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257章 當年禁忌人——0!

永恒圣帝
     天空古城通體漆堆砌,顯得壯闊而巨大,懸浮在天空上,云煙彌漫,像是一頭巨大的黑龍在虛空盤旋,散發開攝人心神的勢,震蕩天上地下,讓人為之敬畏。

    “華天城”三個古老的大字銘刻在城門上方,所有人都能夠見到,就是這座天空古城的名字。

    看著這三個大字,葉晨突然怔怔地立在城門前虛空上,一陣地出神,有些無奈失笑。

    這算是緣分么還是一種命運,輪回之后的命運

    “葉晨,怎么了”眾人驚疑。

    葉晨搖了搖頭,沒有說話,跟隨著眾人走進了這座華天城中。

    雖然是存在于虛天域這樣的虛幻天地中,但是華天城也不算冷清,相當熱鬧,街頭上人來人往,有著專門建立的酒肆、賭坊、飯館等等凡俗間的樓市。

    城中建立著連綿的宮殿樓宇,一座座皆是顯得雄偉壯闊,雕欄玉砌,靈霧氤氳,彼此林立。

    更是有著一些浮空神殿,在空中沉浮,顯得恢宏而大氣。

    這些殿宇都是一方超強勢力所屬,內里有著一道道強大的氣息沖霄,而且至少都是天神境以上,還是五重天級別以上,格外地強大。

    虛天域乃是諸天萬域的投影而成的虛幻大世界,不僅僅只是元神就能夠進入,只要精神力足夠強大,即便是后天、先天也可進入,否則華天城怎會這般地熱鬧喧囂,像是來到了凡人的都城一般。最快更新就在

    但是真正來說,武神境級別以上的強者卻也不少,神念一掃隨便就能夠掃出來不少人,這一點被鴻天大圣等人知道后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由此可見諸天萬域的真正可怕之處。

    “諸天萬域,當真是一個可怕的地方。”這是鴻天大圣的慨嘆,但是即便來到了此地他也無懼,因為神靈境的存在,不論是天都大陸還是諸天萬域中,都絕對稱得上是一方蓋世人物,不可能誕生太多,滿大街都是。

    鴻天大圣能夠感受到華天城中的強者氣息,尤其是對于神靈境存在的氣息更是敏銳,可以感受到這一境界中的人物至少能有超過雙手之數以上,比起天都大陸都要更多,一個個皆是位于浮空神殿中,乃是真正的一方雄主。

    這一點也讓幾人松了一口氣,雖然比起天都大陸都要更多,但至少不是滿大街都是的地步,否則就恐怖得過分了,整個天都大陸都不要抵抗了。

    “我們分散走,各自查探這片天地,只要小心行事,就不會出事了。”葉晨建議,得到了一眾人的認同,包括鴻天大圣在內。

    在這里,根本無人知道他們來自于天都大陸,魚蛇混雜,只要自己不暴露就可以了。

    而且針對與堅守天都大陸的只是諸天萬域中一小部分人而已,更多的是與天都大陸沒有仇恨,也有不少來自于位面世界、特殊天地的生靈。

    鴻天大圣將一道道元神印記加諸在幾人身上,只要他們一旦出事,立刻可通知他,第一時間內出手。

    放眼在整個華天城中,他這位神靈都絕對稱得上是一等一的金字塔尖頂人物。

    “這片天地,我想要完善屬于我的大道,或許屆時即便無需千先生煉制萬清丹,我也可以修復道傷,超脫于上。”鴻天大圣遠去,他隱沒在華天城中,需要尋找機緣,完成自己缺陷的大道。

    葉晨也分別跟其他上古人杰分別,緩步在街道上,突然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自嘲一笑:“沒想到這一世第一次進入的還是華天城,是命運還是一個人的輪回”

    前世,他第一次進入虛天域中,進入的是華天城,而今世也是如此,讓他有些懷疑,這是否也是一場輪回。

    輪回太神秘了,涉及到太多因果了,無人可以真正地了解,除非是神話中長生不朽的至高帝皇,這等存在只屬于神話故事中的存在,據傳超脫了歲月長河之上,化身太上,俯視世間億萬在長河中掙扎的生靈。

