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220.第220章 回來

永恒圣帝
     “葉晨,血債血償”六個血字赫赫在目,引起了葉家上下的恐慌。

    單單就是看字表意思就必然是葉晨的仇敵。

    對方可是一位武神強者,放眼在整個夏風王國中都要是數一數二的超級強者,位高權重,被王室所重視。

    難以想象,葉晨到底做了什么事才招惹來了這么可怕的仇敵。

    葉家上下為之恐慌。

    且就在三天前,曾有一位身穿異域華服的年輕男子登臨了葉家府邸,自稱是來自于夏風國之外一個名為太雪山的勢力少主,身邊帶著幾位極其強大的人物,甚至有兩人是武神境的超級強者,讓葉家如臨大敵,嚴正以待。

    然而這位太雪山的少主并沒有馬上出手對付葉家,只是帶著麾下諸強強勢登場巡了一圈,震懾了葉家一番后,留下了一句話:“葉晨膽大包天,在試煉之路上殺死了我的弟弟,現在我太雪山也需要葉晨血債血償。”

    “現在給你們葉家兩個選擇,三天時間內,要么交出葉晨父母的人頭,要么你們交出百個族人的頭顱,我可以做主不滅了葉家的上下千口人。”

    “三天之后本少主上門,若是沒有看到葉晨家人的人頭或者百顆人頭,葉家準備被滅門吧。”

    太雪山少主離開之后,葉家上下都處于一片呆滯之中,充滿了恐慌。

    不交出葉晨父母的人頭就交出族內百個族人的頭顱,這太嚴重了。

    這太雪山到底是什么勢力,居然如此囂狂夸張。

    當即葉家馬上向夏風王室求援,只是送信人員一去不復返,他們都明白到恐怕是在路上就被截殺了,現在的葉家徹底被圍困在洛楓城中了。

    而且他們也從一些渠道上了解到,這個太雪山乃是天都大陸上一個真正一流勢力,誕生過天神強者,可比肩夏風國的頂尖勢力。

    這則消息讓他們感到驚恐,難怪膽敢如此囂狂,還是一個比肩夏風國的龐然大物,豈是區區一個葉家可以相提并論的呢。

    現在即便是聯系得到王室,恐怕夏風王室也不會為了區區一個葉家得罪一個比肩他們的龐然大物,那么這才崛起沒多久的葉家又再注定成為隕落下去。

    葉家的命運可是一波三折!

    “家主,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怎么辦?難道真的要交出百顆族人的人頭么?”

    議事大廳上,一位執事都忍不住顫抖起來,這太嚴重了,不交出葉傲、夏薇的頭顱就要交出百人的頭顱,無論哪一個都使不得。

    這一刻,所有的家族重要人物都看向了葉傲,現在這種情況下,只要葉傲跟夏薇愿意割下自己的人頭,一切的難題都將會迎刃而解的。

    葉傲臉色陰沉,雙拳緊緊握著,滿是汗水,作為一族之長,他一切都需要從大局上考慮,自然不可能交出上百人的人頭,現在最好的選擇,也只有自己以及妻子的人頭了。

    真的要到這一步了嗎?

    這個時候一道聲音急切傳來:“稟告家主,太雪山的少主來了。”

    終于都來了么?

    所有人都心頭一顫。

    “走,出去見見這位少主!”葉傲揮袖一喝,主動走出去。

    葉家大廳上,比起昔日更加寬倘廣闊,金碧輝煌,有著各種名貴的書畫在鑲嵌,明珠點綴。

    家主座上葉傲高高端坐其上,身邊坐著三位長老以及其他重要人物,就連妻子夏薇也在。

    另外一邊,檀木椅上端坐著五人,以身穿華服的英俊男子為首,其余四人都端坐其他椅子上,不動一動,靜候命令。

    只是若有若無間散發開了一股強大的氣場,籠罩住了整個大廳,讓得氣氛異常壓抑沉凝。

    這些人,都來過來收割人命的主啊。

    “葉城主,不知道你做好的選擇沒有?三天時間已經給出了,不知道你們是選擇交出你們兩人的人頭還是其他一百族人的人頭?”

    輕輕品嘗了一下仆人端上去的上等好茶后,太雪山少主終于開口,讓得所有人都是一顫。

    廳內氣氛越發地顯得壓抑了,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葉傲,現在選擇都交給他這個族長手上。

    葉傲輕嘆一聲,感到了肩上的壓力異常地大,再看著其他族人驚恐而又充滿了期待的眼神,道:“張少主,難道就沒有其他選擇了嗎?只要不是人命,即便你要了我們葉家一半以上的資產都可以,任由你取走。”

    只是太雪山少主淡淡地掃了葉傲一眼之后,道:“葉城主,你認為我太雪山作為整個大陸有數的一流大勢力,比起夏風國都不差多少,會看得上區區一個葉家的資產嗎?”

