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29.第429章 爭奪龍鱘!

永恒圣帝
     大戰在爆發,異族王級惡魔都出現了,數量足足有著二十五頭之多,每一頭都至少能有三丈高大,面目猙獰,背生四翼,格外地強大,不差于此前被北冥圣子斬殺的那一頭,甚至其中有著更加強大的。

    一下子,本來快速突破的年輕諸王都受到了巨大的阻礙,陷入了苦戰之中,難以在摧枯立朽地突破了。

    葉晨也被攻擊了,被不知道多少的異族惡魔進行圍困了。

    轟——

    陡然間,一股至強至盛的血氣爆發了,葉晨罕見地爆發開了己身寶體的血氣,宛若是天界神爐在傾翻了,傾瀉九重天,無量的血氣如同神火在傾瀉。

    又像是十方火山在爆發,火光沖天,血光在彌漫,洶涌六合八荒,淹沒了這片區域。

    他的血氣至剛至盛,與異族惡魔的妖邪相反,如若是真正的神火般,將一頭頭異族惡魔都點燃成灰了。

    噼里啪啦——

    他的身上,更是有著雷鳴般沉重轟然的骨骼交錯聲響在響起,震動著這片虛空,笑了:“好久都沒有動用過這樣的手段了,也罷,今日就用你們來試試吧。”

    血氣無雙,神火澎湃,葉晨如似太古神明在行走人世間般,面對著鋪天蓋地的異族惡魔全然不懼,更是開始大殺四方。

    一頭頭異族惡魔被焚燒斬殺成灰,化神境的大惡魔都不例外,根本不可阻擋,被橫推而過。

    這讓得不少年輕強者都看得心顫,這就是年輕王者的至強手段嗎?

    然而其他王者卻是心顫了,因為這等血氣太旺盛了,甚至比起他們都更強大上一大截了,難以想象葉晨的血氣強大到這一步,必然寶體更強大了。

    一道巨大的烏光閃現,那頭異族王級惡魔殺到來了,手持三叉戟,更是妖邪的法則在沖霄,一片片烏黑的鱗片都在閃爍著魔光,整整作響,沖撞向了葉晨。

    鏗鏘——

    葉晨竟然不動如山地屹立在虛空上,任由著異族王級惡魔的魔光沖擊,宛若是被萬千魔劍劈在身上般,鏗鏘之聲響不絕耳。

    但幾乎令得所有人都要倒吸一口涼氣的是,那一道道魔光劈打在葉晨身上的時候,竟像是碰撞在混沌仙金上,火花迸濺,然而少年王者己身不朽,根本沒有一絲的損害。

    好生強大的金身寶體,超越了諸強的想象之外。

    “你就只有這么一點手段而已嗎?”

    葉晨淡淡地道,而后渾身一震,一股無形的氣浪滾滾爆發開來,震顫著虛空,竟將所有的魔光都生生震得崩散開來了。

    唰——

    逆空八步在施展,舉世無雙,超越了常與理,葉晨整個人都凝化為一道璀璨的光束橫空,唰地一聲就降臨在異族王級惡魔的面前了。

    異族王級惡魔在驚恐,也在咆哮,滿是猙獰獠牙的嘴巴中不斷地吐出了異族的話語,不知道是在什么意思,但有著強盛的道則在涌現,在降臨,并且揮動著三叉戟在攻擊,烏光閃爍,虛空都快要被撕裂開來了。

    葉晨眸綻冷電,沒有絲毫花俏的手段,只是一拳落下,轟地一聲,仿佛這片天地都壓下來,砰地一聲巨響,那桿三叉戟崩斷了,道則粉碎,神拳從上而下,夾帶著浩瀚的力量。

    轟——

    那頭異族王級惡魔咆哮一聲,渾身烏黑鱗甲都被崩碎開來,邪血在不斷地飛濺出,被直接從虛空中砸進了大地深處。

    諸強震驚,只此一拳而已,居然就生生將異族王級惡魔砸落大地深處了,未免強大得過于驚人了吧。

    “是二的差距蹙額么……”

    異族王級惡魔很快就沖天而起,魔光在閃現,渾身傷勢都在迅速地恢復,是這一種族的優勢所在。

    當然,這只是外傷,內傷則需要不菲的時間進行恢復。

    但可惜,它要面對的是葉晨,一個當世無敵的不朽真王,即便不曾動用出真王無敵力量,但也是驚人的。

    他不斷地出手,轟出了一拳又一拳,甚至連道力法則都不曾動用,只是純粹的肉身力量而已,整片虛空都在戰栗了,仿佛隨時都要崩碎開來一樣。

    異族王級惡魔被打得不斷地倒飛出去了,饒是能夠迅速修復傷勢也不行,在這樣一拳又一拳之下,根本不能夠真正地能修復,并且體內的筋骨在快速地粉碎。

    遠方的年輕諸強一個個都看得目瞪口呆,那些年輕王者都在竭力奮戰著異族王級惡魔,但葉晨完全地在進行著力壓,難以想象。

    轟——

    葉晨肉身無雙,剎那間血氣內斂,徹底內蘊在右拳上,橫擊異族王級惡魔,內蘊浩瀚神威,在爆發,如若有著十萬火山在爆發,洞穿了異族王級惡魔的軀體,更是整個人都凝化流星閃現而過,就此撕裂開了兩半。