    不久之后,他來到了華天城的城中央,那里矗立著一座直插九重云霄的漆黑巨塔虛天塔

    虛天塔呈現六角形,通天漆黑,塔壁上銘刻著諸般古老的鳥獸圖,栩栩如生,更是有著久遠的暗金色紋刻畫其上,帶有一種神秘的質感。

    雖然只有一百層高,但每一層都相當巨大,也比起城中許多宮殿樓宇都顯得高大,通體更是比起山岳都要巨大,像是一根漆黑的擎天柱矗立在天地之間,撐起著整片天地。

    縱然是華天城足夠巨大廣闊,但是這一座虛天塔放眼在華天城中,依舊顯得無比巨大,那一座座強大勢力的殿宇相比起來簡直就是不足一提。

    這是一座闖關塔,一百層代表了一百關,每一層都有著一位守關者。

    歷來這都是年輕一代作為驗證自身實力的闖關塔,可以依照登臨的層數驗證自己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闖過的層數越多,自然實力越強。

    只是想要真正闖過去一百層,很難,或者說根本不太可能。因為層數越是后面越難,根本難以真正闖下去

    甚至達到了九十關之后,已經就代表了最難,這乃是古往今來闖虛天塔中最強的十個人他們留下來的戰斗烙印,每一道烙印都稱得上是同代王者級別,每一個方面都是修煉到極致,同階無敵,號稱王者級大敵。

    而第一百層,更是不可力敵,可號稱同階至尊,各方面修煉都超越極限,乃是古往今來闖蕩虛天塔最強的一個人的戰斗烙印,不可力敵,古今無雙。

    想要通過第一百層的人,即便放眼古往今來無盡歲月,從虛天塔存在伊始,也不過是屈指可數的幾個人,這幾個人無一不是真正的同階至尊之輩。

    但是即便闖過去了,也不過是等待時間一到,守關者的消失而已,想要真正地擊敗守關者,根本不可能,同為至尊,又怎能夠分出誰強誰弱,只可拖延時間取勝。

    虛天塔有六個通道,不少的年輕一代翹楚都進入虛天塔中闖關,不斷地磨練自己。

    古塔之下,立有著一面巨大的漆黑石碑,其上密密麻麻地銘刻著一個又一個名字,這都是歷來挑戰虛天塔的人,都是年輕一輩。

    每一個人名字的背后都有著一個數字,從一到一百不等,代表了這個人登臨的虛天塔層數。

    從低到高,代表了一個排名,越是高者,名字后的數字越高。但是無數名字背后,大多都是處于是一到六十,超過六十的很少,虛天塔越是到了后面越是困難,守關者都要強上許多倍。

    甚至在無數年來,能夠在名字出現九十以上的數字的人堪稱少之又少,甚至可以完全能夠數得過來來形容,無一不是真正的王者人物,絕代強大。

    而在石碑的最頂端,凌駕于無數試煉者之上,還有這一個名字,高高在上,名列第一,身后的數字赫然是前所沒有的一百。

    而此人,名為千

    僅僅只是“千”字,仿佛能夠億萬鈞沉重,可壓塌長空,至今仍是照耀開無盡的光芒,到臨虛天塔的每一個人看向這個人都充滿了敬畏之心。

    “爺爺,千是誰,為什么他的名字背后是一百,而其他人則不是呢”一個只有十一二歲的少年詢問身邊的長輩,大眼睛眨著,顯得很好奇。

    老爺爺聽見后,頓時臉色微變,示意他小聲一些,道:“孩子,不要說出這個人的名字,他可是一位禁忌人物。”

    “為什么”少年不解。

    “不要問,禁忌就是禁忌,不然會惹來大麻煩的。”老者語氣顯得相當忌憚,但也忍不住開口道:“你年紀還小,只是不知道四十年前那一戰而已。其實早在更早之前,這個千當時已經絕世無敵了。”

    “據傳他是一個來自于下界的絕代年輕至尊,曾經以最快速度通關,打破了虛天塔的記錄,擊敗了第一百層的守關者塔主。更是曾與一百層之上與而今名揚萬域的絕代真王太陽神一戰過。”

