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33.第433章 龍鱘,我葉晨要了

永恒圣帝
     葉晨始終都在隱而不發著,雖然他足夠強大,但這種情況下展現自己是不朽真王,很容易遭遇到諸王的聯袂進攻的,就好像此前的兩尊神秘王者那樣一般,難以一人抗衡那么多的王者大敵。

    尤其在重力傳遞之下,也在諸王動用了禁器秘寶之下,他更加無法做到一躍而就,奪得龍鱘。

    他只能夠繼續地一邊攀登接近龍鱘,一邊悄然間地調動體內的神力,開始強大化,準備足夠接近的時候突然出手,爭奪龍鱘。

    轟——

    諸王都在混戰中,誰也不能夠幸免,葉晨也是如此,有著一位王者徑直殺過來了,成片的道則神痕鋪天蓋地地淹沒過去,更是有著可怕的王者神通在沖擊,可怕得令人心顫。

    只是葉晨冷哼,他運轉神術,施展天龍印,以秘術掩護,向前崩擊碰撞過去了。

    轟——

    無量的神輝在源源不斷地炸開了,恐怖的力量鋪天蓋地,古老的金字塔祭壇都撼動了,有著一條粗大的裂痕在龜裂開來了,被開始撕裂。

    兩者交錯開去,彼此都不能夠真正奈何誰,只有著一擊而下,因為下一刻,他們都需要面對上了其他王者的混戰而來,對上的敵人不止是一人,還有著其他王者。

    果然,另一位王者殺到了,赫赫就是九幽圣地的王者,黑霧彌漫翻滾,他化身九幽死神,死亡鐮刀在揮動,帶來了死亡。

    葉晨神力聚用,調動來了更強大的力量,左手揮動,無盡的白光澎湃,那是一頭可怕的神虎在現身,咆哮嘶吼過去,與之碰撞。

    轟隆一聲巨響后,那位王者被轟飛了,臉上有著不敢置信的驚色,因為碰撞一擊的情況下,他竟然是不敵葉晨。

    同為王者,彼此之間的差距不可能太大才是。

    轟——

    與此同時,趙無道再一次地殺過來了,動用了禁器秘寶之后,他整個人都強大了不止一倍,氣息滔天暴漲,無量神力在沸騰,劃動神鏡,照耀了一道道熾盛的神光柱,全面地進行鎮壓葉晨。

    他的無道真空領域更是強大了許多,區域擴張了許多,立時作用在葉晨身上,防止他身上的禁器秘寶,最大限度地進行削弱。

    “小子,在這種情況下,你還如何與我對抗。”

    “你以為這樣就能夠真正困得住我嗎?”

    葉晨冷曬,雖然無道真空領域加身,讓這片區域中的道都退散了,但他渾身一震,肌體生霞,體內至強的大道神則在爆發,一縷縷神則凝化為了秩序神鏈在沖霄,洶涌擊天,徑直崩開了無道真空領域,與外界大道相接應。

    “怎么可能?”

    趙無道變色,借助了禁器法寶之后,他的無道真空領域何等可怕,絕對可讓超級化神的強者都要暫時失去道力,只能以肉身抵抗。

    雖然葉晨的肉身寶體的確很強大,但他有自信可以在這個時候進行鎮壓。

    但現在卻被葉晨震開了無道真空領域,不得不讓他神色大變,有著駭然失色。

    “更加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還有。”

    葉晨橫空殺到,大道寶瓶印施展,化作了一圈漆黑深邃的黑洞,徑直就將神鏡照射出的光束給吞噬,而后還原為神瓶,瓶身晶瑩剔透,道痕流溢,恐怖的光束噴薄出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趙無道變色,快速地進行低檔,但神鏡被打得崩碎了,但不是真正的道兵法器,只不過是被演化出來的而已。

    只是葉晨主動出擊了,捏印就是施展出了抱山印,一座山岳橫空,轟擊趙無道,將他整個人都給震飛出去了。

    旋即葉晨殺到,飛腿橫空,差點將他立劈,一片地灑血了,從金字塔祭壇的高處踢下了下方,看得不少王者都心頭一顫。

    這個葉晨比起一般王者都要來得強大。

    旋即葉晨不再理會,因為他幾乎已經沖上了金字塔祭壇的頂端,沿途上諸王都不斷地交手同時也在不斷地靠近。

    越是臨近青銅古棺,承受到的壓力越發地龐然可怕,源源不斷地從三丈古棺上傳遞下來,甚至諸王身上的神力都被壓制得削弱了許多倍,不再是驚天動地,但仍舊很強大。

    很快,諸王都真正地靠近了,距離不足十丈距離了,但這里的重力都恐怖到極致了,強大如諸王身上的神力都被壓得難以外顯的地步上,即便是憑借著禁器秘寶也不過是強大一些而已。

    而且禁器秘寶動用的時間都不能夠太過長久,動用的次數非常有限,否則怎會稱之為禁器。

    到了這里,禁器秘寶的增幅的神能都開始削弱了,甚至消失了,他們都開始舉步維艱了,每一步的攀升都需要比起平日間多上數十倍的神力作為支撐。

    并且諸王都因為靠近的緣故,最終演變成了混戰,前所沒有的諸王混戰,盛世矚目。

    盡管沒有大道神則的展現,但諸王都是極致強大的人物,哪怕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們都展現出了驚世級的可怕戰力,在奮力出手,不斷地碰撞,指掌間皆是內蘊著可怕的神能道則。

    每一招一式都看似稀松平常,但實則無比艱險,諸王都將己身的神則力量徹底地內蘊了,一旦爆發開來將會是摧枯立朽的。

    這個時候,諸王都距離金字塔祭壇最頂端不足八丈距離,但這個平日間看上去很短的距離確實讓諸王都相當費力,因為過于恐怖的重力緣故,強大如他們都不能夠如平常那般縱身一躍數里遠,受到了巨大的限制。

    在這里,哪怕就是一丈距離感覺上都有些艱難。

    “是時候了!”

    葉晨心動,這個時候突然間縱身一躍,躍向了最高處。

    “哼,真以為你是不朽真王嗎?還想承受著巨大的重力下躍上最高處,可笑。”

    不少王者都冷眼旁觀,更是準備出手了,但下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因為他們都看到了葉晨竟真的是躍上七八丈至高,登臨在金字塔祭壇的最頂端上,落在青銅古棺上,一把抓住了半丈高大的神性靈源,更是得到其中的無價龍鱘。

    屹立在祭壇的最高處,葉晨居高臨下,黑發披散,眉宇威嚴流露,如似至尊橫空,俯視諸王。

    “龍鱘,我葉晨要了。”

    淡淡的聲音響徹這片天地。