    神威蓋世,諸強動容震驚,縱是其他異族惡魔都心顫了,絲毫不敢靠近這個可怕的人形大魔王。

    至此,葉晨成功開辟了一條道路,沖天而起,降臨在金字塔祭壇上了。

    與此同時,其他年輕至強者都不甘落后,同為虛王至強者,誰又會比起誰弱上多少呢,在這里都動用了王者的無敵手段,橫掃八荒而立。

    異族王級惡魔雖然號稱王級,但真正來說還是比不上年輕諸王,因為他們血氣更強盛,而且有著至強的手段在身,一個個都如似神明橫空,神輝炸開,橫推而過,快速地沖向了金字塔祭壇。

    “小晨子,趕緊奪取龍鱘,避免遲則生變。”炎老在囑咐。

    “好!”葉晨應了一聲,腳踏逆空八步,唰地一聲整個人都凝化黃金光橫空,沖向了至高處的三丈古棺,上前就要張手奪取龍鱘了。

    “滾!”

    這個時候,一尊王者橫空殺至了,怒目圓睜,直接就動用了至強的王者手段,一片神則輝芒淹沒過去了,那是至強的殺生大術,蘊含著那位王者精氣神,全面地出手。

    另外的方向上,還有著幾位王者殺到,都共同出手,攻擊靠近龍鱘的葉晨。

    葉晨眸綻冷光,正欲出手,但這一刻他神色微變,第一時間地退開來,甚至其他王者都是如此,飛快地退開了金字塔祭壇,因為這個時候金字塔祭壇上那一口三丈古棺竟然有著浩瀚的磅礴神能在綻放,有著恐怖的威壓在鋪天蓋地地淹沒下去,恐怖無雙,整座金字塔祭壇都在顫抖起來。

    “都發生了什么事情?”

    諸王變色,緊盯著金字塔祭壇的青銅古棺,竟有著幽幽光芒在流轉閃爍,不斷地滿溢出了澎湃的神威,虛空都要沉凝下去了。

    那一座座魔山巢穴中的惡魔更是簌簌顫抖起來,竟是跪伏在地上,朝著金字塔祭壇在朝拜,有著古怪的道語在誦吟,像是在祭忌供奉。

    葉晨神色凝重,這種情況從來都不曾遇見過,炎老開口了,有著凝重:“小心點,這是異族的祭忌儀式,唯有足夠強大的可怕存在他們才會祭忌,一般來說是在通過祭忌來請出強大的存在。”

    聞言,葉晨變色,很顯然青銅古棺中的異族存在必然很強大,否則這些異族惡魔都不會如此臣服地跪拜在地,而且那股道威就足以代表一切。

    所有王者都神色不定,但都很凝重,有著很大的忌憚,在忌憚青銅古棺中的東西,唯恐會走出恐怖的存在。

    只是神秘而古老的道語在吟起,青銅古棺中再也沒有了其他變化,唯有著強盛的威壓在流溢,仿佛古棺中的神秘存在只是下意識地釋放道威。

    所有人都很有耐心地等待了足足半個時辰的時間,甚至就連各自長輩賜予的秘寶都準備復蘇,遇到突發情況可以逃命,但依舊不見青銅古棺中有著下一步的動靜。

    這個時候,炎老再一次開口了,道:“可以出手了,青銅古棺中雖然有著強大的波動,但很平和,沒有復蘇過來,趁這個機會出手奪取龍鱘。”

    他囑托葉晨,但沒有親自出手,無論如何,他都要做足完全的準備,避免突發情況的發生。而且這條龍鱘主要是葉晨所用,因此非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才會親自出手。

    唰——

    葉晨再一次沖向了金字塔祭壇,其他年輕諸王見到這一幕,雖然都忌憚青銅古棺上的存在,但龍鱘太過于舉世無價了,沒有人能夠真正地心如止水,一個個都跟隨著沖上去,出手搶奪龍鱘。

    “嗯?”

    剛沖到了金字塔祭壇,突然間葉晨神色一變,因為他分明就是感受到了有著一股恐怕的重力源源不斷從金字塔祭壇的上方傳遞下來,恐怖的壓力壓在身上,像是有著一座座大山巨岳壓在身上,舉步維艱。

    不僅僅只是他,就連其他年輕諸王同樣遭遇到了這種情況的發生。

    “好可怕的重力。”

    一位位王者都在變色,也只是他們足夠強大而已,若是換做其他人,早就被壓成了一灘肉泥。

    不過他們都極其強大,身擁非凡神姿,一個個都渾身發光,王者法則在纏繞己身,體內更有著恐怖的潛能在復蘇,神力奔涌,竟是生生地抵擋住了可怕重力,沖向了金字塔祭壇的最上方,目標仍舊是龍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