    “太陽神”少年瞪大了烏黑明亮的大眼睛,那可是真正的超級人物,強大無雙,遍尋天下難尋多少敵手,早就無敵多年了。

    這個千竟然是對戰過太陽神。

    “要知道那個時候無論千還是太陽神,都還是化神境的人物,但太陽神已經化神大圓滿了,最后還是沒能夠鎮壓得了千,平手收場。”老者仿佛有所回憶地慨嘆唏噓。

    所謂的化神,代表的就是天神境,而天神的說法只不過是天都大陸而已。在諸天萬域中,武神不叫武神,而是半神,天神就是化神,而神靈則是圣者。

    在漆黑石碑上留下第一的千,就是一位禁忌人物,被許多人所視為禁忌,但他不弱于而今名動天下萬域的那些蓋世真王人物,在虛天塔上打破了數萬年前另一位絕世天驕留下來的戰斗烙印,成為了新一任的年輕至尊,鎮守第一百層。

    至今他的傳聞仍舊震動天下,無人膽敢相忘。

    葉晨靜靜地看著漆黑石碑上的那個禁忌之人的名字,很沉默,什么話也沒有說,就這樣轉身離開了。

    那位老者看著少年離開的身影,驚疑了一聲:“有些熟悉,跟當年的那一位禁忌之人很相似的身影。”

    但隨即他搖了搖頭,否決了,因為那個人早就是四十年前那一次名動天下的大事件中徹底形神俱滅,怎么可能還活在世上呢,是他眼花了,也不過是相似而已。

    離開虛天塔后,葉晨獨自一人緩步地在華天城中行走,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這里很大,很壯闊,強者林立,高手如云,更勝整個天都大陸上。

    虛天域中有著數以千座這樣的天空古城,遍布虛天域的每一處,與現實中的諸天萬域在對應。

    每幾個大域就能夠共享一座天空古城,華天城乃是諸天萬域中項陽域、東華域等五個大域共享的天空古城,實際上強者眾多,只不過更多的人留在萬域中,沒有進入虛天域,否則神靈境的圣者絕對不止寥寥十幾人那般稀少。

    最后,他來到了一座酒樓。

    酒樓,乃是聚集了三教九流之地,永遠都是消息最為靈通的地方。

    葉晨進入其中,他在了解關于如今諸天萬域的訊息,一點一地收集訊息,加以整理,即便對于日后離開天都大陸,回歸萬域也很有幫助。

    一坐,就是一整天一整夜,默默無聲,像是坐化了一樣。

    最終,他也知道了一件事,千古一次的人皇之位爭霸戰大幕終于拉開了,眨眼就是過去了數十年時間了,而今基本上整個諸天萬域都是關于爭霸人皇位的事情。

    這是一場前所沒有的巔峰盛宴,哪怕放眼古往今來都是如此。

    人皇,乃是諸天萬域中當之無愧的最強存在,萬靈之上,不可比肩,主宰萬域無邊疆土,高高在上,世間一切勢力都要俯首稱臣,真正的至尊存在。

    他或她能夠俯視億萬蒼生,主宰天下沉浮,抬手間可捉星拿月,無所不能,再強大的生靈在他或她面前都要俯首稱臣。

    因為他或她是無敵的,古往今來不可比肩,難以超越。

    這就是人皇,萬域人皇。

    而更為吸引人心的是,人皇不但是主宰萬域沉浮的至尊人物,更是天地間最為接近長生不朽的存在。

    這個世間上,再偉大的存在也無法長生不朽,歲月之力會剝奪一切,即便無敵如人皇,不到神話真正的帝與皇天位,終究會衰老,終究會落幕,終究會坐化在歲月長河之中。

    古老的神話中,在那遙不可及的上一個紀元中,曾存在著真正長生不朽的至高存在,可與天道并駕齊驅,天地同壽,號稱帝與皇,稱尊九天十地。

    但傳聞因為一場有史以來最大的浩劫,消失在那個紀元中。

    而這一紀元中,再也不能誕生那等人物,唯有人皇最是接近神話帝皇天位。

    想要打破長生問不朽,唯有人皇也。

    人皇之位從不是固定的,人皇不打破極限終究會衰老,終究要坐化,而人皇之位,幾乎每隔十萬年就會進行一次,是老人皇日薄西山的時候,也是新人皇的誕生之時,新老人皇交替的時代。

