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56.第156章 天神出面

永恒圣帝
     一股前所沒有強盛的大道波動從遠處閃電般地涌現,群山萬壑都在震顫起來了。

    因為這不是普通的武神之威,更是天神之威,無比地恐怖,令得在場之中幾乎所有人都臉色大變起來,

    “天神!”

    眾人吃驚,顯然也沒有想到竟然會驚動到這一層次絕代強者前來。

    遙遠的天邊,一道蒼老的身影正在閃電般趕至,帶起了漫天的狂風,出現在這片天地間。

    此人身穿黑白長袍,乃是一個相當溫和的老者,但是身上卻有種驚天動地的強大神威在蕩漾,遠勝于在場之中的任何人,整片天地都要為之顫動起來。

    葉晨神色不變,但是瞳孔微縮,橫槍身前,顯然對于這突如其來的天神都有種相當的忌憚,并不言不語,只是看著他不懂。

    “太上長老!”

    三大關主驚呼,當即驚喜之情言于溢表之上,因為這是天神境的太上長老,若是這些老家伙愿意出手,整條試煉之路將會是無人能敵。

    第十二關主納蘭長老也是驚呼,竟沒想到最后驚動了太上長老的出現。

    嗷吼——

    此刻妖蛟也跟第十三關主分開,來到了葉晨的身后,緊緊盯著老者不放,自然也知道這個老頭的可怕。

    第十三關主渾身是傷,顯然并不是妖蛟的對手,但也堅持下來了,此刻趕緊上前行拜大禮,因為這是太上長老。

    黑白長袍的太上長老微微頷首示意,而后看著葉晨身后的妖蛟,點點頭:“果然是流淌著真龍血脈的妖蛟,自古世間不可多見,今日終于出現了一頭。”

    聞言,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三四大關主臉色欣喜,太上長老似是對于妖蛟同樣心動,便趕緊道:“太上長老,這頭妖蛟事關重要,若是培養起來可成為我天都學府的護府神獸,護佑一代的安全,還請太上長老出手,馴服了此妖蛟。”

    “請太上長老出手,而且也希望嚴懲一番這個葉晨少年,非但不愿交出妖蛟,還與我天都學府作對,膽大滔天,不可饒恕,還請出手,嚴懲此子。”

    “妖蛟為我試煉天地中誕生出的生靈,應為我天都學府所有,但是此子卻要占為己有。”

    幾位關主都相繼勸說,讓太上長老馴服此妖蛟。

    “太上長老……”第十二關主有些不忍,但是紅唇張了張,終究只是微嘆了一口氣,始終不能開口,因為她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改變一些事情。

    葉晨神色始終不變,但是渾身氣血都悄然間沸騰起來,更有著大量的金元沒入天神槍中,隨時都快要復蘇過來,展現絕世鋒芒。

    縱然是天神出手,他也無懼,大不了一戰。而且誅天盟主令取出來的時候,這個太上長老可否還敢出手他不知道,但是恐怕身處于高高在上的那一位無上老府主不會坐視不理,畢竟這是無上神靈才有資格擁有的盟主令。

    黑白長袍的太上長老伸手虛按,示意幾位關主安靜下來,而后溫和地看著葉晨,點點頭道:“你便是葉晨吧,當真很不錯。自古英雄出少年,此話不假,當年丹田被廢之后,本應該墜落神壇,修為盡失,此生都無法再修煉,但是你破而后立,非但不曾落后過,相反這些年后再一次躍然而起,達到了這一境地,堪稱是前所沒有。”

    “你很強,足以比肩那些超級勢力的傳人了。這一次老朽前來并非是為難你的,只是府主他老人家要我代他向你問好,只要你愿意,天都學府的天級學院大門隨時為你倘開。”

    呆了!

    所有人都驚呆住了!

