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22.第422章 未來的他!

永恒圣帝
     無盡星空,九天十地的最高處上,一張至尊無上的帝座在橫亙在此,葉晨正端坐其上。

    只不過那是未來的他,雖然看上去很年輕,只有二十幾歲,但雙眸深邃,充滿了萬古滄桑,年歲比起表面看上大得多。

    只是歲月已經無法在他身上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他太強大了,舉世無敵,像是永遠都駐留在這個年齡上,仍舊顯得英姿偉岸,黑發如瀑,蓋世無雙。

    端坐在帝座上,就是諸天無上的帝皇至尊,威嚴無匹,在俯視著茫茫星空,凌駕在諸天紅塵之上。

    萬靈都要臣服,都要跪拜,都要供奉。

    他是唯一的至尊。

    這個就是未來的他嗎?

    葉晨心顫,未來的他顯然已經成就了至尊境,強大到了此生的最極致,屹立大道絕顛之上,俯瞰萬古紅塵不朽,一個人獨尊宇宙,至尊無上。

    只不過葉晨感受到未來的他有種深深的孤獨感,舉世無敵的同時卻又是舉世皆寂了。

    展望那片星空,是殘破了,無數大星崩碎了,諸天星辰黯淡,一方方大世界崩解了。

    天上只有著一顆黯淡的太陽,如似日落黃昏,不再耀盛億萬丈了。

    月亮都粉碎了,諸天萬域的浩瀚大地都崩解了,整片浩瀚古界都籠罩在朦朧的昏暗之中。

    萬族凋零,大地血染崩析,如同神話紀元大破滅一般,遭遇了恐怖性的大破滅了,整片浩瀚無邊的諸天萬域都仿佛被打殘了,浩瀚宇宙古界幾乎就要崩析,幾乎看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

    這就是未來的諸天萬域嗎?

    葉晨展望,突然渾身急顫,強大如他幾乎不可能顫抖,但因為眼前這一幕。

    他看到了未來的他身后,有著一株聳入了九天十地的神樹,沛然巨大,樹干比起山岳都要龐然無數倍,粗壯無比,矗立在天地間,沒入茫茫星空之地。

    那是世界之樹,如神話時代一樣,一般的粗壯,成長到最極致了,可惜也斷裂了,通體焦黑,如遭受了無盡的劫難而逝去了,生機寂滅了,橫陳在無盡星空中。

    干枯的枝干在卷繞著諸天破碎星辰,一方方殘破的大世界在枝葉間漂浮,生機寂滅,流血浮屠,只有一片令人絕望的死寂在蕩漾。

    只是葉晨突然有種強烈想哭的沖動,雙眸都濕潤,淚花閃爍,想要嘶吼,想要咆哮,充滿了不甘與絕望。

    因為他感應到了世界之樹的氣息,雖然寂滅了,也變得恢宏了,但那是源自于靈魂的熟悉,是屬于雅雅的。

    他仿佛看到了啼血的絕色少女,鮮血染紅了薄荷青衫,絕顏蒼白無色,眸泛淚痕,看著自己充滿了不舍,卻永遠地閉上了雙眸。

    “啊——”

    葉晨悲慟大吼,淚泛雙眸,打濕衣襟。

    未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何大界崩解了,雅雅凋零了,趙靜若、王明等人橫尸歲月長河上,唯有他自己一人在獨立天地間,成為了無上的至尊存在。

    舉世無敵又如何,已經是舉世皆寂了。

    未來的他,身邊沒有了人相伴,一個人獨伴神道,何等的孤獨。

    葉晨能夠見到,未來的他,威嚴之余,也有種深深的悲痛在浮現。

    他端坐在帝座上,望向了這個方向,仿佛能夠看到了現在的自己,深邃的眸子中有著點點的淚花在閃爍,朝著自己搖了搖頭:“一切都太晚了,等待了萬古歲月,貫穿了兩個紀元時代,布局了那么多年,最終一切都功成了,為何沒有了半點的歡喜。”

    “晨兒、靜若、玉青、伊舞、曦兒、雅雅……所有人都不在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無敵于九天十地又如何,布局諸天萬界又怎樣,貫穿了古今,目標完成了,我成功了,但付出了最大的代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未來的他,早已經至尊無上,蓋代無雙,無敵古今了,卻在獨自落淚了,這是不可想象的一幕,那已經是至尊淚了,可化作漫天神海,滋潤世間萬物,可無法救活逝去的身邊的人。

