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401章 王者霸道

永恒圣帝
     ?

    靜!

    全場皆靜!

    在場中所有年輕俊彥都目瞪口呆,怔怔地看著葉晨,包括最里面的圣子圣女們,同樣如此。

    趙無道何許人也,不說其身份乃是堂堂不朽帝國的太子殿下,地位尊貴,縱是他修為放眼年輕一代中也絕對是至強無雙,不是蓋代王者也差不多了,年輕一代中又有幾人膽敢這般與他說話。

    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與趙無道這般說話,真的是在找死不成嗎?

    就是趙天一也驚呆了,反應過來后急忙拉住了葉晨,急切道:“葉兄你這是為何,不必為了我做到這一步。趕緊走,雖然不屑趙無道這個人,但他真的很強大,至少也是虛王。”

    “走?”趙俊冷笑,“現在還能夠走得了嗎?膽敢這樣跟我皇兄說話,真是找死!”

    葉晨按住了趙天一,而后淡淡地掃了趙俊一眼,道:“難道就沒有教你,別人對話的時候不要胡亂插話,這樣會顯得很沒有素質的嗎?”

    此話一出,眾人嘩然。

    趙俊的神色當場就沉下來了,“小子,你這是想要挑釁我,想要找死嗎?難道真以為本少爺不敢在這里出手嗎?”

    若非傾城殿中有著不許出手的規矩,趙俊早就出手,將這小子當場五馬分尸了。

    “廢話太多,要出手就出手,不出手就滾開一邊,不要那么多的吱吱歪歪。”葉晨不屑冷哼,直接呵斥趙俊,讓得在場不少人都目瞪口呆起來,只感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這般地與趙俊說話,真的不怕死嗎?

    “小子,你找死!”

    趙俊怒而出手,指掌間崩現出一道道神能,道痕遍布交織,打向了葉晨。

    在座上的幾位圣子圣女都不再阻止,這頭來都只是葉晨一個人在挑釁,不斷地惹惱葉晨,出手也是因為這小子的緣故,可以跟傾城殿的幕后主人進行解釋。

    “葉兄小心!”趙天一急忙開口,他更是上前要為葉晨擋下來這一擊。

    “無需,雕蟲小技而已。”

    葉晨阻止趙天一的幫忙,

    自己出手,直接拂袖,憑空生出了一股強大的沛然力量,直接擊潰了趙俊的攻擊,且將他掃飛,一切都是顯得如此風淡云輕,讓他目瞪口呆。

    但是這般手段卻是讓人心驚,分明都是蘊含了大道的非凡玄妙,否則趙俊再不濟,但也絕對是年輕一代中的高手,鮮有人可以這般地擊敗他。

    “不堪一擊。”

    葉晨搖了搖頭,這般地評價,讓趙俊很被怒,但是很無奈與驚恐,因為這一擊讓他一身的神力都剎那間被鎮封了,無法動用。

    這分明就是王者才擁有的手段。

    在場的眾多年輕諸強都看得目瞪口呆,趙俊的實力乃是有目共睹,但被擊敗得那么輕松,眼前此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直巍然不動安如山的趙無道都立時看過去了,雙眸如綻雷光,掃過之處,幾乎所有年輕一輩都不由自主地低下頭來,不敢與之對視,有著強大的壓迫感,在看向了葉晨與趙天一。

    “你敢對我皇弟出手,是在挑釁我嗎?”

    趙無道開口,眸綻冷電,身上緩緩之間有著一股恐怖的氣勢在徐徐地蔓延開來,壓向了葉晨,如山似岳,這片沉魚落雁宮都在顫抖起來了。

    趙無道,一位強大的年輕王者,名傳整片天圣域,是這一域中的個中翹楚,遍尋整片天生大域也難尋多少敵手。

    他看向了對自己弟弟出手的葉晨,只是在淡淡地開口,詢問對方是否在挑釁自己的威嚴,但是神情不怒而威,讓在場的其他年輕俊彥都要心顫,因為這是一代王者在質問,無人膽敢忽視。

    所有人都看向了葉晨、趙天一兩人,都覺得兩人攤上了大事。

    趙天一變色,他雖然怨恨這個趙無道,但也深深明白到趙無道的強大之處,站出來道:“趙無道,一人做事一人當,這件事都是由我而起,一切與他無關。”

    “滾開一邊,你這個廢物算得了什么!”趙無道冷哼,如若雷鳴在響徹,整座沉魚落雁宮都在震動,讓趙天一渾身通體血氣都在嗡鳴沸騰,差點就要吐血了。

    這個時候,葉晨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有著一股渾然的力量輸入,平復了他體內的血氣,面對著趙無道壓迫人的眸光,他依舊不變色,淡淡地道:“你這是在詢問還是在質問?可笑,你真以為你是誰,你問我們就一定要回答你的問題嗎?”