    這到底算是什么?本來所有人都以為這一位天神境太上長老前來是為了問責葉晨,嚴懲此子,也是順手將妖蛟帶走,但是此刻竟然如此溫和,還是愿意讓葉晨加入天都學院中,還是最高級的天級學院中。

    而且聽其意思,分明就是跟傳說中的無上老府主有關,這一次前來也是老府主的示意。

    四大關主臉色大變,第十關主更是吃驚道:“太上長老,這是為何,此子心機狡猾,處處與我天都學府針鋒相對,不可留得,應該出手嚴懲。”

    “聒噪!”

    太上長老淡淡地道,但是蘊含著天神威,令得第十關主臉色蒼白起來,體內氣血翻涌,卻是再也不敢說話,因為這是太上長老的小小懲罰。若是再繼續說下去,就不僅僅只是如此呵斥而已。

    同時心中也充滿了悚然,因為太上長老的意思很明顯,分明是不想要跟葉晨交惡,此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令得天都學府的高層都如此忍讓,乃至是無上老府主都出面示意了。

    葉晨抬頭看了看至高處的太陽,而后朝太上長老微微點頭,指了指妖蛟:“它呢?”

    太上長老微微含笑:“不用擔心,既然妖蛟臣服于你,我天都學府便不會再插手,可以任由你處置妖蛟。”

    “長老!”

    幾位關主都忍不住喊道,妖蛟的存在太過于重要了,潛能非凡,將來最少也是一頭天神大妖,可擔當護府神獸,竟然說放棄就放棄了,未免太豁達了一些吧。

    太上長老只是淡淡地瞥了他們一眼,頓時再無人膽敢說話了。

    對于這種處理,葉晨很滿意,點點頭笑道:“既然太上長老都開口了,晚輩就在這里先謝過了。只是今日之事,晚輩希望有個交代。”

    得寸進尺!

    幾位關主都捏緊了拳頭,恨恨地看著葉晨。

    太上長老皺了皺眉,然后看了四大關主一眼,道:“今天你們都過分了,如此欺壓一個試煉者,還是身為關主的所作所為嗎?過了,現在剝除你們的關主職責,而且需要向葉晨小友道歉。”

    幾大關主色變,進入試煉之路擔當關主乃是他們花費了不菲的代價才求到,因為在這片天地中更容易感受到至強者的道則,有利于日后的修煉,現在卻要被一朝打回原形,讓他們相當不甘。

    但是更加憤怒的還是,竟然還要跟這個小子道歉,簡直比起死還要難收得多。

    只是此刻太上長老身上的天神威蕩漾起了絲絲縷縷,宛若是大山壓在了他們的雙肩上,不得不充滿屈辱地鞠身道前:“葉晨小友,對不起。”

    “雖然沒什么誠意,但是看在太上長老的份上便饒你們一次吧。”葉晨淡淡地道,更讓四大關主充滿屈辱,無比怨毒地看著葉晨,卻也無能為力。

    太上長老也不理會四大關主,隨即語氣稍微有些凝重道:“葉晨小友你實力相當非凡,這一次王者古路再度開啟,不知小友你可否愿意再一次進入古路之中呢。”

    王者古路!?

    聞言,葉晨瞳眸微縮,上一次他就是在王者古路上被廢除了丹田,被逐出古路,而且一夜之間從天才成為了廢物。

    雖然這是未曾覺醒之前的記憶,但是記憶融合,感同身受,葉晨能夠感受到當初“葉晨”的種種體會。

    上一次王者古路上沒能走到多長的路,沒想到時隔三年后,王者古路要再一次開啟了。

    葉晨緩緩地吸了一口氣,看著太上長老,道:“敢問一聲,都有哪些人參加這一次王者古路了。”

    太上長老道:“這一次參加王者古路的,只有最強的一列年輕天驕,至少需要達到武神境的門檻,因為古路已經差不多可以走到最后了,需要足夠強大的年輕天驕才有資格走到古路的最終點,幾大超級勢力的年輕一代傳人都會參加。”

    葉晨眸光閃耀起來,突然問起了一個人:“那么黃天勤呢?”

    黃天勤,就是當初那一個讓他丹田被廢的年輕天驕,一個來自于天都學府的絕世天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