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83.第183章 獨戰群敵,最強碰撞!

永恒圣帝
     葉晨動怒了,身上涌現出的氣機變得更加恐怖,端坐在石座上,俯視諸強,如似神靈在俯視尋常百姓般,讓人只可仰望而不可攀登。

    他的眸光掃視著諸強,讓得每一個人都渾身冰寒,不敢亂動。

    只是他出手了,浩瀚的金色血元鋪天蓋地而來,層層疊疊,化生出成片的浪潮,在激蕩長空,更是傾瀉下來,竟是化生出一頭頭恐怖的金色異獸,被他以先天凝形的手段化生出現,沖擊諸強。

    這是對諸強進行著震懾乃至是真正的宣戰。

    轟——

    眾多試煉者被逼進行抵抗,也在出手抵抗,真元轟炸得更加激烈,這座古殿若非有著白發神靈留下的特殊力量庇護,早就是被炸開了,不復存在了。

    一些沒有受到沖擊的試煉者震驚,葉晨太強悍了,真的是想要自己一個人就與那么多的試煉者抗衡嗎?

    但是葉晨真的是太強大了,竟是暫時性地抵擋住了眾多試煉者,更是彈出了一道道恐怖的指芒,直接連續抹殺了足足十七位試煉者,連靈符都沒來得及捏爆。

    這一幕令得眾多試煉者膽寒,看來葉晨真的是怒了,否則也不會如此公然地斬殺試煉者。

    “葉晨,你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這樣殺人,會得到報應的!”

    楊少奇大喝,他早就和葉晨結下了血海深仇,親弟弟的死,神錘的被奪取,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了不可挽回。

    只是他還沒來得及出手,一聲龍吟動九天,妖蛟回來了,盤旋在葉晨頭上,暗金色的眸子掃視著他們,殺意涌現,令人不寒而栗。

    這讓得不少人都心頭上一沉,葉晨不僅僅只是修為強大而已,而且還馴服了一頭可怕的妖蛟作為靈寵坐騎,可以一戰,甚至強于尋常的武神。

    這簡直就是作弊一樣,令人無奈。

    “葉晨,有種不要讓妖蛟出手,我們殺死你。”楊少奇大喊,這頭妖蛟太讓人無奈了。

    “去,殺了他。”葉晨指向了楊少奇命令,妖蛟咆哮一聲沖向了楊少奇,罡風陣陣,楊少奇當場色變,就要破口大罵了,這******無恥了。

    十三王子等人在冷笑,妖蛟乃是葉晨的靈寵坐騎,為何不可動用,真是可笑。

    其他三人自然不可能讓妖蛟真的殺了楊少奇,盡管心里也很想罵一聲他白癡,但是此刻都相繼出手,抵擋妖蛟,戰在一起。

    但,彩云仙子出手了!

    她身姿婀娜,氣質超脫,青絲如瀑,人如其名,像是一位仙子般出塵,但具備有一種無上的絕世力量,騰躍長空而來,伸出柔荑,纖細如玉,流轉蒼天青芒,直接揮拍向葉晨,直接拍得虛空都要塌陷下去。

    猶若云煙出塵,卻是恐怖無雙,山岳都要被一只手拍得崩碎。

    這就是彩云仙子的力量。

    葉晨驀地雙眸大綻精芒,感受到了一股危險,但是端坐在石座上沒有離開,一只手握著大道血液的道痕神瓶,另一只手則是抬手與她對撼,徹底化為了琉璃金色,血脈晶瑩呈現,更是有著一道道一縷縷金色圣焰在血脈中流轉。

    顯然,葉晨都動用了非凡的手段了,否則手掌不至于如此,乃是燃燒金色血元迸發更強的力量。

    轟——

    天地搖動,山崩地塌,不少人都站立不穩,被雙方這一掌而搖晃著身子。

    沒有恐怖的爆炸波動,僅僅只是地動山搖的恐怖晃動感,云煙沖霄。

    葉晨一如既往地平穩坐在石座上,一動不動,只是指掌間卻有著一縷金色的鮮血在流淌。

    他受傷了。

    這是何等令人震驚的事情,人元金身成就之后,肉身可堪比武神道兵般堅硬,不可撼破,但是今日竟然受傷,盡管只是一縷血跡也足以自傲了。

    這還是葉晨成就人元金身以來第一次被年輕一代傷害肉身,傳了出去對方也值得自傲了。

    而另一方面上,彩云仙子身影后退三四步之多,每一步的倒退都讓虛空在顫鳴搖動,可想而知她遭受到了多么恐怖的沖擊力。

    與此同時,打出那一掌的柔荑都有著鮮艷的血跡在流淌,一串鮮血在流淌,閃爍著晶瑩的血光。

    這一次攻擊之下,彩云仙子同樣也受傷了,而且流淌出的鮮血比起葉晨更多,顯然在近身對撼的情況之下,對方是吃虧了,但更令葉晨神色凝重,因為近身肉搏之下竟然還能夠只是小傷,足以證明對方的可怕之處了。