    失去了太多的太多了,舉世無敵也不行,屹立大道絕顛也無用,強大如未來的他,成為了天地間最強大的存在也沒有了任何意義,因為身邊所有人都不在了,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又有何用。

    未來的他,充滿了痛苦,沒有任何的喜悅,沒有任何的歡樂。

    可以見到,未來的他在遙望著星空中的一處角落上,那里有著一塊方圓十丈大小的小島,在沉浮,有著一件簡樸的茅屋,屋前栽有著一根干枯的樹枝,那是世界之樹的樹枝。

    樹枝之下,有著一個個凸起的小土包,那是一座又一座墳,遍布了整座小島,很簡樸,每一座小墳上都栽有著鮮花,終年綻放不凋零。

    一塊塊墓碑上可有著趙靜若、伊舞、晨兒、若曦、雅雅、王明等一位又一位熟悉的人的名字,昔日的紅顏與故友,皆是葬身小島上。

    未來的他,一步就跨越了浩瀚星海,快得不可思議,斗轉星移,來到了小島上,逐一而輕柔地撫摸了一面面墓碑,神色悲慟,背影孤獨,令人有種落淚的沖動。

    而后,他陡然轉身,看向了自己,突然開口,輕聲道:“過去的自己,我知道你正在看著現在的我,因為我與你本為一體,若是看到了這一切,不要……”

    突然間,那片星空中炸開了,天穹的至高處上有著無數道粗大的恐怖大劫雷落下了,每一道都恐怖得可以粉碎星辰,如今足有上萬道落下了,可粉碎成片星空,把這一切都淹沒了。

    葉晨心顫,未來的他,那一位至尊無敵的自己,想要將某種至關重要的訊息傳遞給自己,或許將會影響到過去,波及古今,違反了天道運轉規則,涉及了可怕因果,故而出現了恐怖的反噬。

    “都到了這個時候,我還會忌憚所謂的因果嗎?”

    威嚴的聲音響徹無盡星空,震蕩諸天萬界,未來的他偉岸無邊,沖天而起,不讓禁忌劫雷波及小島。

    上萬道禁忌天雷全都轟落在他的身上,可擊毀諸天萬界,但未來的他太強大了,這一切都不過只是讓他體表有著一道道灼痕而已,很快就復原了,更是施展出了無上的至尊術,生生地撐開了,萬劫不加身。

    轟——

    未來至尊的他,一拳轟出,至尊無上,上蒼降臨的一切禁忌雷罰都粉碎了,湮滅了,不復存在。

    太強大了,簡直就是神話時代的帝與皇一般。

    那片時空中,剩余的萬靈看到這一切,驚為神跡,皆是大呼圣帝無雙。

    未來的他,繼續開口:“若是可以看到,請不要覺醒,因為——”

    話還沒有說完,突然間,上蒼有著億萬道的禁忌劫雷降臨下來了。

    這一次比起此前顯得更加地恐怖了很多倍,密密麻麻,每一道禁忌劫雷都如似大龍地落下,能有億萬道之多,像是一片浩瀚無盡的雷海,全都在轟落下了,足以毀滅諸天萬域了。

    未來的他渾身都生輝,那股恐怖的力量在復蘇,在覺醒,前所沒有的恢宏強盛,蓋凌古今無雙,整片諸天萬域都為之顫抖,與無盡劫罰在抗衡,展現了無雙的帝尊神通。

    生生地承受住了,不曾灰飛煙滅。

    “咳——”

    未來的他咳血了,有著一縷縷鮮艷血紅的血跡溢出嘴角,染紅了胸前的帝鎧。

    葉晨心顫,強大如未來的他,都仍舊咳血了,難以想象到底遭受到何等恐怖的攻擊,那等禁忌劫雷未免恐怖得過分了吧。

    “不要覺醒,因為你就是始——”

    他還想再說,但這一刻,禁忌劫雷更恐怖上許多倍,不僅僅只是未來,就算是歲月長河都沸騰了,伴有著無盡的禁忌天雷落下,一道道都粗大無比,突然地劈向了窺視未來的葉晨。

    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色變,他只讓葉晨一個人窺視未來,而他看不到那一切,吃驚于葉晨到底看到了怎樣的未來一角,竟然惹來了如此恐怖的禁忌劫雷,強大如他都要心驚。

