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360.第360章 追擊天龍軍,震動六大域!

永恒圣帝
     “若不出現,天龍軍全滅!”

    葉晨屹立茫茫血色戰場大地上,淡淡地吐出一句話,卻是聲音如雷,徹底震蕩了整個域戰場。

    不僅僅只是飛龍域與青陽域的交界戰場處,就是連其它大域都被驚動了。

    強勢與霸氣!

    這令人震撼,天龍軍縱橫域戰場多少年了,乃是一支有著無比輝煌戰績的王牌軍團,從來都是橫掃而過,戰無不勝,縱然是七重天的超級化神強者遇上了都要掉頭就走,難以抗衡。

    除非是巔峰化神甚至之上的半圣出手方有把握,但那等存在何等人物,一個個都是域戰場上真正的頂尖強者,位高權重,輕易之間根本不可動身,影響甚大。

    這也造就了天龍軍這支王牌軍團所向披靡的重要原因。

    只是這一日被打破了,留下了無數輝煌戰績的天龍軍被擊潰了,覆滅過半,被來自于青陽域的神秘少年王者出手,直接橫推過去,只為了尋找飛龍域的年輕王者,逼迫他出現而已。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這個少年王者的強大之處,也正如他所說一樣,接下來半日不到,他以一種前所沒有的強勢姿態進行出擊,追殺天龍軍,并且將其中三股直接橫掃了,展現出了至強無敵的戰力。

    與之對戰的那片大地都戰得天崩地裂,塵埃滾滾,大地龜裂無數,附近的山體都徹底地崩解了,一片狼藉,留下了一具具尸骨。

    戰斗之中更有著數之不清的天龍軍戰士被支離破碎,不乏一些人血肉爆碎,形神俱滅了。

    那個來自于青陽域的少年簡直就像是一尊大魔王一樣,沐浴鮮血而行,濃密的黑發都是鮮血,身上戰甲都支離破碎,但體內氣血隆隆而鳴,如似洪水呼嘯,震動虛空,直接橫推八百里,以單獨一個人的姿態橫掃天龍軍,展現舉世震撼的無敵姿。

    一個人而已,三萬人的天龍軍居然都不是對手,遍地都是天龍軍戰士的尸骨,傷亡慘重。

    三大化神境稱雄的天龍軍統領聯袂出手,對決葉晨,那都是身經百戰的大高手,都是出自于天龍軍,而今聯袂出手的情況下只強不弱,遇上七重天的超級化神怕都有著一戰之力。

    但葉晨太強大了,分明還是半神九重天絕顛而已,但是迎擊三大化神境稱雄統領的情況下根本不落下風。

    難以置信他怎會強大到這一步,即便身為年輕王者也不應如此才是。

    可以清晰見到了葉晨一個人在跟三大統領在交手,神光崩天,打出了一種種至強可怖的大道神術,抱山印、虛空大手印、虛空湮滅、大道寶瓶印、四極通圣式等一種一種神通在崩現,炸開茫茫的沖霄神光,動亂九天十地,進行著無敵的橫推。

    可怕的威能徹底崩亂了天地,殺得大地都崩裂開一道道粗大的鴻溝,露出了古往今來深埋其中的無盡尸骨,戰得巔峰了。

    強如葉晨都染血了,有著己身的,也有著對方,嘴角咳著鮮血,但他越戰越是戰意沸騰,滿頭黑發亂舞飛揚,狀若戰神在出擊,大戰連天,崩天亂地,極為可怕。

    殺到最后的時候,他的天靈蓋上沖起了一道茫茫的血氣巨龍,沒入了茫茫血色鉛云中,無窮的血氣炸開,體內至強的潛能在迸發,一重重神環在加身,籠罩己身不朽,萬法不侵,諸邪不入。

    三天龍軍統領都駭然失色了,眼前此子太可怕了,真的是一個年輕后輩而已嗎?甚至他們有種懷疑,即便是主上王者現身了,也未必是此人的對手,因為這種戰力,這種戰意都讓天地大道沸騰起來了,橫掃古今。

    不久之后,葉晨癲狂出擊,九重神環合一,肌體燦燦生霞,融合為一,橫推而過將一位統領就地斬殺,血霧爆開,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三大統領缺一了,聯袂的威能都大跌了,葉晨神拳揮動,夾帶著動蕩天地的浩瀚威能而至,崩碎了十方山岳,第二位統領渾身一顫,隨即也粉身碎骨,就此炸開了。