    這個答復令人心頭發涼。

    “除非你們葉家有膽量,膽敢與我葉家正面開戰,不過有一點可以說的是,這個第三個選擇,很有可能就是,葉家被滅門!”太雪山少主風淡云輕地道,然而話語讓所有人都渾身冰寒。

    事到如今真的就沒有了其他選擇了嗎?

    葉傲雙肩承受著莫大的壓力,轉頭看了一眼身邊一如既往的溫婉嬌妻夏薇,只見得她信賴地看著自己,眸光盈盈,充滿了溫情,輕聲道:“既然是晨兒惹出來了禍,我們兩個作為爹娘的人就應該一力承擔上所有的責任。不能讓其他族人受到牽連。”

    葉傲點點頭:“不錯,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們不能夠禍及其他族人。只是苦了你。”

    夏薇搖頭:“不苦,只要晨兒沒事,一切就好了。”

    “家主!”

    其他長老執事都心顫,這個時候家主居然選擇了自己跟妻子的人頭,換取家族的平安,這是大義,也讓他們感到愧疚。

    但這個時候,兩個人的人頭換取一百人的人頭,這是最好的選擇。

    太雪山少主眸光閃爍,道:“很好,沒想到葉城主如此地深明大義,主動獻身,也省卻了我一番功夫。來人,呈上兩杯美酒。葉城主,這乃是我太雪山的上等雪域美酒,千年釀制,芬芳撲鼻,配以無色無味的毒藥,喝下去就能夠安然離開,沒有一絲痛苦。”

    “是的,少主。”

    身后一位強者取出了一個精致的玉酒壺,倒下了兩杯醇香的甘香美酒,遞了上去。

    凝望著美酒片刻后,葉傲與夏薇握著酒杯,相視一笑,而后碰酒交杯,一飲而盡。

    “好,好,好,兩位當真是好大的氣魄。”太雪山少主長身而起,用力地鼓掌。

    葉傲道:“張少主,臨死之前葉某還有一個愿望,希望你能夠答應。”

    太雪山少主道:“說吧,葉城主。”

    “希望你能夠遵守承諾,放了葉家的其他人,他們都是無辜的。”

    “家主——”眾多族人想要大哭,沒想到到了這一刻,家主還是惦記著他們的安全,讓他們慚愧,只能夠犧牲家主來換取家族的安危。

    然而這一刻,太雪山少主卻是露出了一抹殘忍的微笑,搖了搖頭,長身而起:“葉城主,要怪也只能夠怪你太單純了,這些話都居然相信。葉晨殺害了我弟弟,與我太雪山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又怎會是善罷甘休呢。”

    “你——”葉傲色變,卻是張口咳出了一口黑血,劇毒發作了,只能夠無奈苦笑。與此同時夏薇也在嘴角黑血,劇毒很快就發作了,沒有任何的痛苦,但是渾身酥軟無力視線開始模糊下來。

    太雪山少主獰笑起來:“我這不過是讓你乖乖喝下毒酒而已,現在的你已經毒發了,再過片刻就將會徹底地毒發身亡。而你乃是葉家的第一高手,連你這個接連武神境的高手都倒下了,其他人豈不是任由本少主宰割了嗎?”

    “卑鄙,無恥!”

    其他長老、執事在大罵,卻也感到了驚恐。

    “哼,要怪就只能怪葉晨殺了我弟弟,得罪了我太雪山。來人,將葉家上下所有人都殺了,一個不留。”太雪山少主下令。

    “是,少主!”

    轟——

    身后,幾大強者爆發開驚人的氣勢,威壓整個葉家大廳,橫掃四方。

    更有兩位先天強者閃電般地沖了出去,將要屠殺葉家族人,葉傲忍住虛弱的身體,上前真元爆發,與其他一人對了一掌,轟地被震退了三步,大口咳出了黑血,傷勢更重。

    “相公。”夏薇沖上去,扶住葉傲。

    “既然你那么想快點死,老夫就成全你。”一位紅發的武神大步上前,強大的武神威勢籠罩住了葉傲,一巴掌就拍過去,隆隆長鳴,虛空都仿佛要被炸開一樣。

    “相公,生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可同年同月同日死!”

    夏薇緊緊抱住了葉傲,雙眸緊閉,這一刻等待著死亡的來臨,卻又有些硬撼,因為臨死都不能夠見到兒子的最后一面。

    轟——

    一聲巨響炸開,神光燦燦,然而葉傲與夏薇卻沒有感到半點力量落在身上,正是驚疑之時,心里一顫,突然有種特別的感覺,忍不住睜眼一看,見到了一道朝思夢想的少年身影半跪在自己面前。

    “爹,娘,孩兒回來了。”葉晨那張清秀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溫暖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