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240.第240章 元九的來歷(第三更)

永恒圣帝
     天地之間,竟有著四排一模一樣的試煉之門在彼此排列,各自位列在山岳的一側,最后的第八重試煉之門皆是位于頂端之上,散發開朦朧而神秘的混沌之光。

    “這是?”

    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眾人忍不住大吃一驚,不明甚解,不知為何突然間會出現了四座一模一樣的試煉之門。

    這時歐陽長老開口了,道:“這是試煉之門特有的力量,一旦有人挑戰試煉之門,而期間另有人挑戰試煉之門,則會幻化出另外一座試煉之門,擁有著一模一樣的能力,但是最終的第八重試煉之門則是只有一個,無論哪一排的試煉之門最終都是連接向這第八重試煉之門。”

    眾人明了,沒想到試煉之門還有著如此神奇的力量,可幻化出其他試煉之門。

    三大上古人杰皆是擁有著非凡異象的人物,一個個天靈蓋上沖起了神光天柱,血氣如同狼煙在擊天,降臨在各自試煉之門的第一重石門前方,彼此相視一眼,點點頭,開始試煉了。

    幾乎沒有任何阻礙,三大上古人杰都快速地貫穿了五重試煉之門了,根本不可阻擋得了他們這等最驚艷之輩。

    而今,他們正在第五重試煉之門的時候得到了部分光雨的洗禮,渾身都在吞納著這些神奇的光雨,星星點點皆是有著妙不可言的神效,讓他們擁有一種舉霞飛升的妙感,皆是忍不住驚嘆,道:“沒想到試煉之門還有這這等賜予,果然神奇。”

    他們可以感受到光雨的神奇力量,不是平常修煉的天地靈氣,也不是天地之力,而是更為奇妙的力量,蘊含了一種道韻氣息的神秘力量,可提升他們的五官六感,可以洗禮精氣神,一切的一切都邁向了更強大的一步。

    這也讓他們越發地好奇著試煉之門的真正來歷,來自于史前的神物。

    而這一刻,葉晨都動身了,在所有人都關注著幾位上古人杰的時候,他來到了山峰的另一邊,同樣有著一排試煉之門在顯化,在出現在他的面前。

    推開第一扇試煉之門的剎那,石門冰冷而厚重,這種質感很真實,讓人懷疑這到底是幻化出來還是真實存在的另一排試煉之門。

    葉晨動身了,人如真龍騰空出擊,如其他上古人杰般,五重試煉之門都毫無難度,直接被貫穿推開了,并且在第五重試煉之門處接受到了一片璀璨光雨的沐浴洗禮。

    他渾身毛孔都張開,吸納著這些光雨,只覺得渾身精氣神都提升了一大截之多,毛孔中都在噴薄著瑞霞,眉心處元神之光更是在璀璨閃耀。

    饒是早就有所猜測,但是真正知曉后還是有些吃驚:“這是……元神靈氣,沒想到居然會是這種力量。”

    人體修煉有著天地靈氣,而元神想要修煉壯大,同樣也有著元神靈氣可以吞納。

    只是元神靈氣很是稀珍以及珍貴,不似得尋常天地靈氣那般,難以獲得,甚至許多武神一生中都不見得可以吸納一次。

    葉晨沒想到居然在這里遇見了,而且還能夠吸收了,對于元神有著難以想象的裨益。

    剎那間,他的元神之光耀盛了許多倍,如似一輪小小的太陽般矚目,通體有著強盛的波動在彌漫,讓他驚嘆,隨后他來到了第六重試煉之門。

    雙臂一震,能有八十萬斤重的試煉之門被他輕易地推開了,有著更多的元神靈氣在灑出來,被他盡數給吸納住,被元神所吞納,所轉化,變得更加耀盛與晶瑩剔透了,五官六感都得到了全面地提高。

    “不錯,要是有著更多的元神靈氣,可讓得我的元神更強大上一個層次以上了。”

