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18.第418章 跨越萬古一戰(第一更)

永恒圣帝
     “果然,你沒有死。”

    異族無上存在開口,凝視著身繞混沌氣的雄偉人影,雖然也被魔霧所遮掩,但透過雙眸可以感知到強大如它都凝重了。

    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沒有說話,立在葉晨的身邊,為他抵消了異族無上存在的無邊威壓,讓他輕松下來。

    并且有著一道混沌光沒入了他的體內,瞬息間修復好了他的一切傷勢,并且讓他體內的一切暗疾都消除了,真靈上的枷鎖都崩碎了一些,越發地強大與輕靈,血氣都強盛了一截之多。

    第十重神性光環都清晰了不少。

    這一切,都是飛躍著,葉晨越發地驚嘆于神秘人的逆天手段了。

    “差點就是十重天的逆天至尊嗎?又是那個人的不朽傳承者,果然會是那一個關鍵的他嗎?否則不會連你都來了。”

    異族無上存在開口,這一刻他的眸光從萬古前洞穿下來了,如兩道不朽天刀,從天劈下來,歲月長河都被劃開了兩道巨大的鴻溝。

    這是至尊無上的蓋世手段,眸光可洞穿萬古殺來。

    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同樣有著森然的眸光洞穿過去,與異族無上存在的眸光碰撞,頓時轟隆炸開,歲月長河都激蕩無盡駭浪,幾若被崩斷了。

    天穹上更有著一顆顆大星不斷地被崩碎湮滅下去,成片的星域徹底黯淡下去,不復存在。

    只是任由無窮波瀾壯闊,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始終屹立在葉晨身邊,守護著他的安危。

    葉晨看得變色,這到底是多么強大的兩位存在,僅僅甚至是眸光的碰撞就強大到這一步,湮滅星域,難道真的是神話中的帝與皇嗎?

    轟——

    異族無上存在頓時出手了,無邊的魔霧在鋪天蓋地,順著歲月長河上流沖擊下來了,炸開了長河,無窮水浪在飛濺,一滴滴水都在映照著一幕幕過往早已發生的事情。

    異族無上存在太強大了,就連歲月長河都被撼動了。

    與此同時,葉晨身邊那一位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也出手了,竟是召喚了諸天星辰,化為了無盡的流星雨從天穹上落下,飛火流星,轟擊在長河上方,炸開了無盡的毀滅之光,可粉碎一方方世界,湮滅時空,無所不能。

    這乃是真正的無敵手段,通天徹地,蓋世無雙。

    異族無上存在順著歲月長河攻伐下來,而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則是逆流而上,艱難程度上顯然更高,更顯得絕世無雙。

    古往今來,兩大至尊無上的存在屹立在歲月長河,一個來自于過往,另一個則是屹立在現在,舉手投足之間施展的手段都是驚天地泣鬼神的通天神通,前所沒有的強大,滿天星辰都被崩碎,影響極其遙遠。

    “哼!”

    歲月長河上流的異族無上存在一聲冷哼,魔霧更是恐怖了,遮天蔽日,湮滅時空,諸天星辰都在崩碎黯淡,成片成片的星域被抽盡了星辰之力,化作了一道不朽魔光打下來了。

    這道不朽魔光如若是帝與皇的至尊一擊,若在打在諸天萬域中,葉晨感覺起碼可以崩碎數十片大域以上,恐怖得難以估量。

    那是異族無上存在在發狠,展現出了最為可怕的手段之一。

    但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也不弱,這一刻他的威勢強盛了許多倍,混沌霧靄在翻卷,整個人的身軀都顯得偉岸了許多倍,可以頂天立地,絲毫不小于對方,竟是順著歲月長河大步向前,逆流而上。

    葉晨變色,逆流而上,這到底是多么地強大,要比起順流而下困難得多,但這個神秘人做到,生生地邁步而上,每一步都是無窮遙遠,沖向了遠方,更是沖向了過去,沖向了遙遠不可的萬域初始時代,要對于異族無上存在出手。

    “你不過是上一個紀元的投影分身而已,不是本尊,難道以為這樣可以與我一戰嗎?”

