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32.第432章 諸王混戰!

永恒圣帝
     拂袖掃王!

    呆!

    目瞪口呆!

    這是所有人的表現了,嘴巴張得大大的,有著難以置信的震驚。

    太強大了,僅僅只是一拂袖而已,一位強大的年輕王者就被轟飛出去了,灑血長空,令人不敢置信。

    難道這就是一位不朽真王嗎?

    傳說中公認的大魔王月在域戰場上抬手就鎮壓橫掃了四大王者,完全沒有反抗之力,想來恐怕也差不多了,真王的強大與無敵是舉世公認的。

    “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一個照面就將九幽圣地的圣子轟飛了,難道真的是一位不朽真王嗎?”

    縱是其他王者都變色,有著深深的忌憚,有著猜測,但出手的神秘強者身繞著霧靄,掩住了己身,影跡不顯,不可洞穿,顯得相當神秘,并且在金字塔祭壇上迅速地攀升,速度甚疾,比起其他王者都要快上一籌。、

    而且另一位神秘強者同樣身繞道道曦光,亦是相當神秘,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

    兩位神秘的超級強者迅速沖向金字塔祭壇的最頂端,讓其他王者都變色,龍鱘舉世無價珍稀,斷不可讓其他人得手。

    無論是葉晨、趙無道還是滄瀾圣子都短暫地放下了戰斗,而今這一切都以龍鱘為主,其他一切都能夠暫且放下。

    即便是真王來了,都要好好斗一斗。

    他們都是年輕稱王的超級強者,同代為王,強大無比,即便聽聞過不朽真王的強大,但聽聞終究是聽聞,不真正地面對永遠不會相信他們的無敵姿。

    “哼,不過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而已。”

    被轟飛的王者九幽圣子很快就在虛空中穩住了身影,盡管俊美的臉龐一陣蒼白,嘴角帶有著血跡,但受到的傷勢都只不過是外傷而已,傷不了根本。

    他的神色很冰冷,相對于身上的傷勢而言,心靈才更受傷,因為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前居然被隨意地轟飛了,讓他的臉龐一片火辣辣,丟了很大的面子。

    下一刻,他再次沖上了金字塔祭壇上,并且在閃電般出手,沖向了那個轟飛他的神秘強者。

    他運轉神通法術,身后竟然有著成片的陰煞之氣在彌漫,化成了一片陰冷的神海,海浪滔滔,席卷長空,虛空中都極速下降了溫度,有著一片片漆黑的雪花在飄落,每一片都蘊含著可怖的冰冷,沖向了身繞霧靄的神秘強者。

    嘩啦啦——

    更有著一道可怕的神像浮現身后,能有十丈高大,身披漆黑的斗篷,影跡不顯,唯有一雙冰冷的眸子在頭袍中浮現,閃爍著血光,透著死亡的味道,如似九幽神坻出世,手中有著一桿巨大的死亡鐮刀,劃空而過。

    “九幽貫天地,死神降臨!”

    這是九幽圣地的至強法則,召喚九幽神坻降臨,帶來死亡,掠奪性命。

    轟——

    神秘強者身繞著朦朧迷霧,看不出是男還是女,轉身而過,雙眸立起,閃電般地出手了,只是伸出了一只手。

    那只手宛若是羊脂白玉般晶瑩剔透,無暇無缺,像是美侖美奐的羊脂美玉雕制而成,看似美不勝收,但恐怖無雙,那片虛空都扭曲了,至強神力在打出,與九幽圣子的死亡鐮刀徑直硬撼了一擊,發生了恐怖的炸響,伴隨著無盡的神光擊天。

    九幽神坻那一桿死亡鐮刀竟然寸寸崩碎開來了,恐怖的勁力更是無遠弗屆,去勢不止地轟落在九幽圣子身上,再一次將他轟飛了,并且神甲崩碎,整個人都在咳血,胸口都血肉模糊了,遭受了重創。

    真王!?

    所有人都色變,若是此前也就罷了,畢竟可看做是殺了九幽圣子一個措手不及,但現在分明就是隨手一擊就將戰斗狀態下的九幽圣子直接轟飛了,也唯有那等不朽真王方有的至強手段。

    難道真的是來了一位不朽真王了嗎?

    所有人都感受到可怖的壓力,那等存在真正的同代無敵,縱然你比他高出一個大境界也不行,因為對方早就是極盡升華而立,可跨越大境界殺敵,恐怖無雙。

    “不朽真王?難道是大魔王月嗎?”諸王變色,第一個皆是想到了大魔王月,因為那是當時公認的新生一代第一位年輕真王人物,在域戰場上曾是殺出了赫赫威名,連掃四大王者無敵手。

    “不清楚,有可能是他,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諸王都不確定,當世之中,舍卻了公認的大魔王月之外,還有著好幾位疑似不朽真王的絕代天驕。

    不一定是大魔王月出手,也有可能是這些疑似真王的天驕殺出現。

    但疑似真王的超級強者絲毫不理會諸王的心思,身上的霧靄在翻滾,在澎湃,承受著三丈古棺源源不斷傳遞下來的巨大壓力,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能夠快速度沖上去,令人吃驚。

    與此同時,身繞曦光的另一位神秘強者亦是如此。

    “另一人都很強大,難道也是一位不朽真王嗎?”

