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215章 人若犯我,10倍奉還!

永恒圣帝
     </b>

    夏風國前來接引的武神顯得很吃驚,太子夏陽這才多少歲,不過二十三歲而已,這么年輕就成為了一位武神,稱得上當世最年輕的武神之一,前途無可限量。 新·匕匕·奇·中·文·網·首·發

    且由他本就是一位神靈資格擁有者,現在早早突破了武神境,更是為將來達到神靈境賦予了更大的希望,將來振興乃至是帶領著夏風國進軍超級勢力有望了。

    夏陽神色淡淡,雖然他達到了武神境,但是距離他的對手還有一段差距,不值得多么驕傲。

    “包大帥,麻煩你來接引我們了。”十三王子歉意道。

    作為夏風國三大元帥之一的包大帥笑了笑,也感應到幾人的氣息明顯比起進入試煉之路前強大,這條試煉之路的確很不錯,沒有被淘汰的夏風國年輕試煉者都實力精進了。

    “嗷吼”

    一頭妖蛟橫空,蜿蜒巨大的妖軀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矚目,投下了大片的黑影。

    “是妖蛟,流淌著真龍血脈的異獸,至少也可進化為一代天神大妖!”

    不少勢力的強者都在驚嘆連連,這等只屬于傳說中的妖獸沒想到今日居然看到了,可謂是一種奇跡。

    包大帥也在驚呼,感受到龐然的妖威在撲面而來,這頭妖蛟的實力絕對更強于他這位老牌武神。

    妖蛟長嘯一聲后,降臨在夏陽身后,赫然見到了一道年輕的身影站立在妖蛟的頭顱上,豐姿獨立,黑發亂舞,分明只是一個少年,卻有著一股無敵的神韻,讓人臣服,也引起了不少老一輩強者的驚呼。

    “葉晨,他就是那個少年大魔王的葉晨。”

    “出不了錯,據說他馴服了一頭妖蛟作為靈寵,鐵定是他了。”

    “沒想到這個葉晨這么年輕,分明只是一個少年而已,比起其他試煉者都要年輕,怎會強大得這么過分呢?難道傳聞是真的,他真的是一位無上神靈的親傳弟子嗎?”

    葉晨之名太盛了,他的存在引起在場眾多人的矚目過去。

    且神靈小天地的大屠殺事件讓他更顯兇名,

    一個真正的少年大魔王,即便是老一輩都要忌憚不已。

    “他就是我們夏風國的那一位葉晨嗎?”

    饒是這位夏風國三大元帥之一的包大帥乃是一位真正的武神,佇立這一領域多年,并且在整個夏風國內都顯得位高權重的人物,只是面對葉晨顯得敬畏與拘謹,沒有任何的高高在上。

    因為這些日子以來葉晨展現出來的種種消息都太過于驚世了,顯然已達到了武神境層次。

    斬殺天地帝國皇子、追殺與降服妖蛟、擊敗試煉之路的武神境三大關主,神靈小天地更是進行了試煉者大屠殺,追殺四大緩稱王強者……

    一個個傳聞不斷地傳于世,而且一個比起一個要顯得更加地駭人聽聞。

    他深深明白到眼前這個看似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早已經不是那個初踏夏風學府的少年,如今的他擁有了真正的無敵之姿了,問遍世間年輕一代誰與爭鋒。

    要是他知道了葉晨連敗超級勢力寄托超越神靈希望的四大上古人杰后,恐怕會驚呆得嘴巴都合攏不過來。

    “見過葉道友。”他畢恭畢敬,顯得敬畏地尊上一聲道友稱呼,葉晨看似年紀還小,比起他的歲月差了一個零頭,但是已然有資格讓他稱一聲道友。

    達者為師,也是這個道理。

    真正一戰,即便是他都只能夠甘拜下風了。

    “見過包大帥,你的威名我早就曾聽聞過,今日一見,果然是一位威風人物。”葉晨沒有任何架子,笑呵呵地抱拳作輯道。

    包大帥受寵若驚,顯然沒想到葉晨如此平和。

    “夏風國真是走了運,出現了一個夏陽不止,還出現了一個最恐怖的葉晨,甚至是某一無上神靈大人的親傳弟子,這一世應當是夏風國的崛起了,或許有機會成就天下間有意超級帝國了。”

    對于夏風國的氣運,所有勢力都要表現出一種妒忌,明明只是一個一百零八國排列中下的王國而已,卻出現了這樣的絕世妖孽,注定是崛起的節奏,以葉晨目前表現出的潛能,只能不意外殞落,他日成就神靈幾乎都是鐵一般的事實。

