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59.第159章 公主的初吻

永恒圣帝
     “十六皇子在第十關中被淘汰了……”

    “第七皇子逃到了第七關,還是被葉晨大人追上淘汰了……”

    “羅水國、華生國、吳國、馮夏國、冰云國五大附屬國的試煉者想要分開來逃跑,但是來不及,都被葉晨大人追上了,盡在兩日之間就全部淘汰了,包括五位百強試煉者……”

    “最新消息,第三皇子與第五公主在第九關與葉晨大人相遇,想要一戰,但不是一合之將,被葉晨大人一招淘汰了……”

    “第六公主的蹤跡也被發現在第六關中,葉晨大人正在追殺中……”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以來,一則則消息快速地傳播了整條試煉之路,葉晨在出手,征戰試煉之路,追殺天啟帝國的一眾皇室血脈試煉者以及附屬國試煉者們。

    只要掌握了地理位置信息,葉晨就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前往追殺,快速地將四位皇室血脈都迅速地截住了,但是沒有斬殺,只是淘汰而已。

    若是葉晨真的想要出手殺人,靈符幽光都根本阻擋不了他的攻擊。

    短短三天而已,天啟帝國就有四位皇室血脈被淘汰了,而且每一位都是百強試煉者,強大得很,本來都征集得到了足夠的身份令牌,只要趕到了終點,就能夠成功通過試煉的。

    只是現在都不可能了,只因為得罪了葉晨。

    現在天啟帝國只剩下在第十二關神秘天地中的二皇子楊少奇之外還有著一位公主,她從第十一關中得知到這一則消息之后,就一直地往著起點的第一關快速地逃跑起來,不想被葉晨淘汰。

    只是任她如何逃跑,但是都無法快得過葉晨,且更有著一位位試煉者不斷地提供位置信息,很快,就在兩天之后,這位天啟帝國第六公主還是在第六關的時候,被葉晨截住了。

    第六公主高貴大氣,身姿婀娜出塵,肌膚如雪晶瑩,云盤青絲,乃是一個高貴而美麗出眾的絕色女子,不比薇薇安、紅蓉公主要差,而且氣息更要強大得多,是一位百強試煉者。

    夜半三更,她本想趁著夜色之下逃走,只是沒想到還是在第六關中一方清澈的湖泊上與葉晨相遇。

    月色如水,清輝點點,是一個動人的地方與時刻,可卻不是談情說愛之時。

    第六公主看著前方湖畔巍然若山的少年身影,就知道自己此刻逃過了所有試煉者的追蹤,卻逃不過這個葉晨的追殺,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

    什么時候堂堂天啟帝國皇室血脈也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局面了,她并非不解,一切都只不過因為眼前這個少年的緣故。

    太強大了,強得令得所有試煉者都要臣服的地步,冒著得罪天啟帝國也要提供地理位置信息。

    輕輕一嘆,第六公主眸光盈盈,紅唇微動:“葉晨,我希望你放了我。”

    葉晨眸光清冷如水地看著高貴出塵的第六公主,并不為其美色所魅惑,也沒有立刻出手,似是好奇,道:“給我一個理由。”

    “我不曾出手對付過夏風國的一眾試煉者,這一切都不過是楊鈞的錯,與我無關。”第六公主道。

    “你雖無關,但你是天啟帝國的一員,我需要震懾。”葉晨清冷地道。

    第六公主了然而苦笑,她雖是無關,但是葉晨需要一個震懾,哪怕是超級勢力,只要其中一人膽敢出手,那么剩余的其他人不管是否有關系,都要受到出手之人的牽連,全部都被淘汰。

    “真的沒有任何機會了嗎?”第六公主道。

    “淘汰吧。”葉晨無情地道,大步走過去,然這個時候,第六公主雙眸之中突然散發開了一絲絲奇異的波紋,閃耀著妖異的紫光,與葉晨的目光碰撞在一起。

    “這是……”葉晨吃驚,但是他的雙眸竟然開始變得呆滯下來了,但是在掙扎著。

    “縱然你是少年武神又如何,這天下間,沒有任何男子能夠承受得住本公主的魅惑。”第六公主揚起一抹自信的微笑,這是她的能力,魅惑秘術,主要集中在雙眼,只要與她對視,就難以擺脫她的魅惑誘惑。

