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203.第203章 人杰爭鋒,葉晨落敗?

永恒圣帝
     天啟帝國楊無雙,九華帝國李太虛,武神殿武云煙。

    跟隨著龍孤傲的后方,其他三大超級勢力的上古人杰都登場了,只剩下了天都學府的上古人杰不曾登場而已。

    四大上古人杰降臨這片虛空中,受人矚目。

    天啟帝國的楊無雙早先就以化身出現,所以世人不算得多么驚訝。

    九華帝國的上古人杰李太虛就非同一般了,這是一位值得所有人忌憚的年輕至強者,不僅僅只是因為他上古人杰的驚艷身份,更是據傳他修煉的乃是空間之道。

    空間為王,時間為尊。

    這兩種大道古往今來都是最為強大的大道之一,不論是天都大陸還是更為浩瀚無盡的諸天萬域中,都是如此。

    一位專修空間之道的年輕王者,絕對是一位極為難纏的敵手。而且這種人物,越是成長下去越是可怕,甚至當修為達到了相當恐怖的境地時候,隨手即可開辟出一片又一片廣闊的天地,那才是真正的通天手段。

    至于武神殿的人杰,當看到來人的時候,眾人則是一呆,顯然沒有人想得到以武力著稱的武神殿人杰竟是一位少女,這與世人想象中很不符合。

    畢竟武云煙被封印的年代屬于上古時代,至少相隔了太長歲月,太多的記載被歲月所侵蝕,一切都變得不可追溯了。

    但是無可置疑,武云煙顯得出奇地英氣逼人,身穿著一身得體的女式戰甲,將美麗的女子身姿都徹底地展現出來,更是襯托得少女宛若是一尊女戰神般凜然,讓人敬畏。

    所有人都相信著這位獨一無二的女人杰一旦展現出真正姿態的時候該是恐怖到何等境地。

    四大上古人杰登場了,每一人都恍若是一輪太陽般矚目,周身有著強盛的威壓在動蕩起來,虛空都要扭曲起來,天神強者都成為了他們的跟隨者。

    彼此之間都相隔開了一段距離,因為彼此不相容,道威在相互排斥,令虛空扭曲,可炸裂山岳,雄關在顫抖著,不可想象的可怕。

    難以想象,這些年輕至強者都有多么地強大。

    “除了天都學府之外,所有超級勢力的上古人杰都登場了。很難想象,各大超級勢力世上最驚艷的天驕人杰竟然集中在同一世上了,要是開展起來,這將會是一場最強的碰撞吧。”

    眾人驚嘆連連,看著這些聚集的天驕,一陣陣地出神。

    每一人都是被譽為一個超級勢力世上最驚艷的天驕人杰,被大預言者預言在這一世中有著超越神靈的希望,都曾是各自稱尊了一個時代。

    很難想象,這些各個時代的上古人杰都集中在這一世共同出世,這一切的種種都讓人熱血沸騰起來,想看看他們到底誰強誰弱,希望看到他們的碰撞,將會是如此地激烈。

    “哈哈哈,沒想到我們這些上古人杰都在同一世出世了,真是難得,很想看看到底誰強誰弱。”楊無雙大笑道,他身披金甲,相對于其他上古人杰的冷傲,他多了一份爽朗,眸光熾熱地看向了其他三人。

    同樣,其他三大上古人杰都是眸光熾熱,都同為各大超級勢力的上古人杰,也曾在某一個時代中稱尊,驚艷千古,但彼此不再同一世中,而今選擇在這一世共同出世,他們也想看看究竟孰強孰弱,誰才是真正的同代第一。

    這一點對于他們來說很關鍵,關系甚大,他們每一人都堅信己身無敵,又感覺到彼此的絕對強大,不弱于自己。

    如此情況下,只有進行真正一戰才能夠決出。

    莫說是他們四人,就算是四大超級勢力都密切關注著,從某一方面來說,也可以說是各大超級勢力一種暗中的較量,從上古人杰的爭鋒來實現。

    龍孤傲是實質般的眸光掃過了三大年輕王者,舔了舔嘴唇,有著一絲冷庫:“想要知道孰強孰弱很簡單,只要誰奪取到了大道血液,誰就是最強的一人,你們說呢?”