    彩云仙子顯然不可能就這樣停止戰斗,她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得到大道血液,不斷地對著端坐石座上的葉晨進行出手,打出了一道道神光。

    每一道都是驚世的,至少相對于年輕一代來說是無法抗衡,具備著最為可怕的湮滅性質,橫掃過去,轟隆直響,仿佛是想要崩碎整片蒼宇一樣。

    所有試煉者都要退讓出去,到了這個時候,兩人之間的戰斗早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插手了,每一招每一式都具備著莫大的威能,前所沒有,可崩塌山岳,恐怖得離譜。

    對于彩云仙子這個能夠傷及他的人,葉晨不曾小瞧過,而且那驚鴻一睹恍若曾經見過的那個女子,讓他心頭浮現了某種猜測,更是忌憚。

    他不斷地與彩云仙子碰撞,一道道神光與金光在虛空中不斷地消融炸開,毀滅神能在炸開,前所沒有的恐怖。

    “一念花開,萬花送葬!”

    彩云仙子輕喝,施展出一招可怕的神印法術,天地之力在暴涌,身遭更是快速出現了一朵朵唯美的鮮花,足足上萬朵之多。

    每一朵都是如此地晶瑩剔透,但又是如此地恐怖絕倫,有著毀滅性的大道氣息,萬花齊綻,一并轟向了葉晨,展現出了最為恐怖的攻擊。

    毫無疑問,這是一招絕世神通,超越了一般神通的范疇,不是來自于這一天地,非是對于大道有著絕對高深的見解是不可能施展出來。

    葉晨絲毫不敢大意,但也不能施展前世不世絕學,怕被看出來他的轉世身份,還是大道寶瓶印,這一招神通盡管名震萬域,但是前世的他不常施展,且總有一些人能夠掌握,難以真正猜測出是他。

    漆黑的大道寶瓶在頭頂不斷地沉浮,流光溢彩,而后陡然瓶口對準了萬花,有著無盡毀滅神光在炸開,沖擊九重云穹,對決萬花。

    轟隆隆——

    天地轟鳴,可怕的攻擊鋪天蓋地,無遠弗屆,正在與萬朵鮮花在齊轟,全都是炸開來了,毀滅威能鋪天蓋地,徹底淹沒了整座殘破古殿。

    “有種無敵的氣息在綻放,像極了那一個人,難道真的是逆世而歸了嗎?”

    彩云仙子吃驚,旋即搖了搖頭,那一個人分明身死道消,當年可是有著無數人親眼目睹,承受了那樣的攻擊之后再無生還的可能,怎會還存活在世上,只不過是一個相似的人而已。

    她心有疑惑,但還是果斷地出手,恐怖的神通法術不斷地施展出來,全都不是屬于這一天地的,神能驚天地,關鍵時刻若非白發神靈都有些皺眉,主動地出手蓋壓住,不然真的將要粉碎古殿。

    到了這個時候,彩云仙子徹底展現出了蓋代無雙的年輕王者之威,就連葉晨都震驚連連,越發地確認彩云仙子潛在的可能身份。

    不過他臉色不變,繼而出手,屬于他的實力也在不斷展現,甚至體內蟄伏的先天圣體至強血脈都仿佛要復蘇過來一樣,血液在管壁中沸騰起來,不斷地沖刷,震耳欲聾。

    金色血元不斷地炸開,有著澎湃的金色血元浪潮在擊天,化作層層疊疊的浪潮沖向了彩云仙子。

    且他不斷地拉扯對方過來近身肉搏,盡可能地隱藏著前世的種種神通,不想被對方真的認出來自己的身份,這樣一來必然是麻煩了。

    而此時此刻,諸強的攻擊再一次臨身了,彩云仙子一閃而現,快速地避退開了。

    葉晨雙手劃動,不惜過度地損耗己身,將身上的海量金色血元之力都徹底炸開,抵消了一部分的真元轟炸,但是剩余落在身上還是讓得他不少地方都皮開肉綻,金色的血液在流淌,燦燦生輝。

    他嘴角不斷地咳血,接連遭受了創傷,且這個時候,彩云仙子趁機出手,打出了她的道兵,乃是一桿鳳凰鎏金杖,通體赤金琉璃,伴隨著澎湃的赤金神火過來,點燃了漫天的金色血元。

    葉晨色變,感受到了可怖的危機,關鍵時刻天神槍取出,轟隆一聲抵擋住。

    但是可怖的力量還是讓葉晨如遭雷擊,大口地咳血,肌體都裂開了一道道裂紋,遭受了難以想象的創傷。

    彩云仙子欲要再度出手,但是這一刻,葉晨突然長身而起,離開了冰冷的石座,登天而起。

    “一炷香時間過了!”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彩云仙子顯然都似是色變了。

    “時間終于過去了,現在的我,將會毫無保留地展現實力,你們,都要死!”

    葉晨體若烘爐,金色的血氣全面爆發,且一股無形而恐怖的波動擴散開去,眾多試煉者中有著十幾人爆體而忙,驚住了所有人。

    他在冰冷地掃視著諸強,終于要開始大開殺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