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77.第177章 萬年前的白發神靈

永恒圣帝
     這是一位男子,三四十歲的中壯年年紀,身姿算不上多么地魁梧高大,也不是多么地英俊不凡,甚至面容顯得很平凡,但是白發披散,身上有著一股不容他人忽視的道韻。

    就這般地簡簡單單端坐石座上而已,卻是令人生出了一種似比山高,似比海闊的感覺,英偉蓋世,蓋代非凡。

    他渾身上下都流溢出了一絲絲一縷縷模糊的霧氣,化成了一片瀑布,但是仔細一看,卻是有著特別的道符在顯現,看似簡單卻又是無比繁復,仿佛烙印了天地之道。

    這是道痕,唯有達到了天神境之后方可將掌握的道凝化為真實呈現的道痕,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威能,乃是道的真正呈現。

    天神強者一般掌握的道痕不會很多,一兩道是基本,數道并行已經很了不起了,似得眼前這個神秘男子般渾身通體都在流溢出道痕,一絲絲、一縷縷,如同瀑布般遮掩己身,數不勝數,數量驚人,分明就是超越了天神境的無上存在。

    神靈!

    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了此人的蓋世強大,至少是一尊真正的無上神靈,甚至有可能更強于神靈,至高無上,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前所沒有的龐然威壓,仿佛可以壓塌九重天,藐視諸天萬界一般。

    他白發披散,雪白的發絲如若一道道火焰在騰躍,顯得神醫,大道威壓鋪天蓋地地釋放開來。

    這一刻,神靈小天地中所有人或者妖獸都得臣服下來,簌簌顫抖著身子,甚至都要在這股威壓之下跪伏下來,無比敬畏。

    幾大緩稱王超級強者都是如此,不得不如此,因為這股威壓太過于無量了,當世無雙,誰可藐視,都得臣服下來。

    像是百姓子民遇上了高高在上的皇帝般,要跪伏臣服。

    只是現場之中,并非所有人都跪伏臣服下來,有兩個人是特別的,一如既往地屹立當場。

    一人是葉晨,另一人則是最為神秘的彩云仙子。

    葉晨當立,身姿挺拔而修長,黑發披散,無懼地對視著石座上的無上神靈,渾身通體都在流轉著淡淡的瑩瑩金輝,顯得無比地超凡入圣。

    白發神靈上的無上威壓仿佛無用于他一般,根本不為所動,令人吃驚。

    但是隱隱之中分明就能夠聽見少年體內有著如洪水般轟隆呼嘯的血氣轟鳴聲,前所沒有,震耳欲聾,堪稱恐怖得驚人,在自主地抵御著神靈威壓。

    另一方面上,臉掛夢幻面具的彩云仙子則是渾身有著異樣的大道光彩在流轉,七彩霞輝,顯得超然出塵,宛若謫仙,面對神靈威壓也不為所動。

    眾人皆驚,只是相對于葉晨能夠抵御神靈之威,更多的是吃驚于彩云仙子,這個臉掛面具的女子一直都是一個謎,相當神秘,只知道實力很強絕。

    以前認為只是緩稱王的超級強者,但是現在看上去,或許要顯得更非凡,她亭亭玉立,顯得是那般地超然出塵,有著一股超脫的神韻。

    夢幻的面具之下,一雙彩色的水晶眸子徑直看著石座上的神靈。

    葉晨都忍不住看了此女一眼,微凝劍眉,因為此女給予他一種相當神秘的感覺,難以探測。

    “小家伙,這個小女娃的體質很非凡,嘿嘿……”炎老的聲音突然響起來,葉晨劍眉輕揚,現在的他還真看不出來,因為實力的限制,想要詢問,但是炎老神秘兮兮:“以后你自然也會知道了。”

    這個老家伙……葉晨腹誹。

    同樣,彩云仙子也看了葉晨一眼,同樣有著些許的吃驚,似也沒想到葉晨能夠抵御,因為這是神靈的威壓,她也是動用了些不為人知的手段方可抗衡。

    當然也是因為白發神靈根本沒有全面地釋放神靈威壓,否則就是天神到來都要跪倒臣服下去。

    唰——

    這一刻,石座白發神靈一雙實質化的眸光落在了葉晨身上,如似兩柄天劍射出,無比地凌厲,鏗鏘作響,天地皆震,更像是兩座大山巨岳,落在了葉晨的身上,備受可怕的壓迫力。

    這股壓迫力,只是針對于葉晨而言,也讓人感到震驚,因為太恐怖了,就連虛空都震顫起來了,這就是無上神靈的真正實力體現嗎?

