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316章 遠走荒蕪之地

永恒圣帝
     夏谷城中,望著徹底閉合了的傳送門,城中無數修者都顯得震驚。

    因為這一男一女竟然真的當著赤神谷諸強的面前逃掉了,而且堂堂不朽圣地的赤神谷還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

    不管怎么去說,這兩人的能耐也算是逆天了,少年可與赤麟王硬撼,即便是只是一招半式,而盜取了赤神谷至寶的神秘黑袍少女更是將堂堂一代半圣的攻擊都打偏了,這等手段同樣也讓得不少人都望塵莫及。

    自然,也讓赤神谷顏面盡失,當著那么多人面前居然連一個小小的盜賊都捉不住,還是出動了該族王者乃至是一位絕強半圣的情況下。

    可以見得到,此時此刻的赤神谷諸強的神色是多么的難看,可謂是丟盡了顏面。

    尤其是赤麟王,更是神色難看得很,他親自出馬都無法留住,對于他的王者威嚴是一種巨大的打擊,但是回想起那個神秘的少年,身籠剎那籠罩著九重神性光環,那種至強的力量,讓他心驚,一下子就聯想到了許多事情。

    他心中就有種懷疑了。

    這種無敵神功太特別了,諸天萬域中唯有一人擁有元泱神王

    難道真的是如傳聞那樣,過去一代的那些至強無敵的不朽真王都在輪回轉世嗎?

    而方才那個人就是元泱神王的輪回轉世身嗎?他已經覺醒了前世記憶,可以施展出前世至強術?

    赤神谷的半圣降臨了,如山似岳般的半圣威壓徐徐彌漫開來,籠罩住了上空,直接上前就質問開啟傳送門的那位化神境稱雄的開門者,道:“他們想要傳送的方向到底是何方之地?”

    開門者的神色很是難看,因為這位半圣的語氣很不好,直接質問直接,沒有一點客氣,讓他備受屈辱,但是那股恐怖的半圣神威卻讓他難以承受,感覺似是難以喘過氣來。

    他絲毫不敢反抗,很老實地回答了。

    “襄陽城。”

    得到了這個答案,赤神谷諸強的神色更加難看了,因為襄陽城距離這里太遙遠了,上千萬里之遙,根本難以追上。

    而且更為重要的一點就是,剛才明明已經讓傳送通道崩潰了,但傳送通道再一次恢復過來了,他懷疑有可能坐標發生了變化,有可能偏離了襄陽城之外。

    “追,就算是天涯海角也要追上,不能讓我族至寶遺失在外。”

    赤麟王道,他很有話語權,就連半圣都要聽從,因為他是赤神谷這一代誕生出的王者人物,不知道多少年才出現的王者,被寄托了人皇爭霸的厚望,自然也位高權重。

    “謹從我王之令”

    傳送門重新構建了傳送通道,乃是通往了襄陽城的坐標,赤神谷一眾強者快速進入了傳送通道中,消失在夏谷城中。

    傳送通道,乃是一條充滿了色彩斑斕的空間通道,被一道道虛空陣紋給構建穩固,跨越著遙遠的虛空,從這這一座城通往了另一座城中,相差不知道多少里之外,動輒就是數十上百萬里之遙長,距離大得一塌糊涂,

    根本不可以常理度之。

    凡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得完。

    就算是一般的修者想要跨越都需要兩三個月時間。

    然而在傳送通道中短短數個時辰就可跨越。

    很難想象,本來傳送通道都被終止了,不能在運轉,更是在攻擊之下即將崩潰下來,但居然被人生生地重新構建出來,并且穩定了傳送通道,半圣都不能夠破壞。

    葉晨忍不住多看了身邊始終籠罩著一襲黑袍的少女晨若一眼,這個少女來歷太非凡了,居然掌握著如此非凡的虛空之道,即便他那位虛空王者好友在這個年紀上的虛空之道造詣也不如。

    黑袍下晨若清澈的秋水明眸也看向了葉晨,道:“看什么看,沒有見過本姑娘那么漂亮的美少女嗎?”

    “……”

    葉晨沒有詢問晨若的來歷,只要知道她對自己沒有害人之心就足矣,道:“晨若姑娘,不知這條傳送通道是通向了何方之地,是否還是襄陽城?”

