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58.第158章 強勢

永恒圣帝
     葉晨直接搬來了一座足有十萬斤重的巨大青石堵住了整座第十二關的大門,直接盤坐青石之上,一連數日都一動不動,有著強盛的氣機在涌現,仿佛一座神岳橫亙在此,讓后來的眾多試煉者都不得進入第十二關中。

    眾多試煉者皆是目瞪口呆,被葉晨的舉動所驚呆住了,不明所以。

    葉晨拋出一句話,凡是想要進入第十二關中,都必須交出三面身份令牌作為過路費,否則不可通過。

    打劫!

    赤裸裸的打劫!

    尼瑪德,當場就有不少試煉者想要開口大罵起來,見過無恥的,還真沒有見過那么無恥的人,而且這還是無敵于整條試煉之路的少年武神,居然干出了這樣的勾當出來,還能不能有一星半點屬于武神的風范。

    但是沒人膽敢罵出來,葉晨乃是一代武神,就連四位關主都被他逼出試煉之路,強勢與霸道,又有多少人膽敢招惹這個少年武神。

    不過暗中不少人給他起了另外一個名頭,少年大魔王!

    沒錯,這個少年武神簡直就像是一個大魔王一樣,太無恥了,這樣強逼試煉者交出身份令牌,完全是以大欺小。

    但是眾多試煉者偏偏又是無何奈何,若是其他人,即便是緩稱王資格的超級強者們都不敢這樣犯眾怒,群起而攻之可以滅了對方。

    但這個人是葉晨,少年武神,實力就擺在那里,無人能夠奈何,縱然是緩稱王資格的那些超級強者前來都拿他沒有辦法。

    甚至連第十二關主都有些無語了,但是偏偏試煉之路上乃是弱肉強食,又是在第十二關之前而不是第十二關中,她都拿葉晨沒有辦法。

    而且即便出手都不可能是葉晨的對手。

    不少人都只得暗罵一聲晦氣,肉痛地交出三面身份令牌作為過路費,根本不作一般人虛幻縹緲的期待某個超級強者出現打敗葉晨。

    放眼試煉之路上葉晨的實力絕對是最強的一個人,誰有能力可以擊敗葉晨?

    不久之后,葉晨放言了,可以不交出身份令牌,但是必須要答應一個條件,否則誰也不能夠通過第十二關,甚至他會出手搶光一切的身份令牌。

    這個條件令得所有人都甚是好奇。

    “追殺天啟帝國以及附屬國的所有試煉者,逐出試煉之路!”

    此話一經放出,當即嘩然一片,不少人都變色,葉晨這算是跟天啟帝國開戰嗎?

    不過眾人都想起了夏風國的一眾試煉者當初就是遭受到天啟帝國的追殺,早就是結下了恩怨,這一次不過是以牙還牙而已。

    消息快速地傳播開了整條試煉之路,恍若是一場大地震般,驚動了不少試煉者,皆是目瞪口呆。

    葉晨未免太強勢了吧。

    “葉晨,你這是找死,存心要跟我天啟帝國作對不成么?”

    第十關中,有一位百強試煉者在怒喝,驚震這片山林,鳥驚獸逃,一身氣息澎湃驚人,遙望著第十二關,眸光充滿了憤恨。

    其他關中,同樣有著幾人在怒喝,他們都是這一次進入試煉之路上歷練的天啟帝國皇室血脈,一個個都要是血統高貴強大,自幼接受了高層次的培養指點,二十一二歲而已,皆是能夠位列在百強試煉者之列。

    可以說,每一個超級勢力派出的年輕一代都是最不可招惹的一批人,不僅僅只是最強的乃是緩稱王資格超級強者,即便是其他人都有資格位列百強試煉者之列。

    這就是真正的超級勢力。

    本來這些超級勢力每一個都是超然強大的,能夠俯視其他試煉者,無人膽敢招惹。八皇子的死本來就讓得他們充滿了憤怒,現在他們不找葉晨麻煩也就罷了,卻是被人要找人追殺。

    天啟帝國的一眾試煉者都徹底驚怒了,葉晨這算是什么意思,真的想要對他們進行趕盡殺絕嗎?難道就不怕真的徹底得罪了天啟帝國,即便試煉之路上不懼,但就不怕離開試煉之路后就得到天啟帝國的恐怖報復嗎?

