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371.第371章 奪取王血!(兩更合一)

永恒圣帝
     三十三層神塔炸開,葉晨可怕的身影從中走出現,豐姿獨立,英偉蓋世。

    十重神性光環加身,流溢仙輝,讓他肌體生霞,就連每一根發絲都沾染著不朽的光輝,如同仙帝之主,又像是萬族共尊的人皇,至高無上。

    太強絕,圣主級神料煉制的超級化神道兵都無法真正地困住他的身影,更是被直接崩碎開來。

    這就是不朽真王的絕世戰力體現嗎?

    這等戰力強大令人心顫。

    葉晨臨塵,通體都散發開滔天的威壓,舉手投足之間皆是蘊含著浩瀚的至尊威壓,仿佛隨手間可崩斷天地,橫斷時空,無所不能。

    這種無敵的感覺讓他想起了前世的時候,一樣的至尊無上,但對于他來說,還不曾真正圓滿,還有這一段路可以走。

    因為而今的他,只是邁出了半步而已,還能夠繼續邁出另外半步,徹底化為了十重天的逆天至尊。

    這才是他的目標所在。

    四大王者都變色了,顧不得駭然,彼此相視一眼,都點頭,迅速地靠近,四王并立,各自施展出最為可怕的王者神則,鋪天蓋地地攻擊過去,淹沒了六合八荒,誓要對抗葉晨。

    唯今之計,只有如此才可抗爭無敵的大魔王月。

    可惜的是葉晨腳一邁步,整個人就是凝化為一道金色的流星閃電般地橫移開去了,快到了塵世間的極致,根本無法捕捉他的身影。

    這等天下極速令人生出絕望,王者都不例外了,太可怕了,怎可抗衡。

    下一刻,葉晨神魔般的身影降臨了,來到了炎龍王身前,與他的炎龍戰體在發生碰撞,那片虛空都發生了可怕的扭曲景象,他的指掌間更是流淌出了赤金道痕,凝化為一把赤金天劍,劃過長空。

    噗——

    鮮血噴濺,炎龍王整只左臂都比劃斷了,切口平整無比,強大如王者神體,如燭龍血脈的炎龍體居然都無法抵擋住這一劍。

    這讓人失色,炎龍王更是遭創嚴重,臉色蒼白地快速倒退,而另一方面,白雪一、浩天太子、吳一凡三大塵世王者上前了,進行出手,掩護炎龍王,攻擊葉晨,爭取時間,不可被他逐一擊破。

    大魔王葉晨臉無表情,左手施展太陽印,右手捏印皓月印,人王印加身,化身人族共主,天下膜拜,推動日月星辰而行,橫推一切敵,同時正面抗衡三大年輕王者。

    那片區域徹底地炸開了,茫茫一片,有著澎湃的毀滅威能在肆意地蕩漾洶涌,吞沒一切,隱約可見到葉晨跟三大王者進行極限交手,道則與神力在澎湃沖霄,隆隆驚雷之聲響不絕耳。

    片刻后,三道王者身影被轟飛出來了,葉晨黑發亂舞,步履堅定,往前邁步,這等無敵的神姿根本不可抗衡,絕世無敵了。

    三大王者都遭受了可怕的重創,身影在倒飛,鮮血噴濺,五臟遭創,伴隨著咳血間帶著內臟的碎塊,可想而知遭受了什么樣的可怕攻擊了。

    終究是王者,快速地穩住身影倒退,更是途中吞服了珍貴的仙丹妙藥,進行恢復傷勢,體內肌體筋骨都在生光。

    肉眼可見他們身上的傷勢正在迅速地恢復過來,渾身血氣如虹,筋骨交錯響鳴,劈啪作響。

    身為王者,背后更有著大勢力的支持,又怎會沒有珍貴的療傷靈藥支持呢。

    不一會兒,他們就恢復了大半。

    “逆轉!”