    可以預料得到,人皇之位爭霸戰的激烈程度,席卷浩瀚而茫茫的諸天萬域,諸天萬域中無數天驕之輩為之爭奪,動輒就是征戰數十上百年乃至數百上千年,甚至有可能持續更長久的時間,直至決出新人皇為止。

    尤其這一世,種種征兆都表明了,誰若奪得了新人皇之位,就很有可能真正成就神話帝與皇至高天位,會將這一次的人皇爭霸戰都推動向古往今來最為激烈的一次。

    葉晨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人皇爭霸戰等待了那么多年,終于是要徹底地拉開帷幕了,屆時可以預見到,會有著無數腥風血雨在刮起,這是一場盛宴,但更是一場血的盛宴。

    一將功成萬骨枯,凡是踏上了這一條道路的人,即便是名動天下的天驕之輩,恐怕最后多半都要成為他人路上一堆骨。

    因為真正的人皇只有一人,其他人要么退出,要么只能夠成為新人皇路上的一堆骨。

    葉晨輕嘆,人皇啊可是真正至高無上的第一人,萬域雄主誰不能爭奪,不說奪取造化沖關神話帝與皇天位,就是萬靈之上,十萬年無敵人世間也足矣了。

    他摸了摸胸口,那里有著一道塔狀印記,正是人皇塔,里面有著人皇試煉,只是很可惜,人皇塔一直都不能夠開啟,否則他早就是打開,開始試煉了。

    其實他很懷疑,是否通過了里面的人皇試煉就能夠成為人皇,但是覺得多半不可能。

    人皇之位不會來得那么簡單,而且人皇試煉又怎會那么地簡單。

    葉晨品茶,繼續打探著消息,不久之后,一則消息傳開來了:“大消息,大消息,有人要在城內古戰臺擺下擂臺,揚言要挑戰五大域的年輕一代天驕,要成就新一代五域無敵王者,爭奪第一人之位。”

    這則消息猶如隕星落海,激起了千層浪花,頓時引起了酒樓中許多人的關注。

    五大域年輕一代翹楚何其之多,尤其這一世更是非凡,有可能這一代新人皇就是從五大域中誕生。

    “什么,古戰臺那里,到底是誰那么大膽”

    眾人吃驚,古戰臺乃是一場演武戰臺,可以演化一方天地,但屬于上古遺物,不是誰都能夠動用,沒有足夠的勢力與背景怎可開啟。

    而且只有地擺下擂臺,挑戰五大域年輕翹楚,又是何人膽敢如此,UU看書 .uukanshu.com 讓許多人都忍不住豎起耳朵傾聽關注。

    “是東華浩一。”

    “東華浩一,竟然是他”

    當聽見這個名字之后,眾人震驚。

    五大域的東華域歷來都有一不朽的主宰家族長存在世,主宰這一大域的沉浮,堪稱是這一域的域主家族,十分強大。

    這個家族,名為東華世家,整個大域都是以這個家族來命名,可見一斑了。

    東華浩一就是東華世家中這一世誕生出的最驚艷天驕,絕艷無雙,極度強大,盡管年紀輕輕,但是修為強大,被號稱是一代年輕王者,可王尊五大域年輕一代,強大無匹,誰與爭鋒。

    當世若是談起東華世家,誰不提及一聲東華浩一,因為太驚艷強大,盡管世間上對于他的戰斗事跡很少,但無一不是極度輝煌,是當世五大域最耀眼的新星。

    也被東華世家寄托了厚望,爭逐人皇之位。

    這一代東華世家的年輕王者在古戰臺陳擺下擂臺,揚言要挑戰五大域的年輕天驕,自然也引起了眾多人的關注,皆是沖了出去,想要看看激烈的戰斗盛況。

    不久之后,葉晨都離開,而方向,赫然也是古戰臺的方向。好搜搜籃色,即可最快閱讀后面章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