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88.第188章 一個人的屠殺(六千字)

永恒圣帝
     葉晨出現了,不再是元神空寂,他來到了幾人的身前,身影是如此地英姿偉岸,通體流溢出了澎湃的金光,沐浴其中,仿若就是一尊太陽神般矚目。

    頭頂上一口大道寶瓶印在沉浮,神輝流溢。

    他的出現,如似一座太古神岳橫亙天地間,不可撼動,讓薇薇安、紅蓉公主等人感到一種前所沒有的安全感,這是夏陽都給不了的感覺。

    “果然如此,我就說這家伙不可能就這樣被殺的。”遠處六公主楊妙雪眼神復雜,似是篤定,但分明又有著喜色流露。

    “葉晨!”

    眾多試煉者驚呼起來,誰料得這尊蓋世殺神最終還是蘇醒過來了,讓人駭然色變。

    因為這個人太讓人忌憚了,在場之中幾乎所有人都想殺了葉晨。

    但是隨即不少人冷笑起來,因此這么多的真元之力攻擊,葉晨可否能夠抵擋住,他們可不相信葉晨能夠抵擋得住。

    面對著眾多試煉者兩三百道的攻擊,縱然是一般的武神強者都不可承受,除非是七重天以上的超級武神乃至是巔峰武神出手,才有資格抗衡。

    只是葉晨一如既往地神色淡然自若,頭頂上大道寶瓶印展現,通體晶瑩剔透,瓶體上烙印了一道道符文,更是銘刻著天地道紋,瓶口對準了眾多試煉者,可怖的毀滅之光在噴薄。

    轟——

    兩股強大的力量在沖撞,剎那之間而已,整片殘破古殿都終是無法承受得住,崩塌了,這片山岳都炸開了,山崩地裂,塵埃沖霄,一片末日景象。

    乃至是整片神靈小天地都被撼動起來了,天地搖顫,滾滾動蕩,烽煙四起,可怖的大道波動在炸開,無數林木都被吹刮起,夷為平地。

    不少人都冷哼,葉晨太狂妄了,居然想要一個人就要對抗這么多的真元攻擊,真以為自己是超級武神還是天神不成,過于自視甚高了,這一次碰撞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但是當一切都散開的時候,葉晨衣不染血道茫茫地屹立在那里,纖塵不染,超凡脫俗,深深地驚住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竟然這樣地沒有事,難道葉晨已經達到了超級武神的層次上了嗎?

    “什么,葉晨居然抵擋住了,他真的是人嗎?怎會是那么恐怖。”

    “不可能,一般的武神絕非不可抗衡,葉晨他是怎么做到的。”

    “難道葉晨已經達到了七重天的超級武神層次了嗎?還是更強大?”

    葉晨的強大,深深鎮住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心靈,因為他太強大了,前所沒有,居然抗衡住了那么多真元攻擊,真的是前所沒有。

    遠處的楊少奇、龍騰華等人看到這一切更是駭然心神,這怎么可能發生的,不到七重天的超級武神境地絕對不可能抗衡得住,他們這些來自于超級勢力的年輕天驕深深明白到做到這一點是如何地艱難,至少就算是他們四人聯袂出手都不可能抵抗得住,但是葉晨做到了。

    這等手段,早就不是一般武神能夠掌握的。

    “咳——”

    突然間,葉晨嘴角溢出一縷鮮艷而燦燦的金色血痕,那是鮮血,顯然這一次碰撞之中他并非沒有遭創。

    只是他體內血氣隆隆長鳴,震耳欲聾,快速地復原過來了,只算是小傷。

    頭頂上的大道寶瓶印散開,其中一股青光沒入了葉晨天靈蓋上,那是天神槍,被他復蘇出了天神之威,否則葉晨根本不可能強大到這一步。

    數以百位的先天強者一起攻擊太過恐怖了,非是目前的葉晨可以抗衡得住。

    自然也并非沒有其他手段可以對抗住,天神槍只是其中一種手段而已。

    突然,葉晨冰冷的眸光掃視向了眾多試煉者,眸含冰冷的殺意,令得眾多的試煉者都心底冰寒,像是被死神盯住了一樣,忍不住吞咽了一把口水,緊張地看著葉晨。

    “剛才,你們的膽量真的很不錯,是想要出手殺了我,奪取大道血液嗎?”葉晨微微笑著,只是那笑容看上去卻是顯得如此地冰寒入骨,令得每一個人都是心頭震顫,觸目驚心,臉上的神色都像是吃了黃蓮一樣,要多苦澀就有多苦澀。

    沒事干嘛要招惹這一尊蓋世大魔王。

    “不是的,葉晨大人你莫要誤會,我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一位試煉者急忙地跳出來解釋。

    “對的,葉晨大人你千萬莫要誤會了,我等怎敢如此。”

    “葉晨大人你修為蓋世,戰力無雙,就算再給我等十個膽子也不敢對你出手,只不過看到你剛才的狀態實在是有些擔心,過于焦急了,方才舉動有些急躁了,希望您大人有大量,莫要見怪。”

    “懇請葉晨大人莫要怪罪于我等。”

    其他試煉者都紛紛開口解釋,盡可能地撇清關系,開什么玩笑,現在葉晨蘇醒了,誰還敢與之敵對,這不是在找死嗎?