    他的話語毫無掩飾,讓雄關上的各大勢力強者震驚,大道血液,葉晨身上竟然還身懷著如此無上神物,那可是連無上神靈都要心動的無價神物,難怪四大超級勢力都這般地著緊葉晨了,原來如此。

    一下子中,各大勢力都明白了許多,不少人都有著苦澀,本以為他們與超級勢力都是同仇敵愾,卻沒想到一直以來都是被這些超級勢力利用,一切都是想要得到葉晨身上的大道血液。

    “同意。”作為上古人杰之中唯一女子的武云煙的話語很簡潔,直接答應下來了。

    李太虛神色一如既往地冷酷無情,但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這個時候這個辦法是最好的一個。

    楊無雙看向了葉晨,略顯歉意地一笑:“抱歉了,雖然此前說過要在王者古路上等你,但是現在看來是不行了,大道血液至關重要,有可能是這一世我等超越神靈的關鍵所在。”

    四大上古人杰實質化的眸光都看向了葉晨,像是在看著獵物一樣,充滿了貪婪。

    葉晨輕嘆一聲,他什么時候淪落到這等地步了,竟然被人看做是獵物一般看待。要是被前世那些大敵知道了,一定會是嗤笑自己的。

    炎老都有些幸災樂禍:“小晨子,你打算怎么應付他們?我想你一個人還是很難對付他們四人的吧。”

    葉晨稍微舒展了一下筋骨,頓時渾身有著雷鳴般的噼里啪啦筋骨交錯聲不斷地響起,回應道:“這有什么,難道你這鐵毛公雞還打算讓我交出大道血液嗎?既然他們把我打成獵物,那么就打得他們后悔就是了。”

    炎老皺眉:“只是以你的實力恐怕是對付一個人都有些艱難了,要是四個人,恐怕你也只有逃跑的份。”

    四大上古人杰,并非只是說說,真實戰力恐怖得一塌糊涂,即便是炎老對于葉晨的了解也是不看好。

    葉晨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未必如此。

    “聽說天都學府中也封印了一位上古人杰,名為元九,不比我等差多少,甚至相傳得到了上古那位大預言者的真傳。只不過今日沒來,倒是有些可惜,否則這一次競逐第一會是精彩上許多倍。”

    楊無雙輕嘆,有些遺憾,而后眸光熾盛起來了:“雖然他不在,但也少了一個競爭對手,大道血液到底花落誰家,各憑努力。廢話不多說,開戰吧。”

    “好!”

    轟——

    四大上古人杰話落間同時閃電出手。

    轟然巨響,虛空震顫,幾欲被撕裂開來,有著一道道迷蒙神輝綻放,一股股毀滅般的威能彌散,將早就被燒融化為玻璃狀的地表崩碎,化為齏粉。

    他們都在第一時間沖向了葉晨,目標自然是他身上的大道血液。

    唰——

    一道身影后發而先至,那是龍孤傲,六道黃金龍氣在澎湃長鳴,他直接方天畫戟大劈而來,上前就要劈殺了葉晨,殺意彌漫,根本沒有打算留葉晨一命。

    這一戟如同天神怒劈,可橫斷長空,一道璀璨的金光閃現,整片天地都似要被這一戟所截斷一樣。

    葉晨自然不可能坐而待斃,也感受到這一擊的可怕,冷哼一聲,不曾以肉身抵抗,手中一晃,天神槍出現,直接進行復蘇,雷光閃耀動九天,橫擊過去。

    鏗鏘——

    轟——

    天地動蕩,澎湃的金光與雷光在炸開,恐怖無邊,直擊天上云霄,化作兩條巨龍在咆哮爭鋒,席卷八方煙云。

    一道身影在倒飛,那是葉晨的身影,倉促抵抗之下自不是對手,被轟飛了,強大如他也嘴角咳出了點滴金色的血跡,很是矚目。

    事實上不僅僅只是倉促之下,更是因為龍孤傲的實力的確強大得出乎預料之外,不愧是騰龍帝國史上最驚艷的人杰,戰力無雙,神力無邊,即便葉晨準備充足的情況下抗衡,恐怕也多半不是對手。