    葉晨陡然輕喝,劃手間打出了一片茫茫的神光,化為了光幕籠罩住三大王者,有著玄秘的詭異力量在運轉作用。

    下一刻三人駭然地發現了,他們身上的傷勢非凡沒有好轉,相反是不斷惡化,血氣消散,體內筋骨更是在不斷崩解消融開來,臉色大變。

    這乃是神王復生術的神光,只不過這門無上療傷法門被他逆轉方式打出,正轉為絕世療傷神術,恢復一切的傷勢于剎那間,但是凡事有利有弊,一旦逆轉就是最為可怕的殺生大術之一,正如三大王者遭遇到的局面,全面地進行惡化。

    這等詭異道術太可怖了。

    自然也唯有葉晨這等對于神王復生術理解精深無比之輩方可施展出來。

    “快快離開這道光幕。”

    浩天太子大喝,震醒了其他人,通體綻放神華,抵擋詭異的法則之力,快速地離開了光幕,果然身上的傷勢不再惡化,再吞服了靈丹妙藥,迅速地恢復過來了,但是對于葉晨越發地忌憚了。

    這一切都被葉晨看在眼內,只不過沒有繼續阻止,任由他們的自行恢復,或者就是根本無懼一切,這就是坐擁著無敵實力的自信體現。

    “燭龍復蘇!”

    炎龍王一聲咆哮,他早就服下了神藥重生了肌體,生出了手臂,而后復蘇了體內的燭龍血脈,血氣隆隆而鳴,有著驚天的龍吟聲響徹。

    清晰可見,他的體內有著一頭可怕的燭龍身影在浮現出世了,足有萬丈長,乃是上古燭龍的神形,恐怖的威壓籠罩住了長空,打向了葉晨。

    “人王!”

    葉晨雙眸如太陽精湛閃耀,整個人身上都沖出了一道與天齊高的偉岸身影,頂天立地,仍是人王虛像,與天齊高,生具著無盡威嚴,高高在上。

    但那份面容赫然就是葉晨自己,己身居然化身為無上人王了,抬手鎮壓過去,像是至尊人皇的一只手壓下來,可鎮壓諸天萬界、萬古時空,天地一切都要逆轉,將燭龍神形都鎮壓而下,哀吼而不可掙扎。

    蓋世無敵!

    最終燭龍神形崩散,炎龍王更是遭創嚴重,肌體欲裂,不斷地灑出了淋漓的血跡,快速地后退。

    “天地四極,為我所用!”

    葉晨舞動乾坤,四肢圣光,化生出天地四極矗立,左青龍,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四頭開天辟地的生靈虛像在浮現,每一頭都只有三丈大小,但無比真實,若是神話時代的圣靈跨越時空而來,氣息澎湃,被他運轉四極打出去,分別打向了四大王者。

    青龍長吟,白虎咆哮,朱雀啼叫,玄武嘶吼,四大圣靈出擊,凝化為四色神光,打爆天地,讓四大王者都戰甲崩碎,血肉模糊,凄慘得難以形容,快要見不到人形了。

    太無敵了,這就是絕世真王不朽姿了。

    屹立在這這個不朽領域中,誰與爭鋒,誰可匹敵,王者來上幾尊都只有被鎮壓的下場。

    非是他們不夠強大,相反能夠成為王者的又有哪一個是弱者,各方面都修煉到極限,同代稱王,同階為王,可跨越大境界逆行伐圣殺敵,足以證明一切,否則何以稱為王者。

    只是他們遇上的是更為強大的不朽真王,跨出了半步,如隔一片浩瀚的天地,不可跨越,差距在眼前徹底地展現出來了,怎可匹敵。

    強大如王者都生出了絕望感。

    遠方的年輕諸強更是默然無聲,但是眼睛瞪得大大的,都一瞬不瞬地凝視著眼前這一切。

    王者都要被壓著打,這可是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夠遇見的。

    “好了,都是時候要奪取王血了。”葉晨大步往前,如山似岳般的浩瀚天威在橫亙九天十地,壓抑得要抽取這片天地的所有空氣,身在遠方的年輕諸強都仿佛喘不過氣來了。

    靠近處本就遭創嚴重的四大王者更是血肉碎裂,血痕不斷出現,鮮血涌流,體內的筋骨都遭受到了可怕的壓迫,不斷地崩斷開來。

    真王神威!