    晨若稍作沉默,旋即輕搖螓首,只不過脆生生的聲音聽上去怎么都有種尷尬的語氣:“我不知道,我只是臨時隨便打下了空間坐標,應該會有所稍微偏差。”

    “稍微偏差?”葉晨劍眉揚起,他怎么聽上去有點不太妙的意思。

    “不用擔心,就算是偏差也偏差不了多少里,最多只是一百多萬里而已。”晨若滿不在乎地擺擺小手。

    一百多萬里?

    葉晨心里頓時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但還是硬著頭皮道:“晨若姑娘,你有沒有念多一個字,是一百多里,而不是一百多萬里。”

    “沒有啊,就是一百多萬里而已。”少女很正經地回答。

    而已?

    葉晨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瞪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個無辜狀的晨若少女,一百多萬里的偏差也真虧她好意思說出口,就算再不靠譜也能不能不要那么不靠譜。

    他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了,怎么都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事實上真的如此,當三個時辰之后傳送通道到了盡頭之后,葉晨呆呆地看著眼前一片荒蕪無邊的山脈,荒無人煙,四處都是無邊無沿的蠻荒地帶,甚至連只野獸都沒有見到,簡直就是無人區。

    只是接下來晨若的話更是讓他徹底無語了,只聽得她低聲嘀咕道:“咦,說好的偏差一百多萬里,怎么看上去好像不止。”

    葉晨終于忍不住了,道:“我說晨若姑娘,我們究竟在什么地方上?”

    “這里好像就是襄陽域的西方,估計再過幾萬里就是另一片大域了。”少女頭一次有些弱弱的口氣回應。

    “……”

    葉晨目瞪口呆,他娘的,還真是見過不靠譜,沒見過這么不靠譜的人。

    這哪里還是什么西域,壓根就是極西之地了,襄陽城在襄陽域的中央地域,而極西之地則是相差了至少上千萬里,再過幾萬里還是另一片大域了,能夠不要偏差得那么離譜嗎?

    倒是晨若嘻嘻一笑,來到了他的身前,嬌小的個子只有他下巴高,唯有陣陣少女獨有的芬芳撲面而來,黑袍之下隱約可見少女絕色傾城的臉顏。

    她拍了拍葉晨的肩膀,一副樂天派的心性,嘻嘻道:“這下你就放心了,偏差了那么遠,赤神谷的那些壞人就再也追不到我們了,多好啊。”

    葉晨無話可說,虧你還好意思說出口的。

    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不偏差也偏差了千萬里,現在還能夠怎么樣,跑回去再傳送襄陽城嗎?

    現在也不可能了,估計赤神谷的諸強早就在那里守株待兔了,還去什么,這也算是逃離赤神谷追殺的一個辦法。

    “晨若姑娘,你到底盜取了赤神谷什么樣的至寶,以至于對方這么滿天下地追殺你。”葉晨道,“我想一般情況下,也不至于該族王者都親自出來追殺你。”

    “喏,就是這樣東西。”

    晨若手中翻手之間就出現了一顆只有嬰兒拳頭大小的珠子,珠體朦朧灰蒙,竟有著一縷縷先天而生的混沌古氣在珠體內氤氳沉浮不定,神秘而非凡。

    其中也有著幾縷元神,更有一縷神魂存在。

    只是當看到了這可珠子的時候,不僅僅只是葉晨,就是炎老都驚住了,瞪大了眼睛,彼此相視一眼,竟是震驚不得。

    “定魂珠?”

    晨若擺擺手很是不忿:“不就是嗎,我只不過進了他們族內重地中,順手拿走了一枚定魂珠而已,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這樣興師動眾追殺我一個小女孩,真是沒有一點身為不朽圣地的大氣,小氣得很,你說是不是。”

    聞言,葉晨卻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丫頭還真是什么都敢做做出來,定魂珠這等神物都敢偷出來,也難怪赤神谷要追殺了。

    定魂珠乃是開天辟地誕生的一樣非凡神物,先天孕育而生,依附著絲絲縷縷的混沌古氣,有著與眾不同的特性,能夠藉此來修煉元神魂魄,無時無刻都可以壯大著。

    更為重要的一點就是可以封存元神與神魂,只要一縷元神或神魂封存在定魂珠中,即便本尊身死道消,但只要這一縷元神或神魂保存下來,都能夠擁有機會復活重生,而且定魂珠可以不斷地吸納天地元能,壯大其中保存的一縷元神或神魂之力。