    嘩——

    全殿陡然一震,沒想到葉晨竟是這般地面對趙無道說話,要知道這可是一代王者,年輕一輩中的巔峰人物,遍尋諸天萬域中都是一等一的人物。

    面對這樣的年輕王者,就算是其他年輕俊彥、貴女都要小心翼翼地對話,但是葉晨卻反過來質問對方。

    這是有著足夠的底氣,還是不知眼前的情況。

    “我不知道你真的是有著那種自信還是狂妄自大,這么多年以來,你還是第一個膽敢這樣跟我說話的同代人,不得不說你很不錯。只不過人往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趙無道不怒反笑,且話語很贊賞,但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到心顫,因為這個時候,源自于趙無道身上,有著一股極為可怕的威壓在徐徐彌漫開這座瑰麗的沉魚落雁宮中,讓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壓抑感。

    轟——

    可怕的王者威壓鋪天蓋地地壓向了葉晨、趙天一二人,王者在震怒。

    盡管不是目標,但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如墜冰窖般,心底發寒。

    “太強了,這就是趙無道嗎?且這肯定是一位即將踏入化神境的至強王者,不然不可能強大到這一步。”

    “化神的王者,超越我等,甚至可比肩傳說中的年輕真王,難怪這般地強大。”

    沉魚落雁宮中,不少年輕強者都在驚嘆,更有著震撼。

    這是一位即將真正踏足于化神境領域中的王者,立身在半神絕顛層次中,戰力極度強大。

    “你以為你就能夠天下無敵嗎?”

    葉晨笑了,與此同時,身上有著一股絲毫不弱于趙無道多少的磅礴威壓在徐徐地綻放開來,擠壓滿了整片沉魚落雁宮中。

    兩股磅礴威壓碰撞之間,立時宮殿震顫,搖搖欲墜,數之不清的宴桌崩碎,地板撕裂,神威無盡。

    這一幕令得所有年輕翹楚都剎那間紛紛色變。

    這個神秘少年竟然也是一位年輕王者,強大如斯,難怪絲毫不懼怕趙無道,相反還敢與之對抗。

    “王者!”

    趙無道都變色,里面的圣子圣女亦是如此,怎會想到居然還有一位至強的王者存在,混在一群沒權沒勢的人之中。

    縱然是他們,都不敢再自大了。

    趙天一都無比吃驚,他雖然知道葉晨的實力很強大,但怎么也想不到竟還是一位至強的王者人物。

    趙俊更是連死的心都有了,居然招惹上了一位王者人物。

    難怪膽敢這般地與趙無道說話了,原來還是一位年輕王者級別的超級人物。

    葉晨與趙無道對峙,眸光始終平靜,道:“你為王者又如何,始終都只是一代虛王而已,放眼諸天萬域中這一級別的人縱是不多,卻也不少,不達到真王境別始終沒有真正無敵與自傲的本錢。”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一代人中,已經有虛王殞落了,而下一個人很有可能會是你。”

    葉晨平淡的話語更讓人感到濃郁火藥味,這算是在威脅趙無道嗎?

    趙無道更是色變了,他出生以來一直都是橫推同代無敵人,勇冠大域,冠絕天下,否則也不可能擊敗那么多的族人子弟,成就太子之位。

    向來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而今居然被人威脅了,即便對方同為虛王級數的超級強者也不行,他的威嚴不可挑釁。

    “下一個人只會是你,不會是我,而且會死在我的手下。”趙無道冷哼,這個時候他選擇了出手,眸綻神芒,拂手間打出了一片光幕。

    雖然看似平凡,但達到了王者層次,又有幾個任乃是易于之輩,平淡的光幕中蘊含著恐怖的王者法則,能夠摧毀一切阻擋。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轟——

    沉魚落雁宮都在震動起來了,搖搖欲墜,讓人變色,仿佛隨時都會徹底地崩塌下來一樣。

    “有點意思了。”葉晨嘴角露出了一縷冷笑,正要出手,但這一刻卻有著幾道強大的身影直接降臨,王者法則不斷,阻斷了趙無道的攻勢。

    “你們這是什么意思,都想要幫他,與我為敵嗎?”找無敵臉色冰冷,逼視這些圣子圣女。UU看書 .uukanshu

    道初出面,解釋道:“無道兄誤會了,我等出手,只因此乃傾城殿,不可出手!”

    傾城殿,表面上乃是一處宮闕寶閣,妙麗女子的侍奉,但誰人都知道傾城殿背后的能量絕對非凡,不亞于一個不朽圣地。

    “好,今日就看在諸位道友的份上,不想殺你。”趙無道停止了出手,讓人松了一口氣,但臨走之前還忍不住威脅葉晨一番。

    “我倒是很期待你出手,否則只會顯得你這個所謂的趙國太子是一個無膽匪類而已。”葉晨笑道,笑意很諷刺,根本無懼趙無道,到了這個時候還是在嘲諷著趙無道。

    “小子,你找死!”趙無道暴怒,雙眸塞神燈,有著刺眼的神芒在崩現,恐怖的王者神威在彌漫。

    他就要出手了,整個人都迸發開可怕的威勢,神冠璀璨矚目,閃耀璀璨神輝,像是一尊神魔在冷視葉晨。

    只是葉晨浩然不懼,相反勾了勾手指,臉露不屑笑意:“過來,我抬手斬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