    神秘人冷哼,第一次開口,內蘊著無邊的威嚴,身上無盡的混沌古氣頓時鋪天蓋地,比起魔霧更為龐然,直接吞噬了不朽魔光,湮滅了一切。

    隨即混沌古氣在激蕩,淹沒向了歲月長河的上流,在那里展開了激戰,將浩蕩的歲月長河都炸得近乎要被截斷開來了。

    天穹至高處那一顆顆域外星辰都被震得掉下來了,撞擊在歲月長河上,只是掀起了小小的波瀾而已。

    妖邪的魔霧與混沌古氣在沸騰,在纏繞,幾乎就要打破壁障,重新回到了遙不可及的神話時代中。

    最為神秘的歲月長河都絲毫不能夠阻擋住兩大無上存在的交手,那無盡的威能被阻擋下來了,不能夠波及下來了,全都沖向了天穹至高處,那是神秘的星空之地,也能夠見到諸多異度虛空,甚至能夠看到了一方方大世界在存在。

    但都不行了,碰撞之間的威能蓋世無雙,逆沖三十三天之上,抨擊下來了漫天星辰,粉碎了星域,蕩散了異度虛空,更是湮滅了一方方真實的世界天地。

    最終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退回來了,回到了葉晨的身邊,安然不動巍然如山,不可撼動。

    他不是不敵,而是全勝而歸,歲月長河上流的異族無上存在魔霧淡薄消散,隱約可見到那遍布著漆黑魔鱗的龐然軀體被崩裂,有著無量的魔血淌下,竟要將歲月長流都染黑了。

    “你將我打傷了又如何,斬殺了又如何,只不過是一具投影分身而已,淌下的魔血可染污歲月長河,將你們這一界的紀元初始時代都湮滅,化為黑暗時代,從源頭上讓你們這一界衰弱下去。”

    異族無上存在無喜無悲,淌下的血液越多,歲月長河越是漆黑,恍惚間可見到一片片天地在崩碎,無盡的生靈在慘呼,天崩地裂,億萬生靈就此涂炭。

    葉晨看得心顫,想要出手,卻是無能為力,因為他根本幫不了什么,異族的無上存在遠非他能夠抗衡。

    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沒有出手,只是在道:“你淌下的黑血越多,付出的代價越大,天地不允許你如此,縱然是你也不行,會有因果枷鎖加身,不可逆轉。”

    “到了你與我這等境界,難道還懼怕所謂的因果嗎?天地法則不可限制,我等早就超脫于上了。”異族無上存在冷哼。

    “是嗎?”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只是回應了一句,而后歲月長河突然沸騰起來了,散發無量的光華,竟是炸開了,有著無窮的浪花逆流撲向了異族無上存在,可輕易粉碎大世界天地,如似始祖真龍咆哮,轟擊過去。

    那就是天地因果,不允許異族無上存在干擾紀元初始時代的演變,作出了反擊。

    無量的魔血都被沸騰了,蒸發了。

    轟——

    諸天萬界都在震顫了,恍惚間可見到了在歲月長河的上方,出現了一尊睥睨諸天萬域的蓋世身影,英姿偉岸,與天齊高,無量的威勢滔天欲裂,恐怖無邊。

    手執著一把無上圣劍,劈出了驚動萬古的一劍,超越了歲月長河而出,將所有魔血都斬盡了。

    “好強大的一個人,想不到后世這一片古界中還有著如此絕世的存在。”

    縱然是異族無上存在都震驚了,感受到那尊蓋世人皇的無量可怕之處。

    葉晨心神一震,因為這個時候他胸口處的印記在發熱,那是人皇塔烙印,此刻受到了影響,沖天而起,沖上了歲月長河的最上方,懸浮到那尊蓋代身影的頭頂上。

    人皇!

    這一刻葉晨最愚蠢也知道這必然是上古時代的人皇,蓋世無敵,感受到了危機,親自出手了。

    “哼,你雖強大,但終究不達到那一境界,始終都會逝去,朽滅吧!”

    異族無上存在在咆哮,恐怖的神則鋪天蓋地,無量的魔霧伴隨而至,雙管齊下,殺向了那個時代的無敵人皇。

    人皇不語,威嚴無雙,幾乎要成就真正的帝與皇了,屹立在那處方位一動不動。

    他太強大了,為萬域無上主宰,至尊無敵,雖然為上古時代的人物而已,已經坐化在歲月長河中了,但那個時候的人皇卻是最強大的一個人,即可比肩神話時代的帝與皇。

    喚來了人皇塔,能有三十三層高,每一層都淌下了成片的混沌瀑布,遮掩住了人皇,成為了他的護身道兵,萬法不侵。

    一把圣劍持掌在手,為諸天萬域最強大的攻伐圣兵——人皇劍!

    太古人皇大步邁出,竟也是逆著歲月長河而上,對決異族無上存在,展開了最為恐怖的戰斗,崩碎了歲月長河,時空都要錯亂了,恐怖得難以形容。

    若非有著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在身邊,葉晨都不知道死去了多少次。

    而他似乎也不想出手,靜靜地看著這一場可載入青史上的神戰。

    “萬古皆空!”

    太古人皇威嚴的聲音陡然響徹天地,打出了驚艷萬古的神道法則,這一刻諸天萬道都在退散一空,天地無道,法則成空。

    “什么,是萬古皆空,難道你是……”

    異族無上存在這一刻神色大變,語氣充滿了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