    這是一種威壓,更是一種氣勢,可無形中鎮壓大敵,可怖無量。

    “拼了,都動用禁器,否則我等都要死。”炎龍王在咆哮,眉心爆發磅礴的光霞,有著一道非凡的神光射出,纏繞著神秘曦光,強大如而今的葉晨,竟然都生出了一股危機感。

    “圣者煉制的禁器?”葉晨瞳眸一縮,有著金色的琉璃神火在眸子間跳躍,洞穿了虛妄,看出了其中的未知物,乃是禁器,至少是圣者煉制出來,內蘊著圣藏境的可怕道痕法則。

    因為屬于禁器,非是常規性道兵,用不了幾次就會失去所有神性,故而威能也十分恐怖。

    可以說,這是各大勢力賜予王者的保命至寶,非到必要時候不可動用,次數有限制。

    不僅僅只是炎龍王,其他王者都展現出了禁器,剎那間鎖定了葉晨,不可逃脫。

    即便是損失如此珍貴的禁器,他們也要斬殺了葉晨。

    “炎老,麻煩了。”葉晨傳音,即便是不朽真王,也不可對付這等圣者煉制的禁器。

    “好!”蒼老的聲音傳出。

    一股無形的波動出現,幾件綻放著磅礴神霞的禁器快速地黯淡下來,甚至內蘊的規則之力都消散了,徹底成為了廢物。

    這一幕深深地驚住了他們,大魔王月身上到底掌控了什么樣的至寶,居然可讓禁器都失去應有的滅世天威。

    “走!”

    四大王者當機立斷,連戰斗的欲望都沒有了,分開四處電射逃竄開去。

    “逃得了嗎?”

    葉晨冷哼,眸綻冷光,往前一邁步,足下立時有著一圈圈無形的空間漣漪閃電般地擴散開去,追上了四大年輕王者,將他們都生生震住了,一個個從虛空中栽倒下來,跌落塵土中。

    “封天困地!”

    葉晨輕喝,運轉虛空神術,天地禁錮,虛空封鎖,立時禁錮了這片虛空領域,更是化生出了一片虛空沼澤,將炎龍王都徹底封鎖其中,任其如何掙扎,虛空囚牢搖顫也不曾崩解。

    而后葉晨掃向了其他三大王者,同樣施展了封天困地,將他們都封困在虛空囚牢中,難以掙脫。

    遠處的年輕諸強看得一陣心顫,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朽真王,從容地困住了四大年輕王者,成為了囚中人,無從掙扎,強大得一塌糊涂。

    “好了,都將王血交出來,我不想殺了你們。”葉晨道。

    這句話讓四大年輕王者感到莫大的屈辱,尤其是當著那么多的年輕一輩面前,更是如此。

    曾幾何時,他們高高在上,備受各方的擁戴與矚目,是世人的焦點,但眼下卻如同階下囚般,被抓住了,這般地不放在眼內。

    但更多的是一種無奈與苦澀,只因出手的月太強了,成就了不朽真王身,談何一戰,而今就是下場,不可力敵,縱為王者也被生擒困住,讓他們的道心遭遇到了可怕的沖擊。

    “不愿意嗎?”葉晨搖了搖頭,道,“既然如此,我便親自出手。”

    他一劃手間,無形劍芒飛出,四大王者的胸前同時被劃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噴濺,更是可見到他們強而有力的心臟,在砰砰跳動著,帶動著天地的震顫。

    這就是王者之心,內蘊著王者的大道精血,也是王血的重要組成部分,葉晨需要一縷心頭血。

    他指尖對準了炎龍王一劃,后者的王者之心頓時破開了一道血口,一縷閃爍著燦燦神華的血液頓時飛濺出。

    這乃是真正王者心頭血,內蘊著不少的道則碎片,連帶著一大片的血液飛出,最后被提煉出一團拳頭大小的血液,火光彌漫,正是王血。

    王血的抽出,令得炎龍王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仿佛剝奪了大半,萎靡了許多倍。

    對于每一位王者來說,王血都是極其重要的,蘊含了一身巨大部分的精氣神,一旦被抽取了,盡管只是一部分也足以對他們造成元氣大傷了。

    終于得到了炎龍王的王血了,這已經是葉晨至今為止得到的第三團王血了,可以清晰感受到這團王血之中內蘊的澎湃生機與活性力量,熠熠生輝,像是一輪血色的小太陽般矚目。

    隨即他翻手一收,收入了丹田空間中,與其他兩團王血在并立。

    葉晨進而對下一人出手,然這個時候,動作停止,抬眸掃向了遠方,竟然有著隆隆驚雷一樣的巨響不斷傳來。

    那是千軍萬馬的聲音,所有人都看了過去,模糊可見到在遠方的天穹上有著一股可怕的大軍洪流趕來,天上血云都在洶涌蕩漾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