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368.第368章 獨戰四王!(第三更)

永恒圣帝
     瘋了!

    這是所有人對于葉晨的評價,僅僅對付一尊王者已經是難分難解了,而今大魔王月居然要拖著其他疑似年輕王者的絕世強者都進入戰斗中,這是要同時對決他們嗎?

    眾人心頭凜然,不得不為葉晨的瘋狂而為之震驚,不是有著絕對自信的實力就是過于狂妄自大了,無論怎么看都像是第二種。

    “找死!”

    幾位疑似王者的年輕至強者都怒了,超然如白雪一,平和如吳一凡都不例外,神色微沉,這種態度是要橫掃他們這些人嗎?都把他們當做是什么人了。

    葉晨道:“沒有辦法,一個一個來太過于浪費時間了,不若一起進行解決,這樣一來簡單得多。”

    見過狂妄的人,還沒有見過狂妄到這一步的人,真的把他們都當成了任意宰割的大白菜了嗎?

    “月,你讓我們都憤怒了,需要讓你明白一下做人不能夠那么狂妄自大的。”

    這一刻內,四大年輕至強者都放下了心中的高傲,不再是一個一個地出手,而是要四人聯合出手,直接斬殺了大魔王月,讓他明白到狂妄的代價究竟有多么地沉重,會是死亡的代價。

    轟——

    天地顫抖了,虛空戰栗了,眾人心悸了。

    恐怖的神力道威全都被擊出,無盡的神威洶涌澎湃地打了過去,徹底淹沒了整片血染的山脈,在一片驚天動地的可怖爆炸聲中,崩碎了不知道多少座山體,撕裂了不知道多少里的大地。

    這片天地都要被他們給生生打爆了,聲傳方圓數以千里,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的關注與矚目,遙望這一片區域,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無盡的毀滅之光中,眾人都只見得蓋世大魔王的月整個人都被徹底地淹沒其中,身影消失了。

    “死了嗎?”

    這讓得不少圍觀的年輕一代都為之一嘆,大魔王月始終還是太狂妄了,怎可同時匹敵四大高手,不是找死是什么。

    除卻是不朽真王,否則無人可以在四大王者之下活著走下來。

    可嘆一代王者就此形神俱滅了。

    一處隱秘的虛空中,三百蠻荒戰騎都心頭抽緊了,盡管很擔心,數次想要出動,但都被制止下來了,因為他們堅信著葉晨的無敵。

    天地間一片沉寂,無人可言,但這個時候,四大年輕至強者都眸光凝成了針尖般大小了,剎那化為實質看向了那片區域中。

    當一切毀滅之光都徹底消散之后,一道豐姿英偉的年輕身影緩緩從中走出現,唯見得他身上有著九重神性光環在加身,一重接著一重,神輝彌漫,遮掩己身,仿佛超然紅塵上,整個人都散發開了一種不朽的氣機。

    月!

    他衣衫無損,黑發濃密披肩地屹立在一方虛空上,竟然在四大年輕至強者的恐怖聯袂攻擊之下都安然無事了,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震驚住了。

    “九重神環加身,太相似了,跟那位無敵天下的元泱神王幾乎一模一樣,莫非這個大魔王月是他的弟子還是傳說中的輪回轉世身。”

    許多人都被驚住,有所猜測,包括了幾位疑似王者的人,感覺唯有這樣的說法能夠勉強讓他們信服,否則怎么可能在那等可怖的攻擊之下活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了。

    但炎龍王搖頭,道:“月曾說過,既不是元泱神王的弟子,也不是他的輪回轉世身,只不過修行的功法很相似而已,但一樣的超然至強。”

    不管如何說,葉晨能夠在四大高手的攻擊下安然無事,足以證明了他的絕世強大之處了。

    “月,的確很強大,不愧當初能夠在五大稱王強者之下撐下來,登臨石門終點。”有人稱贊,想起此前虛天域的事情,有此一例,有第二例也實屬正常。

    “月,你真的強大得出乎了我們意料之外,若不是敵人,可為朋友。”

    四大年輕至強者也微微一嘆,但是眸光更加冷冽了,出手自然更加可怖得多,恐怖的力量再一次傾瀉而出,而且更加地強大,要將整片血染的山脈都夷為平地,灰飛煙滅了。

    肉眼可見,有著成片的山岳轟炸成灰,這是王者的至強力量,更是四大王者出手的結果,不然化神境稱雄的超級強者都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你很強大,但我等四人齊出,縱為王者也必死無疑。”