    這讓得諸王都備受打擊了,一位年輕真王就無敵了,再來一尊根本不可抗衡了。

    但值得慶幸的是,兩位神秘強者都不太對路,在快速攀登的時候同時也在彼此針鋒相對,在金字塔祭壇上開始交鋒,不斷地彼此交手,戰力端的是恐怖無雙。

    剎那間就是千百招的恐怖碰撞,神輝彌漫驚天,更與驚世的無量神則在涌現,讓整座金字塔祭壇都在顫抖起來。

    須知道他們都已經登臨超過一半的距離了,越是靠近金字塔,承受的壓力越是龐然可怕,體內的神力與神則都要被壓制得相當厲害,但他們到了這一步還能夠打出如此恐怖的攻擊力,即便是王者都自問不及。

    越發地確信,他們就是不朽真王了。

    其他王者自然不會坐視不理,盡管這兩人都有可能是傳說中的不朽真王至強者,但龍鱘太過于珍稀了,可延命千年以上,誰也不愿放棄,一個個都趁此機會沖上去了。

    轟——

    金字塔頂端上大戰在爆發了,恐怖神則在彌漫,驚天動地,恐怖無雙,看得后來的那些年輕諸強一個個都頭皮發麻了,完全不能夠插手。

    他們再多上去也只有死路一條。

    而那些異族惡魔,一個個都跪伏在大地上,不斷地誦讀著古老而神秘的祭文,顯得很詭異,竟然都沒有再次出手,但越發地讓人感到一種不安感。

    只是沒有人打破這種氛圍,因為異族惡魔的數量太多,可謂是無窮無盡,那些年輕強者都擔憂攻擊會驚擾是這種氛圍,惹來異族惡魔的群起而攻之。

    他們都不是年輕王者,沒有那種橫掃千軍的摧枯立朽的至強力量。

    轟——

    與此同時,金字塔祭壇上的戰斗陷入了白熱化階段,諸王竟然在爆發開了前所沒有的混戰,并且在聯合碰撞兩位疑似不朽真王的神秘強者,無量的神則在爆發,不斷地搖動著整座金字塔祭壇,仿佛隨時都可能打得崩碎一般。

    若非那是金字塔祭壇,足夠堅固不朽,換做了其他地方,動輒間就能夠摧毀成片的山林大地了。

    轟——

    一位位王者都暫且地放下了前嫌,聯合攻伐兩位疑似不朽真王的神秘至強者,成片的道痕神則崩現開去,滔滔不絕,可湮滅長空,炸毀數十上百里廣闊之地。

    但在這里,全都被集中了,共同攻擊著最上方的兩人,霄光崩現動九天。

    甚至連葉晨都出手了,太陽印結合圣光術在施展,轟擊出去。

    轟隆隆——

    在超過了二十位的王者聯袂攻勢之下,縱然是不朽真王也不行,兩人都被震飛出去了,有著鮮血在灑落,并且透過震蕩間看到了兩人的一絲真面目,為一男一女。

    兩位疑似真王的超級強者都發狠了,竟然不再爭鋒,采取了聯合。

    “什么年輕真王?可笑,只是動用了禁忌手段,借助了禁器秘寶,故而極限提升,將己身戰力都提升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而已。”

    戰斗中,諸王都察覺出來,后來的兩位神秘強者雖然都很強大,但最多都不過是王者層次而已,只是因為師門長輩都賜予足夠強大的秘寶或者禁器,他們藉此來迅速提升戰力,進而能夠達到一種駭人的地步,幾乎可比肩傳說中的年輕真王了。

    因此,造成了誤會,并沒有真正的不朽真王,有的只是禁器秘寶而已。

    彼此都是年輕虛王,又有誰比起誰真正地弱呢。

    有人動用了禁器,其他人自然都不敢示弱,一個個都不惜一切都動用禁器了,極盡升華,舉身神力都奔涌起來了,戰力一下子都提升了一大截之多,讓虛空都在戰栗了。

    他們就在金字塔祭壇上發生了可怕的大戰,神能鋪天蓋地,天地之力都沸騰起來了。

    轟——

    葉晨體內的神力全面地沸騰起來了,開始復蘇真王級大道神力了,至強的神力在四肢百骸中快速地呼嘯沸騰起來,戰力在極限攀升,洶涌澎湃起來,整片虛空都在戰栗起來。

    他不曾動用所謂的禁器秘寶,因為他用不著,在這種機會下,他開始動用真正的力量,氣勢陡增一大截之多。

    “時候也該差不多了。”他輕輕自語,抬頭凝望著最上方的龍鱘,充滿了熾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