    可他這等絕世天驕不是誕生于他們的勢力中。

    且其他各大勢力的強者看向葉晨的目光都充滿了忌憚與敬畏,即便是在屠殺事件中被屠殺了年輕驕子的各大勢力前者都是如此。

    事到如今,葉晨越發地展現出了一種無敵的威勢,而且身懷誅天盟主令,莫說是年輕驕子被殺了,即便各大勢力當代主人被殺了,只要持掌著誅天盟主令都可以做到無懼一切。

    問鼎天下間誰敢與無上神靈作對,就連超級勢力都不敢。

    但也并非所有人都將葉晨放在眼內,此刻有人禁不住冷哼一聲:“什么少年英才,不過是一個血腥殘酷的少年大魔王而已。年紀輕輕就如此殘忍血腥,毫不眨眼地屠殺了那么多的試煉者,他日要是成長下來還不是要屠殺了整個大陸上的所有人嗎?哼,這種人應該早日去死,就算是無上神靈都不會容忍此子成長下來,絕對是我天都大陸的禍害。”

    此話一落,頓時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矚目,看了過去,那是一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氣息強大,為一尊五重天的武神強者,面對葉晨很不屑與冷哼。

    “是太雪山的山主張飛宇,聽說他最疼愛的兒子就是在神靈小天地中被葉晨所殺了。”

    眾人議論紛紛,倒也沒有其他人出頭了。

    而今葉晨威名正盛,招惹他不過是自討麻煩而已,當即不少人都看向了張飛宇,眼神之中都充滿了一種同情。

    “我也覺得張山主說得不錯,葉晨當誅!”

    與此同時,另有一位艷麗出塵的女子站出來,風韻猶存,是一位美麗的花信少婦,,像是熟透了水蜜桃般,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成熟的風韻魅力,一顰一動中都惹得在場不少男人臉紅心跳,暗罵一聲狐貍精。

    “許卿諾,沒想到這只狐貍精都來了。”

    名字是寧靜動人的,人卻是媚骨天生的,活脫脫一只狐貍精轉世,聲音更是發騷,讓在場中的人似是被貓爪撓心一樣癢癢的,禁不住臉紅耳赤,那都是許卿諾的媚功所致。

    這是來自于中域一個一流勢力天暗香閣的閣主,天生媚骨,據聞與不少大勢力的主人有著藕斷絲連的關系,甚至在年輕時期與當即三大帝國之一的九華帝國國主都有著非同一般的關系,是一個背景相當復雜的人物,放眼在中央地域都鮮有人膽敢招惹。

    現在她的站出來,讓許多人都大跌眼鏡。

    但是一些有心人卻明白,九華帝國被殺的十七皇子李天和,傳聞甚多,不是皇室妃嬪所生,而是國主與某一位女子所生,許多人都曾猜測是許卿諾。

    雖然皇室曾是大力地言稱傳言不實,但是現在一見此女的出現,感覺此事十有不會有假的。

    許卿諾是出來為兒子報仇的。

    “這點媚功就不要對我施展,沒有效果的。”

    葉晨看著許卿諾,雖然有著一股魅惑的波動撲面而來,但是他金身流轉不朽金輝,輕易地抵御住了這股魅惑能力,然許卿諾吃驚。

    她的媚功可是連九華帝國國主陛下年輕時候都曾淪陷過,卻魅惑不了這個少年,讓她臉露驚色。

    張飛宇質問:“葉晨,你就該死,當誅,殺死了那么多的試煉者,罪該萬死。”

    葉晨道:“按照你來說,當時我就應該站在那里,被那些試煉者聯袂出手攻擊,被活生生地殺死然后就不允許還手嗎?”

    他第一次向外界說出了大屠殺的真相。

    眾人嘩然,明白當中必然有隱情,葉晨畢竟再如何兇狠也不敢如此大肆斬殺那么多的試煉者,而今一聽,果然如此。

    張飛宇冷哼:“你這是什么意思?在為自己開脫嗎?”

    葉晨搖了搖頭,淡淡地道:“我何須為自己開脫,只是在陳述著一個事實。我爭奪大道血液的時候,除了幾人不曾出手,其他所有試煉者都曾對我一而再地出手。要知道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已經給他們不止一次機會了,依舊不曾悔過,還是不斷對我出手,UU看書 ..com 很好,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夠出手,直接屠殺了。”

    “哼,,你可以逃走,但也不應該殺死那么多的試煉者。”許卿諾冷哼。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當十倍奉還,即便要殺我,還不能讓我殺回去,真當我是好欺負的善哉么?”葉晨道,“殺了他們一了百了,多簡單省事。”

    剎那間,所有人都渾身冰寒,這個少年大魔王名副其實,完全是橫行無忌的一個人,殺死了數以百名的試煉者不僅僅只是報復,也是為了省事,絕對不可招惹。

    “無論如何,你還是殺死了那么多的試煉者,你就該死,無上神靈也不能夠庇護葉晨你要干什么?”話說到一半,這位太雪山的山主突然駭然大吼起來。

    因為他看見了葉晨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面前。

    “殺你!”

    葉晨淡淡地道,眉心綻放磅礴光霞,剎那間施展斗神印極盡升華,化作不朽之光,將張飛宇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