    這是四大年輕至強者的信心,無人能夠真正抵擋得住他們的聯袂出手而不死,除非是不朽真王,但想要成就到那等地步了,當世新生一代中也不曾見過有誰人達到那一步了。

    面對著四大年輕至強者的攻擊,葉晨輕輕吐了一口氣,旋即神輝炸開,他撐開了九重神性光環,一重接著一重,宛若是連接著九方神秘的大天地世界般,加諸己身,無盡的神輝在流溢,與己身的九重天在發出了異樣的共鳴,肌體生霞,就連每一根發絲都沾染上了不朽的仙光。

    到了最后,他竟是九重神性光環合一,化生出了一片神秘的道域了,籠罩己身,將一切毀滅之力都抵擋住。

    身在其中,他萬法不侵,諸邪不入,神圣而不可侵犯,一切的攻擊都無法臨身,先天無敵了。

    這一幕深深地驚住了在場的所有人了,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葉晨怎會強大得如此離譜,幾大年輕至強者的出手都無法真正地傷害得了他的一根一毫。

    “好強,這片場域可稱之為道域,有著大道氣機,根本無法破開,不愧是月。”

    吳一凡在輕嘆,但出手更加地凌厲了,他為天王無敵者的關門弟子,掌握著諸般圣主都要羨慕的至強道術,十分強大,此時此刻都徹底地展現出來。

    恐怖的氣機在不斷地蔓延開來,這一刻他展現出了真正王者應有的至強氣息了。

    不僅僅只是他,就是浩天太子、白雪一都同樣不弱,他們都被世人猜測疑似王者,但是此時此刻展現出的手段分明就是王者無疑,無比驚世。

    這令人難以置信,因為往往數個大域中方可走出現一位王者,而今竟然每一片大域都有著一尊王者,襄陽域的王者就是赤神谷的赤麟王,不敢置信六大域都有著王者。

    而且青陽域更是非凡,有著兩尊王者,另外一尊王者乃是太陽王,可惜沒有到場。

    轟——

    四大年輕王者同時出手了,每一人都是威能無雙的絕世王者,在各方面都修煉到了極致,同代為王,不弱于人,而今四王出手,都是展現出了可怖的王者神威,簡直可以摧枯立朽,無所不能了。

    那片天地都仿佛徹底地被打爆了,一切都要炸開了,神光茫茫一大片,鋪天蓋地,什么都要不復存在。

    難以想象,世間之上竟然還有著四大王者聯袂出手對付的人,這一日即便大魔王月死去了,也值得自傲了,因為他乃是四大王者所出手斬殺了。

    可以見到,大魔王月的身影在澎湃的毀滅之光中逐漸地消失了,直至最后都不再出現了。

    難道終于都被滅殺了嗎?

    事實上四大年輕王者都狂暴出手,他們都感受到了那片可怕的道域被他們打得分解了,在此分為了九重神性光環了。

    強大如大魔王月也灑血了,身上穿戴的神甲都裂開來,根本無法完全承受得住他們的攻擊,出現了不少傷勢。

    只是讓他們為之驚奇的是,大魔王月根本沒有逃跑的念頭,竟是傻傻的正面抗衡,讓他們都為之皺眉,難道月真的以為自己可以抗衡得住他們四大王者的聯袂攻勢嗎?

    不可能如此愚笨才是。

    不知為何,四大王者都感到了一絲蹊蹺,有種不好的預感。

    “怎么樣,現在殿下已經被四大王者快要殺死了,理應出手救下殿下。”

    三位統領都臉色急切,葉晨而今的處境很艱難,就要被斬殺,他們都不理會了,就要離開了,但這個時候一道平靜的聲音響徹在他們腦海之中,道:“不要出來,我沒事,只不過是在練功。”

    轟——

    與此同時,一股最為可怖的氣機在出現了,一切的毀滅神光都崩散開來了,化為了一片恐怖的漣漪擴散開來,不知道多少山體崩碎化灰,恐怖無邊。

    而居中的赫然就是大魔王月,他盡管身上穿戴的戰甲都崩裂了,但是氣機乃是可怖驚天了,天靈蓋上都沖起了一道血氣巨柱,炸開了無邊無沿的血氣,體內烘爐,無量的血氣鋪天蓋地,淹沒了整片血染的山脈。

    大魔王月凌空邁步而來,濃密的黑發無風自揚,更有著可怖的大道氣機在徐徐彌漫開來,虛空都要戰栗,天地都要顫抖,匍匐臣服在他的腳下。

    “四大王者,的確很強大,可惜想殺我,還差得遠。”

    這一刻,他身后籠罩的九重神性光環之上,頭頂上生出了第十個神性光環,雖然很朦朧虛淡,但此時此刻,有著一股最為恐怖的氣機在蔓延開來,像是一尊神話時代的帝與皇從沉眠中復蘇過來一般,這片天地都要崩塌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