    這堪稱是逆天神物,舉世都難尋多少件,乃是至珍神物,遠古大能那等君臨諸天萬域的無上存在都要動容心動,可見一斑了。

    不朽圣地都絕對視之為最為貴重的至寶之一,甚至他看到了定魂珠中的那一縷神魂,必然有著該族一位至強存在神魂依附其中保存。

    難怪赤神谷這般地興師動眾了,遺失了這樣貴重的定魂珠,真是不派出圣藏境至強者也算得上是這丫頭的幸運了。

    炎老都忍不住道:“小晨子,我估計我們招惹來了一個麻煩精了,雖然說她有可能是某一不朽圣地的小公主,但是我估計以她招惹麻煩的能力,再跟她在一起,恐怕全天下的勢力都與我們為敵,我必須建議你,趕下扔下這個麻煩精,我們逃吧。”

    葉晨正色地點點頭,傳音回應:“炎老,你說得對。”

    旋即他轉身面對晨若,很是語重心長地對她道:“晨若姑娘,很遺憾告訴,鑒于你招惹麻煩的能力,本人嚴重表示擔心。為了大家的好,就在這里分開吧。”

    晨若眨了眨明眸大眼,突然間雙眼汪汪地看著他,可憐兮兮道:“你就忍心拋下我這么傾國傾城傾天下的美少女在這片蠻荒大地上嗎?”

    “忍心。”葉晨很正色道,讓晨若有種抓狂的感覺,這個少年怎么那么地混蛋,她可是天真無邪的可愛美少女,人見人愛,但下一刻她睜大了清澈的明眸大眼,因為這個時候葉晨竟然

    逃了

    “葉晨,你這個混蛋,你以為這樣就能夠逃得了本姑娘的手掌心之外嗎?”晨若揮動著粉嫩的秀拳顯得相當不滿,追了上去。

    唰

    葉晨金光流溢,整個人都凝化為一道璀璨的流星金光劃現荒蕪大地上,有多快就逃多快,沒有一點的遲疑。

    他一點都不擔心晨若的安全,這個少女既然能夠從赤神谷中盜取至寶定魂珠,就說明了她的能力,而且那一手非凡的虛空之道手段更是玄妙無窮,能夠構建出長距離傳送通道,自然說明了她的非同一般。

    而且嚴重懷疑她出自于某一不朽圣地的小公主,故而不擔心。

    只不過很快,葉晨就吃驚了,因為他聽到了后方有著少女清脆的聲音傳來,在控訴著他的混蛋,拋下她一個人離開。

    回頭一望,只見得晨若竟然真的追上來了,她身影縹緲輕靈,輕邁蓮步,蓮足下虛空漣漪在擴散,一縱就是成片的山河在往后倒退,輕靈之余又是奇快無比。

    葉晨竟然也無法擺脫少女的追趕。

    這等手段讓葉晨更加高看了一看,分明就是對于虛空之道的十分高深的造詣才能夠做到這般地縮地成寸,咫尺天涯。

    最后,葉晨停下來了。

    晨若停在他身前,揮動著粉拳在哼聲:“逃啊,你這混蛋不是想要逃跑嗎?為什么現在又不逃跑了。”

    “逃不掉就不逃了。”葉晨只能老實道。

    “哼,算你識相。”

    停下來后,葉晨皺眉道:“難道你就不怕定魂珠上附有印記,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可以方便定位追殺嗎?”

    “怕什么呢?只要本姑娘出馬,什么印記都可以屏蔽。你瞧瞧,你瞧瞧,現在赤神谷的那些人不就是追不上來了嗎?”晨若道。

    大小姐,你偏差了上百萬里,就算赤神谷想要追殺都不可能一下子跨越數百萬追殺。

    而今正處于襄陽域的極西之處,只要再行進數萬里,就能夠橫跨襄陽域,進入另一片大域中。

    兩人稍一相談就打算離開襄陽域進入另一域中。

    葉晨身為一代年輕王者,更是掌握著逆空八步等天下極速,速度自然迅疾無比。

    而晨若很是非凡,掌握著非凡的虛空之道,信閑庭步地跟上,一步就是一大片山林,輕靈而迅疾,讓葉晨都驚嘆于她的虛空之道的修為,李太虛都遠遠望塵莫及,不再同一個層次上。

    兩人日夜趕路,晨若一路上看著葉晨迅疾的速度沒有感到意外,大概也意識到了他是一位年輕王者,只是當看到了葉晨的逆空八步,一步復一步,當八步踏出,整個人都凝化作一道進行的流光縱橫天地的時候,突然渾身一顫,竟然眸泛淚光。

    葉晨吃驚:“你怎么了?”

    “你是他嗎?”晨若眸泛淚光,顯得柔弱惹人憐。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