    “葉晨大哥,千萬不能夠信了他們的話,簡直就是一群騙子,剛才明明就是拼命地攻擊,現在就拼命地撇清關系,真是虛偽。”薇薇安這樣善良溫柔的人兒都忍不住開口了,很是不忿。

    劉沛急聲道:“這位小姐,飯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夠亂說,我等怎敢是傷害葉晨大人。葉晨大人,你可是要明是非。”

    十三王子卻冷哼:“剛才分明就是想要出手殺了葉晨,現在卻拼命地想要撇清關系,這群人還真是足夠虛偽,令人嗤笑。”

    一群試煉者急了,他們可不想敵對葉晨,但是也有人暗中冷曬:“不就是一個葉晨嗎?真以為他能夠對抗得了我們數百位試煉者嗎?可笑,超級武神都不可能,更何況是他,肯定是用了一些不為人知的手段,大家上,殺了他,不用怕。”

    另有人也在開口煽風點火:“大家難道到了這個時候還想要息事寧人嗎?既然已經埋下了禍根,就應該斬草除根,只要大家一起努力,殺了葉晨很簡單。”

    “對,難道葉晨還會放過了我們了嗎?”

    暗中,有不少人都在開口,不斷地煽風點火,鼓動著諸強出手殺了葉晨。

    不得不說,這份提議真的令得不少人都心動了,因為葉晨太強了,對于所有人都是一個巨大的威脅,而且他們剛才都出手了,以葉晨的性格真的未必會是息事寧人。

    葉晨眸光掃視著所有人,道:“是誰,出來。”

    他在尋找著暗中煽風點火的幾個人。

    只是暗中的那個人在冷曬回應:“誰還會跑出來,你想找我就盡量放馬過來,我不會怕了你。”

    “嘿嘿,你真以為你自己是誰,有本事就找我們出來。”

    “難道你們就是存心想要我出手是嗎?”葉晨露出了一縷冷笑,而后身影突然消失了,而下一刻突兀橫插在諸強之中,葉晨來到了一個清瘦的男子面前,直接手掌握住了那個試煉者的脖子,提起來,像是在提著小雞一樣輕而易舉,對方根本沒有辦法進行掙扎,甚至體內真元之力都在一瞬間之內被禁錮住了,無法動彈。

    葉晨看著清瘦男子,冷冷地道:“現在的你還有著什么遺言想說的。”

    那個人臉色大變,顯然沒想到葉晨居然能夠看穿他賴以為傲的隱藏手段,只是他還在爭辯:“葉晨大人,你不能夠誤會了我,我沒有暗中散播你的壞話。”

    “事到臨頭還在爭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葉晨手掌猛然發力,一道金光爆發!

    噗——

    此人突然炸開了,血霧飄散,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就殺了,而且是如此地突兀,讓得眾人都幾乎反應不過來。

    而后葉晨眸光凝化為實質一樣射出,看向了其他人,道:“還有三人。”

    噗噗噗——

    隨后,接連有著三人被爆碎了,全都是在一瞬間被擊殺了。

    所有人都驚呆住了。

    一連串毫不猶豫地屠殺行動,讓得剩余的試煉者都心顫了,這簡直就像是一個蓋世大魔王一樣,令人心顫。

    “還有你們,我可是記得你們都曾是出手過。”

    葉晨說道,讓諸強心驚肉跳,難道葉晨真的是想要大開殺戒嗎?那股可怕的殺意在不斷地蔓延開來,讓他們一個個都心驚肉跳,知道危矣。

    “大家還在等什么呢,葉晨分明想要進行大屠殺,他是一個大魔王,我們需要團結在一起對抗這個魔王,殺啊!”

