身份終于躍然出來了,引起了眾人的關注。之前谷德的事情引起了整個丹心宮的關注,這個少年就是導致谷德被趕出的關鍵人物,怎會不被人所知道。

    “大廳有些吵鬧,葉晨小友你跟我到我的殿宇中商議吧。”李云道。

    隨后,葉晨跟隨著李云、雙雙來到了丹心宮屬于李云的一座宮殿中,名為云來殿,顯得恢弘大氣,中央陳擺著一口青銅藥鼎,乃是平日間李云煉丹之鼎。

    入殿之后,雙雙便乖巧地主動斟茶倒水,不多時一壺茶香淡雅的清茶便遞呈上來,斟下了三人的茶杯上,縷縷飄香,乃是上等的好茶。

    葉晨一干而盡,粗豪的樣子讓得雙雙忍不住輕皺柳眉,真是個不懂品茶的榆木疙瘩,浪費了她辛苦泡出來的上等好茶。

    葉晨自是不知少女的心思,喝茶之后直接開門見山:“李云,這一次我是想要了解更多關于拍賣會的訊息。”

    李云微微一笑,道:“我便知道你就會因為這件事來找我,來,這是記載了拍賣會的各種訊息。”

    一枚識玉遞過去,葉晨一縷精神力探出,沒入了識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