    哪怕眼前這個少年乃是名動整條試煉之路的無冕之王,但又是如何,在她出眾的美色與魅惑之下,都注定要甘拜下風。

    這一點,她有著足夠的自信。

    果然,不久之后,葉晨的眸光變得呆滯下來了,臉無表情,像是被奪取了靈魂一樣。

    她主近身上前,身姿婀娜曼妙,盈盈不足一握的纖細蠻腰是如此誘惑,月色照耀之下充滿了野性的別樣魅惑,令人心顫蕩漾。

    不過是雙十年華,但是少女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端的是美麗動人。

    “放了我,我就是你的,如何?”第六公主銀牙輕咬妖艷的紅唇,長長的睫毛兒一顫一顫,眸光如水,是分外地魅惑動人,足以令得任何男人都心動沉迷了。

    尤其那嫵媚的聲音,更是讓得男人心顫,整個人都要癱軟下來,世間之上恐怕都沒有多少人能夠受得了此女的撩惑輕佻。

    尤其在這之前更是增添一重身份,天啟帝國的第六公主,如此高貴的公主身份,加上如此魅惑的姿態,放眼天下間恐怕都沒有多少男人能夠承受得住如此唾手可得的美色誘惑。

    這件事若是傳了出去,不知道教得多少人目瞪口呆,因為這樣一位公主居然魅惑葉晨。

    第六公主緩步上前,每一步之間,那股迷人的處子芬芳都會撲面而來,當來到了葉晨的身前,雙眸之間的魅惑更甚,讓人無法移開眼線。

    “葉晨公子,不知道您覺得……如何?”

    一顰一動之間皆是充滿了無盡的魅惑,令人心顫。

    第六公主相信著,世間之上沒有任何男子能夠承受得住她的撩惑,除非那是石人。

    葉晨眸光也似是著迷了,呆呆地點頭,只是悄無聲息之間,一把鋒利的匕首伴隨著第六公主伸展到葉晨身后的藕臂而展現出來。

    色字頭上一把刀,第六公主唇角微揚,想要占據美色,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哪怕就是真正的少年武神都不例外。

    咻——

    鏗鏘——

    宛若是金屬交鳴一般,鋒利的匕首種種落在了葉晨的后心上,只是任由第六公主如何用力也罷,始終都無法再進一分一毫。

    “唉!”一聲嘆息突然傳出,第六公主卻如同見了鬼一樣驚得不斷倒退,吃驚地看著葉晨,仿佛震驚于他為何能夠擺脫他的魅惑。

    “不得不說這種魅惑真的是很低級。”

    葉晨淡淡一笑,嘲笑著第六公主的魅惑,雙眼中更是有著實質般的眸光落在第六公主的身上,仿佛能夠洞穿一切般,讓她興安不安,臉紅耳赤,顯得甚是慌張。

    “你……你要干什么?”

    盡管此前還在****著葉晨,但這一切都是為了攻擊葉晨而已,并非真實而為之,此刻自己毫無還手之力地暴露在對方面前,讓她甚是驚恐。

    她從小到大,還沒有遇到過如此尷尬的一幕。

    葉晨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諷:“你之前不是想要魅惑我么?為何到了現在你卻是怕了呢。”

    “你……好色,流氓!”第六公主憋了一會兒,最終是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好色?流氓?”葉晨似笑非笑,“我好色什么了,我流氓什么了,你不是穿著衣服么?”

    “我……”六公主張了張嘴巴,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葉晨大步來到了她身前,彎腰下來,臉龐與俏顏只有不足十公分,一只白皙的手掌伸出,捏住了公主纖細嫩白的下巴,近距離地接觸,定定地看著她的雙眸。

    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如此曖昧的氛圍,更有一股男子氣息撲面而來,當即令得公主的俏顏都火燒云起來,仿佛忘記了自己還有著一身修為,顯得十分惹人憐愛,雙臂緊緊抱住胸前,顫抖著嬌軀玉體驚慌道:“葉晨,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覺得我想要干什么呢?”葉晨戲謔一笑。

    “你……我不知道……”第六公主面對著葉晨如此具備侵略性的眼神,她顯得驚慌起來,有些不知所措,慌忙地后退。

    “既然都選擇魅惑我了,那么就做好了覺悟,付出相應的代價!”

    葉晨邪魅一笑,忽然一只手臂從后環住了公主柔若無骨的水蛇蠻腰,十分霸道地拉進懷里,緊緊貼在一起,親密無間。

    還沒容得公主反應過來,少年另一只手強行提起她的下巴,俯首吻下。

    嗡地一聲,第六公主懵了,腦袋一片空白,她只知道自己保存了二十一年的紅唇初吻,被少年強行奪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