    最后一位統領驚懼之下不敢應戰了,閃電般地逃竄了,但葉晨虛空一握,施展虛空禁錮,直接封鎖了天地,而后虛空次元斬劈出,最后一位統領也滅殺了。

    就此,三萬天龍軍徹底覆滅,聲震域戰場。

    舉世震驚,堂堂無敵王牌軍團最后只剩下兩萬而已,死傷前所沒有的慘重。

    而且最后少年主動地進行追殺,足足兩萬多人的天龍軍竟然被一個少年在后面大追殺,這是不可置信的一幕場景。

    難以想象這僅僅只是一個少年而已,即便強大如王者也不應如此。

    但真正了解到事實真相的人都明白到,少年王者并非是與整體的天龍軍決戰,乃是逐一擊破。

    十萬人合一的天龍軍或許難以擊潰,但只有十分之一的天龍軍卻能夠做到這一點。

    而且這個少年王者自身的確就是強大得離譜,堪稱無敵,橫掃千軍從容自若,僅僅手執一桿赤金大戟橫掃千軍萬馬,化神境稱雄的統領都不是對手,被強勢擊敗,血濺當場,不是敵手。

    消息的傳開后,青陽域一方陣營上的諸強感到了揚眉吐氣。這些年來他們每每遇上了天龍軍都是大敗而歸,最不濟也要直接逃亡,根本不敢面對,只因這一支王牌軍團太強大了,怎想到而今竟也會有著如此落魄的一面。

    但而今卻被他們一方陣營上的少年王者強勢追殺,只有落荒而逃的局面,不得不讓人感到大快人心。

    飛龍域一方的諸強都感到憤怒,青陽域的少年王者太欺負人了,但也感受到此子的威脅性,如此年紀輕輕就如此強大了,若是成長下去豈不是真正就要君臨天下,俯視六大域了嗎?

    這是不可容忍的。

    當即有著不少的強者都動身了,甚至據傳有著化神七八重天的超級強者親自動身,進入域戰場中親自追殺少年王者。

    另一方面,其他大域也有所行動了,只因為這個神秘的少年王者不僅僅只是對付飛龍域一方的大軍,而其他大域的大軍只要一旦遇上了就直接開殺,毫不講理地直接橫掃過去,強勢而蠻橫,一日之間就橫掃了數十萬大軍,殺得潰不成軍,各大域皆有,令得各大域震怒,動了怒火。

    太狂妄了,僅僅對付一個飛龍域他們也就樂見其成,但欺負到頭上了,怎可容忍。

    更為甚至的,五大域都發布了追殺懸賞令,級別為地級,天地玄黃四大等級的第二級,號稱高級追殺令。

    這樣的域戰追殺令歷來都是針對于一些真正大恐怖的人物,至少也是化神絕顛的大高手,沒想到而今居然針對于一個年輕小輩,可想而知這個年輕小輩多么地遭人痛恨與忌憚。

    當日,五大域都派出了無數大軍進入域戰場中圍剿葉晨,要將他追殺,血濺天地間。

    青陽域一方的戰士都變色了,這個少年王者到底是在想什么,飛龍域一方也就罷了,但現在居然連其它大域的大軍都開始攻擊,是想要一個人橫掃整個域戰場嗎?

    但也不能夠容忍他出事,當日青陽域一方也有著大軍出擊,目的只為了可以及時帶葉晨成功離開。

    懸空神島上,王山在遙望著浩瀚的域戰場,神色凝重。明白到了葉晨的意圖,或許真正的原因是引出各大域可能存在的年輕王者,也未必不是想要借助戰斗來喚醒體內的潛能。

    斗戰圣者,本就是戰者無敵,通過一場場戰斗而變得更強大,覺醒體內的戰者潛能。

    他下達命令,讓三百蠻荒戰騎悄然地進入域戰場中,暗中保護師叔葉晨的性命安全。

    悄然之間,本來只是出于小打小鬧狀態中的域戰場變得洶涌澎湃起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向了青陽域中強勢的那一位少年王者身上,有無數強者開始動身。

    遠離域戰場的一處浩淼如煙山脈中,重重千仞山峰矗立天地間,頂端終年白雪皚皚。

    云霧遮掩山巔,若隱若現,有著幾分神秘。

    山巔之上,能有一白衣勝雪的俊彥青年在此獨立,臉若冠玉,豐神俊朗,劍眉星眸,為一濁世翩翩佳公子,在紅塵世間上就此獨立。

    他獨立絕顛上遙望域戰場,頭頂玉冠,溫和如玉,有著超然出塵的美感,靜靜地就此獨立,突然自語一聲:“神秘的少年王者么?能夠一個人屠戮天龍軍,盡管是逐一擊破,但也絕世強大了,而今諸天萬域新生一代的年輕天驕中可沒有多少人能夠做到這一步了。”

    “閉關多年,正好可以切磋一番,希望不要讓我有所失望。”

    另一地中,飛龍域陣營中出現了一道恐怖的身影,身材魁梧高大,赤發披肩,胸背熊腰,但身若烘爐,散發開一股無比逼人的大道氣息,蕩漾天地間,所有戰士都變色。

    他走向了域戰場中,漸行漸遠。

    這一日中,飛龍域的王者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