    因為這一世葉晨覺醒的時間終究太短了,而人元金身還不是真正地大圓滿,只不過淬煉出了部分鮮紅真血而已,真正實力而言還差了一截。

    而這些上古人杰道法方面真的很強大,而且肉身即便比不上他,但也差不了多少,遠強于其他武神太多。

    葉晨甚至懷疑這些上古人杰都達到了超級武神的層次了,很強大。

    “嗯?居然能夠抵抗住我這一擊,很不錯,有些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龍孤傲微微訝然,對于葉晨的實力出乎意料。

    此前在空間通道中被阻擊之后,他對于葉晨的評價已然是很高了,但也是他不曾被準備的情況之下,只是而今他巔峰狀態之下同代無敵,這個葉晨竟然還能夠抵擋住他這一擊而不死,只是稍微咳血,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葉晨逝去了嘴角的血跡,對于這一局面并不意外,神色也帶有著一抹凝重,上古人杰的確足夠強大。

    突然,他臉色微變,靈感在這一刻全面地提高,并且在此時一記拳頭往后轟出,如似戰神出拳,拳頭上不再是琉璃金色,相反有著一抹鮮艷的血紅在浮現,便似是血鉆般晶瑩無暇,橫掃過去。

    這個時候,身后突然有著一只瑩白的纖纖手掌拍出,看似平淡無波,但是令得葉晨劍眉凝起,深深知道這一巴掌的可怕,就連虛空在無形之間都被拍打得壓塌下去了,恐怖無邊。

    拳掌碰撞,虛空扭曲,神光炸開,并且有著點點鮮艷的血液在飛濺灑落。

    葉晨拳頭被擦破了一塊皮,差點就淌血了,須知道現在他將真血凝于拳頭上,更強于此前不少,但還是被擦破皮了,可想而知對方的攻擊強到何等程度上了。

    而出手的武云煙更是玉指皮開肉綻了,有著點點的鮮血在飛濺流溢,無雙的冷艷俏顏上露出了一抹訝然,沒想到對方居然能夠傷害得了她,這一點讓她頗為吃驚。

    “你很強,能夠傷害到我,年輕一代中你算得上是第一人。”

    武云煙聲音空靈出塵,這是對于葉晨的一種贊賞,須知道即便是上古時代,尋遍整個天都大陸上,那個時代中的其他超級勢力的年輕一代最強者也難以傷害得了她一根毫發,葉晨能夠傷害她,足以說明葉晨的強大之處。

    自然,并非是說其他幾大上古人杰傷害不了她,只不過各自生于不同的時代中,這一世還是第一次相遇,真正交手起來,彼此之間都絕對能夠傷害得了彼此。

    武云煙打出一擊就退了,沒有繼續攻擊,幾人彼此之間都有所默契,各自一擊出手,看看誰能夠最快拿下來。

    下一刻,輪到了楊無雙出手了,他身披金甲前來,渾身都在綻放開澎湃的金光,比起此前化身前來強大了不止一截之多。

    “葉晨,你很強大,雖然失信了,但是為了大道血液不得不如此了。為了表示敬意,我不會留手的。”

    他撒豆成兵,點出了一道道金色光團,這些光團而后化生出了一頭頭強大的金烏,在展翅橫空,劈殺葉晨。

    自然,金烏并非真正的生靈,這不過是一種強大的神術而已,在楊無雙手中發揮出了不可思議的威能。

    葉晨身上炸開了澎湃的金色血元,化作了一層層血元浪潮,在沖擊著這些金烏,讓其受阻,沒能夠第一時間沖擊過來。

    而后葉晨怒然出擊,他展現了琉璃金身,通體都化為了琉璃金色,金身不朽,縱橫金光中,天神槍盡管并沒有復蘇,但是在他的揮槍之下也是橫掃千軍,輕易地掃滅了一頭頭金烏,輕易地湮滅在虛空中。