    對于元神靈氣,可是有多少,來多少。

    葉晨蹬蹬蹬地推動第七扇試煉之門。

    與此同時,廣場正對面的三位上古人杰都幾乎同時突破了第六重試煉之門,獲得了更多元神靈氣的洗禮,將他們都籠罩在其中,渾身精氣神都得到了提升,是一種另外的洗禮與晉升。

    “太快了,簡直就是勢如破竹,這就是上古人杰的真正實力嗎?六重試煉之門根本無法阻擋他們多少。”

    眾人驚嘆,這般突破速度太驚人了,不愧是各大超級勢力都視之為古往今來最為驚艷的天驕人杰,果然非凡。

    三大上古人杰只是駐留了片刻后,將所有元神靈氣化成的光雨都吞納了大半,沒有徹底煉化,因為這個時候更要登頂最后一重,他們不能夠讓龍孤傲專美于前,一個個都出手奮力地爭奪。

    轟轟轟——

    幾聲巨響幾乎同一時間內炸開,三位上古人杰都順利地推開了第七重試煉之門了,有著一大片神輝徹底淹沒了他們,這是試煉之門對于他們的賜予,神輝氤氳,讓他們每一人都像是要舉霞飛升一樣,整個人都在散發開一股強大的氣息,更勝于以往了。

    但是三人都只是吞納內斂,依舊沒有第一時間內煉化,甚至還有一些元神靈氣沒有來得及吞納就沖向了第八重試煉之門的方向上,因為這個時候龍孤傲已經開始推動著第八重試煉之門。

    他們不想讓龍孤傲真正地推開來,因為第八重試煉之門可能是連接著一片造化之地,不能夠讓他專美于前,一人獲得所有的造化。

    甚至他們也在懷疑,試煉之門后可能也存在著超越神靈的希望。

    龍孤傲在推門,但是神色大變,因為太沉重了,如同太古神岳,無比之沉重,比起山岳都要顯得沉重得多,不可撼動。

    饒是他這等強大的上古人杰,在其他上古人杰通關的時候也不過是勉強地推開了一絲而已。

    而此時讓他色變,而這一刻其他三位上古人杰都來到了,并且同一時間地攻擊他。

    “找死!”

    龍孤傲大喝,六道黃金龍氣在轟出,如似六條黃金真龍在橫掃,與諸強發生了大碰撞。

    天地炸響,山岳頂端第八重試煉之門前虛空搖顫,神光澎湃而淹沒了那個方位,發生了驚天的大碰撞。

    若非是試煉之門,如非神山非凡,一般的山岳早就被打得崩碎了。

    碰撞之下龍孤傲最終是被橫飛,大口地咳血了,嘴角有著一縷縷血跡,身上也有傷勢。

    因為同為上古人杰,李太虛、楊無雙、武云煙三大上古人杰又有哪一個人真正弱于他,三人出手,簡直就是所向披靡,無可匹敵。

    這一切都被葉晨看在眼里了,但是葉晨竟沒有上前競爭,相反他盤坐在第七重試煉之門上,被澎湃的元神靈氣所徹底地淹沒住了,更是看到了其他三位上古人杰留在第七重沒有吞納的元神靈氣,搖頭無奈三人的浪費,更是劃動道之軌跡,將這些元神靈氣都悄然牽引過來,被自己所吞納。

    這是典型的悶聲發大財的表現,什么都不做。

    他明白第八重試煉之門短時間內必然沒有人能夠真正地推開來,因為這些上古人杰誰也不愿其他人推開來,必然會有所更多的阻擾,倒不如向他這樣靜下來修煉,煉化元神靈氣強大己身,這樣更好一點。

    此時此刻,他渾身通體都被元神靈氣所淹沒住了,神輝彌漫,眉心中更是在閃耀起了磅礴的光霞,通體明凈無瑕,隱隱之間像是要化作一個小人在脫胎而出。

    元神,最初形態只是一團無形狀的狀態而已,想要真正地具備形態,尤其是似得人形,需要元神相當強大到某一程度上才能夠真正做得到。

    很顯然,目前的葉晨正是朝著這一個方向發展,吞納了那么多的元神靈氣之后,整顆元神都得到了一種升華與蛻變,開始向著有形態進化著。

    他的元神本就強大了,因為曾經借助神靈精血的緣故,至少可媲美五重天的武神強者,而今吞納了這大量的元神靈氣,他感覺可以更進一步,甚至可比肩超級武神的層次。

    需知道元神的強大,代表著對于道的掌握更強。

    山巔之上,足有一百二十四丈高的最終試煉之門前方,四大上古人杰各立一方虛空上,彼此在對峙。

    盡管彼此之間都沒有真正出手,但是他們的強大卻是借助氣威迸發就可以體現出來了,一重重無形的波浪在擴散開來了,在碰撞,虛空都震顫得扭曲起來了,都是在展現出了驚世之威。