    有人在叫喊,得到了不少人的認同,葉晨真的有可能要對他們進行大開殺戒,因為之前他們都曾是出手過,且導致夏陽等人負創受傷乃至是咳血了。

    轟——

    眾多試煉者在出手了,一道道真元之力、先天武技、先天凝形不要錢地全部轟向了葉晨所在的方位,他們拼盡了全力要出手鎮殺葉晨。

    因為他們都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殺意在蔓延,那是源自于無冕之王葉晨的,對他們這些人動了真正的殺意,想要進行一場大屠殺。

    因此,他們都是毫無保留地出手,為的就是殺了葉晨,否則將會輪到他們危險了。

    只不過葉晨無懼著一切,一道道攻擊像是雨點,但他是如此地無懼一切,腳下金光在蔓延,帶上了十三王子等人瞬間就是橫移開來了,一切都是快到了極致,只是一瞬間而已,一切的攻擊都徹底成空了。

    下一刻,葉晨帶著眾人出現在神靈小天地的邊緣處,那里是通往了外界的通道,但是葉晨打出了一道璀璨的金光,直接橫掃內里的一切阻礙,摧枯立朽,無可匹敵,隨時都可以安全地通過,回歸外界。

    夏陽服食了血丹之后,渾身血氣都在澎湃涌現,波動強烈,直接盤膝坐下,他要進行突破了,將要真正達到武神境層次,不容他人的打擾。

    葉晨施展神術,圣潔蓮花印出現,足有一丈巨大,蓮花綻放,露出蓮臺,夏陽被他送入了其中,且袖袍一卷,古殿中的九方道臺都被他瞬間收起,而后將一方道臺送入蓮臺上,讓夏陽盤膝其上,可以進行悟道修煉。

    隨蓮花合聚,花瓣閉合,能夠保護其中的夏陽。

    而這一刻,葉晨轉身,腳步一邁,一個瞬身而已,就是回到了殘破的古殿上,再一次與諸強進行對峙。

    不過這一次顯然葉晨是動了真正的殺意,殺念鋪天蓋地,天地皆顫,他出手了。

    轟——

    他的身后出現了一個黃金燦燦的通道,仿佛是通往了一個黃金大世界一樣,金芒滔天,更有著無堅不摧的銳氣在迸發,可以切割虛空,顫裂天地。

    五行金界!

    沒錯,源自于前世的神通,這是一種以攻擊力著稱的絕世神通,而且呈現金色,與葉晨本源有一種同源感,能夠被他發揮出難以想象的攻擊力。

    葉晨身上籠罩著金色的神環,流溢生輝,宛若神靈臨塵,可怕的氣息在沖霄。

    下一刻,通道中金光在噴薄,更是有著數之不清的黃金道器在射出,化作了一道道璀璨的流星射出,劃過長空,轟向了所有試煉者,進行了前所沒有的大屠殺!

    噗噗噗——

    一個個位列于最前方的試煉者還沒有徹底反應過來,就被這一連串的黃金道器徹底地轟炸開,血肉炸開,化為了一團團血霧在飄散,骨肉不剩,是如此地觸目驚心。

    太可怕了,只是一個照面而已,就有著足足十六七人被屠殺了,就當著那么多試煉者的面前,被屠殺了十分之一的試煉者。

    血霧在彌漫,這一幕是如此地血腥與觸目驚心。

    葉晨真的出手了,他居然無懼一切,屠殺試煉者,這件事要是穿了出去必然會引起一場巨大的軒然大波,將會震動天都大陸的。

    要知道這些試煉者都是天都大陸各大勢力重點培養的年輕驕子,甚至不少人都被視為下一代傳人重視,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也只有這一次整個天都大陸所有年輕一代集中,才會顯現出那么多的年輕先天強者而已,否則放在平日怎會出現那么多人。

    要是葉晨真的殺了,恐怕等于跟整個天都大陸超過百個以上勢力為敵。

    后果可是相當地嚴重,葉晨真的有那個膽量嗎?

    只是葉晨真的有那個膽量,甚至在行動中,不斷地出手,如猛虎沖入了羊群中,實力是完全不對等的。

    轟轟轟——

    五行金界中射出了數之不清的黃金道器,每一件都是以他金色血元演化出來的,真正來說每一件不算很強,只能夠傷害先天修者,但是勝在量多,像是流星雨一樣,數不勝數,無差別地攻伐。

    一個個試煉者能夠承受住一兩件黃金道器的攻擊,但是三件以上就難以抵擋住,何況是無數件,根本不可阻擋。

    就算是捏爆了靈符淘汰自保也不行,那只能夠承受住一般武神強者的一兩擊而已,但是對于葉晨來說完全能夠攻破,只不過多花費一些力氣,僅此而已。

    肉眼可見到一個個試煉者直接被轟炸成灰,不復存在。

    前一刻還活生生的生命,但是下一刻就是被抹除這片世間上,令人為之驚恐,眼前這個無冕之王葉晨簡直就是一尊蓋世大魔王,這般地屠殺試煉者,橫推而過,真的不怕天下人的討伐嗎?真的不怕會惹得無上神靈都看不過眼出手進行鎮殺嗎?