    這一刻,楊無雙已然及至身前,他一點都沒有辜負無雙之名,雙手劃動軌跡,化生至強神術,一座磨盤化生出現,竟然是交織出了一縷縷道痕,壓向了葉晨。

    葉晨心驚,道痕唯有天神強者方可凝聚出來的大道神痕,具備有著莫測神能,可輕易間滅殺超級武神,恐怖無邊。

    沒想到楊無雙居然還掌握著道痕。

    但他也不是弱者,直接復蘇天神槍,雷光交織,更是隱現浮現出道痕,硬撼石磨盤,轟然炸響。

    噗——

    葉晨張口大吐一口鮮血,第一次受到了創傷了。

    隨后,葉晨突感可怕的危機襲來,身后虛空扭曲,一道修長的身影出現,那是最為神秘的李太虛,他穿越虛空而來了,不曾破碎虛空,但更加地巧妙借助虛空之力。

    他迎面而來就是一記虛空大手印,重重地拍打在葉晨的背上,鏗鏘作響,強如人元金身還是血氣沸騰,體內的幾根神骨都出現了裂痕,差點就崩斷了,忍不住咳血了。

    太神秘莫測了,不愧是虛空王者,快得不可思議,而且這般地突然。

    葉晨并非是不能夠察覺,只是在法力方面始終差了一籌,無法跟上,這是他目前最大的差距。

    四大上古人杰雖說都是對葉晨出手,但都只是一個接連著一個出手,不曾真正地聯袂出手。

    雖然他們可以聯手,但誰心中都有著一份驕傲,乃是上古最強人杰,天驕無雙,同代無敵,面對著葉晨都不愿聯手,那樣對于自己來說只是一種恥辱,不想聯手相逼,想以自身實力脫穎而出,傲視諸雄。

    而且他們也想知道到底誰才是最強的一人。

    葉晨連續遭受了四大上古人杰的兇猛攻擊,簡直就是疲于應付了,因為這些人一個個都是這般地兇悍強大,讓他遭受到了前所沒有的艱難局面。

    若是近身也就罷了,他依仗著人元金身無懼一切,但是遠距離就差了許多,這些上古人杰的道法無雙,乃是超級武神的級別,根本不可敵。

    幸虧只是一個個強者分別出手,否則所有人一起上,巔峰武神來了都要被瞬間擊殺。

    但饒是如此,葉晨還是接連遭受了可怕的創傷,不斷地咳血,讓他明白到了一個殘酷的事實。

    現在的他暫時還不是上古人杰的對手,即便只是一對一。

    “只得動用那一招了,雖然我很不想動用,且后果不是很好,但這已經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

    葉晨輕嘆一聲,有些無何奈何,面對著這些上古人杰再不出動這一招,他很有可能要讓炎老出手,畢竟不見得這些上古人杰會對誅天盟主令忌憚。

    葉晨雙手快速地結動著一個個神秘而玄奧的大道印記,瞬息間就是數十上百道。

    轟——

    天地皆顫,他的天靈蓋上陡然射出了一道恐怖之極的光束,貫穿了天地,矗立在天地之間,仿佛成為了世間的唯一。

    這一刻,他的氣息快速地暴漲起來,一下子破入了武神境領域中,而且節節攀升,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境地上。

    他渾身通體都在綻放著磅礴的神輝,強絕的氣息無遠弗屆,便如同一尊無敵的上古戰神從九天臨塵而來,蓋代無雙,天地都在隆隆而鳴,所有人都要臣服下來。

    葉晨的眸光掃視向四大上古人杰,錚錚作鳴,猶如實質,讓人不敢直視,淡淡地道:“好了,你們是選擇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接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