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06.第406章 昔日紅顏,如今圣主!

永恒圣帝
     趙無道更是神色大變,因為這位女圣主僅僅只是玉立在那里,但給予他人的威壓太過于磅礴可怕了,威壓諸天,萬道臣服。

    若非有著皇叔在身邊,直面這位女圣主,在這股威壓之下,他恐怕渾身筋骨都在崩碎下來了。

    太初圣主淡漠地朝趙國親王點點頭,至于趙無道則是淡漠地掃過,根本不放在眼內。

    因為她也算是年輕一代,只比起趙無道最多大上一甲子歲月而已,但同為年輕一代,無論修為還是權勢上都遠勝趙無道太多了,這等看似驚艷的虛王人物,根本不被她放在眼里。

    這讓趙無道感到憋屈,卻更多的還是一種無奈,因為對方的身份甚至比起他的父皇趙國皇主還要高,那是無上圣地的圣主,更是女真王,擁有著沖擊人皇之位的資格。

    趙天一沒有圣主級人物的阻擋更是壓抑得幾欲吐血,但葉晨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減緩了他身上的壓力,讓他驚撼之余更多的是感激。

    “趙天一拜見圣主大人。”趙天一認真行禮,不敢怠慢。

    太初圣主只是淡漠地點頭,無雙的絕色俏顏上一片漠然冰霜,不假辭色,而后清冷的眸光落在了葉晨的身上,頓時如同太古神岳壓在葉晨的身上,備受壓制。

    轟隆隆——

    備受壓迫之下,葉晨體內血氣自主轟隆沸騰,如若洪水滔滔,震耳欲聾,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展現無雙的寶體,有著澎湃的輝芒在綻放,抵御著太初圣主帶來的威壓。

    這讓圣主級人物都要吃驚,因為這等血氣太旺盛了,讓人吃驚,甚至超越了虛王強者。

    葉晨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再與女圣主在四眸相對,盡管身上也承受著莫大的壓力,甚至渾身筋骨都在劈啪作響,但這一刻眸光顯得溫柔,更多地是一種復雜與輕嘆。

    沒想到能夠在這里遇見她——

    趙靜若!

    前世的紅顏,今生的思念,近在矩尺,卻如隔天涯。

    因為對方分明還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就是那一位死去的“千月”,雅雅一直在閉關中,根本來不及告訴,而王明也沒有告知,恐怕是想要他親自開口。

    只是他如何開得了口,本就是不擅長抒發感情的一個人。

    太初圣主心神微顫,不知為何,看著這個少年,清秀而陌生的臉龐,讓她總感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仿佛源自于靈魂的最深處。

    轟——

    剎那間,太初圣主身上的威壓強盛了許多倍,像是一尊無上女帝在復蘇,睥睨諸天,整片天穹竟然都在她威壓之下在顫抖起來,虛空急顫。

    天神宮都備受影響,在顫抖,里面諸多尊貴大人物都被驚動出現了,發現了太初女圣主,驚訝之余更多的是震驚。

    這是怎么了,太初女圣主像是很激動一樣,恐怖之極的道威讓圣主都要心驚。

    這一刻,太初女圣主的眸光仿佛可以洞穿葉晨的身軀,直視他的內心,但葉晨這一刻卻避開了,并且遭受到了莫大的壓迫襲來,如遭雷擊,嘴角在咳血了,顯得很凄艷矚目。

    強大如他的寶體都無法承受住對方的磅礴威壓,讓他難受,肌體欲裂,筋骨錯鳴,若是千重神岳壓在雙肩上,幾若整個人都爆碎開來。

    卻也感到高興,因為她已經達到了這一步,比起王明更強大,不差戰王等人差,至少也是屹立圣藏絕顛了。

    趙無道駭然的同時也在驚喜,這個太初女圣主似乎與葉晨不太對勁,這般地壓迫葉晨,讓他暗喜。

    只是下一刻,一切都改變了,所有威壓消弭,并且有著一道柔光落在了葉晨的身上,瞬息間修復好了他體內的傷勢,赫然是神王復生術的奧義。

    只見得太初女圣主紅唇輕啟,第一次主動開口,嗓音宛若天籟,令人沉墜著迷:“你就是那個幫助了雅雅的葉晨吧,王明曾跟我提及過你,果然優秀非凡,很不錯,寶體不錯。日后若有機會可來太初圣地,會好生招待你,代表雅雅多謝你的出手幫助。”

    所有人都吃驚,太初女圣主歷來都何等倨傲,睥睨諸天,無敵于世,對于各大圣主都不假辭色,現在居然邀請了一個年輕后輩入圣地,這必然非凡,讓許多人都在意這個名為葉晨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趙無道都變色了,本來還想出手好好教訓一頓葉晨,但是現在太初女圣主開口了,誰還敢出手,等若與太初圣地作對,更是與強權強勢的太初圣主作對。

    即便是他的父皇趙國皇主也不敢如此。

    許多人都為之羨慕,無上圣地之主的邀請,這是誰都無比羨慕的邀請。

    也唯有葉晨幽幽一嘆,看著分明親近無比的紅顏嬌妻就在眼前,卻是相隔了一道鴻溝,根本不能告諸于真相,這才是最大的痛苦。

    世間上最大的痛苦不是生與死,而是昔日無比親密的一雙夫妻,明明相見了,卻不可相認。

    葉晨深深呼了一口氣,只得收斂內心的強烈沖動,苦笑地點點頭:“圣主開口,小子必然聽從。”

    太初女圣主無雙的絕代清顏恢復了最初的淡漠,點點頭,只是看向他的眸光稍微平和了一些而已,蓮足下生出了一條七彩大道,蔓延入了天神宮中,更有著一株株神蓮在虛空綻放,光雨飄散,顯得無比非凡矚目。

    恍惚間,葉晨似是聽到了一道幽怨的嘆息:“可惜不是他,有些相似,難道真的已經……”

    葉晨心神猛地一顫,竟有種落淚的沖動。

    “走吧。”

    他微微一嘆后,帶著趙天一走向了天神宮大門處,趙無道早就被皇叔帶領著通過了,此刻后見到葉晨,雖然忌憚于太初女圣主,不敢出手,但此刻卻在冷嘲:“沒有請柬也敢進入天神宮嗎?可笑,還是滾回去吧。”

    “白癡。”葉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趙無道正欲開口呵斥,但下一刻見到了葉晨手中突然出現的紫金請柬的時候,突然間瞪大了眼睛,一片無以復加的震驚,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