    但必然是觸及了最為可怕的禁忌。

    他想要出手,但歲月長河中有著一股浩瀚無邊的氣息在綻放,撕裂開了歲月長河,一尊古今無敵的至尊帝影出現了,顯得模糊朦朧,屹立其上,俯視古今未來,無量的至尊帝則加身,諸天萬道臣服,運轉無雙神通,將所有的禁忌天雷都被接引了,沒入其中。

    “那是……”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都驚撼了,感受到了那個人的至尊無敵。

    葉晨知道,這是未來的自己在出手,將所有的禁忌天雷都接引走了,一個人在承受。

    強大如未來的他,都開始嘴角咳血了,渾身肌體欲裂,帝鎧都龜裂了,差點就要粉身碎骨了,可想而知到底遭受了何等恐怖的劫雷。

    他雖然至尊無敵了,但此刻也有種深深的無奈,仰望了上蒼:“是因為我不愿融合兩世力量嗎,就連你也敢欺我。”

    而后未來的他看向葉晨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只是道:“守護好身邊的人,寧愿不覺醒也不要讓他們遭遇傷害,否則你只會后悔的。”

    他沒有多說些什么了,因為這等禁忌天雷已經恐怖到可以影響歲月長河的程度了,歲月長河都在沸騰了。

    無盡的因果之力夾帶著禁忌天雷不斷地落下,難以承受。

    未來的他深深看了葉晨一眼后,而后一聲凄厲的長嘯,無量的光在炸開,至尊帝則沸騰,貫穿了古今未來,整條歲月長河就此截斷了,所有一切的因果都加諸在后世的自己身上,不讓沾染今生今世一絲一毫。

    葉晨心顫,難怪歲月長河截斷了,原來是未來的他自己出手的。

    最后,他看到了那座小島上的一座座小墳崩解開了,有著一道道熟悉的人影飛出,那是未來的自己在出手,運轉無上神通,將所有的人都送上了歲月長河上,自此歲月長河徹底地截斷了。

    還有著一道余留的嘆息在響起:“我能夠做好的只有這一切,將他們都能送上歲月長河上,若有機會,可能漂流回到過去,希望能夠帶著部分有用的訊息,也希望有機會,可以救活他們。”

    “過去的我,盡快地強大下去,未來會很苦,血與亂前所沒有,所有的帝與皇都死了,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失去了意義。”

    “沒有了悲,沒有了痛,只剩下絕望,我后悔了……”

    聲音漸漸淹沒在歲月長河中,最后消失了,一切都不可見了。

    歲月長河截斷了!

    葉晨屹立在歲月長河上,怔怔地看著這一切,出神了,許久都不曾回歸神來。

    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切,看到了葉晨未來的至尊無敵,但也從中看到了未來的一角,血與亂,諸天凋零,萬族千不存一二,星空崩毀,萬域崩解,古界殘破,如同昔日的神話時代一般。

    難道布局了無盡歲月也不行嗎?

    他也微微一嘆,而后拍拍葉晨的肩膀,道:“強大起來吧,你所看到的不過是未來一角,一切都還有著變數,只要你足夠強大就可以改變一切。”

    只是很難,難到無限近乎不可能的地步上。

    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沒有說出來。

    葉晨握緊了拳頭,怒發沖冠,眸光前所沒有的堅定,道:“我會的,修煉到無敵,要打破這片天地的桎梏,成為最強大的存在,扭轉未來的一切。”

    “很好,你需要有這種意志。”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點頭道,而后輕輕一嘆,“我也該是時候離開了,你也應該走了,長期在歲月長河上,對你很不利。”

    轟隆隆——

    歲月長河突然間沸騰起來了,洪水滔滔翻滾,激蕩了九重天宇,群星都要搖顫,天地崩解。

    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出手,撕裂開了歲月長河,將葉晨推送出去,聲音飄蕩過來了。

    “你的成長之路我們不能夠過多地參與,不想影響你,也不想影響另外幾個人,希望你們能夠憑借自己走上屬于自己的道路,希望未來有機會并肩作戰,守護萬域,而不是血染的未來。”

    葉晨的身影跌入了一處虛空裂縫中,身影漸漸地模糊下來,從這處神秘的虛空中徹底地消失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