    這就是他們的真正實力實現,像是一位位天界神人在對峙一樣,神輝在沖霄而澎湃,讓人驚撼,也讓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

    同為年輕一代,但是這些上古人杰的強大可是連老一輩都可比肩,甚至超越在上。

    “也好,彼此皆為各自勢力最強最驚艷的上古人杰,其實早就想看看彼此之間到底孰強孰弱,也好趁此機會好好切磋一番,誰若勝出者,推動最終試煉之門,我等都不得出手干擾。”楊無雙說道,他的身上有著強烈的戰意在沸騰,在翻滾,洶涌澎湃。

    四大上古人杰皆為各自超級勢力最驚艷的一個人,處于同樣的年紀,彼此之間也心存一爭高低的戰意,誰也不會屈服于誰。

    “不錯,皆為上古人杰,都被譽為有資格超越神靈的妖孽,我早就想與你們一戰,看看到底是誰更強一點,這一次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武云煙也開口,雖然作為唯一的女子,但她是強勢的,繼承了武神殿的強勢與至強,無懼一切。

    “可惜還差了一個元九,相傳此人比起我們都要顯得神秘,此前異族神靈跨界而來,能夠抵擋下來就有著他的一份功勞,因為他提前預知了,疑似是上古時代那位大預言者的繼承人。”

    李太虛影跡模糊,仿佛整個人都與虛空徹底相融在一起,縹緲不可尋。

    時隔一段時間不見,他的對于虛空之道的掌控更深了,是昔日葉晨對他倘開了全新一扇大門,讓他在此道之上的感悟更深了,變得更加強大了。

    然而他說出來的話更讓眾人吃驚,天都學府封印的上古人杰元九,竟然還有著如此驚人的來歷,這一點令得所有人都震驚。

    上古大預言者,是一個最為神秘的傳承,能夠準確地預知未來即將發生的一些大事。

    各大超級勢力的上古人杰之所以沒有在上古時代中成道,而是封存在這一世,就是因為上古大預言者窺破了一角未來,看到了充滿迷霧的后世,也就是這一世,有著超越神靈的希望在出現。

    上古人杰想要超越神靈,就必須在年輕時代封存到這一世,因為需要年輕時代可塑性最大,而成道為神靈之后,即便爭奪得到了,但是道已成型,未必可成功。

    大預言者只有一個傳承,歷來只傳于有緣人,沒想到天都學府的上古人杰元九竟然就是這一個有緣人。

    葉晨也聽在耳里,天都學府的上古人杰元九竟然還是一位大預言者繼承者,讓他有些吃驚。

    凡是這一類的傳承都不簡單,因為預言可涉及到了神秘的歲月長河,即便只是想順著歲月長河的方向窺視未來的一角都很難,那是天道的領域,不可侵犯,很容易遭遇到最為可怕的反噬,身死道消是正常。

    當然,預言未必是準確的,天機不可窺視,看到的一角未來未必成真!

    龍孤傲突然道:“別忘了,還有一個葉晨。”

    突然間,四大上古人杰都沉默起來,想到了試煉天地的那一戰,強大如他們這些上古人杰,竟然都被這個人給放逐了,這是名副其實的一個少年大魔王,任誰都要真正地去忌憚三分。

    “哼,葉晨又是如何,難道那一戰你們都動用了終極戰力嗎?”龍孤傲冷哼,眸光逼人地掃視著這些上古人杰。

    楊無雙站起來,看了看第八重試煉之門,道:“莫要廢話了,出手吧,看看誰才是真正的第一!”

    “好!”

    四大上古人杰話落間同時閃電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