    那是夏風國都要被一夜間摧滅。

    騰龍帝國、九華帝國、武神殿的試煉者們都幸災樂禍,但也有種心驚,這個葉晨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如此狠厲,根本不懼怕得罪超級勢力。

    也更加證實了傳言,此人身后有無上神靈護佑,無懼一切,超級勢力怕也不敢得罪此子。

    最后,天啟帝國的幾位皇子也憤怒了,放出話,誰若是膽敢出手,即便在試煉之路淘汰了,但是離開試煉之路后,天啟帝國必然會作出報復,誰要是不怕就出手吧。

    此言一出,試煉之路上一片沉默,絕大多數的人都猶豫了,葉晨不懼天啟帝國,不代表著其他人不懼怕天啟帝國,根本無人膽敢出手追殺。

    而那些繳納了三面身份令牌的人早前還相當氣憤,但是現在想起來卻覺得自己是幸運的,甚至是松了一口氣,至少不用追殺天啟帝國的試煉者。

    只是葉晨不理會眾人的忌憚,徑直就是盤坐在青石上,更有著一頭可怕的妖蛟盤旋虛空中,釋放開驚震重鎮的妖威,令得所有人都要逼退三分,絲毫不敢靠近。

    “葉晨大人,我想繳納三面身份令牌過關。”一位試煉者不愿追殺天啟帝國的試煉者,此刻只得肉痛地繳納三面身份令牌。

    跟隨著不少試煉者就走上前,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只得選擇這一個辦法。繳納三面身份令牌總比得罪天啟帝國或者不能通關更好得多。

    但是葉晨拒絕了,淡漠地道:“時間過了,現在要是不將天啟帝國所有的試煉者淘汰,誰也不能夠通過第十二關。”

    眾人當即變色,葉晨這分明想要將他們逼上絕路,現在他們可是進退不得,根本毫無辦法,無論哪一個都不是他們能夠招惹得起。

    “葉晨大人,還請高抬貴手,天啟帝國財雄勢大,我等實在是招惹不起。”早先開口的試煉者懇請道。

    “還請葉晨大人高抬貴手!”

    不少試煉者都出言懇請葉晨不要責難他們這些無辜者。

    這一刻,一道婀娜倩麗的道袍身影踏空而來,正是第十二關主納蘭長老,此刻也紅唇微啟輕聲道:“葉晨,為王者,需要廣闊的胸襟,還請不要為難這些無辜的試煉者。”

    葉晨只是搖了搖頭,為王者?他連至尊都當過,何況只是區區一個天都大陸的年輕王者,在諸天萬域中根本不值一提。

    不過似也感覺到自己有些過分了,道:“容我考慮兩天。”

    眾多試煉者頓時松了一口氣,終于有了一絲希望,幸虧第十二關主為他們開口了,也是因為數天前那一戰,第十二關主并沒有為難葉晨的緣故,而且還主動開口維護他,贏得了他的好感。

    “只要將他們的位置訊息說出來也可以,只要將天啟帝國的所有試煉者淘汰了,當即可以通關。”

    兩天之后,葉晨終于作出了退步,讓得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氣,雖然同樣是有些得罪天啟帝國,但是這樣起碼不過太過分,只不過是提供位置信息而已。

    而這個時候,整條試煉之路上,天啟帝國的其他試煉者就像是過街老鼠一樣。

    雖然其他試煉者心有忌憚不敢出手,但是地理信息卻是快速地被掌握,一道道消息快速地被傳到了第十二關中的葉晨耳里。

    很快,葉晨動了,留下了妖蛟在此處坐鎮,而自己親自出手了。

    “快通知葉晨大人,十六皇子在第十關的磨山此處。”

    “快快通知葉晨大人,千萬不能夠跟丟了十六皇子。”

    第十關中,一片密密麻麻的山林之中,一道身影正在冰冷地掃視著隱藏在山林之中的那些身影,都是前來掌握他地理訊息的試煉者。

    他為天啟帝國的一位皇子,排列十六,稱之為十六皇子,乃是一位百強試煉者,相當強大,而且在這段時間內也得到了四十七面身份令牌,可謂只差一些就能夠得到相應的資格通過試煉了。

    只是沒想到葉晨居然讓前十二關的所有試煉者都尋找他們的蹤影,提供地理位置信息,讓他們又是憤怒,又是無奈。因為一直以來都只有他們追殺其他人,不曾有人膽敢追殺他們,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遇上而已。

    只是很無奈,因為葉晨太強了,雖說傳聞他是憑借著天神道兵勝了三位關主,但是至少武神境的戰力是被確認了,他雖為百強試煉者,但也有自知之明,明白遠非對方的對手。

    現在唯今之計只有逃跑,而且是逃跑得越遠越好,最好不能被這些試煉者發現他的蹤跡。

    他快速地離開,那些試煉者都大吃了一驚,沒想到還是被發現,紛紛追上去。

    “千萬不能夠跟丟了,要是跟丟了,就別想著通關了。”

    所有試煉者都紛紛出擊,絲毫不敢停止下來,唯恐跟丟了十六皇子。

    “可惡,這些家伙。”十六皇子怒了,這些跟蹤者就像是牛皮糖一樣,一旦粘上了就難以擺脫,讓他相當地無奈。

    咻咻咻——

    他隨手將十幾枚飛鏢射出了叢林中,當即有著好幾人倒霉遭創了,慘叫之聲響不絕耳。

    很快,他就擺脫了這些跟蹤者,遠遠地離開了,但是當他逃到了一段距離的時候,突然眼前出現了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孜然獨立在那里,像是一座大山般不可撼動。

    葉晨!

    十六皇子苦笑,沒想到到頭來還是逃不過,讓他甚是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