    雖然有著數以百名的試煉者集中在一起,但是這一刻都潰不成軍了,四處逃竄。因為轉眼間就被葉晨屠殺了三四十人,如此狠辣的手段,深深地驚住了他們,哪里還敢是抵抗,逃還來不及呢。

    一個個人拼命地四處逃亡,根本沒有意識到集中在一起才是對抗葉晨的最好辦法。

    甚至有不少人都沖向了通道方向,但是十三王子、鱗甲金獅擋住了通道,讓他們都無法安全通過。

    “你們讓開,否則莫怪我等無情出手。”

    足足有著二十多位試煉者沖過去,朝著橫擋住的十三王子等人大喝起來,雙眼發紅。

    但是十三王子他們絲毫不動彈,甚是鱗甲金獅還在咆哮著,怒目圓瞪,進入了待戰狀態中。

    葉晨施展抱山印,直接一座金色的山岳浮現天地間,遮天蔽日,被他拋出落在通道前方,不可通過。

    “葉晨大人,懇請饒命,我等再也不敢了。”

    “葉晨大人,您大人有大量,繞過我們吧。”

    “我不想死,葉晨大人您就放過我們吧。”

    “葉晨,你這么狠毒,將來會被天下人所追殺的,難道你真的就不怕嗎?甚至你的家族都會被抹除的。”

    一個個試煉者哭喊著求饒,但也有人在揚言威脅,葉晨頓時一頓,不再攻擊。見此,那個人趁熱打鐵繼續道:“葉晨,你可是想好了,你要是再出手,那么你的父母家人都會被我們各大勢力所追殺的,難道你就真的不怕嗎?勸你還是趕緊將大道血液交出來,我們會為你求——”

    噗——

    只是一句話都還沒有說完,那個人直接血肉成灰,被葉晨一巴掌所拍成血霧了,只聽得他冷漠無情地道:“我最恨別人威脅我的。”

    轟隆隆——

    葉晨在進行著前所沒有的橫推,一個個試煉者被他接連地進行著斬首行動。

    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試煉者的身影不斷地倒下,甚至被打爆了身體,血肉橫飛,這片神靈小天地徹底成為了一片屠殺場。

    血流成河,尸骸一具具地橫陳地上,更有甚者甚至連尸骨都無法完全保存下去,因為被直接轟殺了,血肉成灰,骨頭成渣,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莫說是其他人,就算是楊少奇等人都看得心驚肉顫,葉晨這是瘋了么,就算是他們都不敢如此屠殺試煉者,這樣會得罪所有的試煉者,這樣視試煉者如草芥。

    “逃啊,大家快逃啊——”

    “葉晨大人請住手,我等不是有意的!”

    “請葉晨大人莫要見怪,我們都錯了。”

    不少人都在慘呼連連,哀求葉晨住手,莫要繼續出手了,他們都怕了。

    只是葉晨神色冰冷,不為所動,一如既往地出手,只是手掌拍動虛空而已,就接連有著七個試煉者被打爆了身體,血霧飄散,現場一片難言的血腥,令人心驚肉顫。

    這還是人嗎?分明就是可怕的大魔王,太可怕,這樣視任人命如草芥,縱是超級勢力都比不上。

    “葉晨,你可知道這樣出手,屠殺試煉者,會得到天大的報應的。”一位百強試煉者被葉晨一巴掌拍擊虛空的波動直接震得吐血,強忍住,這般地責問葉晨的暴行。

    “你們對于我群起而攻之的時候,為何不見得你們這般想過,現在到了你們的時候,卻是假惺惺地勸說我,你認為我會聽從嗎?”

    葉晨冷漠回應,大步邁出,一下子就來到了那位百強試煉者的面前,沒有任何的廢話,手掌晶瑩剔透,流轉著燦燦金輝,如同一柄琉璃神金澆筑而成的黃金神刀,從上而下劈落。

    任是那位百強試煉者如何奮力震出一身的強大真元,進行抵擋,先天凝形而生,更有著寶刀橫在頭上,但是這一切都只是徒勞了,因為葉晨摧枯立朽,無可匹敵。

    鏗鏘一聲,寶刀直接被截斷兩半,而后掌刀劃出了一道金色的弧線,從上而下,那位強大的百強試煉者,也算是試煉之路上的一位強者,難尋多少人匹敵乃至是超越其上,但是這一刻弱小如螻蟻,無法抗衡。

    噗——

    他的身體被掌刀劈開兩半,但是沒有一星半點的鮮血飛濺出來,因為傷口被燒焦了,而后兩截身體徹底炸開,骨肉不剩,是如此地血腥。

    一個照面,不廢吹灰之力就鎮殺了一位強大的百強試煉者,這就是葉晨的強大之處,看得他人驚恐、害怕、麻木、敬畏。

    少年大魔王,這是眾多試煉者送予葉晨的一個可怕的稱號,這個少年雖然年紀輕輕,甚至比起絕大部分的試煉者都要顯得年輕許多,但是冷漠無情,說殺就殺,根本不講一點情面,也讓得所有人都要瘋狂。

    因為他太恐怖了,強大無邊,令人心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