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344.第344章 雅雅!

永恒圣帝
     對于晨若的來歷,葉晨一直都在猜測,甚至一度認為有可能是他的師尊的女兒,因為她所說的經歷與他還有師尊昔年的經歷都很相似。

    他的師尊曾經為一代斗戰圣者,十萬年前也曾征戰過人皇之路,遇到過東華世家的上古無敵王者,沿路斬殺了不少王者大敵,成為了真王級存在,登臨到大能境,但最后的結果是被幾尊至上大能合力施計之下而無奈殞落了。

    而他前世的經歷也驚奇地相似,為了成就唯一真王斬殺過各路王者大敵,最終成為唯一真王,最后的殞落也是因為幾位至上大能背后合力的結果。

    那些大能,昔年曾對付了他的師尊,生死決斗,崩碎了無盡星辰,血染星空,被他的師尊硬生生拼死了其中兩三人,結下了死仇,因此四十年前千月的殞落也是他們出手的緣故。

    對于晨若,至少在前世他還是千月的時候,不曾記得自己有過這樣一個女兒,但這一路上看著晨若施展的種種虛空之道神通,以及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舍卻雅雅就別無他人了。

    晨若,也就是雅雅嘻嘻一笑:“沒想到爸爸還能夠認得出雅雅,是不是女大十八變了。”

    她在空中轉悠了一圈,早就脫下了黑袍的她一襲白衣紗裙,圣潔而雪白,清麗脫俗,身段婀娜修長,亭亭玉立,明眸皓齒,乃是一朵正綻放得嬌艷矚目的花骨朵兒,讓人矚目。

    葉晨微微一笑,談起雅雅的來歷,其實并非是他親生女兒,而是“撿”來的,有著一段故事。

    昔年他曾有幸得到了一枚無價的世界之樹種子,所謂的世界之樹就是可與真龍、鳳凰、鯤鵬等神話圣靈一樣的至高無上的生靈,有著無盡的潛能,傳聞成長到極致可跟帝與皇一戰,與天道比肩。

    而世界之樹更是舉世稀有,最終可成長到真正遮天蔽日的程度,巨大無邊,可演化出一方方大世界,掌握世界大道,尤其是對于虛空更是天生精通,故而名為世界之樹。

    自然,越是強大的生靈,數量越是稀少,如真龍就少之又少,世間上流傳的大多不過是有著一絲稀薄血脈而已。

    世界之樹,神話時代至今無數年來都不超過五株,神話時代之后更是只有一株顯化世上過,就是他得到的那一枚世界之樹種子,被他以足足數以億斤的靈石為代價才成功地生芽成長起來,可見一斑。

    當時的世界之樹種子只不過是長出了三片稚嫩的葉子,具備著一定的靈智將最初見到的自己認作了父親看待,很是依賴。

    因為他當時還有一頭可愛的小獸叫做伊伊,依照著小獸伊伊的咿咿呀呀發音,就給世界之樹種子取名為諧音雅雅,但并不清楚雅雅是男是女。

    如今少女的現身,已經證明了是個女孩,而且生得傾動人世間,姿色無雙,他日可成為萬域最為美麗的女子之一。

    一眨眼就是過去很多年了,昔年的雅雅而今都化形,成為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女了,成長下來,并且修為不弱,更強大于他很多,甚至他覺得王山都比不上,讓他在慨嘆歲月真是世間上最偉大的力量。

    只是有一點他是奇怪的,昔年他殞落的時候,雅雅還是一株幼芽,依附在他的身上,他形神俱滅的時候還以為雅雅也跟隨著煙消云散,覺醒后一直都心有愧疚,是他連累了雅雅,為何卻安然無事。

    他問及了這個問題的時候,晨若,也就是雅雅搖了搖螓首,道:“我也不清楚,當時的我以為會跟隨著爸爸一起死,喪失了意識,恢復了意識的時候落在了一處仙境之地中,還有著爸爸的天荒以及其他秘寶也在。我只記得意識消失的最后聽到了最后一道聲音,很縹緲,像是在說我命不該絕,不能讓世界之樹斷后,會遭天譴,未來需要它的一戰之類的話語。”

    聞言,葉晨渾身一震,他似乎明白到是什么了。

    就在當年,他之所以僥幸不死,不是因為自己,而是有著一只無形的大手在幕后操縱,救出了自己,并且在自己真靈上施加了一重重枷鎖封印。

    他在懷疑,雅雅的不死以及他的其他秘寶轉移,有可能也是因為那個神秘的存在。

    只是那個神秘存在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讓他懷疑。

    “爸爸,爸爸——”雅雅輕聲呼喚了兩聲,打擾了葉晨的思索,醒轉過來,帶著歉意的笑容:“對不起,爸爸一時失神了。”

    雅雅梨渦淺笑,狡黠地道:“一定是被雅雅的美麗所吸引住了吧。”

    葉晨揉了揉她柔順的秀發青絲,顯得很溺愛:“那是當然,也不看看你是誰的女兒。”

    “揉亂了。”雅雅嘀咕了一聲,但很顯然很享受這種父愛的揉亂,沒有半點不滿。

    王山看得一臉驚嘆,自言自語:“原來野蠻師姐也有這樣可愛的一面。”

    “小山子,你在說什么?”雅雅耳朵很靈,聽到了他的閑言閑語,立時圓睜明眸,雙手叉腰兇巴巴地道。

    “沒什么,沒什么,師妹你聽錯了。”王山急忙低眉順氣,對于這個有點野蠻的師姐,他可是無計可施,打又打不過,而且一個個長輩都十分偏愛她,自幼就備受著萬千寵愛于一身,他根本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而且對于這個師姐他還是打心里喜歡,不但長得傾國傾城,而且性子單純天真與無邪,那點小野蠻不過是更顯得少女的童真可愛,這一點可是比起那些大家閨秀更顯得粉嫩可愛得多。

    有時候這個師姐在關鍵時刻還相當地護短,幫了他不少次,因此他也樂意被師姐給欺負。

    “雅雅,這些年來,你娘她們還好么?”

    沉默了片刻,葉晨終于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有著心顫,唯恐聽到了不好的消息。

    那都是他的紅顏知己,是認定了一生的妻子,從最初弱小時候就相識,相遇、相識、相知、相戀、相愛。

    “很不好。”談及這個問題,雅雅美麗的大眼睛都紅了,泫然欲泣,小手兒緊緊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袖。

    “怎么了?”葉晨心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