    就連眸光都如此可怕,真不知道真正的威能蓋世恐怖到何等地步,恐怕翻手間可將一方王國的都城粉碎,從世上徹底抹平,夷為平地。

    盡管感覺這等威能有些夸張,但是放在這等神靈身上,仿佛并非不可能實現。

    楊少奇、龍騰華、李晟幾大年輕天驕也在冷笑著葉晨的不識抬舉,竟然膽敢這般挑釁無上神靈,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嗎,真是可笑。

    他們的心里可是巴不得葉晨被神靈所斬殺。

    “葉晨……”

    薇薇安、紅蓉公主、十三王子等人變色,為其擔憂,畢竟眼前的乃是真正的無上神靈,不可挑釁,只可敬畏。

    葉晨渾身一震,體內強盛的血氣都被眸光震得沸騰起來,若非他寶體足夠強大,不然一般的武神面對上恐怕都要咳血倒飛了。

    他神色都沉下來了,但也深深明白到自己與眼前這一尊白發神靈的巨大差距,如同螻蟻面對著巨龍般巨大。目前的他難以承受這等威壓,正要讓炎老出手的時候,突然身上的森白冷火轟地一聲炸開來了,化成了一片火海,護住了己身,讓神靈威壓消散開來。

    白發神靈驚咦一聲,而后看向了葉晨,有所驚訝,道:“這是冰靈奇火,你是如何得到手的?”

    葉晨倒也沒有隱瞞,道:“從大漠中感悟,然后提煉出來的。”

    頓時,白發神靈忍不住高看了葉晨兩眼,這等手段絕對稱得上非凡,根本不是一般的年輕人可以擁有的,因為大漠能夠殘存的道流逝了太多,隔著太長時間了,竟然還能夠提煉出來,怎一個驚艷了得。

    他點點頭,露出一絲贊賞的神色,道:“你的確很非凡,而且寶體不錯,竟然是人元金身,而且還是如此純粹的人元金身。”

    白發神靈閱歷很高,一眼就看穿了葉晨修煉的法門。

    只是葉晨皺眉,因為對方居然識得人元金身,顯然是來自于諸天萬域或者與其有關,否則一般的封閉世界中很難得知諸天萬域中的法門秘術。

    隨后白發神靈身上的神靈威壓如潮水般退散了,不再施加在葉晨身上,隨后看了看彩云仙子,露出一絲驚嘆,輕聲道:“沒想到這一世還能夠見到這等體質,難道大世真的開始復蘇了嗎?要重現破滅的神話時代輝煌不成?”

    眾人錯愕,難道彩云仙子還是什么特殊體質的擁有者不成?

    然而葉晨一震,露出了前所沒有的驚色。

    因為“神話時代”這四個字,這是一個久遠得無法追溯的時代,一個葬下了整片浩瀚宇宙的古老紀元,一個曾經輝煌鼎盛得無與倫比的紀元。

    強如他的前世,也不過知道這個神話時代的一點皮毛而已。

    只是白發神靈沒有說下去,而是眸光掃視著眾人,看著眾多生機勃勃的年輕一代,突然心生感慨,幽幽一嘆:“沒想到蘇醒過來,已經是那么多年了,真的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過外人了。留在這里封存了萬年歲月,終于等到你們的到來,雖然只有一個人資質還算得上驚艷出彩,但也聊勝于無。”

    眾多試煉者也算是各大勢力的奇才,尤其是楊少奇等人更是緩稱王的超級強者,資質無雙,超級勢力都要相當看重,但是放眼在白發神靈這等存在眼中,的確只能算得上有點不凡而已。

    現場中也只有葉晨還有彩云仙子兩人算得上比較出眾。

    只是聽到了神靈的話語之后,所有人都要駭然色變,居然是活上了過萬年的人物,這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即便是神靈都不可能存活如此久遠。

    難道對方已經超越了神靈境,在修道路上踏足了更加遙遠的路程了嗎?

    這一點令得所有人都要心驚肉跳,如果真的如此,這可是真的見鬼了一樣。

    “你們都想要得到我留下來的至寶嗎?”

    白發神靈輕笑,掌心中浮現起了一口碧玉瓶,通體透明晶瑩,青芒流轉,更是流轉著一道道神秘的道則,繁復玄奧,竟是道痕凝聚而成的神瓶,僅僅只是這一口玉瓶便是無價之寶,就連天神都要為之瘋狂了。

    但是道痕玉瓶中清晰可見有著幾滴血液在流淌著,每一滴都是閃耀著刺目的血光,散發著浩瀚的血氣波動,如似一片片血色汪洋般浩瀚。

    且更是可見到血液中隱隱之間有著一條條血色秩序神鏈在交織,蘊含著強大的道韻。

    “那是……大道血液!”

    葉晨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